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冲塔

第四百一十六章 冲塔

    “额?”薛鹏一愣,眼珠一转,长叹一声,“诶,不幸被大哥言中了,我铁石既选择这金身决,就是为了那筑基大圆满,许久之前,我便已将皮修炼至中成的境界,但,始终无法突破大成的境界。”
  
      虎子面色浮现佩服色,继续道:“那接下来铁石兄弟有什么打算,是继续在此继续练皮,还是去冲塔?”
  
      一旁穿着豹皮裤的少年道,“铁石大哥,在血神塔中若是待得太久会被妖化的,铁石大哥志向远大我们佩服,只是,若是长此以往被血气侵蚀,身体承受不住啊。”
  
      虎皮裤少年也脸色凝重道,“是啊,铁石大哥在里面带了一个月周身竟然没有半点被血气侵蚀的迹象,铁石大哥心智之坚让我们佩服,只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依我看,不若跟我们去冲塔吧。”
  
      薛鹏还不知道冲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要点头答应,虽几人了解一下,但虎子瞪了那两兄弟一眼道,“铁石兄弟的志向,你们懂什么,搁那瞎说什么?”
  
      薛鹏:……。
  
      骂完两人,虎子看向薛鹏道,“铁石兄弟,我也知道你心智坚硬,志向远大,只是凡事也要量力而行啊。”
  
      “我应该大你一些,修为稍微高一些,虽然说着基础极为重要,越是浑厚越是将来在炼体这条路走得越长,但若是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这基础上,岁月无情,时间久了,肉身开始腐朽,气虚血亏,到时候就算你后悔想要在往前冲只怕也为时晚矣。”
  
      “说实话,进入血神塔一个月都在第一层,这么多年,我也只听过两个,只是那一人,唉,不说他了,铁石兄弟,你再好好想一想,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冲塔。”
  
      叫二虎的少年摸了摸自己的头,嘟囔了一句,“刚才我们劝铁石大哥,你就说我们不知铁石大哥志向,这个时候自己倒是劝了起来。”
  
      虎子瞪了一眼二虎,“嘟囔什么呢?”
  
      二虎一咧嘴,“虎子大哥,我的是说,我们不找那个大人了么?”
  
      薛鹏心中好笑,暗道:“那个大人此时此刻就站在你们面前呢。”
  
      虎子冷哼一声,“找个屁,这么多个昼夜都过去了,那个大人八成是已经早被那个血妖给吞了,或者离开了血神塔。”
  
      一旁的三豹闻言不禁道,“如果他要是将皮炼成至中成,就能够在这个血神塔生存下去。”
  
      虎子闻言嘴角一咧,缓缓道,“这一点你们放心,我可是听说了,那小子虽然有血脉,可是只有三寸,还没有我的鸟长,能够炼到小成已是他的极限了,中成根本不可能。”
  
      皮想要炼制中成,血脉至少要接近一尺。
  
      薛鹏闻言眉头一动,开口询问道:“虎子兄弟皮应该已经练到大成了吧。”
  
      虎子闻言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呵呵笑了笑,“侥幸,侥幸,我血脉一丈有九,血脉一丈便有极大的几率将皮炼至大成,我在进入血神塔后也是花了十几个昼夜炼成将皮炼至大成,只是,我修炼的炼体法远不如铁石兄弟的金身决,比不得的。”
  
      薛鹏叹了口气,缓缓道,“或许,我选择金身决本身就是个错误的决定吧,早知如此,我也选一个好修炼一点的了,我也不准备在这里继续耗着了,我也去冲塔吧。”
  
      虎子哈哈笑道,“铁石兄弟能够认清形势,急流勇退,实在是让我佩服,走,我们一起去冲塔。”
  
      “铁石兄弟应该是第一次进入血神塔吧,你的家里人可有与你讲解这方面的事?”
  
