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十七章 岚

第四百十七章 岚

铁音是不会承认铁真比自己强的,哪怕实在她的心里也不行。
  
  “看来,要努力锻炼了,否则就要被赶上了。”铁音这般想着。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皮,里面装得不少酒。
  
  这些时日,她一直顾着找薛鹏,却还没有将那些酒水炼化。
  
  炼化了那些酒水,她的实力又会提升一些,到时候她便又与铁真拉开了距离。
  
  真是一点也不能懈怠啊。
  
  “小妹,那大曌人金元篇已经大成,你能确定他没有进入第五层去锻炼木行篇么?”铁琴这时问道。
  
  “这……。”铁音一时间也有些拿捏不定,缓缓道:“姐姐,我感觉得也不是很清晰。”
  
  铁琴沉吟片刻,缓缓道:“如此的话,我们先进入第五层。”
  
  “第五层内,你的感应会大幅度增加,只要他在第五层,到时候他插翅难飞。”铁琴道。
  
  “姐姐,如果他没在第五层,还在第四层怎么办?”
  
  “哼,我就不信他不入第五层,我们走吧。”
  
  “好吧。”
  
  铁琴走到青云梯台阶下,与一旁正在练武的一名女子道,“岚姐,这里就交给您了,如果那个大曌人您遇到了,一定不能放过他……”
  
  “知道了。”那女子头也没回,仍旧连着武,一招一式,忽快忽慢,静时若处子,动时若惊兔。
  
  看着女子的练武,会给一种痴迷的感觉。
  
  因为,她这个人就已是痴迷。
  
  “诶,岚姐姐还是这般痴迷于修炼,这有什么好练的?”铁音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
  
  “也正是因为如此,岚姐姐才能成为东州前五的强者吧,小妹,以后你要跟岚姐姐好好学习。”铁琴教训道。
  
  “我才不要,看着好傻。”铁音传音与铁琴。
  
  “不许胡说。”铁琴瞪了一眼铁音,随后将目光移向女子,眼露敬佩色。
  
  “岚姐,我们走了。”铁琴道了一句。
  
  然女子却一句话也没说,只顾自己连着武。
  
  她就这么练着,从白天练到黑夜。
  
  从黑夜练到白天。
  
  从春天练到秋天。
  
  又从冬天练到夏天。
  
  她自幼到现在,很少有休息的时候。
  
  唯一的休息时间,便是每次打完拳,吐纳的短暂时间。
  
  她不太喜欢说话,当然除非遇到了她感兴趣的事。
  
  不过,很显然,铁琴、铁音并不能引起她的兴趣。
  
  以前她曾对很多事情感兴趣。
  
  现在,已很少有东西能让他感兴趣。
  
  不过,现在似乎有一个人勾起了她的兴趣。
  
  第一次进入,便将皮、骨、心火、金元都炼到超越大成的地步。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铁琴两姐妹同时踏上了青云梯。
  
  同时从云中桥进入了第五层。
  
  血神塔第四某处山体中,一只血妖剧烈翻滚着。
  
  那十几丈的身躯猛烈拍打着山体,口中发出凄厉的嘶吼。
  
  便见,其腹部一株小树长了出来。
  
  这小树只有手臂粗细,深深扎根在血妖的腹部,破皮而出。
  
  树叶呈翠绿色,不过由于血妖的挣扎,枝丫折断了许多。
  
  血妖虽生一丝灵智,不过对于眼前这一幕,它却尚不能理解。
  
  这株小树还在长着,同时小树的周围还有着冰冻的痕迹。
  
  被冰冻的地方黝黑黝黑,一些地方的血肉已经开始坏死,化作脓液,带着恶臭。
  
  血妖张开大口,咬住了小树,猛地一拔,树根连着皮肉,顿时一股剧痛传来。
  
  吼!
  
