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三百七十九章 红豆

第三百七十九章 红豆

    薛鹏只觉四周有冰冷坚硬的物体压着他的全身,只觉全身都要被压碎了。
  
      薛鹏心中暗骂,“这个姜语,不是真的把自己传送到了万丈地底了吧。”
  
      薛鹏体内灵力运转,锐利的雷芒破开了坚硬的岩层,三头六臂幻化的四只手臂撑着墙壁,薛鹏一点一点往外爬着。
  
      而此时在王宫内,姜语停止了阵法的运转,嘴角翘起了一丝笑容,哼着小曲,背着手,转身离去。
  
      她前脚刚走,后脚便有几人走了进来查看传送阵。
  
      其中一人神色凝重道,“能够捕捉到传送到何处了么?”
  
      “郡主对传送阵法并不十分精通,我们应该能够查出方位。”
  
      “你们最好是查得出,否则跑了薛鹏,殿下可饶不了你们。”
  
      “是是是,我们这就查。”
  
      一刻钟后,那人道,“还没好么?”
  
      几个阵法师道,“大人,郡主虽然不同阵法,可她把人传送到地下数百丈的深处,深厚的岩层阻碍了我们的探查,我们只知道传送到了东方。”
  
      那人闻言顿时大怒道,“废话,这还用你们说么?”
  
      “不过花三天时间,也能查出具体位置。”
  
      “那就给我继续给我查,直到查出他的位置为止。”
  
      那人说着匆匆离开了王宫,来到了大王子府上,将这件事与大王子说了一遍。
  
      大王子眉头一挑,挥手间,一道气劲从袖口射出,正中男子的胸口。
  
      男子的胸口瞬间凹陷了进去,倒飞出十数丈的距离,最后砸在了柱子上。
  
      “一群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
  
      大王子冷哼一声。
  
      那人挣扎着站了起来,再度走进大殿,跪在大王子面前道,“殿下,我已让那些人继续查了,用不了三天,便能查出薛鹏传送的具体位置。”
  
      “哼,三天,三天那人薛鹏只怕早就抹除了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过程我不管,反正这薛鹏必须死。”
  
      “是,卑职一定完成殿下之命,卑职告退。”
  
      三日后。
  
      十几万里外的大曌边境,一个少女人背着一个竹篓,迎着朝阳跑着。
  
      她一边跑,一边大口喘着气,时不时看向自己左手手腕上的一个金铃。
  
      此时已入冬,早晨阳光明媚,却难抵不住寒意地侵袭。
  
      少女人穿得又十分单薄,忍不住在寒风中打了一个哆嗦。
  
      又跑了一会儿,少女喘了几口粗气,跑了五天五夜,只觉口中又干又渴,腹中饥饿难忍。
  
      少女人回头四顾,见无人追来,不禁松了口气,心中暗道,“这次,自己算是逃出那个恐怖的地方了吧。”
  
      走到来到了一个小溪旁,想要取点水喝,然小溪都已结了冰。
  
      少女找了一块石头遭开了冰层,用手捧着溪水。
  
      溪水清冷,一入腹几乎凉透了心腹,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少女心中一叹,“若是这时有口热烫该多好啊。”
  
      不过他可不敢烧水,他怕升起的炊烟把那些人东西招来,把自己抓回去。
  
      少女对这手哈了口气,然后用力地搓了搓手,有些冻僵的手暖和了一些,他这才放下竹篓,从竹篓里拿出一张饼子,大口咬了起来。
  
      这饼子也冻得梆硬,少女用牙撕咬了好一会,这才咬下了一块饼。
  
      饼又硬又干,少女用唾沫润了好一会,这才嚼得动,嚼了盏茶的时间,这才将这饼吞了下去。
  
      将水壶装满了溪水,放入竹篓,少女一边啃着饼子,一边朝着东走。
  
      她就是朝着东边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要走向何方,但只要能离开那个恐怖的村子就好。
  
      那个恐怖的地方,她不想再回去了,再在那个地方待下去,她会疯掉的。
  
      少女人走着,忽然有人对他喊了声,“前面的姑娘留步。”
  
      少女一听,头也不回,拔腿就跑。
  
      可跑着没几步,忽然眼前一黑,他直接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一股强大的反弹力将他震得向后倒退,然一股柔和的力量却拖着他,让她没有倒下去。
  
      少女站稳了身子,抬头看向眼前人。
  
      便见眼前人一身的青衣,要比自己高半个头,一头长发被青巾束住,英俊的面孔带着柔和的笑容。
  
      “你是不是那老妖怪新造的怪物,你是不是来抓我的?”少女脸色看了一眼金铃,脸色难看道。
  
      青衣人闻言一愣,随后笑道,“怪物?什么新造的怪物?”
  
      少女仔细瞧着青衣人,尤其是在青衣人的脖子还有眼睛仔细看了看,竟然没有伤疤,他皱起了眉头,不确定道,“你真的不是那个老怪物派来抓我的?”
  
      青衣人笑道,“如果我真的是你口中那个怪物派来抓你的,又岂会跟你说这么多。”
  
      少女人丝毫没有放松警惕,随后问道,“那你还记得你是谁么?”
  
      青衣人一愣,随后笑道,“我姓陆,名小鱼,大曌人士,兄台如何称呼?”
  
      陆小鱼便是薛鹏,为了方便,他便取了化名。
  
      姓取自陆师,名取小鱼是因为陆师跟他说过,鲲幼时不过一小鱼子,他这也算是告诫自己时刻要自省。
  
      少女人看了看薛鹏,随后松了口气,“你还记得自己名字,看来应该真不是那怪物派来的。”
  
      青衣人含笑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少女人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以前大家都还活着的时候,都叫我‘红豆’,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山里结满了红豆。”
  
      “原来是红豆姑娘,幸会。”
  
      “幸会。”红豆含笑,看了看薛小鱼身后的木箱笑道,“薛兄这是欲往何处啊?”
  
      薛鹏含笑道,“欲往东州城,只是这里人烟稀少,一直找不到人问路,便一直往东走,姑娘可是第一个碰上的人,可知东州城在什么方向?”
  
      红豆呵呵笑道,“这个我也不知,不过既然叫东州城,那应该就在东方吧,朝着太阳走就是了,兄台你去东州城是做什么?”
  
      薛鹏含笑道,“听闻东州城秘境浮现,这不是想去看看热闹嘛。”
  
      “秘境?”红豆眼睛一亮,含笑道,“兄台,反正我也不知去哪,咱们一起去吧,还能搭个半,路上还能一起说说话,也不至太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