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三十九 欺人太甚

第四百三十九 欺人太甚

    此时望去,仿佛天地间只有这一柄剑。
  
      这柄古剑的气势还在攀升着。
  
      剑体上有四色流光流转着,仿若一条条脉络。
  
      一股绝强的剑气自剑体迸发而出,周在的空气被卷到剑气中,都扭曲了起来。
  
      即便隔着老远,众人依旧能够感受到强横的气势。
  
      远方,铁真、铁言等人看着虚空那柄大剑,脸上尽是凝重色。
  
      “真强!”铁言缓缓吐出一个字
  
      “这个剑体,真是厉害啊!”铁真凝眸望着那古剑,紧紧咬着嘴唇。
  
      “没想到,短短数月的时间,铁琴的剑体又精进一步了啊。”巴雅尔赞叹了一声。
  
      “看这剑体的威势,似乎铁琴的排名又该往前靠了。”萨仁开口道。
  
      虚空刮起了阴风,阴云开始汇聚,一股肃杀的雷力开始汇聚。
  
      此时,剑体的气势停止了攀登,如果持续攀登,变会引动雷劫了。
  
      此时她的积累还不够充足,她必须要压着。
  
      不过就算她压着修为,对付一个刚刚进入第三境的小修者也再轻松不过。
  
      铁琴手掐印决,其背后的古剑发出灿烂四色光华。
  
      随着其体内的血气灌入其背后古剑,古剑剑尖四色光华大盛,剑尖化作一柄柄筷子粗细的小剑,密密麻麻不知凡几,射向了薛鹏。
  
      这些小剑每一柄都带有一种色彩,远远看去,让若一道流光,万千小剑一同射下,犹若一场瑰丽浩大的流星雨划过虚空,瑰丽璀璨,美丽到了极致。
  
      “好漂亮啊!”远处,铁音痴迷地看着漫天的流光,看着流光下自己的姐姐肃穆的美丽面庞,心驰神往,有一天,她一定也能达到姐姐这种地步,发挥出剑体美丽又强大的力量。
  
      “真的,好漂亮。”铁真也痴痴的看着那漫天的流光。
  
      她也是一个小女孩,虽然有些彪,但对美却也无法抗拒。
  
      “不知道,自己的骨鞭能不能也施展出这样的美丽的力量。”铁真痴痴地望着。
  
      “越是美丽,便越是危险。”萨仁赞叹一声。
  
      “呵呵,你们这些女人,怎么就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如果这些攻击汇聚一点,那这道攻击的威力……。”
  
      “且,你懂什么,铁琴是想活捉那大曌人,白痴。”一旁的铁真轻哼一声骂道。
  
      被铁真骂了一句,巴雅尔也不在意,哈哈笑道:“你个小娘皮,这么凶,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铁真不再理会巴雅尔,而是看向了那一场流星剑雨。
  
      与远处的众人想法不同,薛鹏此时心里暗骂不已。
  
      在他的窥天眼中,那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的小剑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感应中,铺天盖地都是剑气,根本无法躲避。
  
      用这样大范围的杀伤性术法对付自己,不觉得太浪费了么?
  
      “老青,保护我,冲出去。”薛鹏一声大喝,将王甲催动到极致。
  
      “吼!”
  
      青蛟一口将薛鹏吞了下去,将薛鹏牢牢护在体内。
  
      青蛟四爪腾空,身子缩小到了十丈,朝着高空冲了上去。
  
      现在四处都是剑雨,也不知道哪里薄弱,不过他相信,只要冲出剑雨,跃上高空,便可远遁而去。
  
      转眼间,剑雨与青蛟在半空中激撞到了一起。
  
      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鸣声响起。
  
      剑雨密集的击在青蛟的身躯上。
  
      起初,剑雨被青蛟的青焰焚烧殆尽,青蛟仍能保持着上冲的气势。
  
      不久,剑雨越发的密集起来,青蛟的气势降了下来,上冲的速度也缓慢了下来。
  
      一阵剑雨过后,青蛟的身体被剑雨射得千疮百孔,所幸这些剑雨,无法伤及到他的神魂。
  
      薛鹏也被几道剑雨击中,王甲出现了裂痕。
  
      薛鹏头皮一阵发麻,如果没有青蛟在前面撑着,只这一波剑雨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薛鹏向下望去,便见这一轮剑雨过后,地面早已是狼狈不堪,剑雨覆盖下,不知几千几百的血妖被射杀,尸体满布整个雪地。
  