  血妖发出一声嘶吼,牙关一咬,将小树连带着血肉都拔了出来。
  
  血妖仿佛失去了离去,瘫软在地上。
  
  而在它身旁,这样的一株株小树,已经有十几株了。
  
  显然,它已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又拔了一次,它的力气也没剩多少了。
  
  一个昼夜后,血妖的伤口处重新长出了一株小树,同时周围浮现了黝黑的冰晶。
  
  血妖趴在地上,只是缓缓喘息着。
  
  三个昼夜后,血妖身体其他部位也开始出现小树,同时被冰晶覆盖。
  
  七个昼夜后,血妖身体长满了小树,最为粗壮的一株足有一人粗细,数丈高,全身更是布满了黑色的冰层。
  
  血妖的生命迹象已经消失了,他的身体完全被木元、水元、土元侵蚀了。
  
  此时在这小树丛中,一道剑芒劈出。
  
  轰!
  
  一声轰鸣响起,四周的草木被击飞,薛鹏持着骨剑缓缓走了出来。
  
  此时薛鹏持着上半身,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
  
  他看了看自己的左胸,左胸出有着一道疤痕,不过这道疤痕已微乎其微了。
  
  只怕用不了多少时日,这点疤痕也会完全消失。
  
  “铁琴这丫头的攻击可真是犀利啊,没想到,我用了这么久的时间,也才堪堪将他的血元逼出体内。”薛鹏赞叹了一声。
  
  是的,最后他也没能将铁琴的血元炼化。
  
  不知何故,铁琴的五行血元虽然没有铁琴的控制,却仍能彼此相生相克,让他奈何不得。
  
  最后只能与青蛟配合,铁琴的血元,逼出了体外。
  
  即便如此,他也花费了如此之长的时间。
  
  “哼,再遇到那个女人,跑就是了。”这是老青的声音响起。
  
  “那只笨鸟,肯定是追不上我的。”这时青蛟的声音响起。
  
  他有时候很弄不懂这个雄人类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明明打不过,屡战屡败,可他偏偏每次都要去招惹那个女人类。
  
  “没打过怎么知道打不过。”薛鹏很是硬气的回道。
  
  “呵呵。”青蛟发出了嘲讽,“现在知道自己打不过了吧。”
  
  “现在吗,算是知道了,瞧瞧把你给吓得,以后我见到那女人类,我躲着她就是了。”长时间的相处吵嘴架,有时候薛鹏都会被这个青蛟给带偏了,此时他竟然也开口叫上女人类。
  
  “人类,听你这意思,还想跟那女人类打一架?”
  
  “等我修为再深厚一些,我也来个五行齐全,到时候,铁琴那女人类,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那个时候,就是我们追着那两个臭娘们打了,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好兴奋。”
  
  “呵呵,还追着女人类打,每次你都这么说,可每次都是女人类追着你打。”
  
  “下一次,下一次情况肯定就会不同了。”
  
  “呵呵,我信你才怪,下一次有种你别找我帮忙。”
  
  “我说老青,你再我体内世界白吃白喝,吃睡拉撒,我让你帮我干点活,怎么就这么磨磨唧唧呢,你可是一条要化身成龙的蛟啊,能不能有点骨气?”
  
  “骨气,骨气是什么东西,人类,你总说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作为蛟,我也要有自知之明,在成为龙之前,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否则那天就被你们这些人类抓了去,不是吃我的丹,就要把我炼化了。”
  
  “人类,咱么不是那个女人类的对手,咱们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青蛟苦口婆心劝说着。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比我妈还啰嗦。”
  
  “我可不要你这样的……。”
  
  “你说什么?”
  
