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阳谋

第四百四十五章 阳谋

    “布赫,你怎么看?”铁木黎的声音响起。
  
      这是一个精瘦男子从铁木黎身后走到身前。
  
      精瘦男子走到铁木黎面前,他双眸闪着精光,缓缓道:“大人,我以为,那三人必是大曌人无疑。”
  
      “而且我可以肯定,这三人之所以会放图勒回来,应该是进入血神塔的大曌人,也就是琪琪格的丈夫,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嗯,我也是如此想的,这么说,那人八成就是那个薛鹏薛魁首了。”铁木黎眼中透着兴奋色。
  
      图勒闻言,欲言又止,铁木黎见状,不禁道:“图勒,有话便说。”
  
      “城主大人,我记得,那个为首的白衣人,叫其中一个身材修长的白衣人叫魁首。”
  
      “魁首?”铁木黎眉头皱起老高,陷入了沉思。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过了片刻,铁木黎问。
  
      “我绝不会听错,那人的修为实在是太高深了,一掌就逼退了萨苏。”图勒继续道。
  
      “那你估计,他年纪多大?”铁木黎继续问道。
  
      “不会超过三十。”图勒肯定道,那人的眉宇、声音看着、听着都十分年轻。
  
      “好,图勒,你先下去吧。”
  
      图勒退了下去。
  
      四周张开了结界。
  
      “城主,难道那个白衣人才是大曌新晋的魁首,薛鹏?”精瘦男子不禁道。
  
      “不好说,这也有可能是对方故布疑阵。”铁木黎皱起了眉头。
  
      铁木黎想了一会,最后道:“不管这些人有何目的,我们有三件事要做好。”
  
      “第一件,便是薛鹏,查清究竟谁才是薛鹏,薛鹏这个人,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留在我东州。”
  
      “第二件,便是血神塔,一定要将东州勇士全部解救出来。”
  
      “第三件,便是东州秘境,此番我们已占得先机,这一次,一定要趁此机会,从东州秘境得到足够的好处,拉近与大曌、羽明两国的差距。”
  
      “有赖诸位了。”铁木黎抱拳道。
  
      在座的都是铁木黎的心腹,加上他们也有不少的宗族弟子在血神塔之内,对于铁木黎这个提议,自然无不赞成。
  
      “城主放心,我们必定尽心竭力,务必将东州的勇士全部解救出来。”
  
      “光是解救出来还不够。”这时那精瘦男子站了出来,缓缓道:“这一次,我们要让血神殿与萨家等几家失去人心。”
  
      “我们要让萨家与血神殿想要坑杀东州勇士这件事,让东州所有的百姓都知道。”
  
      “不可,现在我东州已是暗流涌动,如果此时再生变故,岂不是让东州自耗,而让大曌与羽明得利?”
  
      “非也,此次非是自耗,只要我们遇事再与萨家忍让,这种内耗便不会发生。”
  
      “同时,如果萨家、血神殿如果做得过分,东州人民自然会站在我们这边。”
  
      “如果有东州前往百姓站在我么这一边,东州就牢牢掌握在我们的手中。”
  
      “而且,血神殿与萨家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经历这件事之后,萨家与血神殿内部定会起争执。”
  
      “城主大人,如果血神殿三大副殿主,有一人倒向我们,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啊。”
  
      铁木黎思忖良久,最后双眸寒光一闪道:“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如果长生天觉得我铁木黎适合掌管东州,那就让这次计划成功,如果长生天认为我铁木黎没有这个资格,那计划失败,便由我一人来承担,与诸位无关。”铁木黎郑重道。
  
      “城主,我等愿与城主共进退。”在场诸人双目灼灼看着铁木黎。
  
      铁木黎心中大慰,心中一股豪情涌出:“有诸位兄弟姐妹,何愁大事不成。”
  
      “眼下,我们除了散播言论,同时还要想个法子,救出血神塔内的东州勇士。”铁木黎道。
  
      “报!”这时有亲兵上前道:“城主,大曌有使臣请见。”
  
      “大曌的使臣,他们不准备前往秘境的事宜,来见我们做什么?”
  