      “整个女人,疯了吧。”薛鹏看向铁琴,便见铁琴身后古剑剑尖已消散,不过剑体中端剑身开始释放出大量的光华。
  
      那一股更为磅礴的气势,冲天而起,紧接着方才的那一阵剑雨,第二轮剑雨将至。
  
      “老青,快用你的遁术,我们快走,整个女人疯了。”薛鹏催促道。
  
      “吼,还不都赖你,我早就说过,不要惹整个女人,你非要跟人家斗,你根本就不是对手。”
  
      “好了好了,快走快走。”薛鹏催促着。
  
      “吼!”
  
      青蛟怒吼一声,随后身体陡然膨胀起来,下一刻,化作九道青光,朝着四面八方射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下一刻,又一阵比之前浩大十数倍的剑雨铺天盖地而来。
  
      仿若一个巨大的鸟笼,九道青光罩在中心。
  
      “老青,冲出去,不要怕死,反正你死不了。”这一刻,薛鹏大吼了一声。
  
      “该死的人类,就知道拿我当挡剑牌。”青蛟怒吼一声,不过也迎上了那道道剑雨。
  
      有着青蛟抵挡着剑雨,吸引铁琴的注意,薛鹏窥天眼急速运转,找到了剑雨的空隙,肉翅一振,化作一道白光,冲向远方天际。
  
      这忽然出现的变化,让铁琴一愣。
  
      随后她讥讽一笑:“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漫天的剑雨尾随着薛鹏追去,此时青蛟身形不知何时挡在了薛鹏的身后,张口一吐,无数的青焰迎上了漫天的剑雨。
  
      砰砰砰!
  
      剑气于虚空纵横,不可一世。
  
      火焰于天地燃烧,焚天煮海。
  
      两道攻击再次对撞到一起,流光四射,火焰纷飞。
  
      激飞的剑气射到千百丈外,洞穿了积雪、地面。
  
      炽热的火焰落到地面,融化了雪地,少了藏在里面的血妖。
  
      火焰与流光交错,上演了一场盛大美丽的交锋,同时也是危险至极的交锋。
  
      终于还是铁琴的剑雨更胜一筹,青蛟支撑了良久,终于支撑不住,身体被剑雨撕裂,身体化作漫天的火焰降落了下来,落在地面成为了一片火海。
  
      而蛟魂则快速朝着远方遁去,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铁琴背后古剑停止了释放剑雨,缓缓于虚空中消散。
  
      铁琴身影徐徐降落下去,铁音驱赶大鸟,接住了铁琴。
  
      铁琴紧贝齿紧咬着红唇,看着薛鹏消失的方向,冷冷道:“小妹,我们追。”
  
      铁音略作感应,随后与大鸟道:“大笨鸟,快飞。”
  
      此时在远方,蛟魂飞入薛鹏的体内,吸收薛鹏体内磅礴的火元,快速恢复实力。
  
      “我早就说了,我们不是那女人的对手,你偏不听,这下我想要恢复实力,又要很久。”青蛟有些愤怒道。
  
      “不打过一次,怎么就知道不是对手?好了好了,现在我知道不是她的对手,见到她我跑就是了,你瞧瞧你,不就是损失了一点火元么,再补充回来就是了,多大点事儿。”薛鹏无所谓的道。
  
      在他看来,只要不死,不被抓住,一切都不是事儿。
  
      “哼,你倒是容易了,只损失一点火元,可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月的辛苦修炼,如果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能再进一步?”青蛟怒道。
  