  “呵呵,我说,我可不要像你一样明知打不过还要往上凑。”青蛟一缩头,将那句,“我可不要你这样的儿子给咽了进去。”
  
  薛鹏只要一念那镇魂诀,现在的他还是承受不起。
  
  “老青,你要跟我好好学,这叫百折不挠。”薛鹏意气风发,大踏步走出了山体。
  
  山顶,薛鹏临风而立。
  
  此时薛鹏换了一身大曌的衣裳,微风吹拂,衣袍猎猎。
  
  薛鹏嘴角噙着笑,他心中没有半点的畏惧之意。
  
  随着实力的提升,他的修炼速度越来越快,远超东州那些所谓的天才。
  
  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三头六臂的神通便能完全施展出来。
  
  等他将第三境大成,到时候就算三个铁琴加一起,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呵呵,都被人折了一百下,早就软了,我可是要成为龙的,不能软。”老青道。
  
  薛鹏心情大好,没有这条蠢蛟争辩。
  
  “老青,走我们出发,去青云梯。”薛鹏高声道。
  
  “啊,我看,要不算了吧,真的打不过。”青蛟道。
  
  “怕什么,这次我们远远看到她就跑行了吧。”
  
  “这……行吧,说好了,看到她就跑。”
  
  “知道了知道了,亏你还是一条蛟龙,看你连条虫都不如。”
  
  “我能化身成蛟龙,就是因为我见势不好就跑,否则,早被你门这些人类给吃了。”青蛟说道。
  
  “呵呵,老青,我发现,有时候你说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这是我在生死间搏斗明白的道理。”
  
  一人一蛟就这么闲扯着。
  
  薛鹏受伤这段时间,一边恢复着身体,一边与青蛟聊着。
  
  起初青蛟根本就不想搭理薛鹏。
  
  可薛鹏说出一句话,青蛟不搭理都不行。
  
  那句话就是:“我要念咒了。”
  
  青蛟:……。
  
  青蛟觉得自己很苦很苦,真的,他真的是太苦了。
  
  三十年化蟒,百年化蚺,又五百年方才渡过雷劫化为蛟。
  
  本以为天下之下,无处不可去,可最后,竟然被这人类坑了一把,只能在他的体内世界活着。
  
  而这个人类死了,它也要跟着死去。
  
  本来,如果这个人类跟他一样小心谨慎一些也还好,他在苟活个千年,额,似乎人类不能活那么久、
  
  诶,难难难,他真的是太难了。
  
  尤其是遇到这么一个作死的人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身死道消,连累他也神魂具消。
  
  “喂,老青,我问你话呢。”
  
  青蛟心中难受,不想说话,沉默了一会。
  
  “我要念咒了。”薛鹏再度开口。
  
  “那个,人类,我想一个蛟思考一会。”
  
  “思考什么,说出来听听。”
  
  “该死的人类,难道你没听出来,我是说我想一个蛟思考么,我想自己思考不想跟你说话。”青蛟心里这么想着,不过到了嘴边却变成:“算了,这是我的蛟生,不是人生,你不好思考的。”
  
  “什么蛟生人生,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念咒了。”
  
  “念念念,除了念咒你会干什么,早晚有一天,念死你。”青蛟喘着粗气,怒气冲冲地到:“之前我明明已经救了你,为什么你还一直老拿念咒威胁一只弱小的蛟,一只可怜的蛟?”
  
  “你弱小,你可怜?”薛鹏闻言放声大笑。
  
  “你笑什么?”
  
  “你弱小,你可都成为蛟了还弱小,便是我所在大千世界,你的实力已在亿万生灵之上了;你可怜,你修炼六百年,有多少血妖死在你的口中,多少东州人因你神魂永消?你说。”薛鹏大声道。
  
  “我六百年我只杀过九个血妖,杀过几次人类,还是你们想要围杀我,我不得已,才烧死的他们。”
  
  “一直以来,我都谨小慎微,都是你们想要杀我,我杀人,都是被逼的。”青蛟愤怒地道。
  
  “不可能吧,作为一只妖,你竟然没有主动杀戮?”
  