      薛鹏点了点头,“老头子讲了一些,不过跟没讲没什么区别,就告诉我要冲冲冲,往上冲,感悟图腾。”
  
      虎子哈哈大笑道,“你家老头子跟我家老头子一样,我家老头子也是一样,不过这还用他说么。”
  
      薛鹏心中暗道:“能不一样么,这就是从你爷爷口中听来的。”
  
      想到这,薛鹏缓缓道:“虎子兄弟,上面几层我都没去过,你再跟我讲讲上面几层什么样吧。”
  
      虎子皱眉道,“你们家老头子连这都没跟你讲么?”
  
      薛鹏缓缓道,“讲了,不过我觉得虎子兄弟你皮都炼到大成了,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被这么一恭维,虎子脸上浮现喜色,哈哈笑道,“什么大成不大成的,就是运气好点,铁石兄弟,我跟你说,血神塔第一层血妖的凝聚的血脉丹对练皮有着极好的作用,第二层炼筋骨,再往上我就先不跟你说了,等你自己上去体悟,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冲上去的。”
  
      薛鹏笑了笑,“多谢虎子兄弟了。”
  
      虎子哈哈一笑,“诶,说什么谢字,咱们东州人就是爽快,可别弄得跟大人的绵羊一样。”
  
      薛鹏笑了笑,继续道:“我们现在就走吧。”
  
      虎子顿了下一,看了一眼那两具尸体缓缓道,“对了,铁石兄弟,你可看到有什么人从此经过,拿走了这两只血妖的血丹么?”
  
      “血妖?血丹?”薛鹏心中一动:“原来东州人管绿毛怪叫血妖,管假丹要血丹。”
  
      当下薛鹏嘴角微微翘起,看了看那两只血妖,厚着脸皮道,“你们说那两只血妖啊,是被我杀死的。”
  
      三人闻言面面相觑,只是将皮修炼到了中成,竟然就能够杀死这样两只血妖?
  
      薛鹏当即又补充了一句,“当时这两只血妖打得难分难解,让我捡了一个便宜。”
  
      “原来如此。”三人一副恍然的模样,不过看向薛鹏的目光也多了一些佩服。
  
      二虎与薛鹏说话的声音也软了一些,“那铁石大哥你也够厉害的了。”
  
      东州人崇拜强者,薛鹏不介意借这两只血妖狐假虎威一次。
  
      薛鹏含笑道,“也是运气好,我们走吧。”
  
      虎子笑着看了看二虎与三豹道,“好了,你们两个的皮虽然没到大成但也差得不是太多了,这次先冲塔把,等实力提高了,下次再入血神塔试试。”
  
      两人点了点头,同时开口道:“好,就听虎子哥的。”
  
      虎子哈哈一笑,看向薛鹏的目光闪了闪:“铁石兄,我有个不情之请,我实在是不好说出口。”
  
      薛鹏闻言眉头一挑,含笑道,“虎子兄弟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虎子含笑道:“是这样的,我还从没跟修炼过金身决的人交过手,铁石老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否可以让我见识见识金身决的威力?”
  
      薛鹏闻言嘴角抽了抽,这东州蛮子炼体都快炼到修士的境界了,而自己才刚刚开始,这期间可是查着好几个大的境界,这有什么好比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薛鹏的顾虑,虎子连忙道,“铁石兄弟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用出全力的,我只是想看看这金身炼出的皮到底跟我炼的有什么不同,而且由我帮着铁石兄弟锤炼一下金身,或许铁石兄弟的金身还能更进一步。”
  
      听了虎子这话,薛鹏心中暗道:“果然,锤炼可以增加不灭金身的修炼。”
  
      看着虎子灼热的目光,薛鹏心中一动,如果自己皮再好好锤炼一下,不知是否能够朝着大成靠近一些。
  
      当下他点头道,“好。”
  
      虎子大喜,当下道:“铁石兄弟,小心了?”
  
      薛鹏一愣,不禁道:“现在就要?”
  
