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零二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第三百零二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薛父急忙喝道,“拿绳子来。”
  
  匆忙间,仆人找不到绳子,将身上的腰带解了下来,递给了薛父,薛父、薛老四急忙将卫忠显捆了起来。
  
  虽然薛父素来不喜欢这个卫忠显,可此时卫忠显竟然动了杀机,他是以为他的儿子,当下不禁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竟然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杀手,卫忠显啊,虎毒尚且不食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卫忠显满脸泪痕道,“妹妹,妹夫,我对不起你们啊,这个臭小子,他被人蛊惑威胁,他这个没骨气的东西,竟然偷了我大外甥的新式灵器啊。”
  
  薛父、薛母相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浮现震惊色,薛母难以置信地道,“大哥,你就是因为这个砍掉了雨庭的一只手臂,还要杀了他?”
  
  “不就是,一件灵器的事吗,不值当,不值当的,等阿呆回来了,我跟阿呆好好说说就是了,也万万不用喊打喊杀的啊!”
  
  卫忠显哭着说,“妹妹、妹夫,若只是如此,大哥何至于此,这个,这个王八蛋,小犊子,在偷盗的时候被人发现了,他就跑啊,妹妹,妹夫,你们这知道这个小犊子一点本事都没有,他跑的时候,有兵士就追,他就胡乱砍,结果,结果在这过程中,却不小心杀了那人。”
  
  薛父、薛母闻言脸色齐齐一变,“杀人了?”
  
  “妹妹、妹夫,你们快放开我,我非得杀了这个小兔崽子,虽然说他是误杀的,但毕竟是杀了人,在我大外甥的军营中杀了人,今天,我非得杀了这个小子,让他杀人,让他对不起他表弟。”
  
  卫雨庭面色惨白,气息奄奄,满目泪痕道,“爹,儿知错,儿真的知错了。”
  
  眼看着卫雨庭只有进气没有出气,薛父、薛母心中都是一软,薛母刚想说话,屋外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这杀人偿命,是天理。”
  
  话音落,锵锵锵,一阵甲叶摩擦的声音响起,十余名黑盔黑甲的将士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薛鹏。
  
  薛鹏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一下就叼中了卫雨庭。
  
  看到卫雨庭的模样,他也微微一愣,便见卫雨庭一条手臂已经被斩断,此刻一条命只剩下半条了。
  
  一旁的灵剑弃在一旁,卫忠显被捆在一旁,浑身是血。
  
  薛鹏心中暗道,这个卫忠显倒真是个人物,对自己的儿子下手都能如此之狠。
  
  薛鹏一挥手,二虎上前,抓起了卫雨庭。
  
  一旁杨氏闻言,扑通一声就跪在了薛鹏的面前,抓着薛鹏的裤脚,哭道,“外甥,大外甥,舅妈求你了,你就放过庭儿吧。”
  
  薛鹏灵力一震,震开了杨氏,杨氏又哭着抓住了薛母的裤脚,大声哭道,“妹妹,嫂子求你了,你就让薛校尉放过我的儿子啊,我求你了。”
  
  杨氏大哭着给薛母刻着头,砰砰砰,头上一片殷虹。
  
  薛鹏走到卫雨庭的身旁,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头转向杨氏的方向,淡淡道,“卫雨庭,你看看,就是因为你,你看看你的母亲现在是何等卑微。”
  
  “作为一个儿子,你对得起你的母亲么?”
  
  卫雨庭泪流满面,道,“娘,你别磕了,儿死有余辜,儿是死有余辜。”
  
  薛鹏冷笑一声,“你也知道自己死有余辜啊,你知不知道,这些时日,看到你进步,马营官他有多高兴,就在你杀他的前一天,他还在跟我说你的好,说你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百骑长。”
  
  薛鹏的手微微用力,掐着卫雨庭的下巴,“我问你,是我对不起你,还是马营官对你起,你要出卖我,你要杀马营官?”
  
  卫雨庭哭着道,“是我对不起大人,是我对不起马营官,我杀了他,我用他叫我的办法,偷偷靠近他,我不是误杀,我是蓄意要杀他,我该死,我死有余辜。”
  
  说到这,卫雨庭不知哪来的勇气,许是手臂的疼痛,早已麻木了他的神经,他猛地一咬,便要咬舌自尽。
  
  薛鹏轻哼一声,手掌用力,将卫雨庭的下巴卸了下来,随后淡淡道,“你想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若想死,等你亲自给马营官道歉之后,再死吧。”
  
  卫雨庭闻言不可置信地看着薛鹏道,“大人,马,马营官还活着?”
  
  薛鹏冷哼一声,“幸亏发现得及时,他没死成,你是不是很失落?”
  
  卫雨庭泪流满面,“我没杀人,我没杀人,我不是杀人犯。”一句话说完,卫雨庭心中一松,顿时晕了过去。
  
  看着断了一条手臂的卫雨庭,他已经得到了应有惩罚,他也不欲再追究了,至于新式灵器的事,就提早将新式灵器卖出去吧。
  
  卫忠显呆在了原地,他的儿子没杀人,那自己。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自己竟然亲自斩下了儿子的手。
  
  此时卫忠显后悔万分,自己怎么就如此冲动,聪明了一辈子,怎么忽然变得如此愚蠢?
  
  一旁的杨氏闻言顿时转悲为喜,笑了出来,“我儿子没杀人,我儿子没杀人,我儿子不是杀人犯。”
  
  看着自己儿子那凄惨的模样,看着那落在地面上的胳膊,悲从中来,杨氏狠狠甩了卫忠显几巴掌,悲痛道,“卫忠显,看看你自己干的好事。”
  
  卫忠显愧疚难当,任由杨氏抽着,是他亲手斩下了自己儿子的手,是他让自己的儿子变成了残废。
  
  杨氏抽了几巴掌,随后到薛鹏面前道,“大外甥,既然雨庭没杀人,那你能不能把雨庭还给舅妈?”
  
  薛鹏看着杨氏道,“卫雨庭,现在还是军中人,我必须将他带回去,给军中一个交代。”
  
  “不过舅妈你放心,卫雨庭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不会再将他怎么样的。”
  
  说着薛鹏看向了薛父、薛母道,“爹、娘,让你们受惊了。”
  
  薛母道,“你爹跟你娘没事,你这个表弟,让你多费心了。”
  
  薛鹏含笑道,“想必经历了这次事,他应该会真的有所改变。”
  
  薛母道,“阿呆,娘替你大舅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