  “嗯,我看了太多想要吃别人,却被别人吃掉的妖,我不想被吃掉,所以我也从不会主动去吃别的妖。”
  
  薛鹏:……。
  
  薛鹏万万没想到,这只蛟竟然如此的胆小。
  
  不过,可能也正是以为他的胆小才没有被其他的血妖吃掉。
  
  莫轻小善,以为无福;滴水虽微,渐盈大器。
  
  或许,也正因青蛟从那最微小处修炼自己,以使它体内的火元精纯,这才渡过了雷劫吧。
  
  薛鹏忽然觉得,以后这只青蛟会比自己活得久。
  
  不过,现在却不可能了。
  
  这青蛟跟着自己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自己死,它也活不了。
  
  不过它要是死了,对自己也没好处。
  
  一人一蛟飞了十数个昼夜,青云梯遥遥在望。
  
  青云梯下方,有一人。
  
  是一个东州女子女子。
  
  这东州的女子上身兽皮抹胸,下半身穿着一条虎皮裙。
  
  此时正在那里打一套不知什么拳头。
  
  左腿高高踢起,然后猛地踩地。
  
  轰!
  
  地面一阵晃动。
  
  喝!
  
  东州女子发出一声轻喝,震得远处的薛鹏只觉耳膜生疼。
  
  同时,东州女子一拳打出,一个肉眼可见的气劲冲击到了远处一金属块。
  
  那金属块顿时被击得四分五裂。
  
  薛鹏瞳孔一缩,依靠肉身打出的空气,竟然有这种威力。
  
  这个东州女子不会已是修士了吧?
  
  “人类,远处那个人人类感觉好像不比那个铁琴弱,我们还是走吧。”青蛟道。
  
  “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的。”
  
  “瞧瞧你这德性,活了几百年,怕也活得窝囊,人活一世,就要勇于面对困难与危险,就算天塌了也要直着腰杆撑着。”薛鹏教训道。
  
  “窝囊就窝囊,总比死了好。”青蛟轻哼一声。
  
  “记着,一会如果我打不过,你可要断后。”薛鹏补充了一句。
  
  “该死的人类。”青蛟眼眶内的火焰一阵狂跳,心里暗骂了已具备。
  
  他算是知道,狗屁的要勇于面对困难,狗屁的顶天立地。
  
  是啊,一直以来,有了危险困难他就只会说‘我要念咒了’,然后让自己面对危险困难,他自己跑路。
  
  如果哪天天要真的塌下来,他肯定又会威胁自己,快去把天顶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这个该死的人类,明明打不过,为什么就不跑难道他想玩死自己么,可这对他有什么好处?”青蛟心里胡思乱想着。
  
  “老青,你听见了没有。”薛鹏心底喊了一声。
  
  “知道了知道了。”青蛟一脸生无可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呵呵,老青,别弄出这么一副无奈的表情,多跟这些修士战斗一下,你也才能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啊,看看现在,远远看着一个人,你大体就能知道他的实力如何。”
  
  “到时候,遇到实力不如你的你就能上去好好欺负一顿,把宝贝都抢过来。”
  
  “如果是遇到实力强的,掉头就跑,这多好。”薛鹏道。
  
  “我现在就想跑,可以么?”
  
  “你可以试试。”薛鹏语带威胁地道。
  
  青蛟:……。
  
  “那你能不念咒么?”
  
  “不能。”
  
