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我只想他喝一口我熬的汤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我只想他喝一口我熬的汤

    颜凌一刀一刀地切着鸡肉,她数过,鹏切鸡肉一共要切三十六刀。
  
      她切的速度十分地缓慢,她切的是鸡肉,也是两人之间的情丝,每切一刀,往事便自脑海浮现,泪水便滴落到鸡肉上。
  
      终于,三十六刀切完了,这一月的美好也在脑海回放了一遍。
  
      颜凌按照薛鹏之前的示范,下油翻炒葱姜蒜,最后加入鸡肉大火炒着,倒入酒与醋,最后小火炖着。
  
      终于一锅鸡汤熬好了,这时外边的兵士进来催促,“我们都快要饿死了,饭菜还没做好.......”
  
      这兵士刚一进来,便看到了颜凌以及被堆在一起的伙夫们。
  
      兵士瞳孔一缩,抽身离去。
  
      片刻后,一队队兵士将后厨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魏婴、二虎撩开帐帘走了进来,二虎含怒道,“颜凌,不,姬凌烟,姬家的二小姐你还敢回来,是真当我们不敢拿你这个姬家二小姐怎么样么?”
  
      魏婴拦住了二虎,看向姬凌烟,闻着后厨飘着的鸡汤的味,不禁道,“姬二小姐,你既已离去,为何去而复返?”
  
      颜凌看着魏婴与二虎,面色一白,她心有愧疚,但此时她时间所剩不多,当软言软语道,“魏副将、李营官,颜凌自知对不起大人,你们能让我亲自与大人赔罪么?”
  
      二虎冷哼一声,“大人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么?将她拿下。”
  
      随着二虎一声令下,两旁的兵士将甲式灵器对准了颜凌。
  
      与之同时,颜凌却忽然跪了下来,再抬头时,已是泪流满面,“李营官,我求求你,我已服了毒药,求求你看在我已是个将死之人份儿上,你就让我见见鹏,一直以来都是他煲汤给我喝,他还从没喝过我给他煲的汤。”
  
      “我求求你,就让我给他送一碗汤,行吗?”
  
      二虎闻言目光一寒,“怎么,偷到了乙式灵器的枢纽不说,这次还想毒害我师兄么,我告诉你,你别想再见我师兄一面。”
  
      一旁魏婴也道,“姬二小姐,你是尚书府的千金,我们确实不敢拿你怎么样,你走吧,再也不要来左戍卫了。”
  
      颜凌满面泪痕,“魏副将,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见一见鹏。”
  
      “怎么回事?”这时一声娇喝响起。
  
      众人闻声看去,是姜语。
  
      众人让开一条路,姜语大步上前,颜凌看到姜语,如遇救星。
  
      此时颜凌已感觉到身体发痒,她知道毒药已开始发作了,知道片刻间,自己就可能全身腐烂,化作一滩血水。
  
      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了,抓住姜语祈求道,“姜姐姐,求求你,帮帮我”。
  
      姜语叹息一声,看向这个可怜女人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可当她摸到姬凌烟的手腕时,姜语的脸色一变,惊呼一声道,“二小姐,你,你怎么服了化尸丹?”
  
      “化尸丹?”魏婴听了一惊,“这怎么可能,她可是堂堂尚书府的二小姐,谁敢让她服下化尸丹?”
  
      “化尸丹?那是什么?”二虎问了一句。
  
      魏婴神色凝重道,“这是一种极其邪恶的丹药,服下此丹药后一个月后身体会开始腐烂,逐渐尸化。”
  
      “但若是每月毒药发作前,服下一种特殊的丹药,两年后,这人将死之际,再进行炼化,便可将之炼制成一具人傀。”
  
      “因为化尸丹的缘故其保留了一部分的神魂,所以能够拥有一些生者生前的威能,这乃是极其邪恶歹毒的秘法。”
  
      二虎闻言握紧了拳头的手缓缓松了下来,看向颜凌的目光也变得十分复杂,没再说什么。
  
      姜语轻轻抚着颜凌的头,随后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颜凌缓缓道,“这颗丹药名为散魂丹,服下的那一刻,你的魂魄便会开始消散,可以让你摆脱化尸丹的束缚,早些超脱。”
  
      姜语想也不想,一口便将散魂丹吞下。
  
      片刻间,众人便见姜语周身有点点的绿色荧光从体内散出。
  
      姜语擦了擦眼角,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拉着颜凌的手道,“还有什么心愿没了,姐姐帮你。”
  
      颜凌缓缓从锅里盛了一碗汤,一边流着泪,一边含笑道,“鹏还没喝过我的汤的,我想让他尝尝,我亲手煲的汤。”
  
      “好,姐姐陪你一起去。”姜语拉着颜凌的手,向外走去。
  
      然一旁的兵士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姜语目光一寒,瞪向魏婴与二虎道,“人都要死了,你们难道为难一个将死之人么?”
  
      二虎一滞,吭哧不出半句话,魏婴叹息了一声,“国有国法,军有军规,大人曾经严令,从今以后,姬家人不得踏入左戍卫一步。”
  
      “将姬凌烟赶出左戍卫。”话音落,一种兵士打翻了汤,擒住了姬凌烟,往外押送。
  
      “汤,我的汤。”姬凌烟呼喊一声,“魏副将,求求你,求求你,我只是想送一碗汤给鹏,另外我爹要率大军趁他进攻左戍卫时要杀他。”
  
      “恕难从命,压下去。”魏婴铁面无私。
  
      姜语轻喝一声,“姓魏的,你是死脑筋么?难道你不懂得审时度势么?难道你不懂事权从变么?”
  
      “魏婴只知军令如山。”
  
      姜语恨恨跺了跺脚,“你在这儿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那个混蛋,他一定会答应见颜凌的,在我回来之前,你们谁都不许动颜凌,谁都不许将她赶走,否则别怪我让他这辈子都别想安生。”
  
      魏婴想了想,缓缓道,“好,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后,若无大人的命令,我只能将她请出左戍卫。”
  
      “好,我这就去找大人。”当下姜语身影一闪,跑向中军大帐。
  
      距离大帐老远,姜语便大喊着,“薛鹏,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早就知道颜凌已经来了左戍卫,你还在大帐里像只缩头乌龟一样缩着么?”
  
      姜语喊声虽大,然大帐内外却无半点声音。
  
      姜语大步靠近大帐,可刚要靠近,一股弹力顿时将姜语弹开,紧跟着她眼前浮现一道水波涟漪,原来此处已设置了禁制。
  
      姜语气得狠狠踹了两脚禁制,骂道,“薛鹏,你今天若是不出来,我保证你会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