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剑骨

第四百一十九章 剑骨

小个子此时也退了回来,与三人站在一起,看着那沙蟹。
  
  红脸男子脸色一阵难看,怒视着薛鹏道:“你弄这么一个大家伙出来,想害死我们么?”
  
  薛鹏瞥了红脸男子一眼,冷笑道:“我东州的人都是心胸宽广,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我惊走一只小的,现在还你们一只大的,你们倒是不满意了。”
  
  “你说谁小肚鸡肠?”红脸男子怒道。
  
  薛鹏笑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小肚鸡肠是什么?”
  
  羽翎眉头皱起,沉声道:“大个,好了,专心对付这只沙蟹。”
  
  红脸男子冷哼一声,随后凝重道:“羽翎姐,这沙蟹皮太厚了,我们打不破。”
  
  羽翎神色凝重道:“没有办法了,只能用那一招了。”
  
  薛鹏闻言眉头抬了抬,这只沙蟹的皮确实够厚,这些人明显打不破,他们还有什么办法?
  
  薛鹏凝神看去,便见名叫羽翎的女子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身体浮现了一道道血气,随后便见她左手张开,一截白色的骨头从她左掌中缓缓浮现。
  
  羽翎右手握住这一截白色骨头,然后缓缓往出抽,一柄白色的骨剑被他缓缓抽了出来。
  
  薛鹏瞪大了眼睛,瞧着这一幕。
  
  这骨剑宽三寸,长二尺,羽翎右手握着长剑,一道道血气缠绕在剑身,一种犀利感顿时传来。
  
  “就是现在!”羽翎一声大喝。
  
  小个子的身影再度冲了过去,砍在了沙蟹的关节上,红脸汉子与鸿雁掌中的大剑长枪正面刺向了沙蟹。
  
  沙蟹两个鳌钳分别抓住了两人的兵器,一用力,顿时将两人的兵器掐碎。
  
  同时羽翎的身影已经跳到了沙蟹的头顶,掌中骨剑散出犀利的气息,不见她如何用力,只是轻轻刺,古剑轻易刺破了沙蟹那坚硬无比的眼皮。
  
  羽翎单手一用力,横着一划,一搅,顿时将沙蟹的眼睛绞碎了。
  
  沙蟹陡然发出凄厉的嘶吼声,挥舞着双鳌挥向了羽翎。
  
  羽翎身轻若鸿羽拔出长剑轻轻跳起,一剑刺中了沙蟹鳌钳的关节处。
  
  沙蟹看不到,只是胡乱挥动着,羽翎轻易得手,一剑正中关节,深深刺入。
  
  随后羽翎往下一斩,那坚硬的关节就好像是豆腐做成在一般,被切开了。
  
  一个鳌钳坠落下来,沙蟹自知危局,朝着沙地就钻了进去。
  
  羽翎轻喝一声:“别让它跑了。”
  
  然就在此时,薛鹏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拳轰在了沙蟹的下面。
  
  沙蟹整个身体飞向了半空,转了半圈,最后砸落地面。
  
  羽翎急忙上去,骨剑在沙蟹的腹部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她骨剑一剜,一个足有成人拳头大小的红色珠子被她挑了出来。
  
  羽翎抽身退去,看着偌大的血丹,脸上浮现色。
  
  薛鹏则一直关注着羽翎手中的骨剑,薛鹏心中好奇,这难道也是东州的秘法么?
  
  羽翎将血丹收好,看向薛鹏含笑道:“方才多谢这位兄弟出手了。”
  
  薛鹏笑道:“举手之劳。”
  
  红脸汉子则冷哼道:“羽翎姐,你跟他说什么谢字,他出手帮我们,是他自己心里觉得亏。”
  
  “你给我住口。”羽翎冷哼一声:“这一路,你不知道就因为你这张嘴给我们惹了多少事么?”
  
  “我们只是临时组的队,如果你再口无遮拦,我们也没法再继续合作下去了。”
  
  红脸男子闻言脸色一阵难看,最后不再言语,只是恨恨的看向薛鹏。
  
  羽翎看着薛鹏缓缓道:“这位兄弟,刚才多有冒昧,能够得到这么大的一个血丹,我们理应分你一份。”
  
  此话一出,鸿雁、小个脸色虽然有些不好看,但也没有说什么,不过红脸男子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羽翎,凭什么要分给他?”
  
