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血洗

第三百四十二章 血洗


  “放肆,拖下去,谁再敢求情,同罪论处。”姬野大怒,肖烈这句话,戳到了姬野的痛楚,生为世家之子,他一直想凭借自己的本事有一番作为,最厌恶别人说他是靠着姬家。
  
  此番围剿茫荡匪寇,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他那颗想要证明自己建功立业的野心早已燃起了炽热的名利火焰。
  
  谁若想轻触这火焰,必然被这火焰所伤。
  
  兵士将肖烈拖了下去,临死之际,肖烈再无顾及,哈哈大笑了起来,“姬野,你如此心胸狭隘,猜忌下官,你也配当一军主将,若你离开姬家,你什么都不是,哈哈哈。”
  
  大帐中姬野脸色铁青铁青,与古砚低语了几句,古砚暗叹一声,“末将,这就去,保证斩草除根。”
  
  帐外雷千骑、贾千骑连连叹声道,“肖烈啊,肖烈,你让我们说你什么好,你就不能说句软话。”
  
  肖烈虽被五花大绑的绑着,却丝毫不惧,哈哈大笑道,“头可断,血可流,与其苟活,我宁可死得像个大丈夫,两位大人,不必多说,如果当我是兄弟,我的家人劳烦两位大人照顾了。”
  
  雷千骑看着肖烈叹息道,“晚了,你觉得主将会放过他们么。”
  
  肖烈面色一寒,“雷千骑,你这是什么意思?”
  
  雷千骑叹道,“以主将的性子,断然不会放过你的家人的。”
  
  肖烈闻言咒骂道,“姬野,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敢动我的家人,我就算做鬼,也要时刻缠着你。”
  
  此时,一名兵士从大帐中跑出,雷千骑连忙道,“是不是大人改主意了,要放过肖烈?”
  
  “不是,大人命令,立刻处斩肖烈。”
  
  一旁刀斧手闻言往手上吐了一口唾沫,握紧了战刀,“肖营官,好走。”
  
  雷千骑、贾千骑心底一片冰凉,不忍看着好兄弟惨死,纷纷转过了头。
  
  肖烈大吼着,“姬野,你个王八蛋,我你要干动我家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啊......
  
  就在此时,一声惨叫响起。
  
  啷一声响,刀斧手中的战刀落地。
  
  左武卫辕门前,一阵白光闪耀,击飞了刀斧手。
  
  等到雷千骑、贾千骑反应过来时,便见一道黑影已夹着肖烈远去了。
  
  雷千骑、贾千骑同时厉喝道,“贼人,哪里走。”
  
  当下两人脚下各自浮现一柄长枪,载着两人追向了肖烈,转眼身影消失在得无影无踪。
  
  十数里外,眼看着两人就要追上了黑影与肖烈,忽然两道亮芒破夜幕而来,射向了两人。
  
  两人一惊,分别施展灵术,挡住了这一击。
  
  砰砰!
  
  两声巨响,灵术与雷芒轰在一起,激起绚烂的光芒,照亮的四周的灵谷与大路上的一道人影。
  
  这人一身的黑衣,身高七尺有余,蒙着面,看不清面容,但一双眼眸十分深邃。
  
  被这人这么一阻,那黑影带着肖烈完全消失在夜幕中,眼前这黑衣蒙面人也缓缓退了下去。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很有默契地没有去追,只是目送着肖烈离去。
  
  在数里外,肖烈诊断了身上的绳索,一把扯下了黑衣人的面巾,他瞳孔一缩,“怎么是你?你怎么忽然突然出现?”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魏婴。
  
  魏婴缓缓道,“我只是奉命将你带回,跟我走吧。”
  
  肖烈却退了两步,凝眸看着魏婴道,“不,我要去救我的父母还有妹妹,救命之恩,我来日再报。”
  
  说着,肖烈纵身便要离去,魏婴却拦住了他,“你不能走,我的命令是将你带回去。”
  
  肖烈全身灵力激荡了起来,“魏婴,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魏婴微微凝眸,一抹乾坤袋,那柄漆黑的长枪握在手中,“我说过,我的接到的命令是将你带回去。”
  
  肖烈自知不是魏婴的对手,一摸储物袋,一柄利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魏婴,你再逼我,你就带着我的尸体回去交差吧。”
  
  魏婴眉头高高皱起,他知道肖烈既然说得出,就做得道,迟疑了片刻,随后放下了长枪道,“你走吧。”
  
  “大恩不言谢。”肖烈催动全身的灵力,朝着王畿城疾驰而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肖烈翻越城墙,来到了城西的一处院落。
  
  此时院落外围了不少人,对这里面指指点点。
  
  “这肖家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不知道,就看一伙人冲了进去,见人就砍啊!”
  
  肖烈闻言瞳孔一缩,冷冷的月光下,他的脸上一片惨白。
  
  他持着腰刀,冲了进去,院落内一片凌乱,水缸不知被谁人砸破了,水洒了一地,房屋都倒塌了小半,四周躺着不少黑衣人,正呻吟着,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
  
  肖烈瞳孔一缩,嘶吼道,“爹、娘、小妹。”
  
  肖烈将所有屋子搜了一遍,到处都是刀剑的砍痕,却不见爹娘、小妹的身影。
  
  肖烈抓起地上一个黑衣人,双目充斥着血丝,将刀架在黑衣人的脖子上道,“屋里的人呢?”
  
  “别,别杀我,人被带走了。”
  
  “谁带走的?”
  
  “不,不知道,只知道为首一人身材极其高大,使一方天画戟,无人能挡。”
  
  “身材极其高大,手使方天画戟?”肖烈当即问道,“人往哪里去了?”
  
  黑衣人指了一个方向,肖烈一刀抹了黑衣人的脖子,立刻离去。
  
  肖烈追踪着足迹,不多时追到了城外,听到一阵脚步声,快速追了上去,便见一群黑衣人正带着他的爹娘还有小妹。
  
  肖烈瞧瞧靠了过去,突然出手,擒向那高大的黑衣人。
  
  岂料那黑衣人感知十分敏锐,手中一杆方天画戟后发而先至,携带着无比强大力量,带着阵阵劲风横扫了过来。
  
  啷!
  
  一声巨响。
  
  肖烈连人带刀直接被拍飞了出去。
  
  身材高大的黑衣人也后退了几步,随后缓缓转身,看向肖烈冷笑道,“小贼,吃我一戟。”
  
  话音落,黑衣人轮起大戟,杀向了肖烈。
  
  肖烈神色一凝,一抹储物袋,一对八棱亮银锤浮现掌中,厉喝一声,“你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