      “这些大曌人,一个个口蜜腹剑,心思狡诈,不见也罢。”
  
      “不,城主,大曌人之前放了图勒,此来对我们应该没有坏处,不如一见。”这时名叫布赫的精瘦男子道。
  
      “我知道诸位都是好心,大曌人奸猾狡诈,但我们若不见,别人还道我铁木黎怕了他们?”
  
      “那就见上一见,诸位兄弟姐妹,便留下来,看看大曌人又有什么阴谋诡计。”铁木黎一句话,照顾到了所有人。
  
      便是之前建议说不见的人,脸色皆无不愉之色,反而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大曌人的身上。
  
      铁木黎一代枭雄,其心思之细腻,可见一斑。
  
      “请大曌的使臣进来吧。”铁木黎高声道。
  
      “有请大曌使臣。”随着亲兵喊起,一名穿着大曌官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四十上下,双目炯炯有神,留着山羊胡。
  
      左手持着一柄佩剑,右手负在背后,旁还跟着一人。
  
      “李思,见过城主。”大曌的时辰双手抱着长剑,算是行了一礼。
  
      以这样的‘礼节’是对铁木黎这样的枭雄,可谓无礼至极。
  
      在大曌,就算是对一个最为普通的的七品官,也不能抱着剑来行礼。
  
      剑未何物?
  
      乃杀伐之器也。
  
      报剑行礼,难道是想动兵戈么?
  
      “放肆。”铁木黎身旁,一大将怒目圆睁怒道:“你大曌人,持剑上殿,安敢对我东州如此无礼?”
  
      “这个大曌人太无礼了,城主大人,不若将其与其随行,拖出去烹了,让我们吃了他们的肉。”
  
      铁木黎将目光投向大曌人使臣,缓缓道:“大曌的使臣,如若你不能有个一个合理的解释,今天,这油锅你是下定了。”
  
      “来人呐,将油锅架好,用木火烧得滚烫,一会让大曌使臣下锅时,可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是。”下方亲兵顿时道。
  
      铁木黎目光炯炯看着两人,他有种预感,眼前这个大曌使臣并不简单。
  
      血神塔是东州的根基所在,这个天下共知。
  
      大曌已知道血神塔之事,此时却不可能是趁机勒索。
  
      因为他们也是刚知晓,根本来不及回到大曌。
  
      就算回到大曌,按照大曌那个冗长的机制,没有几个月的时间,休想做出决定。
  
      最大的可能,就是来探探东州的底,现在他自然不能弱了气势。
  
      “呵呵,都闻东州人好客,每逢客人到来,便要煮肉熬骨以款客,却不曾想,煮的是客人的肉,熬的是客人的骨,东州已饥荒到如此程度了么?”李思放下手中剑,丝毫不惧地道。
  
      “哼,如果是客人,我们自然会杀牛宰羊,煮牛肉,熬羊骨,款待客人,可你算什么客人,如此无礼。”
  
      “大曌人,你们这群只知道耍奸偷滑的小人,又想什么阴谋诡计?”
  
      铁木黎用手压了压,众人言语方歇。
  
      “我尝听闻,大曌乃是礼仪之邦,待人接物,皆循礼节,不知是也不是?”铁木黎含笑道。
  
      “正是,我大曌泱泱大国,礼仪之邦,自然一切皆循礼仪。”
  
      “哦?既然如此,阁下说自己乃是使臣,是我东州的客人,为何不循礼,亦或是持剑上阶,便是你大曌的礼节?”
  