  羽翎淡淡道:“大个,那你是什么意思?”
  
  红脸男子道:“依我看,就我们四个人分得了,给他作甚?”
  
  羽翎叹了口气:“我们东州在大曌与羽明两个大国的夹缝中生存是多么艰难,我们东州人更应该团结一致,相互扶助,大个,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明白么?”
  
  红脸男子冷声道:“呵,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反正之前说好的,东西我们四个人分,我只要属于我的那一份。”
  
  羽翎看了看红脸男子,没有多说什么,骨剑挥动,血丹分成了均匀分成了四份。
  
  羽翎缓缓道:“这段时间以来,跟大家合作还是很愉快的,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拿了这血丹,我们就此别过吧。”
  
  红脸男子脸色有些难看道:“羽翎,为了这么个陌生人,你就要与我们分开?”
  
  羽翎缓缓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选吧。”
  
  红脸男子率先拿了一块,随后道:“好,那我们就此别过。”
  
  说着,红脸男子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不多时,红脸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沙漠中。
  
  羽翎看向小个与鸿雁道:“你们两个呢?”
  
  鸿雁走近羽翎,搂着羽翎的胳膊笑道:“你想就这么甩掉我,想都别想,你不就是想分一点给那个小子么,我没意见。”
  
  羽翎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随后看向小个道:“小个,你呢?”
  
  小个摸了摸自己的头,憨厚一笑:“我也跟着羽翎姐。”
  
  羽翎微微一笑,随后将自己的那一块血丹递给了薛鹏道:“这是给你的酬劳。”
  
  薛鹏看了看薛鹏,缓缓推还给了羽翎道,“这血丹,我不能收,不过我心中有一个疑问,如果羽翎姑娘肯相告,就算我这次的酬劳。”
  
  羽翎闻言皱了皱眉,随后缓缓道:“那你先说,如果我知道,一定知无不言。”
  
  薛鹏看向了羽翎手中的骨剑道:“羽翎姑娘,这骨剑是你的骨头?”
  
  羽翎看了看手中的骨剑,随后点了点头道:“是。”
  
  薛鹏眼睛一亮:“你这骨剑,似乎十分坚韧与锋利,不知羽翎姑娘可否告知锻造这骨剑的方法?”
  
  听了薛鹏这话,羽翎、鸿雁、小个同时一愣,如看怪物似的瞧着薛鹏。
  
  薛鹏尴尬笑了笑:“我确实有些唐突了,这是你的秘法,自然不能告知他人,那我们就此别过。”
  
  说着,薛鹏转身就要离去,此时羽翎却忽然叫住了薛鹏道:“兄弟,留步。”
  
  薛鹏止住脚步,疑惑看向羽翎。
  
  羽翎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想问的就是这么一个问题,就是为了这么一个问题,放弃血丹。”
  
  薛鹏点了点头,目光仍旧看着羽翎手中的骨剑,眼中充满了火热。
  
  这种骨剑比灵器还有锋利,如果他能学到手,自己就能制作骨剑,他都想好了,一柄骨剑十万下品灵石。
  
  羽翎眼中仍是不可思议:“这位兄弟,难道你不知道,只要将骨炼至中成,便能炼出剑骨么?”
  
  薛鹏一愣,面露疑惑色,羽翎见状缓缓解释道:“我们炼体第一重境是练皮,第二重境便是练骨。”
  
  “练皮有小成、中成、大成三层,练骨也有这三成,其小成是铁骨境,中成便是剑骨境,现在我就是剑骨境,可以抽出体内的骨头化作骨剑,古剑锋利与否,跟个人的修为有着极大的关系,而大成则是骨甲。”
  
  “兄弟,你不会连这些都不知道吧?”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薛鹏老脸一红,同时哈哈笑道:“知道,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刚才……?”
  
