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云上桥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云上桥

    薛鹏也不知道此时自己修炼的速度有多快,或许即便血脉三丈的琪琪格也远不如他吧。
  
      薛鹏不知道究竟为何会发生这变化,但他知道机会难得,不能错失。
  
      薛鹏身上的灰色越来越淡,周围的寒冰也从他的身上化掉了,一抬脚,又上了一个台阶。
  
      周身传来炽热的感觉,不过已不是不能忍受。
  
      蹬蹬蹬。
  
      薛鹏连上两步,与扎尔都、虎子还有那名铁姓女修站在了同一台阶上。
  
      这一台阶上的寒冰之气在薛鹏感受似乎还要弱,但实际上,每往上蹬一层,寒冰之气烈火之气便越是霸道。
  
      薛鹏看了看扎尔都、虎子还有那名铁姓女修,三人此时都已被冻成了冰雕,他们都保持着攀登的姿势,脸上的表情仍旧活灵活现。
  
      “扎尔都、虎子。”薛鹏唤了两声,两人没有回声,似乎并没有听见。
  
      三人还是太过相信自己的实力了,一时不慎,让这股寒气透过了皮,钻入了体内。
  
      三人正在全力抵御着体内的寒气,需要将体内寒气驱除,才能继续再往上蹬。
  
      薛鹏还以为三人已经不行了,见状微微一叹,“抱起了虎子随后将他朝着桥边走去。”
  
      虎子双眸直欲喷火,心里大骂:“该死的大人,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把我扔下去我跟你没完。”
  
      薛鹏一边扛着虎子走一边缓缓道:“今日我救你一次,算是报了你这几日帮我锤炼金身的恩情了。”
  
      “放你妈的狗臭屁,你这是在害我,快放我下来。”虎子心中怒吼着。
  
      然薛鹏已走到了桥边,然后一松手,将虎子扔了下去。
  
      虎子双眸喷火,心中怒骂:“大人,我跟你没完。”
  
      薛鹏暗赞了自己一声:“如果是这虎子看到自己这个情景,只怕最好的结果是任自己自生自灭,自己还救他一命,自己的心怎么就这么柔软呢?”
  
      薛鹏当下又走到女子面前,在女子闪动的目光中,同样将女子扔了下去。
  
      最后看了一眼扎尔都,最后一脚给踢了下去。
  
      扎尔都心中怒吼:“大人,你给我等着。”
  
      下方东州人看到这里,骂着薛鹏的声音顿时小了些,不过仍有人破口大骂。
  
      “这个该死的大人,竟然把他们三个都丢下去了。”
  
      二虎见状叹了口气,这几天他与薛鹏接触,觉得薛鹏人不错。
  
      虽然是个可恶的大人,但毕竟是救了他们的大哥。
  
      当下不禁为薛鹏说了一句话:“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那个大人分明就是救了他们三人。”
  
      “放屁,虎子、扎尔都、铁蓝都是东州的勇士,如何需要一个大人救。”
  
      “我说你是东州人,怎么帮着大人说话,莫非你是看那大人攀得高了,想要拍那大人的马匹?”
  
      二虎闻言脸色一阵胀红,怒骂道:“放你妈的狗臭屁,老子是有话直说,不管他是不是大人,他救了我哥还有扎尔都、铁蓝是事实。”
  
      那东州人怒道:“东州人,不需要大人来救。”
  
      片刻,下方炒成了一锅粥,然一道声音响起后,众人声音戛然而止。
  
      “你们看,那个大人还在攀登。”
  
      数十名东州勇士齐齐又看向薛鹏。
  
      便见在青云梯的顶端,薛鹏若闲庭信步,一步步跨上青云梯,直上青云之巅。
  
      薛鹏忽然发现,越往上不灭金身运转得越是流畅,越往上攀登越是觉得轻松。
  
      终于,青云梯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微弱,最后好似春风吹来,时而有些温热,时而有些温凉。
  
      或许,只要熬过了那段最难熬的阶段,一切就会变得轻松起来。
  
      薛鹏快步向上蹬去,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众人惊叹道:“人呢,人怎么不见了?”
  