      铁木黎连连发问。
  
      李思早就料到这一幕。
  
      此时他不能说自己不循礼节,也不能说持剑上阶是大曌的礼节。
  
      如果他这么说了,无异议打了大曌的脸面。
  
      到时候,就算是东州城主真的将他煮成肉糜吃了,大曌都不好意思说半句不是。
  
      李思的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目光瞥向了一旁的随行人,心中暗道:“我说祖宗,你不是想坑我吧。”
  
      来之前,这个小祖宗就说,接下来只要按照她的话来说,东州城主必定大悦,说不准还会倒向大曌这一边。
  
      现在大曌与羽明局势紧张,如果他能劝说东州倒向大曌,他便是大功一件。
  
      是以,他答应了下来。
  
      他曾问过小祖宗,到底如何说。
  
      可这小祖宗,偏偏说到时候她才会说,否则说出来就不灵了。
  
      若非这小祖宗为安自己的心,与自己同来。
  
      他是打死都不会来的。
  
      李思心中焦急道:“快点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说啊?”
  
      这时其随行缓缓开口,传音与李思。
  
      李思瞳孔骤缩,心下后悔不跌。
  
      “小祖宗啊小祖宗,这样的事,我区区一个使臣如何能做得了主,你这不是在坑杀我么?”
  
      “使臣大人,如果你再不开口,便只能下油锅了。”铁木黎缓缓道。
  
      李思没办法,早知道,他就不该听这个小祖宗的话。
  
      “呵呵。”李思哈哈哈一阵大笑,随后上前一步道:“在我大曌有这么一句话,叫做入乡随俗。”
  
      “意思是,对人最大的礼节,便是遵从对方的习俗。”
  
      “举世皆知,东州好武,喜欢比武,常常拿出自己的宝物作为赌资。”
  
      “这柄剑,乃是我大曌的珍稀法器,我大曌愿以其为赌资,让我大曌的才俊,与东州的勇士切磋一二,不知城主敢应否?”
  
      “放肆,区区大曌的绵羊,也敢挑战我东州的勇士?”
  
      “呵呵,如果东州不敢的话,可以不应,也可以就此将本使下油锅,不过,到时候就不知道天下该如何议论东州了。”
  
      “到时候,就怕天下人会说,东州后继无人矣。”李思含笑道。
  
      听了李思这话,铁木黎忽然浑身一颤,双眸中精光连闪。
  
      “放肆,区区大曌的绵羊,我东州猛虎岂会畏惧?”铁木黎左手边,一名大汉拍案而起。
  
      这大汉周身气血翻涌,体表浮现了一层骨甲。
  
      他的骨甲是橙色的,满布了全身。
  
      “来,先让我们比一比,到底是你大曌的绵羊的剑锋锐,还是我们东州人的骨头更硬。”
  
      “来吧,让我们先好好战斗一番。”
  
      李思不为所动,只是持着那法器,凝视着铁木黎。
  
      “怎么了,软了啊,大曌的绵羊,出手啊。”
  
      “老子先让你一剑,你到底是出手啊。”
  
      布和用拳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站到李思面前,低着头,一双虎目死死瞪着李思。
  
      两人面对面,两张脸几乎都要贴到一起了。
  
      布和鼻孔喷着气,不过在接触到李思的脸孔时,李思身体仿佛有一道护罩,那气息被隔绝了开来。
  
      “好了,布和,城主在这里呢,你不得放肆。”这时布赫沉声道。
  
      布和闻言这才退到一旁,开口道:“城主大人,如果要与大曌人争斗,我布和第一个上。”
  
      “城主,我阿莱夫虽然实力不强,但为了东州,我也愿与东州人较量较量。”
  
      “城主大人,东州人不能弱了势,与大曌人较量,我巴查也愿出一份力。”
  