  没等羽翎问下去,薛鹏哈哈笑道:“其实,我就是看你们人挺好的,不想分你们的血丹。”
  
  薛鹏这话,羽翎他们自然不信,不过既然对方不想说,他们也不便多问。
  
  羽翎含笑道:“兄弟,我看你找血妖的手段倒是颇为厉害,不若合作如何?你只负责找,我们三个负责猎杀,得到的血丹仍旧分你一份。”
  
  “这……。”薛鹏想了想,方才他在沙地底下与那沙蟹搏斗时,他是破不开那沙蟹的防御。
  
  而小的血丹对他的作用只怕不大,眼下跟这些人合作倒是个好的选择,于是薛鹏同意了。
  
  鸿雁与小个见状脸上泛起喜色,如果他们没天都能得到这么一大块血丹,那么他们也能早日突破到骨剑境。
  
  羽翎脸上也满是笑意,当场重新将血丹切了一下,重新进行了分配。
  
  这次薛鹏也没有推辞,将血丹收下了。
  
  众人都得了血丹,便开始修炼了起来。
  
  薛鹏用禁制撑出一个长宽高分别为三丈的区域,将灶台拿了出来,将血丹中的血力化入灵泉之中,灌入一个个小瓶。
  
  同时薛鹏让神力在体内流转,此时的神力比刚入血神塔中强了十几倍,按照他的推算,此时他的修炼速度与血脉接近两丈的修者接近。
  
  不灭金身第二层功法运转了起来,薛鹏脑海浮现了关于练骨方面的介绍:“不灭金身第二境,练骨境界,小成铁骨境,中成剑骨,大成不灭骨……。”
  
  看着这介绍,薛鹏的眉头皱了起来,这跟羽翎说得稍有些不同。
  
  不过他修炼的是不灭金身,功法上肯定是要比羽翎的要好的太多,有些出入或许也是正常的吧。
  
  按下心中疑问,眼下修炼就是了,只要等修炼到中成,自然就清楚了。
  
  当下薛鹏喝了一瓶蕴含血力的灵液,随着不灭金身开始运转,薛鹏逐渐感受到筋骨传来一阵麻痒的感觉。
  
  时光匆匆。
  
  一个昼夜,两个昼夜。
  
  转眼便是十数个昼夜过去了。
  
  薛鹏的灵液全都喝完了,修炼也停止了下来。
  
  薛鹏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皮肤表面浮现一层污秽。
  
  神力一震,这些污秽尽皆散去。
  
  解开了禁制,四周的沙子瞬间凹陷了进去,一个大沙坑形成。
  
  薛鹏纵身一跳,只觉浑身一轻,直接从沙坑中跳了出去。
  
  半空中,薛鹏落在了沙地上。
  
  薛鹏活动了一下四肢,只觉十分轻松。
  
  此时羽翎三人都在沙地上,小个正在与鸿雁角力。
  
  看到薛鹏出来羽翎扫了一眼,但见薛鹏神采奕奕,不禁笑道:“看样子,是有所收获啊。”
  
  薛鹏笑道:“还行,只是不知道到没到小成。”
  
  羽翎笑道:“想要一次就修炼到小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薛鹏闻言道:“那你们是如何判定是否进入小成?”
  
  羽翎含笑道:“这个吗,等你到了小成你自然会知道的,不过我们倒是也有一些办法,可以进行简单的测试。”
  
  薛鹏眉头一挑道:“什么办法?”
  
  羽翎目光一闪,含笑道:“你想试试?”
  
  薛鹏点了点头道:“嗯。”
  
  羽翎一抹腰间储物袋,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落在了她的掌中。
  
  羽翎将珠子扔给薛鹏,缓缓道:“往里面注入血气,在用力摇,如果你能摇三十下,你就算进入铁骨境了。”
  
  “这倒是有趣。”薛鹏闻言接过了黑色珠子,握在掌中。
  
  随着一股血气注入其中,薛鹏猛地摇动了两下。
  
  下一刻,薛鹏只觉浑身变得十分沉重了起来。
  
  薛鹏觉得有趣,又连摇了五下,双腿如同灌铅一般,动弹不得。
  
  这时羽翎笑道:“支撑不住,就别摇了。”
  
  薛鹏却又摇动了一下,紧接着薛鹏直接双膝一软,整个人顿时趴在上,在沙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一旁的鸿雁见了咯咯一笑:“狗抢食。”
  
  小个趁机用力,将鸿雁甩了出去,鸿雁怒道:“小个,你怎么搞偷袭?”
  