      “难道,他蹬上了云上桥么?”
  
      “不可能吧,数百年来,蹬上云上桥的也唯有我们当今的城主铁木黎啊,这个大人怎么可能?”
  
      下方东州人惊疑不定,薛鹏却已走到了尽头。
  
      青云之巅,再往上已无阶梯。
  
      薛鹏四处看了看,身下云海如潮,浩渺无边。
  
      与之相比,而他若蝼蚁。
  
      薛鹏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身若浮尘之感。
  
      阶梯已到了尽头,他该何去何从,那云上桥又在何处?
  
      便在此时,忽然在他眼前浮现了两行字。
  
      左边一行:青云之巅路已尽;右边写着:人皮是为云上桥。
  
      两行字体闪了闪,随后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薛鹏的眉心。
  
      薛鹏双眸一滞,片刻后他双眸中目光闪了闪。
  
      他手一抹乾坤袋,一袭白衣落在他的身上。
  
      紧跟着,他身上的皮一张张从身体上揭了下来,这个过程,薛鹏却并未感觉到疼痛。
  
      这些皮被拉长,便薄,最后变成一道近乎透明的桥,延伸向远方,不知延伸何处。
  
      大约盏茶后,这皮停止了拉扯,薛鹏踏上了他自己的皮搭建的云上桥。
  
      云上桥上罡风凛冽,薛鹏一声的白衣猎猎抖动。
  
      他的脚步踏在这云上桥,如踩在实地上。
  
      薛鹏走着,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从白天走到了黑夜,又从黑夜走到了白天。
  
      薛鹏开始觉得时间流速变得飞快起来,起初黑天到白天许是有六个时辰,从白天到黑天也是六个时辰,可走着走着,这段时间似乎被缩短了,一个昼夜的时间似乎只有十个时辰,白天到晚上五个时辰,晚上到黑天也是五个时辰。
  
      薛鹏继续走着,时间又缩短了一个昼夜似乎只有八个时辰。
  
      紧接着变成一个昼夜变成六个时辰。
  
      四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一个时辰。
  
      最后,天色刚刚明亮,可转瞬又黯淡了下去。
  
      薛鹏仍旧继续走着,他逐渐发现,天色也变了,变得火红火红。
  
      终于,不知走了多久,似乎他走到了尽头,脚下一空,整个人掉了下去。
  
      薛鹏一惊,急忙将自己的皮唤了回来,包裹住全身。
  
      薛鹏猛地吸了一口气,皮肉撑开,他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胖子。
  
      薛鹏身影急速坠落,再次坠落了云中。
  
      气流在他身边急速流动,盏茶后,从云从中冲了出来,眼前的世界陡然变得豁然开朗。
  
      入眼所见,到处黄沙,沙堆上他还能看到不少的血妖。
  
      唳!
  
      一声啸叫自天际传来,薛鹏看去,便见一只黄毛大鸟朝着他飞了过来。
  
      那大鸟羽翼一扇,一阵气流席卷过来,吹得薛鹏身影在半空乱转。
  
      大鸟后背上坐着两个女修,其中一个明显小一些,捂着自己的嘴,指着薛鹏与另外一名女修笑道:“姐姐,你快看那个大胖子,好有趣。”
  
      那女子眼皮没睁一下,看也不看薛鹏,驾驭着大鸟远去。
  
      半空中,薛鹏不禁喝道:“你们懂不懂礼数,撞了人,连个道歉都不会说,别让我再遇到你们,到时候看我怎么教训你们。”
  
      鸟背上小女孩冲着薛鹏做了一个鬼脸,她深吸一口气,气息在那小小的胸膛回荡着:“大肥猪,好大的口气啊,有本事你就来啊,我叫铁音,有本事你就来找我,看我不揍得你满地找牙。”
  
      “小丫头,你等着,我替你家大人好好教训教训你。”
  
      薛鹏急速坠落,声音越来越小,而小女孩的笑声也消失在天际。
  
      薛鹏刚吼了一句,便见一旁有人吼道:“该死的大人,你别跑。”
  
