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零八章 杨逍,逍遥的逍

第三百零八章 杨逍,逍遥的逍

    看着姬野离去的背影,二王子不禁道,“薛校尉,你最好是早做准备。”
  
      薛鹏见二王子放走了姬野,含笑道,“二王子深明大义,薛鹏佩服。”
  
      二王子微微含笑,看着桌上的美食道,“美食美景不可辜负,姬校尉离开了,我们二人对饮如何。”
  
      薛鹏做了下来,呵呵笑道,“好。”
  
      薛鹏拿起筷子,刚要去夹那鱼肉,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好香的菜,好香的酒啊。”
  
      薛鹏与二王子同时寻声看去,便见在官道上,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款步而来。
  
      男子看去三十上下,面庞算不上英俊,但棱角分明,看去像个普通人,但一双眼眸却极其深邃,眉宇间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气韵。
  
      男子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走到薛鹏与二王子面前微微作揖道,“闻香而动,打扰了。”
  
      薛鹏见此人仪表寻常但气韵不俗,当下道,“相逢即是缘,何谈打扰,先生请入座。”
  
      二王子看着眼前人,不管他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可普通人能无声无息接近他,接近他身边这些高手?
  
      “大曌多隐世高人,难道此人也是一名隐士高人,若是,他又是为何而来,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亦或他已在这里许久,只是他们都没有察觉,他的动机是什么?是为了新式灵器么......?”
  
      二王子心里想着,口中含笑道,“薛校尉说得是,相逢即是缘分,先生请入座。”
  
      中年男子却也不客气,当即便坐了在了姬野原来的位置上,随后从怀中摸出一个通体青翠制成的玉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边倒,一边说,“这羽明国酿制的百果酒,唯有用这青玉杯喝才能品出其中的滋味。”
  
      说着,中年男子给薛鹏、二王子满上,含笑道,“今天能喝上这等佳酿,我敬二位一杯。”
  
      薛鹏也端起了就被,二王子看了看酒杯,也端了起来。
  
      薛鹏一饮而尽,不过却没有真的喝下,而是用灵力包裹着,从手指渗出了体外。
  
      二王子以袖袍遮掩,手指纳戒微微一亮,杯中酒水也消得干干净净。
  
      中年男子面含笑意,将酒水吞下,在口中转了一圈,最后顺着喉咙流入腹中,放下酒杯,中年男子含笑道,“是正宗的百果酒,至少窖藏了百年,香气十足,今天可是大饱口福了。”
  
      说着中年男子又夹了一片鱼肉,放在口中细细咀嚼,一边咀嚼一边点头道,“不错,真是不错,即便是御厨也不过如此了。”
  
      薛鹏心中暗道,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听其说话,似乎身份不一般。
  
      然二王子听在耳中,却更为震动,这百果酒可是羽明国的贡酒,百年以上的更是珍品,即便是他也只有区区几坛,这个中年男子怎么一语就言中这是百果酒,而且还能说出年份?
  
      二王子给中年男子又倒了一杯,“既然先生喜欢,那就多喝几杯。”
  
      然中年文士却盖住了酒杯,含笑道,“酒是好酒,却不可多饮,多饮便失了这酒中味了,只能辜负二王子的美意了。”
  
      见眼前人竟然一口道出了自己的身份,二王子越发觉得,此人定然是早早就藏在了自己等人的身旁,他究竟为何而来?
  
      薛鹏将自己鱼往中年文士推了推,含笑道,“既然酒不饮,便多吃些鱼。”
  
      中年男子也含笑道,“薛校尉心思灵巧,手上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好,这鱼肉堪称人间美味,只是,好菜与好酒一般,不可多食,多食便失其味。”
  
      中年男子收起了青玉杯,含笑道,“薛校尉、二王子,两位一位是大曌千年难遇的天骄,外法三篇注定将永久流传,薛鹏这个名字,也定会永载史册;二王子求贤若渴,已有明君之风,想来如果将来羽明国必然能在二王子的手中大放光彩。”
  
      薛鹏心中一惊,暗道,“这人究竟是谁,怎么会他的事情如此清楚?”当下道,“先生谬赞了。”
  
      二王子羽尘目光连闪,随后呵呵笑道,“先生说笑了,区区羽尘,何以能担当一国之主,先生切莫再说笑了。”
  
      中年男子含笑道,“两位都是一时之豪杰,便无需客气了。”
  
      薛鹏闻言道,“先生,此番来,只怕不只是为了恭维我与二王子吧。”
  
      “薛校尉果然心思灵透,薛校尉与二王子都是一时俊杰,尤其是薛校尉,那民如海,王庭如舟的策论,实在是让在下振聋发聩,只是心中有一点不明,今日刚好撞见薛校尉,特来请教。”
  
      薛鹏当下道,“请教不敢当,还请先生直言。”
  
      中年男子深邃的眼眸两点光芒闪现,一字一句道,“为什么海一定要负舟?”
  
      此言一出,薛鹏一愣,随后薛鹏神色凝重地看着中年男子道,“先生,此话可是大不敬。”
  
      中年男子闻言放声大笑道,笑了好一会,笑声方止,中年男子看着薛鹏道,“修者,需要敬畏的唯有天地尔。”
  
      “修真修真,修真炼道,何为真?王权是真么?情爱是真么?薛校尉,可能自己还没有发现,王权这条锁链已紧紧将你锁住了。”
  
      “你名为鹏,本该振翅高飞,扶摇直上九万里,可如今却被锁在这小小的鱼塘里,可悲可叹啊。”
  
      薛鹏看着中年男子,微微眯起眼眸,“你到底是谁?”
  
      “我?我姓杨,名逍,逍遥的逍。”中年男子微微含笑,“薛鹏,今天我欠你一顿饭,来日我会还给你的。”
  
      说着杨逍仰天长啸,一步跨出,化作一道流光,转眼消失地无影无踪。
  
      薛鹏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这人好深厚的修为,只怕不是大修,也相差无几了。
  
      薛鹏看向二王子道,“殿下,您见多识广,可是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二王子眉头紧锁,摇头道,“这人的修为,即便不是大修,距离大修只怕也只有半步之遥,这样的人物,不应该寂寂无闻,想来是他隐藏了姓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