  青蛟:……。
  
  东州女子打完一套拳后,身子立得笔直,口中吐出了一口气。
  
  这一道气劲如白色流矢,深深扎入远处的地面。
  
  “谁在那里。”这时东州女子转头,将目光移向了薛鹏、青蛟。
  
  此时薛鹏看清了这人的面容,那是一张很平凡的脸,平凡的让人看了就会忘记。
  
  但无论谁,却都不会忘记他那双眼睛。
  
  那时一双蔚蓝魏岚的眼睛,就好像是天空一般的蔚蓝。
  
  无论是大曌,还是东州,很少有人拥有着这种蓝色的眼睛。
  
  那双蓝色的眼睛充满了活力,眼波流转,好像是有海浪在她的眼底涌动。
  
  好一双漂亮充满活力的眼睛。
  
  “你们,是什么人?”这时女子的声音再度传来。
  
  “这位大姐,您好,我叫扎亚度,准备冲塔。”见这女人不认得自己,薛鹏心中一喜。
  
  如果能够避免战斗,她也不想战斗的。
  
  青蛟则四处看了看,这里冲塔的只有零星的几个东州人,不见铁琴、铁音那个女人类的身影。
  
  他有仔细搜索一番,确定了没有什么埋伏,这才将目光投向了眼前的女子。
  
  “你身旁的那个是血妖?”女子蔚蓝的眼眸凝视着青蛟。
  
  被女子这眼眸一盯,青蛟浑身极其不舒服,不安地动了动庞大的身躯。
  
  “人类,这个女人类的眼睛让我很不舒服,你要小心些。”青蛟提醒道。
  
  “放心吧,这里就她一个人,而且还不认得我们,我们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阻碍。”薛鹏道。
  
  “那还是小心些为好,万一他是装的呢。”青蛟提醒道。
  
  “啰嗦,老青我还用你提醒么。”薛鹏心里与老青说了一句,随后看向女子道:“这个大虫,以前是血妖,不过现在是我的宠物。”
  
  “靠,该死的人类,谁是你的宠物?”青蛟闻言大骂道。
  
  “咳咳,这个,不是为了应付一下眼前么,你是大爷,你是大爷还不行么。”薛鹏呵呵笑道。
  
  “哼。”青蛟轻哼一声,不再理会薛鹏。
  
  “真是难得,血妖只知杀戮,很少会诞生灵智,你这只宠物,灵性十足。”
  
  “能收服这样的血妖,想必你也是有着莫测的手段了。”女子笑了笑,蔚蓝的眼眸里波光粼粼。
  
  这些光,竟然从其眼底荡漾出来,远远扩散出去,将薛鹏与青蛟包裹了起来。
  
  在那一瞬间,青蛟眼眶中火焰极具跳跃了起来。
  
  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好,人类,这个女人类,肯定知道我们的身份。”青蛟惊呼一声。
  
  薛鹏也神色凝重,方才被那波光洗涤,他忽然觉得浑身血气流转都慢了许多。
  
  同时,感觉自己体内的秘密,好似都被看穿了一般。
  
  这种感觉,他只要在面对铁木黎的时候感觉到。
  
  眼前这个女人,会有铁木黎那样的实力?
  
  薛鹏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应该就是那个大曌人吧。”女子的声音在薛鹏的耳旁响起。
  
  薛鹏看去,不知何时,在他正面的女子,忽然出现在了他的左边,距离他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
  
  薛鹏瞳孔骤缩,身体刚要动,女子的速度却更快,一道骨剑刺中了他的心口。
  
  薛鹏双手把着骨剑,想要把骨剑拔出,但那骨剑钉得死死的,他竟然无法动其分毫。
  
  “老青。”薛鹏大惊,呼唤出声。
  
  吼!
  
  薛鹏身旁,青蛟大吼了一声,刚要冲向薛鹏。
  
  便见天空一道道骨剑降落下来,扎中了青蛟的头、七寸、尾部。
  
  呜呜!
  
  青蛟连吼叫都发不出,巨大的身躯不断挣扎着,不过那三柄骨枪死死钉着他,一时间,却是挣脱不开。
  
  “该死,她到底是怎么动手,自己怎么连看都没看清,难道这女人的实力,已是修士了?”
  
  “不,就算是修士,自己也不能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啊。”
  
  薛鹏竭力挣扎着,忽然五道骨剑激射过来,钉在他的眉心、四肢。
  
  这次,薛鹏想要翻身都做不到。
  
  而在他的面前,女子缓步走了过来,那双蔚蓝的眼眸凝视着薛鹏。
  
  蔚蓝的眼眸里波光流转,犹若海浪起伏,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薛鹏,最后缓缓道:“大曌人,这是你第一次进入血神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