      薛鹏闻声看去,便见不远处,虎子正朝着他这边飞速坠落过来。
  
      薛鹏嘴角抽了抽,当下鼓足气劲道:“虎子兄弟,我之前可是救了你一命,我们的恩怨两清了吧。”
  
      “放屁,在青云梯上,老子马上就要破开寒冰,可眼睁睁看着你把老子给扔下去,这个仇,咱们结大了。”
  
      薛鹏嘴角一抽,声音一弱:“难道,你们当时不是快要被冻死了么?”
  
      “放你妈的狗臭屁,老子什么修为,老子都快他妈是修士了,能被那点寒冰之气冻死,你他妈就是故意的,大人,我今天要撕碎了你。”
  
      虎子调整身形,快速朝着薛鹏这边冲了过来。
  
      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薛鹏又深吸了一口大气,身体皮肉顿时又鼓胀了一大圈,下降的速度陡然慢了下来,顿时与虎子的身影错开。
  
      虎子张口怒骂:“该死的大人,等落地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薛鹏心头一颤,心头一动,将不死皮化作两只透明的翅膀。
  
      薛鹏一扇,开始不稳,在半空中来回翻卷,不过熟悉了一会,薛鹏终于勉强更够滑行了。
  
      当下朝着虎子相反的方向滑去,口中大喝着:“虎子兄弟,这都是误会,误会啊。”
  
      虎子愤怒道:“你信你个鬼,你给我等着。”
  
      薛鹏一阵讪笑,扇动着肉翅,越过一座座沙丘,朝着那醒目的冲天血塔飞去。
  
      此时薛鹏已然有了猜测,这里想必应该就是血神塔的第二层了吧。
  
      大约一个时辰后,薛鹏不知滑翔了多远,砰的一声撞入了沙丘,又从沙丘的另外一边撞了出来,砸在了黄沙上,还滚了滚。
  
      黄沙中有一只牛犊大小的黄色蝎子刚刚探出头,看着眼前有些腐烂的肉,刚想要吃,却被不远处巨大的声响吓了一跳,顿时又缩了回去。
  
      几乎同时,数道身影扑了过来,砸向了黄色蝎子所在地。
  
      砰砰砰!
  
      几声巨响,沙地砸出了数道大坑,不过那黄色蝎子却早已跑得没影了。
  
      “该死,等了十几个昼夜,这只沙蝎马上就要上钩了却被吓跑了。”
  
      一个穿着兽皮裙的女修将一柄五尺长的大剑狠狠往地上一插,愤怒地说着。
  
      女子身旁还有两男一女,两个男的都穿着虎皮裤,也是愤怒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其中一个红脸的汉子将手中的混大剑攥紧,朝着薛鹏的方向就走了过来,口中还怒道:“我去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
  
      薛鹏刚从沙堆了爬出来,就看到一个九尺高,浑身血红的汉子拎着一柄大剑,满脸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看到薛鹏,这汉子眉头一挑,大剑指向薛鹏吼道,“就是你吓走了杀蝎,说吧,你想怎么死?”
  
      薛鹏一脸茫然:“这位兄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姥姥。”红脸汉子提着大剑,朝着薛鹏就横砍了过来。
  
      薛鹏眉头一皱,这汉子好不讲理,当下他深吸了一口气,不死皮鼓了起来。
  
      那红脸汉子大剑砸在上面,顿时传来的一声响。
  
      不死皮微微一颤,那大剑顿时被弹了回去,以其九成力道导入了那红脸汉子的体内。
  
      不死皮极为坚韧,而且能反弹九成的力道,红脸汉子只觉自己这不是砸在肉上,而是砸在了灵器上,巨大的反震力震得他手掌剧痛,仿佛要裂开了一般。
  
      红脸汉子的手剧烈颤抖着,紧紧地盯着薛鹏。
  
      此时其余人也走了过来,为首的是那提着大剑的兽皮女子。
  
      女子脸色一沉:“这位兄弟,你惊走了我们的猎物,此时又对我们朋友动手,我们有过节么?”
  
