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饿

第三百七十七章 饿

    然卷宗上只有噬魂花三个字,还是用很小很小的字标记的,就像是偶尔提了一下。
  
      薛鹏又细细翻查了许多遍,关于噬魂花就只有这么一个名字。
  
      薛鹏叹了口气,收起了卷宗,告辞离去。
  
      三日后,姜语如约而来,薛鹏答应了姜语前往秘境,姜语则将薛鹏带到了王庭的宝库。
  
      姜语亮出令牌,一名修士打了一个手印,周围的禁制散去,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两人走了进去。
  
      狭长的甬道内亮起了炽白的光芒,薛鹏抬头看了看,甬道上安放着一颗颗的明珠,每一个都有拳头大小,那光正是自这明珠上发出的。
  
      薛鹏赞叹道,“不愧是王庭的宝库,连照明都用这种好东西,王上还说他没灵石,也不知道谁抠门。”
  
      姜语笑道,“这话要是让王上听见,非治你的罪不可。”
  
      两人说笑着,不一会走到了甬道的尽头。
  
      在那里,此时正端坐着一名老者。
  
      那老者盘膝坐在那里,身上披着一残旧衣裳,头发花白,面容枯槁,行将朽木。
  
      姜语此时拿出令牌道,“奉王命,宝库取宝。”
  
      姜语这话似是在与那老者说,但老者却动也不动,然他身后的墙面却浮现细密的符纹,这些符纹快速地闪动着,最后绘成一奇怪的图案。
  
      下一刻,墙面忽然水波一般波动起来,墙壁消失了,继而出现了一个洞口。
  
      同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们只有一柱香的时间。”
  
      姜语与老者施了一礼,朝着里面走去。
  
      “好了,我们进去吧。”
  
      薛鹏也学着姜语的样子与老者施了一礼,随后跟着走了进去。
  
      洞中,是一十分宽广的空间,四周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排排的数千架子,上面摆放许多玉简。
  
      不过姜语对这些看也没看,带着薛鹏径直往里面走。
  
      走到尽头时,一名中年修士打了一个手印,墙面顿时浮现一个门洞,两人又走了进去。
  
      如此反复三次后,薛鹏与姜语又来到了一处空间。
  
      这里并不宽敞,只摆放着几十个架子,上面摆放着杂七杂八的东西,薛鹏扫了一眼,看见一个黑不溜秋像是铁疙瘩的东西。
  
      不过薛鹏清楚,能够摆放这里,这‘铁疙瘩’定然不是寻常物。
  
      薛鹏随着姜语来到了最后一个架子,只见姜语停下了脚步,望着架子上的十几个漆黑如墨的珠子道,“这些便是我王庭大妖的妖魂。”
  
      薛鹏道,“语姑娘,这怎么选?看上去都一样,总不能随便拿一个吧。”
  
      姜语含笑道,“你只有一柱香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半柱香,如果剩下的半柱香内你没有选择好,就算你主动放弃了。”
  
      薛鹏微微皱起了眉头,细细看着这几个珠子,随后缓缓伸手摸向了其中一个珠子。
  
      可就在此时,忽然那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少年人,这宝库里的东西,不可轻触。”
  
      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几乎是响在了薛鹏的耳旁。
  
      薛鹏一惊,侧头看去,便见之前守着门口的老头此时竟已站在他的身旁。
  
      薛鹏根本就没有感知到这老头是什么时候、是如何过来的,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般。
  
      老者仍是一身的破九衣裳,站在那里,身子拔得笔直,虽形容枯槁,但一双眼眸却亮得吓人。
  
      老者的目光闪了闪,细细打量了一番薛鹏,干枯的嘴角扯出一丝笑意,“好旺盛的生机啊,年轻的身体就是好啊。”
  
      听了老者的话,薛鹏悚然一惊,心中警惕了起来,当下道,“老人家,您是?”
  
      老者呵呵一笑,“我啊,许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不过现在我只是一个看着库房行将就死的老者罢了。”
  
      “少年人,你是太上宗的弟子吧?”
  
      “太上宗?”薛鹏皱了皱眉,为什么所有人见到他都会提到太上宗,难道陆师是太上宗的修士么?
  
      薛鹏缓缓道,“这个,晚辈不知。”
  
      “那你师傅姓甚名谁?”
  
      薛鹏也只是道,“家师曾经嘱咐过晚辈,不成修士前,不能报出他的姓名。”
  
      老者呵呵一笑,“名师出高徒,就算你不是太上宗的弟子,只怕也与太上宗有着极深的渊源,当年老夫与太上宗还有一点交情,放开你的感知,去细细感应。”
  
      薛鹏想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当下放开了感应。
  
      薛鹏的感应极其敏锐,随着精神逐渐集中,他慢慢感觉到了这十几个墨色珠子内的妖魂的气息。
  
      第一颗墨色珠子里的妖魂是一只玄龟,那妖魂凝聚的妖像厚重,仿若一座大山。
  
      第二颗墨色珠子则是一只虎类的大妖的妖魂,他刚一在感知,一股冲天的煞气便将他的感知给逼了回来。
  
      第三颗珠子则是一只火属飞禽的妖魂,刚一靠近,他便感觉到一股炽热竟看灼烧他的灵识。
  
      感应了三颗珠子后,薛鹏渐觉吃力,额头也溢出了细密的冷汗,当下情不自禁使用出金光神咒抵挡这股灼痛。
  
      一旁的老者含笑道,“少年人,可选好了?”
  
      薛鹏点了点头,此行他便是为了飞禽的妖魂而来,那只火属的飞禽刚好合适。
  
      正在他说要选择火属飞禽时,忽然一道微弱的信息传入他的脑海,“饿。”
  
      起初薛鹏以为自己听错了,缓缓道,“我就选……。”
  
      “饿。”
  
      这次那声音再度响起,薛鹏却听得清楚。
  
      “少年人,你选哪个?”
  
      薛鹏微微含笑道,“等一下,我在仔细想一下。”
  
      薛鹏放开了感应,这一次没有集中在这些墨色球上,而是放到了整个空间。
  
      只听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我饿。”
  
      薛鹏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最后在这架子最下面一层,看到了一个黑不溜秋还带着一点蓝色的冰晶的鹅卵石状的大球。
  
      薛鹏将所有的感应都集中在这个人头大小的大球上,只听这球再度传来微弱的信息,“我饿。”
  
      当下薛鹏心中一动,回头看了看姜语与老者,暗想这会不会是王上那个老东西不想给自己大妖,故意放这么一个东西来哄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