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零五章 弄巧常如猫捕鼠

第四百零五章 弄巧常如猫捕鼠


  薛鹏脸色胀如猪肝,愣愣的瞧着那守将,不禁道,“大人,她要杀我,难道这你都不管?”
  
  守将瞪了薛鹏一眼,缓缓吐出一个字,“滚。”
  
  一旁的澹台玲珑看着薛鹏那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样子,她忽然觉得十分好笑。
  
  她脸上的怒容缓缓退去,浮现了讥讽之色。
  
  她缓步走了过去,站在了薛鹏的面前。
  
  薛鹏一脸惊慌道,“你这个毒如蛇蝎的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救命,救命啊!”
  
  澹台玲珑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这时车夫也回来了,将令牌还给了澹台玲珑。
  
  澹台玲珑将手中令牌与守将一看,守将脸色一变,慌忙道,“原来是太上宗的仙子,在下冒犯了。”
  
  一旁众人中有认得那令牌的,当下道,“太上令,没想到这位姑娘竟然是太上宗的仙子。”
  
  “太上宗的仙子,听闻太上宗的女弟子不仅貌若天仙,更是菩萨心肠,我看啊,这位仙子方才说得才是真的,这个小子应该也是太上宗的弟子,偷偷跑出来,结果被仙子给捉回去。”
  
  “这些个大宗的年轻弟子就是爱胡闹,还编出了这么一个故事,害得我们都上当了。”
  
  “唉,是你上当了吧,可别把我给扯上,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小子是个小滑头,方才说的话那是半点不可信。”
  
  “我呸,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得,刚才你说的是什么这女修长得天仙一般,可这心肠可真是毒如蛇蝎啊。”
  
  “我说过么,你肯定是记错了,我刚才说得是这女修天仙一般,一定是心地善良。”
  
  这时一个老修士走了过来,看了薛鹏一眼,摇头道,“少年人,太上宗可是天下大宗,多少人求着进入这宗门之中,你有幸成为太上宗的弟子,就要守住这份来之不易的机会。”
  
  “少年人喜欢玩是可以理解的,但这外面的世界不是那么好混的,听你师姐的话,跟你师姐回宗好生修行,什么时候修炼有成再在行走世间除魔卫道。”
  
  薛鹏闻言怒道,“她不是我世师姐,她真是我未过门的媳妇翠花,你看看他把我给打的,对了,我老前辈,你看看我,这杀人如麻的翠花,还给我设下了封印,不信您瞧瞧。”
  
  老者闻言道,“真的设下了封印?”
  
  薛鹏闻言眼中一喜,眼前这个老头的修为也是不俗,若是能得到这老头的相助,或许自己能脱身。
  
  当下连忙点头道,“嗯嗯嗯,老前辈,不信你看看,你仔细看看。”
  
  老者深深看了薛鹏一眼,随后脸色一变,道,“还真有封印。”
  
  薛鹏脸色一喜,连忙道,“老前辈,你看到了吧,老前辈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不能让我落入这蛇心女人之手啊。”
  
  老者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澹台玲珑道,“姑娘,你这么做可有些不对啊,”
  
  薛鹏连连点头道,“对,老前辈你说得太对了,老人家你可……。”
  
  薛鹏刚要说救我出去,可老者接下来的话,却让薛鹏傻在了原地。
  
  只听老者道,“这位姑娘,就算是想教训师弟,也要教导其心,这么设下封印禁锢他的行动,只会让他反抗的心越发剧烈,平添许多麻烦。”
  
  澹台玲珑嘴角含笑,缓缓道,“多谢前辈教诲,晚辈记下了。”
  
  老头呵呵一笑道,“好了,都散开了吧,小孩子胡闹,都别围着了。”
  
  薛鹏脸色一阵难看,大声呼喊着,“我真的不是她的师弟,我真不是,你们要相信我。”
  
  “好好,我承认刚才我是撒谎了,她确实不是我媳妇,她确实也是太上宗的弟子,可我真的不是她的师弟,我还救过她的命,她要将我带回去废掉我的修为,她这是想恩将仇报,你们不能信她的啊。”
  
  老头闻言叹息了一声,随后狠狠在薛鹏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嗔道,“你这个臭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个漂亮的师姐还想着外面的世界。”
  
  众人闻言轰然大笑了起来,薛鹏急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可任凭他磨破了嘴皮子,仍是没有一个人相信他。
  
  澹台玲珑笑意盈盈,掐着薛鹏的脖子就给扔上了车,冲着薛鹏笑道,“小师弟,这回知道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
  
  “现在,你就随着师姐看看师傅吧,我会为你求情,让师傅不重责你就是。”
  
  薛鹏大骂,“你这个婊……。”
  