      红脸汉子道:“羽翎姐,跟他费什么话,先揍他一顿再说。”
  
      其余两人也是怒气冲冲道:“就是,我们在这守了这么久,却被他给吓走了,不揍他一顿,我心里这口气难出。”
  
      当下那女子二话不说,提着一杆长枪朝着薛鹏就刺了过来。
  
      薛鹏深吸了一口气,撑起了不死皮。
  
      现在,他对这不死皮可是有了一定了解,炼体第一境,练皮境的修者对他是毫无办法。
  
      炼体第二境,练骨境的强者的攻击才能对他造成一些伤害。
  
      薛鹏观察这拿着长枪的女子,感觉其应该是练骨境的强者,只是不知道她练到了什么程度。
  
      薛鹏以不死皮抵挡,想要看看不死皮的威力到底如何。
  
      薛鹏不闪不避,单手迎上了女子长枪的枪尖。
  
      女子一愣,随后眼中浮现怒色:“空手接我枪尖,你是找死。”
  
      女子一击用出了七成的气力,枪尖狠狠撞击到了薛鹏的掌心。
  
      锵!
  
      一声轻响。
  
      薛鹏掌心的不死皮往里面凹陷了一些,但紧接着反弹了回去,枪中蕴含的力道九成被薛鹏反弹了回去。
  
      女子只觉一股大力传来,长枪险些脱手。
  
      为首持着大剑的女子凝视着薛鹏,神色凝重道:“练皮第三境,大成境?一般的灵决达不到这种程度,你到底炼的什么灵决?”
  
      薛鹏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掌心处皮肤上有一道白点,微微的刺痛感传来。
  
      薛鹏抬头看向那持着大剑的女子,又看了看其余三人,四人中显然以这女子为首,薛鹏缓缓道:“这个好像与你们无关,刚才你们说我惊走了一只沙蝎是不是,我赔给你们就是了,我们就当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如何?”
  
      红脸男子闻言冷哼一声道:“赔我们一只,你说得倒是轻巧,那只沙蝎可是有着牛犊大小,体内的血丹可能有拳头大小,对我们练骨有着极大的好处,你拿什么赔?”
  
      “这个简单,我再帮你们找一只不就行了?”
  
      红脸男子冷笑一声:“再找一只?这里的沙蝎极其狡猾,牛犊大小的沙蝎更是鬼精鬼精的,之前那一只,我们可是足足等候了十几个昼夜,好不容易才钓上来的,你说找一只就能找到一只,你到说说看,你要怎么找?”
  
      “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还给你们一只就是了,怎么样,这桩交易你们同意么?”
  
      为首持剑的女子点了点头道:“好,如果你能抓到一只,我们之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好。”薛鹏回了一句,心中暗道:“真是够倒霉的了。”
  
      薛鹏爬上了一个沙丘的顶端朝着四方望去。
  
      一旁的红脸男子冷笑道:“小子,沙蝎都是在沙土之中,你不会是觉得就这么看看就能看得到吧?”
  
      “蝎子喜阴,我看看这里的地势,哪里汇聚阴气。”
  
      薛鹏这么说着,其实用窥天眼观测着。
  
      血神塔中对窥天眼倒是没有半点的压制,这倒是让薛鹏心中有些好奇。
  
      即便是三头六臂的神通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但窥天眼却没有半点影响,端的十分神妙。
  
      窥天眼运转着,周遭的世界逐渐失去了色彩,灰色的世界里,点点红色的光点满布眼前。
  
      薛鹏找了一圈,在他们左侧,三千丈外的一座大沙丘的背阴的底下二十丈处,终于看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光点。
  
      薛鹏当下从沙丘上跳了下来,朝着那个巨大的沙丘的方向跑了过去,那四人也急忙跟了上去。
  
      在距离那沙丘阴影一百丈时,薛鹏停下了脚步,那四人也停了下来。
  
      红脸男子皱眉道:“怎么停下来了?”
  
