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温暖的地方

第四百五十五章 温暖的地方

    青蛟一边骂着薛鹏愚蠢,同时庞大的身影也从薛鹏的体内蹿出。
  
      青蛟围绕着薛鹏盘旋着,三十丈的身躯盘旋成一道火焰山,将薛鹏包裹在其中。
  
      这样,如果那蠢鸟忽然发难,有他抵挡一下,或许能够挡下这一击。
  
      “人类,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傻?明明已经把她骗进去了,你怎么能放她出来?”青蛟含怒道。
  
      “你不懂。”薛鹏的声音缓缓响起。
  
      “是,我确实不懂,我就不明白,一向奸诈的你,怎么会忽然上这种当。”青蛟怒道:“你还不把你的王甲凝聚起来?”
  
      “用不着,老青,你睁大眼睛仔细看着吧。”薛鹏缓缓道。
  
      “看看看,看你变成一堆木头人,然后我也跟着变成木头是不是?”青蛟愤怒地说着,同时紧张地盯着筑基血妖。
  
      薛鹏没再说话,也没有撑开王甲,只是看着筑基血妖。
  
      筑基血妖,妖魂融入肉身,其肉身的双眸陡然明亮了起来。
  
      那一双凌厉的眼眸,顿时望向了薛鹏。
  
      那一双眼眸,泛着幽蓝幽蓝的光芒,其周身的煞气开始汇聚,周围的气息陡然变得凝固了起来。
  
      青蛟的身子一盘旋,将薛鹏牢牢护在中央,薛鹏死,他也活不成。
  
      虽然心底千万个不愿意,但是他也要守护着这个该死的人类。
  
      “我说蠢鸟,你想干什么?”青蛟无比紧张地筑基血妖,同时骂着薛鹏道:“人类,你看看,被我说中了,这个蠢鸟反悔了。”
  
      薛鹏神色凝重,难道他真的看错了?
  
      不可能,不应该啊。
  
      便此时,筑基血妖冰冷的眼眸盯着薛鹏,随后一张口,一道极细极细的绿芒射向了薛鹏。
  
      绿芒虽然很细,但其中却蕴含着一股惊人的木元。
  
      吼!
  
      “该死的蠢鸟,她真的反悔了,我就知道,不能相信她。”青蛟怒吼一声,磅礴的火元,迎上了一道绿芒。
  
      薛鹏脸色大变,王甲瞬间激起,护住了全身。
  
      然那道绿芒极为凝练,轻易穿透了青蛟的火焰,轰在了薛鹏的王甲上。
  
      仍旧没有阻隔,这一道绿芒射入了薛鹏的体内。
  
      此时在薛鹏的体内世界,便见一道绿色长河从天而降,在薛鹏的体内世界盘旋着。
  
      薛鹏催动火元包裹,那绿色长河仿若有生命一般,躲避着火元,冲到了他体内木元充裕的地方,吸收着他体内的木元,壮大着自己。
  
      薛鹏见此,脸色一变,双眸看向筑基血妖,沉声道:“你做了什么?”
  
      “人类,这是我耗损生命涌出的献祭,那道能量,会在你的体内一点壮大,最后会吸干你的精血,最后,你便会化作一株枯木。”筑基血妖冷冷地道。
  
      “为什么?我已经放过你,你为什么还要恩将仇报?”薛鹏问道。
  
      “哈哈哈。”筑基血妖闻言忽然放声大笑,那一双目光再转凌厉。
  
      “恩将仇报?人类,你说此话的时候,难道就不觉得羞愧么?”
  
      “我恩将仇报?你杀了我的七个孩儿,让他们以现在这个样子活着,又害得我血丹碎裂,即将身死魂消,你觉得你对我有恩么?”
  