  小个摸了摸头,呵呵一笑:“是你分心了。”
  
  薛鹏放开了黑色珠子,大口喘了几口粗气,这才缓缓站了起来。
  
  薛鹏将目光移向三人道:“你们能摇多少下?”
  
  鸿雁得意道:“能摇九十下,便是练到了剑骨境,我能摇一百多下,小个能摇九十多下,至于羽翎姐嘛……。”
  
  说到这,鸿雁看向羽翎道:“羽翎姐,现在你能摇多少下?”
  
  羽翎笑道:“没多少,上次是三百零一下,距离大成还有很远的距离。”
  
  薛鹏闻言神色动容,自己跟他们差得太多啊。
  
  羽翎笑道:“铁兄弟,你也不必灰心,你应该刚进入第二层吧,我们刚进来的时候还不如你呢,前期好提升,你很快就能缩短这段差距的。”
  
  修炼前,几人已相互了介绍了一遍。
  
  这时一旁的鸿雁嘴角一翘,缓缓道:“这位兄弟,接下来我们就要联手对付这血神塔第二层的血妖了,我觉得,我们还是要了解一下彼此的实力要好一些。”
  
  羽翎一听,眉头一挑:“鸿雁,不要胡闹。”
  
  鸿雁眼眉一挑,看着薛鹏道:“兄弟,你不会连女人的挑战都不敢应吧。”
  
  薛鹏含笑道:“我觉得鸿雁姐说得有道理,那就试试吧。”
  
  薛鹏也想知道这练骨第二层剑骨到底有多强。
  
  鸿雁嘴角翘起了一丝笑意:“我刚好突破到剑骨的境界,就拿你试试手。”
  
  说着她张开了左掌,掌心突出一截白骨,鸿雁右手握住这节骨头,缓缓抽出。
  
  抽了三次,抽出了一柄白骨长枪。
  
  薛鹏见了不禁道:“不是剑骨么,怎么又变成白骨枪了?”
  
  鸿雁嗤笑一声:“你可真是什么都不懂,剑骨只是统称而已,小子,看枪。”
  
  鸿雁一抖长枪,猛地刺向了薛鹏。
  
  薛鹏仍旧以左掌迎上了这一枪。
  
  锵!
  
  一阵刺耳撞击声响起。
  
  锐利的枪尖刺着掌心的皮肉顿时凹陷了进去,枪尖点在了他的骨头上,一阵剧烈的疼痛倒入心扉。
  
  薛鹏只觉下一刻,皮肉连带着骨头都要被刺穿了,再不敢硬撑,身子一歪,手掌翻转,骨枪擦着他的皮肤划开了。
  
  滋滋滋。
  
  一阵火花冒出,薛鹏的掌心浮现了一道白白的印痕。
  
  鸿雁身影闪动,长枪横着扫向了薛鹏。
  
  薛鹏拿着横其双臂格挡。
  
  这一击势猛力沉,鸿雁为了出气,用了八成的气力。
  
  坚韧的不死皮瞬间凹陷了进去,骨枪砸在了骨头上。
  
  薛鹏的骨头实在是太过脆弱。
  
  咔嚓!
  