      薛鹏四处看了看,神色凝重若有其事地道:“我看过了周围的地形,形似一个大葫芦口,风从口入却出不去,正是一处汇聚阴气之地,若是我所料不错,这底下应该有沙蝎。”
  
      “呵呵,胡说八道,什么葫芦口阴气,这里是沙海,风一来,所有的地形都会大变,什么地势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半点用。”
  
      红脸男子说完看向为首的女子道:“羽翎姐,依我看,我们也还是揍这小子出一顿气,然后把他的东西都拿走,赔我们的损失。”
  
      持着大剑的羽翎明亮的眼眸横了一眼红脸男子:“你想变成血灵么?”
  
      红脸男子知道口误,登时闭嘴不言语,羽翎继而看向薛鹏道:“你有办法把它逼出来么?”
  
      薛鹏含笑道:“这个交给我。”
  
      薛鹏站在一旁,在一旁手舞足蹈起来,口中念念有词,这些他实在混淆这些人的视听,他不想让这些人看出他的三头六臂的神通。
  
      随着他通过了云上桥,进入到这血神塔第二层,他的三头六臂也能唤出了两条手臂。
  
      不过他心中仍有疑惑,在云上桥时明明能唤出一整个化身,到这血神塔第二层却又只能唤出两条手臂,许是这里的压制又增强了吧。
  
      薛鹏双手猛地插入地面,窥天眼凝视着沙地底下的血妖。
  
      两条金色手臂仿佛化作了两条金色的沙蛇,在沙地中穿行着,最后来到了那沙蝎身下,朝着沙蝎激射了过去。
  
      沙蝎察觉到了异动离开了原地,朝着他们的左边移去,薛鹏口中仍旧念念有词,双眸虽紧闭,但窥天眼仍旧紧紧盯着那沙蝎。
  
      一旁的红脸男子冷哼道:“装模作样。”
  
      叫鸿雁的女子也道:“羽翎姐,你说他能行么?”
  
      羽翎双手拄着大剑缓缓道:“先看着吧。”
  
      四人中,身材最为矮小,只有六尺的男子看了看薛鹏又看了看羽翎等人没有说话。
  
      沙地中,金色的手臂逼着沙蝎不断往上升。
  
      距离地面二十丈、十丈、五丈。
  
      便在此时,羽翎猛然看向了他们的左边,猛地握紧了大剑,轻喝一声:“大家小心,有东西过来了。”
  
      他声音刚落。
  
      砰!
  
      一声闷响,黄沙飞扬,一道庞大的身影从地底冲了出来。
  
      这庞然大物,身体左右长五丈,前后长宽四丈,有着八条浴桶粗的大腿,两个巨大的鳌钳都赶上一只小牛犊了。
  
      沙蟹。
  
      羽翎见状脸色一喜,同时神色凝重道:“大家小心,小个限制它的行动,大个、鸿雁攻击他的眼睛,我正面挡住它。”
  
      话音落四人中个头最小的男子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沙蝎,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个十分锋利的匕首,刺向了沙蟹的腿关节,沙蝎的动作一滞。
  
      羽翎高高跳起,双手握着大剑,身子后仰,身若弯弓,紧接着猛然回弹,手中大剑猛地看向了沙蟹。
  
      沙蟹两个巨大的鳌钳挥动间迎上了那大剑。
  
      锵!
  
      一阵金石撞击的声音传来,擦出一阵火光。
  
      几乎同时,红脸汉子的大剑与鸿雁的长枪已刺向了沙蟹的眼睛。
  
      沙蟹闭上了眼皮,两人的攻击都击在了那眼皮上。
  
      锵!
  
      又是一阵金石交击的声音。
  
      长剑、长枪在沙蟹的眼皮上刺出了一道白点,却未能刺穿。
  
      不过沙蟹去感受到了威胁,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随后便见他双鳌一用力,羽翎手中大剑顿时被掐断,挥向了红脸汉子与鸿雁。
  
      红脸男子与鸿雁急忙退了下去,与羽翎站在一起,凝视着那沙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