      “该死的人类,我恨不能生吃的血肉,诅咒的你的灵魂下地狱。”
  
      筑基血妖恶狠狠地说着,周身的煞气越来越浓烈。
  
      薛鹏闻言却微微一愣,一直以来,这筑基血妖的话,他从未仔细地考量过。
  
      自进入血神塔以来,他从未将这些血妖当做过生灵。
  
      他看血妖,便是血丹。
  
      在他的意识里,杀血妖,取血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是筑基血妖此番话,却让薛鹏逐渐意识到,血神塔的内血妖,应该算是一种生灵吧。
  
      薛鹏看了看青蛟,老青也是孕育自血神塔之中。
  
      难道,自己杀血妖取血丹,是错的么?
  
      薛鹏没有说话,筑基血妖冷冷地盯着薛鹏,最后道:“人类,我说到的一定会做到。”
  
      “我可以让我七个孩儿中的三个孩儿,妖魂提升一个层次,他能够吸收我留在你体内的那股能量。”
  
      “你记住,如果我这孩儿死了,我留在你体内的那股能量,最后悔吞噬掉你所有的生机,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筑基血妖看向自己的七个孩儿,她翅膀抚过七只小蠢货。
  
      “老红,我感觉好冷。”
  
      “老红,我们是不是要冻死啊?”
  
      “老红,我们不想死。”
  
      “老红,我们回窝吧!”
  
      七只小蠢鸟叽叽喳喳,一个个抬起鸟头,望着筑基血妖。
  
      筑基血妖眼角留下两行泪水,她的声音缓缓道:“老红,要带你们其中四个去一个永远没有寒冷的地方。”
  
      “永远没有寒冷的地方吗?”
  
      “真的有这样的地方吗?”
  
      “老红,那你带小六去吧,他最怕冷了,我不怕。”
  
      “老红,你还是带小二去吧,我才不怕冷呢。”小六说。
  
      “老红,为什么你只能带四个去呢?”小七说。
  
      “一定是那里很小,比我们的窝还小,所以只能老红只能带四个去。”小五这时说。
  
      小五、小六、小七虽然最小,却是七个兄弟姐妹中最聪明的了。
  
      “是啊,老红本想全都带你们过去的,但,老红只能带四个,剩下的三个人,就要跟着那个人类。”
  
      筑基血妖心中一阵绞痛,此时她无异于是在亲手断送掉自己孩儿的性命。
  
      只是,她不忍面对这个事实。
  
      不过,这个选择,她必须做出来。
  
      “老红已经有了决定,小大、小二、小三、小四,跟着老红去温暖的地方,小五、小六、小七你们三个最聪明,一定可以在这里活得好好的。”
  
      听了老红这话,几只大蠢鸟叽叽喳喳道。
  
      “老红,还是让小五、小六、小七去吧,我们几个大一些。”
  
      “是啊,我们几个可以多抗一些。”
  
      “老红,你还是带小五、小六、去吧。”
  
      “那个该死的人类,为什么剩下的就要跟着那个该死的人类?”
  
      “让小六去温暖的地方,我留下,不过我不要跟着该死的人类。”小三说。
  
      筑基血妖时间不多了,他阻止了这些傻鸟继续说下去。
  
      “好了,都听老红的,谁都不准再有异议。”
  
      “小大、小二、小三、小四过来,小五、小六、小七站到对面去。”筑基血妖的声音落下。
  
      小大、小二、小三、小四长得较大的走到了筑基血妖的羽翼下,他们低着头。
  
      对面,小五、小六、小七也低着头,显得很是失落。
  
      “小五,老红不再了,你要照顾好小六、小七。”老红的声音响起。
  
      “是,小五照顾小六、小七。”小五低着个鸟头。
  
      老红点了点头,最后他的的周身燃起了蓝色的火焰。
  
      唳!
  
