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准备

第三百七十五章 准备

    当下薛鹏起身道,“娘、爹、奶奶、叔叔、婶婶你们先吃,我先去一趟。”
  
      抹了抹嘴,薛鹏转身离去。
  
      “阿呆,不差这一口,先把饭吃完了。”薛母朝着薛鹏道。
  
      “娘,我吃饱了,姜姑娘来必有要事,不能让人家久等。”
  
      看着薛鹏的背影,薛丙文摸了摸下巴,感叹道,“少爷越来越像个大人物了。”
  
      一旁的薛母则喃喃道,“姜姑娘,女的?”
  
      薛母心思开始胡乱想了起来。
  
      薛鹏大步走到了书房,正见一身湛蓝紧身衣的姜语负手而立,正扬头看着墙壁上的一幅画。
  
      画中有三物,一个能量圈、一个老人、一只老虎。
  
      这老虎很是奇怪,身无斑纹,盘卧地面,正扬头看着老人。
  
      老人则一脸慈悲,带着温和的笑容,弯着腰,左手拄着拐杖,右手背在身后,似在与老虎讲着什么。
  
      姜语看着不禁入了迷,这老人究竟在讲什么,竟能让猛虎服服帖帖趴在地上。
  
      这时薛鹏轻咳一声,姜语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薛鹏笑道,“薛兄,这幅画可送给我么?”
  
      薛鹏看了看那画随后道,“这恐怕不行,这是我师傅留给我的。”
  
      “哦?这幅画意境深远,越看越是觉得其中蕴含着深刻的大道,薛兄的师傅,定然是一位高人吧。”
  
      薛鹏笑了笑,“至少不会比那肖扬差。”
  
      姜语闻言神色动容,随后微微一笑,“那怎么从没听你提起你师傅?”
  
      薛鹏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岔开道,“姜姑娘此来是要告诉我噬魂花的下落么?”
  
      姜语看了看四周的摆设,随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不先请我喝杯茶么?”
  
      薛鹏也做了下来,“我家的茶水可没你的好,说事吧。”
  
      “你个没良心的,我帮了你这么多,你连口茶水都不肯给我喝,我这口太干了,没有茶水,我就说不出噬魂花的下落。”
  
      薛鹏无奈道,“小雀,沏壶茶。”
  
      小丫头如今成了薛鹏的贴身丫头兼侍卫,走到哪这小丫头跟到哪,不一会沏好了茶水。
  
      姜语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这才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那里九死一生,而且姬凌烟的死,完全是他爹一手安排的,这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虽然她临死之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喝一口她熬的汤,虽然她已知道错了,虽然她临死之前还为你着想,说出了他父亲要加害你,可是她毕竟偷了你的东西,不值得你为她付出性命。”
  
      “诶,姬凌烟只是一个女人,虽然她喜欢你,天下的女人千千万,你又何必在意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呢。”
  
      薛鹏瞥了一眼姜语,叹了口气道,“你不用多说了,你只需告诉我关于噬魂花的消息即可。”
  
      “诶,好吧。”姜语也叹了口气,随后道,“你可知东州秘境。”
  
      薛鹏闻言神色一变,随后道,“你的意思是,噬魂花便在东洲秘境中?”
  
      姜语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猜测?”薛鹏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虽然是猜测,不过我有五成的把握那秘境中有噬魂花。”
  
      薛鹏凝神静听。
  
      姜语道,“东州秘境曾经出现过八次,这次是第九次。”
  
      “在之前的东州秘境第三次、第六次出现时,秘境中出现过修罗人,然而在第一次、第二次、第四次、第五次,第七次、第八次却未曾出现。”
  
      “之前我便曾与你说过,修罗一族都诞生自噬魂花,噬魂花的品阶越高,吸收的生灵越多越强大,诞生的修罗越强大。”
  
      “而据文献中描述修罗最后的实力比肩大修,若是我所料不错,那东州秘境中,定然有着一株品阶极高的噬魂花。”
  
      薛鹏闻言沉吟片刻,目光闪了闪,最后凝视着姜语道,“你莫不是替王上来当说客的,不过以我对王庭的了解,如果我真能拿到噬魂花,只怕也会被他们巧取豪夺了?”
  
      姜语闻言含笑道,“王上确实想让我说服你去东州秘境,他也答应,你若能从东州秘境归来,可以任你选择一种三样宝物,而且他同意将王庭宝库中的一只大妖的妖魂给你,这可是我帮你争取的哦,薛兄,你好好想想,如果有了大妖的妖魂,你的飞舟便真的变成一只空中巨兽了。”
  
      薛鹏瞧着姜语,最后道,“你似乎把所有的事情都帮我选好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姜语嘴角翘起一丝笑意,“我自然有我的目的,我要你进入秘境后帮我找一样东西。”
  
      “就知道你肯定是有目的,好,这件事我答应你了,说吧,你要什么?”
  
      姜语与薛鹏低语一阵,薛鹏脸色一变,“那东洲秘境内有此邪物?你要这种邪物做什么?”
  
      “这个你就不必问了,你只要将这东西带给我就成,当然,不排除里面没有噬魂花的可能,如果没有,我会再帮你寻找的,直到找到为止。”
  
      薛鹏没有再说什么,随后道,“三天后我给你答复。”
  
      “好,那我等你。”
  
      姜语含笑离去,出门时看到了薛母,当下微微躬身含笑道,“您就是薛伯母吧,可真是年轻漂亮。”
  
      薛母见姜语虽生得女儿身,但出落得英气逼人,心中不禁赞叹一声,“好一个女娃。”
  
      寒暄了几句,送走了姜语,薛母看着薛鹏道,“阿呆,这女娃是谁啊?”
  
      薛鹏回了一句,“安宁侯的孙女。”
  
      薛母一惊,“那就是王公贵族了。”
  
      薛母心中顿时泛起了担忧色,当即道,“阿呆啊,娘还是觉得婉儿那姑娘不错,这姜小姐既是王爷的孙女,咱家可高攀不起啊。”
  
      薛鹏闻言哭笑不得,“娘,您就别瞎想了,就算你儿子看上人家,人家还看不上你儿子呢,在人家眼里,你儿子不过是一颗好用的棋子罢了。”
  
      薛鹏思忖良久,最后将一枚纳戒递给了薛母道,“娘,这个东西你要好生保管,千万不能让生人见了,如果将来咱家有个难事,便将这里面的东西取出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