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任命

第二百九十一章 任命

薛鹏这边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在其出城回到左戍卫时,便有着几哨人马朝着各个方向奔去。
  
  左武卫大营中,姬野坐在主将的帅位上,从容地听着探子的报告。
  
  当日他没能杀成薛鹏,更是折了两队玄武骑,他父亲罚俸,而他也挨了一顿痛批,好在有个人背锅,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不过姬野的心里,这件事却没有过去。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打那新式灵器的主意,可几番渗透,他的手下,竟然连一个娃娃兵都没收买过来,反而打草惊蛇,如今左戍卫守卫极严,新式灵器只怕也早已被藏了起来。
  
  姬野没有放弃的打算,就算再严密的守护,也总有松懈的时候,隐藏得再深的秘密也有泄露的一天。
  
  听完探子的报告,姬野将目光投向古砚,问道,“你怎么看?”
  
  古砚之前请辞被否后,姬野非但没有冷落他,反而越发重用,这样古砚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姬野的心思,越发的深沉了。
  
  见姬野询问自己,古砚当即道,“那卫雨庭或许是个突破口,不过,要先调查一番,不能再打草惊蛇了。”
  
  姬野点了点头道,“上次行动失败虽是因为薛鹏的新式灵器,不过后王庭的反应与你所料不差,足见你有先见之明,关于新式灵器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可不要让我失望。”
  
  古砚只得道,“卑职,必不负大人所望。”
  
  姬野点了点头,“去吧。”
  
  “是,卑职告退。”古砚退了下去,随后召集手下干将,密谋新一轮的计划。
  
  左戍卫大帐中,薛鹏召集了众将,两名千夫长,三名营官尽皆在列。
  
  薛鹏道,“从今日起,魏婴便正式为我左戍卫副将,原来的潘副将身体既然不适,本将准许他告老回乡。”
  
  “李二虎出列。”
  
  “末将在。”
  
  李二虎当即站了出来,高出寻常人两个头身材往那一站,好像一尊铜塔。
  
  一开口声如洪钟,震得大帐落下缕缕灰尘。
  
  几名老将不禁赞叹一声,“好一员虎将,不知道主将从哪弄来的,又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
  
  老将心中想着,薛鹏已又道,“任李二虎为骑兵副营官,老营官,从今天起,二虎便是你的副手,要同心同德,将骑兵营尽快建立起来,平日里,多教教二虎。”
  
  老营官站起来道,“大人放心,二虎带来二百余鹿蜀兽,我这骑兵营管才算名副其实,我一定用心指导二虎。”
  
  薛鹏点了点头,随后与二虎道,“二虎,老营官身经百战,你要好生学习。”
  
  二虎道,“大人尽管放心,末将一定用心学习。”
  
  薛鹏点了点头,随后与卫雨庭道,“卫雨庭,出列。”
  
  卫雨庭不情愿站了起来道,“我在。”
  
  众人见卫雨庭身形懒散,语气不公,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任你为千夫长李毅手下百夫长,李毅千夫长身经百战你要好生与李千夫长学习。”
  
  说着薛鹏看向坐在一旁的老将道,“李千夫,从今天起,卫雨庭便是你手下的将,辛苦了。”
  
  李千夫呵呵笑道,“大人哪里话,卑职一定竭尽全力。”
  
  而此时卫雨庭却皱起了眉头,当步兵在地上跑,哪有骑兵轻松,一直坐在马上,当下道,“表弟,我不要当步兵的百夫长,我要当骑兵百夫长。”
  
  卫雨庭此话一出,众将士顿时面面相觑,神色古怪,原来这卫雨庭,竟然是主将的表哥。
  
  只是,这卫雨庭未免太不识进退了,竟然此时说出这等话来,不知主将大人如何处理。
  
  众人齐齐看向薛鹏。
  
  薛鹏看着卫雨庭,沉着脸道,“我说过了,在军中无亲朋,要称官职。”
  
  卫雨庭闻言怪里怪气道,“好,薛校尉,我叫你薛校尉总行了吧,我不想当步兵,我要当骑兵,我要做骑兵的百夫长。”
  
  “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卫雨庭想了想,“我就不想当步兵,我虽然不会骑,但我可以学。”
  
  薛鹏闻言气得差点没笑了出来,这卫雨庭确是要好好调教调教,这一身的臭脾气,非得给他弄干净了,当下到,“说得也是,马营官。”
  
  “末将在。”
  
  “你不是刚刚挑选了三十人,准备加大训练,练成第一批的伍长与什长么,就再加一组,把卫雨庭也算进去,让他好好学习学习。”
  
  老营官闻言有些迟疑,随后呵呵笑道,“主将,这,还是算了吧,我操练那些小子,下手可是狠呐”
  
  薛鹏一摆手,阻止老营官说下去,看向卫雨庭道,“你也听见了,卫雨庭,你要是能在老营官的手下坚持下来,我就让你做骑兵营的百夫长,你可敢应?”
  
  卫雨庭闻言道,“好,应就应。”
  
  “大人”老营官又要开口,薛鹏已道,“我刚才说了,军中无亲朋,你便将他看成一个寻常的兵,该打就打,该骂就马,总之,我左戍卫绝不允许出现一个孬兵,若是因为我的缘故,你马营官放松了要求,我就把你踢出去。”
  
  老营官闻言大声道,“末将领命,决不辜负大人信任。”
  
  薛鹏满意点头道,“好,都各自去忙吧,魏副将留下。”
  
  众人离去,魏婴看向薛鹏,薛鹏询问了一句,“魏大哥,你觉得卫雨庭能炼出来么?”
  
  魏婴道,“军中就是一个大熔炉,再孬的人,只要在好的熔炉里一炼,都能炼出个样子来。”
  
  薛鹏含笑道,“那我们这个熔炉如何?”
  
  魏婴道,“还得加把火。”
  
  薛鹏点头道,“你是副将,火候你来把握。”
  
  “嗯!”魏婴点了点头道,“大人,还有别的事么?”
  
  薛鹏道,“还是军饷的事,我们这不是满员,只有一千左右的兵士,八百娃娃兵,两百老兵,花费虽然不多,但对我来说,却仍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这样下去,我们不能坐吃山空,必须想办法弄点军饷。”
  
  魏婴闻言道,“大人可是有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