  薛鹏的双臂断裂。
  
  “鸿雁,住手。”羽翎身影闪动,一剑挑开了鸿雁的长枪,嗔怒道:“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
  
  鸿雁收起了骨枪,揽了揽发丝,嘴角勾起笑意道:“我也没想到,突破到剑骨的境界实力会有这么大的提升啊。”
  
  说着鸿雁冲着薛鹏含笑道:“兄弟,对不起了。”
  
  薛鹏运转不灭金身,不灭金身快速运转着,断裂的手臂竟然快速运转着,断裂处长出更为坚韧的骨骼。
  
  过了好一会,薛鹏的手臂终于可以动一动了,薛鹏知道鸿雁是有意而为,不过他却不在意。
  
  有着不灭金身在,只要不是太重的伤,他都能很快恢复。
  
  薛鹏看向鸿雁道:“鸿雁姐客气了,以后还想跟鸿雁姐多讨教讨教……”
  
  鸿雁嘴角一翘,将骨枪往肩上一扛,笑道:“小嘴倒是挺甜,姐姐我会好好教你的。”
  
  羽翎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在她看来,东州人就应该相互帮助才是。
  
  羽翎看向薛鹏道:“兄弟,现在你看看哪里还有大一点的血妖?”
  
  薛鹏运转窥天眼寻找着,口中则胡咧咧着:“南方沙丘刚移动过,山势已变,我们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喜阴的血妖,待我再仔细看看。”
  
  薛鹏双眸闪烁,心里想着,自己不能每次都看对,这样太令人怀疑了。
  
  于是薛鹏指着前方的一座沙丘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哪里应该应该有一只沙蝎。”
  
  四人急急跑了过去,羽翎道:“兄弟,你再用你的法子把他逼出来。”
  
  薛鹏呵呵一笑道:“这个,怕是不能了。”
  
  鸿雁看向薛鹏不禁道:“之前那么大一只沙蟹你都给他逼出来了,难道这只比那只还大?”
  
  薛鹏道:“这只,比那只小一些。”
  
  鸿雁皱眉道:“既然小一些,为什么还逼不出来?”
  
  薛鹏:“上次为了把那个大家伙逼出来,耗费了我太多的气血,我要修复百个昼夜才能恢复。”
  
  鸿雁皱眉道:“真是没用。”
  
  羽翎道:“好了,铁兄弟能够找到地方已经不容易了,我们还是用老办法吧。”
  
  说着羽翎看向薛鹏道:“铁兄弟,你能感应到它具体一点的位置么?”
  
  薛鹏点了点头道:“在我们前方一百二十丈,方圆一百丈的范围内,只能具体到这种程度了。”
  
  羽翎闻言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发丝,发丝朝着北边也就是沙蝎所在的地方飘动,当下道:“小个,抛出一块血肉。”
  
  小个闻言一抹储物袋,扔出了一块血肉,紧跟着羽翎道:“呈现三面藏好,老规矩,谁都不能动一下。”
  
  四人蛰伏着,等待着那沙蝎。
  
  时间缓缓过去,血肉的血腥味道随风很快飘向远方。
  
  这里是沙地,有着极大的空隙,沙蝎嗅觉极好,不一会,众人便看到不远处,沙地鼓了起来,快速靠近血肉。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投集中在那里,神色凝重。
  
  不一会沙蝎靠近了那血肉,血肉顿时陷入了沙地中,羽翎几人还没有动。
  
  正在薛鹏思忖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沙地中忽然响起一声巨响。
  
  砰!
  
  黄沙飞扬。
  
  “就是现在。”
  
  羽翎一声喝出,四道身影同时射了过去,漫天黄沙中,一道不大的身影被炸了出来,那是一个只有脑袋大小的小沙蝎。
  
  鸿雁一枪刺中那沙蝎,挑出一颗只有小指大小的血丹,脸色难看看向薛鹏道:“这就是你口中的大块头?”
  
  薛鹏一脸尴尬道:“这个,可能是之前耗费了太多的气血,失误,这次是失误。”
  
  羽翎闻言笑道:“这已经比我们自己找快得太多了,继续吧。”
  
  “好,我再看看啊,那里,那里地势极阴,一定有一只大家伙。”薛鹏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鸿雁瞥了薛鹏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铁木的笑让她心中有些不安。
  
  三人随着薛鹏跑到了几里外,那里有着一处大沙丘,沙丘下方还趴着几只脑袋大小的沙蝎。
  
  对于这些沙蝎,羽翎等人没有什么兴趣。
  
  薛鹏缓缓道:“相信我,这次是个大家伙,多放一点血肉,才能把那个大家伙引出来。”
  
  小个看向了羽翎,羽翎道:“先放两倍的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