      ……
  
      东州人纷纷请战。
  
      东州人身材魁梧,以炼体闻名,每一个东州人身体之强横,比蛮兽都要强悍。
  
      此时众人一喊,其声恍若大河长江咆哮,又如山石崩裂,震耳欲聋。
  
      一旁的李思面色凝重。
  
      无怪这东州能在大曌与羽明两国之间生存下来。
  
      这些东州人的肉体之强横堪比灵宝法器。
  
      这样的人冲入那些普通战士之中,说以一敌百也不遑多让。
  
      不过,以往他们军中有着战阵,如今更是有了甲、乙两式灵器,东州人,不足为虑。
  
      只可惜,甲式灵器流入到了羽明国,否则大曌扫除羽明、东州,只在弹指间。
  
      现在,情况又混乱了起来。
  
      真不知那薛鹏究竟是如何想的,竟然将甲式灵器交给了羽明国的二王子。
  
      不过他又一想,甲式灵器制作并不困难,就算薛鹏不交出去,只怕用不了多久,这东西也不再是秘密。
  
      一时间,李思想了很多。
  
      “好了。”铁木黎挥了挥手,众人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整个大厅再无半点声音。
  
      铁木黎目光灼灼看着李思,双眸微微眯起。
  
      周围的人也都顺着铁木黎的目光看向了李思。
  
      李思直视铁木黎,余光扫了一眼周围人,心中暗叹:“铁木黎不愧一代枭雄,手下这些虎将对他命令如此服从,只简单两个字,这些吵闹的虎将,便再无半点声音。”
  
      此时他又想到大曌的朝堂,那简直就乱成了一锅粥。
  
      铁木黎此人若不除,东州将兴起矣。
  
      “使臣大人,此来,你便是下战书的?”
  
      “正是。”
  
      “好,我东州应下了。”铁木黎高声道。
  
      “城主,算我一个,我愿为东州教训教训这些绵羊。”
  
      “城主,也算我一个,好久没有上战场,我的骨头早就酥软了。”
  
      “城主,这次一定要让我上,我要用大曌绵羊的鲜血,来喂我体内的先天生灵。”
  
      “城主,让我上,我要让这些大曌的绵羊,知道我东州的猛虎的厉害。”
  
      铁木黎手下的战将,一个个面红耳赤,争先恐后的求战,那模样,这好像是天大的便宜一般。
  
      李思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东州人实在是太小看他们大曌了。
  
      当着他这个使臣的面,都一口一个大曌绵羊,丝毫不将他,不将大曌放在眼中。
  
      “哼,一群蛮子,难道你们连话都听不懂么?”李思含怒道。
  
      “你说什么,是说谁是蛮子?”
  
      “大曌的绵羊,我看你是找死。”
  
      一群东州人气势汹汹看着李思。
  
      “方才我已说过,此次比武,是我大曌的青年才俊,给你们东州的后辈下的战帖。”
  
      “双方年龄,不得超过三十岁,你们几个老蛮子,哪个没超过五十?”李思横了这些人一眼。
  
      东州这些战将,还要破口大骂,此时铁木黎已经道。
  
      “好了,大家都安静下来。”
  
      “大曌的使臣,这个战帖我铁木黎虽然应了下来,不过,我需要时间召回我东州的勇士。”
  
      “现在距离东州秘境开启还有一段时间,这样,半个月后,我们比试一番,也算为这次东州秘境之行,添个彩头如何?”
  
      “好,一言为定。”李思含笑道。
  
      “哈哈哈,如此趣事,怎能将我羽明国落下。”这时一背后长着一对雪白翅膀的人走了进来,正是羽明国的使臣。
  
      “哼,真是哪里都有你们这群鸟人。”李思很是厌恶羽明国的人,破口大骂出来。
  
      他对羽明国的态度,可是要比对东州人的态度差了不止多少倍。
  
      “呵,只允许你们大曌这些奸猾的小人来,难道我羽明国就不能来么?”
  
      “鸟人,食不洁,无礼仪,粗俗不堪,也知比武么?”
  
      “放肆,这个大曌的奸猾小人,你敢侮辱我羽明国。”
  
      眼看着两国的使臣要打起来,铁木黎双目精光连闪,忽然道:“两位切莫在这里吵闹,不若半月后,在三方比武一决雌雄,岂不更好?”
  