      “真是啰嗦,你再啰嗦,我要念咒了。”薛鹏威胁道。
  
      青蛟:……。
  
      “该死的人类,就知道威胁我,你若有本事,去威胁那个女人去……。”青蛟怒道。
  
      “逆阴阳、镇魂铃,镇魂守灵护灵台,十方幻境皆不见,神魂永驻万古存……。”薛鹏念了起来。
  
      “该死的人类,我操你姥姥……”青蛟怒骂。
  
      “逆阴阳、镇魂铃,镇魂守灵护灵台,十方幻境皆不见,神魂永驻万古存……。”薛鹏继续念着。
  
      “啊……!”青蛟发出凄厉的嘶吼。
  
      “别念了,我错了。”青蛟顿时服软。
  
      薛鹏这才停止,缓缓道:“这才对么,老青,你不要逼我,我也不想念的。”
  
      青蛟喘了一口粗气,嘟囔了一句:“该死的人类,去死吧。”
  
      “你说什么?”薛鹏问道。
  
      “我说,善良的人类,你要永世长存。”青蛟嘴角抽了抽,说出了违心的话。
  
      “呵呵,学得倒是挺快,老青,好生修炼,快点恢复,有机会我们再跟那女人打一架?”
  
      “打一架?你打过么?”青蛟心中讥讽,不过他却不吭声,眼眶中跳跃的青焰,闪烁不定。
  
      “诶,你那是什么火光,难道是不相信我么?”薛鹏找茬道。
  
      青蛟:……。
  
      “我相信,那女人肯定不是你的对手。”青蛟口中这么说着,心里补充了一句:“在脸皮的厚度上。”
  
      “诶,你能这么想,我心中实在宽慰,放心,下一次我打不过她的时候,再让你出手。”
  
      “看来我又要一开始就替你挡剑了。”青蛟嘟囔了一句。
  
      “你又说什么呢?”薛鹏笑着问。
  
      “我说,下次我就不用帮你挡剑了,下次那个女人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难得,你对我还有如此信心,真是让我感动。”薛鹏叹道。
  
      青蛟嘴角咧了咧,心中暗道:“人类都是如此的无耻么?”
  
      “老青,你恢复的怎么样了?”薛鹏问道。
  
      “这个,想要恢复战力,至少要三十个昼夜。”
  
      “好慢,你快点,如果再遇到那个女人,我现在可不是对手,你还得忙我挡剑。”
  
      青蛟:……。
  
      “去死吧,该死的、邪恶的人类,祝你早早回归长生天,不,长生天肯定不会要你这种肮脏的灵魂,你还是下地狱去吧,臭虫、恶心的人类……。”
  
      青蛟内心嘶吼着,他发誓有一天,一定要将这个无耻、邪恶的人类撕碎,撕碎了,将他挫骨扬灰。
  
      “好!”青蛟咬牙切齿回了一句。
  
      “听你这口气,似乎有些不情愿,你是不是不愿意帮我挡剑?”薛鹏笑道。
  
      “没有,我很喜欢挡剑。”青蛟冷冷回道。
  
      “你现在越来越像个人了。”薛鹏笑道。
  
      “谁像人,谁像你们这些邪恶、无耻、狡猾的人。”青蛟心里怒吼,口中却道:“跟你在一起时间久了。”
  
      “哈哈哈……。”薛鹏放声大笑,“老青,你会很有前途的,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通人性的蛟。”
  
      “哼哼。”青蛟轻哼两声。
  
      一人一妖,就这么挤兑着、威胁着,不过只是薛鹏单方面威胁,青蛟单方面受威胁。
  
      一晃,十余个昼夜过去了。
  
      薛鹏再一次踏上了青云梯。
  
      自上一层薛鹏闯了青云梯,现在青云梯把守极为严格。
  
      青云梯前,一名气势极为雄浑的青年男子把守在那里,目光从往来的东州人的脸孔上扫过。
  
      薛鹏低声道:“老青,那个人的实力不弱,一会你缠住他,我冲上青云梯,然后你就跑回来。”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冲上去?”青蛟不甘地道。
  