      他这声音刚落,虎子的巴掌已经朝着薛鹏拍了过来,薛鹏心中暗骂:“蛮子就是蛮子,一个劲儿的蛮干。”
  
      当下薛鹏深吸了一口气,憋足了气,双手上扬,挡向了虎子这一击。
  
      咚!
  
      如重槌擂鼓。
  
      便见薛鹏浑身的皮肉剧烈颤抖了起来,将虎子的攻击卸开不少,不过仍有强大的力量导入薛鹏体内,让薛鹏气血一阵翻腾。
  
      薛鹏倒退了一步,气息有些紊乱,一旁虎子吃惊地看着薛鹏的暗金鼓皮,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方才一击攻出,他施展的力量竟然有五成都被卸掉了。
  
      自己虽然没有与修炼金身决的体修交过手,可即便是他大成的皮肤,能够卸掉的六成而已,金身决不愧是金身决啊。
  
      然而二虎不知道的是,薛鹏修炼的非是金身决,而是不灭金身,其修炼难度远在金身决之上,威力也远在金身决之上。
  
      二虎哈哈一笑,“好,铁石兄弟,我们再来。”
  
      虎子来了兴致,两只蒲扇大的手掌左右开弓,朝着薛鹏全身上下拍了过去。
  
      薛鹏所幸站在了原地,任凭这虎子给他舒筋活络。
  
      咚咚咚!
  
      一阵阵鼓声传来,薛鹏暗金色的身体硬生生被虎子拍得血红血红。
  
      虎子打得兴起,丝毫没有顾忌薛鹏此时的脸色,薛鹏的一张脸早就胀红如猪肝,一旁的二虎、三豹也看得心惊胆战,有这么锤炼的么?
  
      终于在薛鹏嘴角溢出鲜血时,三豹急忙喊道,“虎子大哥,你先停手,铁石大哥吐血了。”
  
      虎子闻言一愣,这才停下了手,便见薛鹏嘴角不停流血,当即连忙告罪道,“铁石兄弟,对不起了,我这一时兴起,就能止住手。”
  
      薛鹏翻了个白眼,此时他可没时间理会这个该死的虎子,甚至不敢开口,他怕自己一开口,气憋不住,一口鲜血就得喷出来。
  
      缓了一口气,薛鹏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玉瓶。
  
      玉瓶里面是薛鹏将血丹熬成的液体,当下将一瓶倒入口中,开始修炼起了不灭金身决。
  
      体内三头六臂神力流转,在神力刺激下,不灭金身的修炼速度提升了数倍,那不死金身之力锻炼着薛鹏的皮肤。
  
      薛鹏的皮肤越来越黯淡,不灭金身的境界一点一点的增加,三头六臂的神通也在缓缓的恢复。
  
      薛鹏心里暗想着,随着不灭金身修炼越来越快,总有一天他能将三头六臂完施展出来。
  
      而三头六臂的神力能够刺激不灭金身的修炼加快,若是他能完全施展三头六臂,本尊运转神力,其余两头四臂便可同时施展不灭金身的不灭决与金身决,到时候他的修炼速度速度,只怕可以直追拥有九丈血脉的炼体修者吧,他定然可以将每个境界都修炼到大成。
  
      薛鹏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薛鹏先运转不灭决,修复着伤痕,然后运转金身决,慢慢地提升着境界。
  
      五天后。
  
      一个全身黝黑的身影首先来到了一座血塔前。
  
      这高塔足有数百人合围,直冲入天际,没入天空,看不见顶端。
  
      而在塔的下方,此时围了不少的人。
  
      全身黝黑的人看着那血塔缓缓道:“我们到了。”
  
      这好似从煤堆里爬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薛鹏。
  
      五天的时间,薛鹏的皮距离大成还差那么一点,每次虎子帮他锤炼,可不无论怎么锤,始终差了那么一点意思,让他难以突破最后的关口。
  
      虎子叹道,“铁石兄弟,我怎么总觉得你这金身决好像太厉害了一点,现在你的皮竟然比我的都抗揍。”
  
      二虎、三豹点了点头,“铁石大哥这么厉害,那这次冲塔,肯定能冲得更高。”
  
      薛鹏、虎子、二虎、三豹四人来到了这高塔前,此时塔前已有不少人,这些人看上去一个个都十分的年轻,想来应该都是前来冲塔的。
  
      虎子目光扫了扫,看到了扎尔都,顿时哈哈笑道,“扎尔都,你不是说在第五层等我么,怎么还在第一层呢?”
  