      “哼,半月后,我们就会让大曌的奸猾小人看看,我羽明国的实力。”
  
      “呵呵,一群鸟人,看来叫你们鸟人,是没有半点的错,长了一张利嘴啊。”
  
      “这次大比,我大曌拿出了一件法器。”
  
      “我这柄法器,名为冰璃。”
  
      “冰璃剑,剑体乃是由一只璃龙大妖的牙齿炼化而成,并且将那璃龙的妖魂封在此剑当中。”
  
      “即便是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只要持此剑,也能与炼丹期的大修士,周旋一二。”
  
      李思这话一出,铁木黎神色动容。
  
      之前他知道这不过是一柄寻常的法器,却不曾想,这法器已堪比法宝了。
  
      李思一阵得意,轻哼道,“不知道你们鸟人能拿出什么?”
  
      羽明国使者脸色也是微变,没想到,大曌竟然下了血本拉拢东州。
  
      幸好自己把那东西也拿来了。
  
      就在不久之前,一名神秘人,忽然来到羽明国驻地,说大曌人带着礼物,想要拉拢东州城主。
  
      他这才拿上宝物,匆匆赶来。
  
      “一把破剑,而已,这次比武,我羽明国拿出一对灵羽,可不比你那破剑差。”
  
      说着,羽明国使臣一抹乾坤袋手中多了一对巴掌大小的翅膀。
  
      这对翅膀晶莹剔透,通体血红,仿佛红玉雕琢而成。
  
      不同的是,这灵羽中还有着清晰的脉络。
  
      见此灵羽,铁木黎心中吃了一惊,不禁道:“可是灵兽身上的一对羽翅?”
  
      “城主好眼力,这乃是一只修为相当于金丹大修灵兽的羽翼炼制而成。”
  
      “只要修者再行炼入体内,催动这羽翼,即便不是修者,也能翱翔九天之上,而且羽翼中蕴含着风雷之力,羽翼闪动,风卷云涌,天雷可降。”
  
      李思闻言眉头一阵狂跳,这羽明国出手怎么如此大方?
  
      这样的可以操纵天雷的灵羽,竟然也会拿出来。
  
      “羽明国不愧为天下最富饶的国度,随便拿出一样宝物,便令我们大开眼界。”
  
      “这一次,我东州也不含糊,我愿意一个进入秘境的名额作为交换。”
  
      “最终的胜利者,在保有原来的名额的基础上,我东州愿意将这名额再赠送出一个。”
  
      铁木黎此言一出,李思与羽明国的修炼者脸色都微微一变。
  
      进入秘境的名额就那么几个,这铁木黎竟然舍得拿出来?
  
      当下无论是李思还是羽明国的使者,心中都是大动。
  
      之前他们准备随便糊弄一下,输了比赛,拉拢东州。
  
      可现在,就算为了这一个名额,他们也要争一争。
  
      多一个名额,那就多一分机会。
  
      东洲秘境内宝物无数。
  
      极有可能,就因为多了这么一个人,便会得到一样强大的宝物。
  
      比如大曌的昆吾木神树。
  
      比如东州的血神塔。
  
      比如羽明国的那对神灵之翼。
  
      这些,都是千百万年前,从东州秘境中得到的。
  
      这是可以改写一个国家巨大战力的机会。
  
      而这样的一个机会,东州竟然肯拿出来,他们如何不激动?
  
      “城主,这件事可玩笑不得。”李思沉声道。
  
      “城主,您不是开玩笑吧。”羽明国使者,有些不敢置信地问。
  
      “城主,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再商议一下?”素有东州智囊的布赫,此时也不禁开口道。
  
      “是啊,城主,我们名额本就不多,这次若是再让出一个……。”
  
      铁木黎摆了摆手,含笑道:“众位不必多说,待我们将血神塔内的勇士请出来,难道你们以为,我们东州会输么?”
  
      听了铁木黎这话,众人心中一动,眼中光芒四射,同声道:“对,我东州自不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