      “我要念咒了。”薛鹏威胁道。
  
      “好,好我冲,我冲就是了。”青蛟回了一句,随后低声道:“该死的人类混蛋。”
  
      “你又嘟囔什么呢?”薛鹏问。
  
      “没什么,我说你可真是个好人。”青蛟讥讽道。
  
      “呵呵,谢谢夸奖,你不说我也清楚。”薛鹏厚颜无耻地道。
  
      青蛟:……。
  
      薛鹏换了一身东州人的装束,走向了青云梯。
  
      青年男子目光扫向了薛鹏,忽然道:“你,站住。”
  
      薛鹏止住了脚步,看向青年男子含笑道:“有什么事么?”
  
      “我看你有些眼熟,你可是铁家的铁寒?”青年男子问道。
  
      “铁寒?你认错人了,我叫阿斯兰,第一次进入血神塔。”
  
      “第一次进入血神塔就能来到这里,也算不容易了。”男子笑了笑,缓缓道:“你听说过有个血神塔内来个一个东州人,叫陆小鱼。”
  
      “听说过,那个该死的大曌的绵羊,简直无耻至极,他竟然骗了我们的城主,让他学了我们东州至高无上的炼体术,竟然还让他进入血神塔,竟然还把琪琪格嫁给他,这种人,该杀死一百遍,不,不杀他一千遍一万遍,不足泄我心头之恨。”
  
      薛鹏咬牙切齿,攥紧了拳头,怒目圆睁,双目充斥着血丝:“不要让我遇到他,要是让我遇到他,我非要将他挫骨扬灰,将他团吧团吧揉成肉球,带回家给我加阿黄吃。”
  
      “你家阿黄?”
  
      “没错,阿青是我养的一条臭虫。”
  
      薛鹏体内,青蛟:……。
  
      “能把自己骂成这个样子,这个人类,简直就是狡猾与邪恶的化身。”
  
      “诶,难怪自己不是这个可恶人类的对手,自己的还是太善良啊。”青蛟幽幽暗叹。
  
      只是他口中的臭虫,是什么,不会指的自己吧?
  
      应该不是,自己可是伟大的青蛟,将来是要化龙的。
  
      “呵呵,看来你对那大曌人很是厌恶啊,不过如果真的遇到那个大曌人,你却也不能伤他的性命。”
  
      “这是为什么?”薛鹏一脸诧异道。
  
      男子叹了口气:“因为,他是琪琪格的未婚夫,我们最多只能将他赶出血神塔。”
  
      男子对薛鹏方才的表现很满意,缓缓道:“大曌人欲偷学我东州秘术,城主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放任他偷学,诶。”
  
      “我看,城主也是老糊涂了。”薛鹏义愤填膺,“如果让我遇到那个大曌人,我就算冒着被城主重则,就算舍弃我这条性命,也决然不会放过那个大曌人。”
  
      “好,说得好。”青年男子神色也浮现激动色。
  
      “没想到,小兄弟你竟有如此觉悟,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能来到此处,为兄,比不上你啊。”
  
      “如果你不弃,为兄愿与你皆为兄弟。”青年男子道。
  
      “这,我实力低微,如何能与兄你皆为兄弟?”薛鹏推脱道,眼前这一幕他可是没有料到的,现在他只想通过青云梯。
  
      而就在此时,他敏锐察觉到,远方一道强大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
  
      薛鹏看去,远方一道冲天剑气急速射来。
  
      “是那个臭娘们,真是阴魂不散啊!”薛鹏心中暗骂,同时也焦急了起来,现在可不是拜把子的时候。
  
      青年男子也发现了异样,不过却并未太过在意。
  
      一把抓住薛鹏的手臂道:“诶,我东州人虽然实力为尊,不过却也非只注重实力。”
  
      “我与阿斯兰兄弟一见如故,如果你看得起兄弟我,我们今日就在长生天下结拜,你要是不肯,今天你就别想冲塔。”
  
      感觉到手中那浩瀚的力量,薛鹏心中一惊,此人的修为绝对不在铁琴之下。
  
      青蛟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硬拼是拼不过了。
  
      怎么这些东州的汉子,都这么厉害。
  
      薛鹏念头一动,当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长生天,在上,今日阿斯兰愿与这位……。”说着,薛鹏看向男子道,“兄长,你如何称呼?”
  
