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新的计划

第二百九十六章 新的计划

    小虎闻言诧异地看着卫雨庭,随后道了一句,“那,多谢了。”
  
      马营官看着卫雨庭点了点头,“不错,这样下去,倒是能成为一个不错的百夫长。”
  
      马营官当即道,“那你们两个一定要小心些,这新式灵器对我军极为重要,一定要小心保管收藏。”
  
      小虎嘟囔了一句,“重要你自己不去,让我们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去主将那蹭吃的。”
  
      卫雨庭则大声道,“马营官尽管放心,尽管交给我们就是。”
  
      马营官将两人的话都听在耳中,一张老脸不红不白,教训小虎道,“小虎啊小虎,你瞧瞧你,你再看看人家,人家为什么是百夫长,你为什么连个伍长都不是,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让你办点事儿,磨磨唧唧,话比屁还多,好了,别屁话了,赶紧送回去。”
  
      小虎一阵无奈,他拿了五个新式灵器,给卫雨庭拿了五个,随后朝着大营方向行去。
  
      马营官一笑,随后骑着鹿蜀兽向着薛鹏的大帐中行去。
  
      马营官撩起帐帘,走了进去,含笑道,“大人,卑职来汇报了。”
  
      即便是在军中,薛鹏也没有放下仙道菜谱,看到马营官走过来,含笑道,“马营官来得正好,我刚做了一道菜,一起吃。”
  
      马营官呵呵笑道,“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那,末将可就不客气了。”
  
      马营官的声音刚落下,帐帘又撩了起来,两个千夫长走了进来,呵呵笑道,“大人,末将前来汇报了。”
  
      “今儿个好巧啊,都来了,都坐吧。”
  
      三人相视一眼,呵呵一笑。
  
      又过了一会,二虎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隔着老远,我就闻到这香味了。”
  
      薛鹏闻言一愣,随后看了看几人,无奈摇摇头,给众人盛了些汤。
  
      众人连忙站了起来,让薛鹏坐下,他们给薛鹏盛好,又给自己盛了起来。
  
      众将大口喝着汤,吃着饼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最寻常的东西由大人做出来,竟比那肉食还香。
  
      薛鹏看着众人,见他们只顾着吃,当下问道,“有什么要汇报的?”
  
      众将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是啊,不是汇报么,李千夫你先汇报。”
  
      “咳咳,马营官,还是你先汇报啊,我再措措辞。”
  
      “我也再措措,那个,李副官,要不还是你先汇报啊。”
  
      二虎大口喝着汤,吃着饼子,“我,没什么好汇报的,我就是来吃东西的,你们汇报你们的。”
  
      “呵呵,汇报,我们汇报。”几人呵呵笑了笑,心中道,“哪有什么好汇报的。”
  
      薛鹏见状笑道,“好吃么?”
  
      “好吃。”众将齐声道,随后老脸一红。
  
      最后还是马营官轻咳一声道,“大人,还真有一件事。”
  
      “哦?什么事?”
  
      “是关于卫雨庭的。”
  
      “他又惹事了?”
  
      “不是,最近他表现的还行,今天特别好,早上主动跟我打招呼,训练时,也是一下就命中了目标,下午训练完,我让那些击中目标的先回去吃饭,可这卫雨庭竟然要求留了下来,我说他可以走了,大人,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
  
      “他说大家都是同袍,他要跟那些小崽子们一起回去,大人,看来这卫雨庭确实是变了。”
  
      薛鹏闻言微微含笑,“是个好苗头,马营官,以后辛苦你多上点心。”
  
      马营官呵呵笑道,“大人放心就是,有大人的外法三篇,一些资质好的都已练出灵气了,使用新式灵器越发得心应手了,所以末将的意思是,大人您能不能每天都给批点符弹,不用多,每天三十五颗就够了。”
  
      薛鹏闻言一瞪眼,呵斥道,“我说老马,你这是蹬鼻子就上脸啊,没有,一颗都没有。”
  
      马营官呵呵笑道,“大人,兵都是你的兵,你不给符弹,这怎么训练呐?准头都找不到,如何上得了战场?”
  
      对此薛鹏也甚是苦恼,可每天三十颗符弹,他也给不起啊。
  
      薛鹏眉头紧锁,忽然心中一动,嘴角翘起了一丝笑意,“马营官,王上命我掌管左戍卫,是一个灵石都没给我,让我自行解决。”
  
      “同样,我也给你下一道命令,我保证你们的一日三餐,军饷你自己解决,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你不烧杀掠抢大的民众,不坑蒙拐骗偷,随你怎么折腾。”
  
      “你弄来的灵石,我一分不要,但想要在我这拿符弹,就要拿灵石来买,一颗一百块下品灵石。”
  
      “不只是骑兵营如此,步兵营也如此。”
  
      “这.......众人一顿迟疑。”
  
      薛鹏闻言笑道,“怎么,不敢接?”
  
      众人不禁皱眉道,“我们,只懂当兵,也不懂赚灵石啊?”
  
      薛鹏道,“我也不懂,可我总不能因为我不懂,就跟王上说,这兵我带不了吧。”
  
      “你们是沙场上的勇士,现如今,又一场战役已经打响了,不过这次的战场没有刀光,也没有剑影,但其凶险与困难却丝毫不在厮杀之下,”
  
      “怎么样,你们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将,还有血气方刚的年轻将领,有没有这个勇气?”
  
      众将还是一阵沉默,薛鹏道,“二虎,起个头,说说你的想法。”
  
      二虎喝干了碗里的汤,大声道,“我没什么好说的,刚才师兄你说只要不烧杀掠抢民众,那我抢土匪马贼的应该可以吧?”
  
      薛鹏笑道,“你抢土匪马贼,那是为国除害,可你要是把普通人当马贼,师兄我可饶不了你。”
  
      二虎咧嘴一笑,“哪个兔崽子要是敢把普通人当马贼,我也饶不了他。”
  
      薛鹏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其余人道,“你们呢?”
  
      见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众将当即也只能点头道,“好,不过我们要先从大人您这借点符弹。”
  
      薛鹏点头,“好,取笔墨纸砚来,立下字据,免得你们耍赖。”
  
      众人闻言,嘴角一抽,他们再次深入认识了他们这个大人,那还真是够抠门的啊。
  
      当下诸将领签了字,摁了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