      听见二虎的声音,高达九尺的扎尔都侧头看了过来,随后目光移向了披头散发,浑身黝黑的薛鹏。
  
      薛鹏心中也是一紧,怕被认出来。
  
      然扎尔都目光从他身上一下就掠过去了,显然没有认出,薛鹏心中稍微松了口气。
  
      只听扎尔都道,“我自然是准备将根基再打得牢一些。”
  
      虎子哈哈大笑道,“扎尔都,你也太不自量力,难道你还想和琪琪格一般平步青天入第二层么,别痴心妄想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扎尔都冷哼一声,缓缓道:“你不是去抓那个大人去了么,怎么这么快就来冲塔了?”
  
      胡子笑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那个大人八成已经被踢出血神塔了,我再等他,岂不是耽误自己修炼?”
  
      扎尔都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
  
      说着他嘴角微微翘起,“这样的话,此次就看你我谁能平步青云。”
  
      说着扎尔都迈步上前,踏上了通往那血塔的石阶。
  
      扎尔都率先踏上去,其余人也纷纷跟了上去,薛鹏放眼望去,便见这条石阶蜿蜒向上,每隔一段的高度,便有一座桥延伸入塔中。
  
      这样的桥从低向上共有三段,最下面的一段称为地上桥,能够攀登上这座桥的炼体修者至少也是将皮炼至小成的。
  
      中间的桥称为云下桥,能够攀登上这云中桥的至少也要将皮炼到中成的境界。
  
      至于最上面的那一座桥,便称之为云中桥,能够攀登上这座桥的无疑都是炼体中的佼佼者。
  
      三道桥到云上桥便结束了,但是阶梯仍旧蜿蜒向上,据传上面还有一座云上桥。
  
      据传,如今的东州城主铁木黎当年第一次进入血神塔一口气就蹬上了这云上桥,而琪琪格则是在第三次进入血神塔中踏上了那云上桥。
  
      数百年来,唯有城主铁木黎,与琪琪格有幸踏上云上桥。
  
      作为一个东州炼体的修者,哪个不渴望能够平步青云,登山那令东州千万修者朝思暮想的云上桥,成为被东州最强大的炼体修者,站在那万人瞩目中,享受着万丈的荣光。
  
      虎子看着这蜿蜒向上的台阶,一时间也是新起伏,他是一名东州的勇士,登上了云中桥。
  
      云中桥已在他的脚下,他的目光开始遥望那云上桥。
  
      虎子目光逐渐变得凝实而锐利,看着天空中的浮桥,他朗声笑道,“扎尔都,不要以为只有你才是东州的勇士,不要以为只有你敢冲那云上桥,我虎子也要平步青云,蹬上那云上桥,让琪琪格成为我的女人,哈哈哈。”
  
      蹬蹬蹬,虎子一连跨出数步,蹬上了台阶,前五十台阶,他脚步腾挪没有半点迟疑,他就保持着这个速度,一举登上了那地上桥。
  
      此时在他前面的唯有扎尔都一人,虎子此时停下了脚步,看了看扎尔都,随后看向自己身后的东州勇士朗笑道,“东州的儿郎们,拿出你们的勇气,奋力向前冲啊,看看你们身边的女人们,让她们看看你们的身体有多么强壮。”
  
      此时一名东州女修也登上了第一层,冲着下方的东州女修喊道,“姐妹们,不要让这些蠢块头把咱么比下去,冲塔啊。”
  