      青年男子见薛鹏如此豪爽,直接跪在地上,他心中快意,哈哈大笑道:“我姓铁,我叫铁寒。”
  
      薛鹏一愣,铁寒哈哈大笑道:“方才我见你有些像是大家描述的那个东州人,所以出言试探,还请阿斯兰兄弟不要见怪。”
  
      “原来如此,我早就防着你这一招呢,好好自己够谨慎。”薛鹏心里想着,脸上却道:“铁寒大哥英明,那大曌人再狡猾,遇到铁寒大哥,也只能束手就擒。”
  
      “铁寒大哥,你我兄弟今日难得相遇,长生天在上,我阿斯兰今生愿与铁寒大哥皆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党,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薛鹏急着冲塔,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随后与铁寒道:“铁大哥,该你了。”
  
      “额……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草率了些?”铁寒不禁道。
  
      虽然说东州人豪爽,可他们皆为兄弟,也是要有着礼仪的。
  
      “诶,东州的儿女,又怎么像大曌那些绵羊一样那么多的繁文缛节,莫不是铁寒大哥觉得我实力低微,想要反悔?”薛鹏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远方越来越近的流光,心中更是焦急。
  
      “额,阿斯兰兄弟不要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好,我铁寒对长生天立下誓,今生今世,愿与阿斯兰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违此誓,让我死在雷劫之下。”
  
      铁寒发完誓,拉着薛鹏站了起来,哈哈笑道:“阿斯兰老弟,你不知道,哥哥我在这看守青云梯无聊死了,这几天,你可得陪我好好说说话。”
  
      薛鹏:……。
  
      青蛟:……。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青蛟在薛鹏的体内放声大笑着。
  
      “笑什么笑,我要是被抓,你也讨不到好,到时候,说不准你会被灭了神魂。”薛鹏骂道。
  
      “阿斯兰兄弟,你在说什么呢?”铁寒问道。
  
      薛鹏眼珠一转,随后道:“铁寒大哥,你先放开我,我取些酒肉,我们一边吃喝,一边聊。”
  
      “哈哈哈,阿斯兰老弟,你带了酒肉,这太好了,我不知多少日夜没有吃过酒肉了,快些拿出来。”铁寒放开了薛鹏,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
  
      薛鹏一拍乾坤袋,酱牛肉,还有梅花酒都被薛鹏拿了出来。
  
      薛鹏给铁寒倒了一杯酒,笑道:“铁寒大哥,你尝尝。”
  
      铁寒闻着酒香早已不能自拔,一拨薛鹏的酒杯道:“这种小玩意,那是大曌人用的吧,我们东州人,都是抱着坛子喝。”
  
      铁寒哈哈一声大笑,抱起一叹梅花酒,咕噜噜就喝了起来。
  
      薛鹏一阵肉疼,这梅花酒,可是好东西啊,不过眼下,也没办法了。
  
      便在此时,远方一声娇喝响起,“铁寒大哥,抓住那大曌人。”
  
      声音落下,铁寒顿时停了下来,凝眸看向远方。
  
      他运足血气,看清了铁音,高声道,“铁琴妹子,大曌人在哪里?”
  
      远方铁琴脸色铁青,喊道:“你身边那个人,就是大曌人。”
  
      “这,不可能吧,铁琴妹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身边这位叫阿斯兰,他是如此痛恨那个大曌人,他怎么可能就是大曌人?”
  
      “阿斯来兄弟,你快跟铁琴妹子解释一下,是不是你们长得太像了,铁琴妹子误会了。”
  
      铁寒回头看向薛鹏,却见薛鹏已蹬上了青云梯。
  
      这一刻,就算铁寒再木讷,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大怒。
  
      想要摔梅花酒,可没舍得,将梅花酒放下,这才怒吼道:“好啊,大曌人,你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