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六十章 起航

第三百六十章 起航

    姜语、魏婴脸色都是一变。
  
      魏婴道,“大人,您可真的弄成走火入魔。”
  
      姜语也嗔道,“你也太乱来了。”
  
      薛鹏轻咳一声道,“如不如此,又怎么可能骗过一个修士?好了,我现在真要调息一下了,魏婴你守着,不能再让人进来。”
  
      “是。”魏婴转身站在了大帐外。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然而此时却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浔泽里的鱼忽然飞出了水面,一阵乱跳。
  
      一些在水中嬉戏的小子忽然道,“这水,怎么好像变得有些温热了?”
  
      “诶,别说,还真是诶,你们也快下来玩啊。”
  
      楼船上躺着的兵士瞥了一眼,懒洋洋地道,“想骗我下去,想都别想,你们自己在水里受冻吧。”
  
      “真没骗你,你们都快下来吧,诶,这浔泽上怎么起雾了。”
  
      “诶,看来真是入冬了,这次大人算是完喽。”
  
      此时此刻,浩渺的浔泽上,已浮现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巨大的楼船在雾气里,宛若蒙上了一层白纱。
  
      继而雾气越来越浓,深夜时,雾气已极为浓重。
  
      大帐里,薛鹏调息完毕,睁开了双眼,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姜语道,“距离子时还有两刻钟。”
  
      薛鹏缓缓道,“是时候出发了,你去将魏婴叫进来。”
  
      姜语点头,将魏婴叫了进来
  
      魏婴也进入了大帐,设好了禁制。
  
      薛鹏穿上了宝甲,随后掀开了床板,一个地道露了出来。
  
      这个地道是他之前就令人挖好的,四周都贴了不少的隔绝禁制,外面查看,只会当成土地石头。
  
      三人下了地道,朝着远处行去。
  
      大帐外,两个兵部的看守道,“你说,那个姓魏的怎么又进去了?”
  
      “谁知道了,我们只管看着那薛鹏没有出来就是了。”
  
      过了一会,兵部的修士走了过来问,“有什么异常没有?”
  
      两人同声道,“回大人,没有任何异常。”
  
      修士点了点头,“继续监视。”
  
      “是。”
  
      浔泽盘,一条小船靠近了巨大的楼船,此时大雾弥漫,加上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魏婴撑开了一个护罩,将雾气隔绝在外,这才看清了些,便见楼船上一队队兵士站得整整齐齐,一双双眼睛都凝视着薛鹏,神色肃穆,整个楼船,鸦雀无声。
  
      就在不久前,肖烈、薛鹏已将事情经过讲给了这些人听,同时整个楼船只需上,不许下。
  
      薛鹏从每一个士兵的眼前走过,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也等于什么都说了。
  
      那一双双眼眸里闪现着兴奋的光芒,他们就知道,大人怎么可能会走火入魔,原来这不过是大人的计策。
  
      薛鹏停在一个兵士面前,蹲下身子给这兵士系紧了绑腿,正了正衣衫,拍了拍他的肩膀。
  
      兵士压着激动的心情,将身体拔得笔直,仍是一声不吭。
  
      他们得到的军令是,不许发出半点的声音。
  
      薛鹏走到楼船的总控制室,控制室内吕叔公在内一些值得信任的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看到薛鹏的身影,吕叔公脸上也露出了兴奋色,指了指楼船,指了指自己,压低了声音道,“大人,这楼船可还满意?”
  
      薛鹏面含笑意,低低道,“满意,禁制都测试好了?”
  
      吕叔公低低道,“大人,尽管放心就是。”
  
      薛鹏闻言拿出了一个金属球。
  
      魏婴问,“大人,这是什么?”
  
      含笑道,“这,就是楼船啊。”
  
      “这小铁疙瘩是楼船?”魏婴一脸茫然。
  
      薛鹏与姜语相视一眼,微微一笑,这下魏婴更糊涂了。
  
      薛鹏低声道,“吕大师,一会我数到三,你开启禁制。”
  
      吕叔公一脸地兴奋,他这一生最完美的杰作,就要第一次远航了。
  
      吕叔公走到楼船控制室中央,抓住了一个手杆,随后朝着薛鹏点了点头。
  
      薛鹏手里抓着金属球,缓缓道,“一,二,三。”
  
      随着声音落下,吕叔公拉下了金属杆,整个楼船动力中心运转了起来,五十颗中品灵石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楼船禁制开始启动,首先是隔绝禁制消除,屏蔽禁制启动,整个楼船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感应中。
  
      就在数里外,一直感应着楼船的探子微微一愣,同时看向了浔泽水面。
  
      而与之同时,薛鹏手中的金属球表面流光一闪,一道隔绝禁制出现,那些探子紧张的心有放下了下来。
  
      魏婴佩服道,“大人心思深远,属下佩服。”
  
      薛鹏将金属球扔到浔泽,随后含笑道,“吕大师,我们吧。”
  
      “好。”吕叔公又拉下了另外一个金属管。
  
      此时在茫荡大营,肖扬看着远近群山皆被雾气覆盖,又望向浔泽之处,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巧合,还是有人有意而为。
  
      正在他疑惑时,地面浮现一个果子,他吃了后,便感觉道远处的楼船还停在浔泽水面上。
  
      肖扬低低道,“难道,那薛鹏是真的走火入魔了,不可能,这薛鹏定然会趁着大雾袭击津口。”
  
      想到这儿,肖扬道,“去将虎将军唤来。”
  
      不一会,一名身材高大的虎头人身的虎妖走了过来,“大王,您唤我?”
  
      肖扬道,“着你带着本部的三百虎头兵士前往津口。”
  
      虎妖不禁道,“大王,您之前不是让我协助石将军他们偷袭艾谷么?”
  
      肖扬道,“是我小看了那薛鹏,你现在立即去增援津口,至于艾谷,本王会亲自前去增援牛将军与石将军。”
  
      “是。”那虎头将军当即离去。
  
      此时在雁山附近,一人坐在一石头人的肩膀上在山林中行走。
  
      石人上的那人道,“如此大雾,真是为我们带来了良机啊。”
  
      说着跳了下来,与石人道,“石将军,你与你的石妖去封住尧山进入艾谷的要道,我带着本部一万人,从雁山、尧山的树林绕过去,偷袭艾谷。”
  
      “等我攻下艾谷,立刻就会支援你,据我估计,我们突然袭击,从战斗打响到结束,前后不会超过一刻钟的时间,所以你只需要坚守两刻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