      两人声音落下,下方传来一阵阵欢呼声,不知谁人高声唱了起来。
  
      “嗬,东州的男人啊,神的骨与肉;嗬,东州的女人啊,神的灵与血;嗬,神的血与肉化作最坚韧的盾牌保护神的灵与血,嗬,神的灵与血啊滋润神的骨与肉;神灵的后裔啊,勇往直前啊……。”
  
      东州的男人与人激扬高唱着,齐齐朝着青云梯冲了上去。
  
      东州男人的歌声雄浑辽阔,东州女人的声音绵长悠远,歌声阵阵,气势雄浑激荡又悠扬绵远,壮阔人胸,涤荡人心地的阴霾。
  
      东州人冲塔,总是会有强者来引领后辈,这是一种传承,此时虎子便主动担任起这传承的责任。
  
      虎子脑海中浮现多年前他第一次迈上台阶的情景,那个时候是带领他们冲塔的是宝力刚。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小豆丁,身高也不过五尺的距离,他听着那嘹亮激动人心的歌声,随着东州的勇士喝着那雄浑壮阔的旋律。
  
      那旋律拥有着一种振奋人心的力量,歌声起他便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勇气,面对青云梯上恐怖的力量,他也不再畏惧。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带领他们冲塔,带着他们高歌的便是当时的勇士宝力刚。
  
      如今的宝力刚早就成为一名修士,成为了城主的贴身护卫,是城主最信任的人,他也要成为这样的人。
  
      虎子抬头看向那长长的阶梯,如果将皮修炼到极致便能脚蹬青云梯踏入青云中,直接进入第二层,这么多年里,唯有如今的东州城主铁木黎与琪琪格平布青天直接蹬上了血神塔第二层,便是宝力刚都没有达到。
  
      不过,他今天要试一试,哪怕是拼上自己的性命。
  
      二虎、三豹闻声也是心中振奋,迈着大步踏了上去,喝着那激荡的歌声,朝着上面冲了上去。
  
      此时在台阶下方,便只剩下薛鹏一人。
  
      这歌声只是普通的曲调,不过由这些东洲人唱来竟如此雄浑激荡,让薛鹏的的血也不禁跟着热了起来。
  
      薛鹏看了一眼着青云梯,下面每一个台阶都是用长十数丈,宽数丈,三尺有余的巨大青石台阶搭建成的。
  
      与世俗的台阶不同,血神塔中的青云梯没有任何的支撑物,每一个台阶都是悬浮在虚空的。
  
      薛鹏看了看这台阶,一脚踏下,石阶没有下沉与踏普通石阶无异,脚下传来的是坚硬、踏实的感觉。
  
      不过薛鹏相信,这石阶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等到薛鹏两只脚都踩上这石阶的时候,薛鹏便察觉到了异样的感觉。
  
      薛鹏感应极其敏锐,他感应到身体的表面似乎有着有着什么东西在擦着他的皮肤,不过这种感应十分的微弱。
  
      薛鹏一连踏出十几步,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踏出三十步时,只觉皮肤表面有春风拂面的感觉。
  
      蹬蹬蹬,薛鹏脚步不停,半刻钟后,薛鹏登上了那地上桥。
  
      刚到桥上,薛鹏便感觉到皮肤表面有些刺痛感,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感觉。
  
      然而在他身旁,一些新人则脸色痛苦。
  
      薛鹏心中了然,如今他的皮已练到了极其接近大成的地步,这个地上桥对应的是小成,这点痛楚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薛鹏毫不迟疑,当下再度向着云下桥攀登。
  
      薛鹏看了看四周,这青云梯越往上越是狭窄,从地上桥到云下桥这一段,比之前他走过的要窄五分之一,也就九丈宽的样子。
  
      薛鹏两只脚都踏了上去时,薛鹏明显感觉到皮肤的刺痛加重了一些,不过着还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就在此时,他体内的不灭金身竟然有了一丝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