  未等薛鹏骂出口,澹台玲珑一道灵决打入薛鹏嘴上。
  
  下一刻,薛鹏嘴角闪现了银光,这些银光缓缓覆盖了薛鹏的整张口,最后封住了薛鹏的嘴。
  
  澹台玲珑嘴角翘起,缓缓道,“你这张嘴太臭了,也太能惹事,现在东州城格外敏感,这几天你就少说话吧。”
  
  薛鹏怒目而视,嘴里呜呜个不停。
  
  澹台玲珑缓缓道,“好了,你放心就是,一来我绝不会看错,不过就算我看错也没有关系,你天资不错,我会求我师傅让你转投我师傅门下,到时候,你这一身修为也不用废。”
  
  “当然,如果出现那最坏的情况,我欠你的命我会还给你的。”
  
  薛鹏嘴里呜呜着,心中大骂,谁要你还,我还要入东洲秘境,我还要救凌烟呢。
  
  然这些,澹台玲珑是听不到的。
  
  当天,澹台玲珑找了一间客栈,将薛鹏仍在客栈中。
  
  澹台玲珑与薛鹏缓缓道,“这便去寻我师傅,你不要想冲开封印,以你的修为冲也只会伤到自己,你最好不要尝试。”
  
  薛鹏嘴里呜呜着,表示反抗,澹台玲珑嘴角掀起了一丝笑意,随后转身离去。
  
  等到澹台玲珑离去后,薛鹏运转窥天眼,寻找着体内封印的破绽。
  
  他之前有过经验,此次轻车熟路,不多时便破开了封印。
  
  恢复了行动,薛鹏活动了一下身子,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小丫头片子,还想跟我斗。”
  
  薛鹏刚要离去,心中暗道自己就这么离开,岂不是这么便宜这个小丫头,不弱给她留点什么。
  
  当下薛鹏取出笔墨纸砚,留下了几句话。
  
  “弄巧常如猫捕鼠,光阴犹似箭离弓,不知使得精神尽,愿把尸身葬土中。”
  
  “澹台小姑娘,不要枉费心机来寻我,我们后会无期。”
  
  陆小鱼留书。
  
  薛鹏纵身离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一身白衣的澹台玲珑带了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男子身材挺拔,穿着青色道袍,双目炯炯,面白无须,行动处飘然若仙,竟有出尘之姿。
  
  不过男子虽看去只有三十五六,但满头长发却有近半已泛花白。
  
  澹台玲珑眼露痛心色,“师傅,您最近又消耗寿元卜卦了吧,这样下去,就算以您的修为,也消耗不起啊!”
  
  男子背负双手,面容浮现温和的笑意,缓缓道,“不碍事的,玲珑你没有将那陆小鱼直接带到太上宗驻地这件事你做得对,如果为师所料不错,那陆小鱼当是你陆师伯的弟子。”
  
  “如今宗内对你师傅的态度尚不明朗,此时若将那陆小鱼交出来,只怕凶多吉少。”
  
  澹台玲珑道,“师傅,那该怎么办?”
  
  男子缓缓道,“先去看看那陆小鱼再说。”
  
  男子与澹台玲珑走到了之前困陆小鱼的房间前,男子忽然止住了脚步,叹了一声,“不愧是陆师兄的弟子,竟然能从你的手中逃走。”
  
  澹台玲珑闻言脸色一变,当即推开房门,冲了进去,扫了一眼,屋内空无一人。
  
  澹台玲珑嗔怒道,“这个小滑头,我这都是为了他好,他可倒好,非但不领情,竟然还几次三番想跑掉。”
  
  “等你落到那些人的手里,到时候我们就是想救你都救不下了。”
  
  如今太上宗内部争斗得也十分厉害,而此次东洲秘境显然有成为导火索的趋势。
  
  宗门的三派都要抢入秘境的名额,你挣过来我又争过去,为了一个名额几乎都要打了起来,直到现在也没有确定最后的人选。
  
  如果那陆小鱼真的是她陆师伯的弟子,一旦被人发现他以练气大圆满之姿就炼成了金光咒还有雷法,只怕会动杀机。
  
  “师傅,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澹台玲珑看向了男子。
  
  男子走到桌子旁,拾起了桌上的留书,缓缓念道,“弄巧常如猫捕鼠,光阴犹似箭离弓,不知使得精神尽,愿把尸身葬土中……。”
  
  男子用手指摸了摸字迹,早已干透,显然玲珑前脚走,这小子后脚就离开了,这小子,还真是跟当年的师兄有些神似啊。
  
  男子嘴角幽幽一叹,“师兄,当年你封印方豪的那段记忆,应该就是他发现了你收下了这个弟子吧。”
  
  “师傅!”澹台玲珑又唤了一声。
  
  男子缓缓道,“你找到他证明你与他有缘,可我来了,他却离开了,便是我与他没有这个缘分。”
  
  男子看着留书,笑道,“弄巧常如猫捕鼠,还真个有趣的小家伙,师兄,你总是能做出令人出人意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