      其身下的小大、小二、小三、小四发出凄厉的声响。
  
      他们的身体在蓝色的火焰中燃烧着,一道道精纯的的能量涌入到小五、小六、小七的体内。
  
      五六七妖魂在逐渐变得强大着。
  
      原本小五、小六、小七妖魂缩成了三尺大小,而现在,有着筑基血妖燃烧自己妖魂提供的能量的注入,让得小五、小六、小七的灵魂快速壮大着。
  
      三尺、四尺、五尺、六尺、七尺、八尺、九尺、终于,三只蠢鸟的身体都达到了一丈。
  
      薛鹏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感慨万千。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筑基血妖竟然会燃烧自己的妖魂,以自己与其余几个蠢鸟的妖魂为养料,来饲养这三只小蠢货。
  
      一旁的青蛟看着这一幕,它很难理解。
  
      为了这三个小家伙,不禁把自己赔进去,还搭进去四个,这怎么算都不合适啊。
  
      “愚蠢啊愚蠢。”青蛟摇了摇头。
  
      他也有子嗣,而且有不知道几千几万条。
  
      不过,那玩意有什么用。
  
      要是让自己为他们而死。
  
      青蛟摇摇头,他很难理解。
  
      薛鹏凝视着燃烧自己妖魂的筑基血妖,心中复杂到了极点。
  
      情,不是人类独有。
  
      而且,在人类中,又有多少个母亲能够做到眼前这筑基血妖这一幕。
  
      筑基血妖的身体被蓝色的火焰燃烧着,不多时,也发出了凄厉的吼叫声。
  
      这时,三个小蠢鸟,见状惊呼出声。
  
      “老红,你们怎么了?”
  
      “小二,你怎么了,你们怎么了?”
  
      “小大、小三,你们这是怎么了?”
  
      三只小蠢鸟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开始呼喊着。
  
      他们三个想动,那暖暖的能量却冲击得他们靠不上去。
  
      蓝色的火焰,很快燃烧干净了他们的妖魂。
  
      最后四个小蠢鸟的妖魂消失不见了,而筑基血妖的持续燃烧了一会,也停止了喊叫。
  
      她那庞大的肉身,缓缓坠落了下去,摔落在地面。
  
      此时小五、小六、小七被蓝色的光包裹着,充盈的能量还在增强着他们的妖魂。
  
      “诶。”薛鹏叹了口气。
  
      随即,他口中提醒四只小蠢货念那镇魂诀。
  
      薛鹏好一番教导,这三个小蠢货才念了起来,他们的身体增长的越发的快了。
  
      转眼间,三个小蠢货展翼都有五丈了,那蓝色的能量也消散了。
  
      三只小蠢货恢复了行动,扑向了筑基血妖的庞大身躯。
  
      “吸收了许多能量,三只脑子似乎好用了一些,说起话来,越来越像是个小孩了。”
  
      “老红,老红,你怎么了?”
  
      “老红,你不要睡啊,起来陪我们玩啊。”
  
      “老红,你们不是要去温暖的地方么,我们可以守在你们旁边么,我们就守在温暖的窝的旁边,我们不进去。”
  
      小六用爪子抓着筑基血妖的身体。
  
      筑基血妖早已死去,岂能回他们。
  
      “好了,你们三个别叽叽喳喳的了,现在趁机,快些进入人类的体内,好好修炼一番。”此时青蛟的声音响起。
  
      他四爪抓空,庞大的身躯窜到小五、小六、小七的面前。
  
      小五、小六、小七甚是畏惧青蛟,虽然不想离去,却也不得不离去。
  
      三个小家伙,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青蛟的尸体,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想哭。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明明想哭,却怎么也挤不出一滴眼泪。
  
      有灵魂,没有**,即便是想哭,也是一种奢侈。
  
      同时,小五、小六、小七觉得好痛好痛,可是,他们却没有痛感。
  
      明明是痛,却又没有感觉。
  
      薛鹏运转不灭金身,小五、小六、小七撞击到他的体内。
  
      三个小蠢货,进入薛鹏体内,念着那镇魂诀,吸收着薛鹏体内的木元。
  
      而就在此时,三个小蠢货看到了那条,在薛鹏体内,如长江大河一般的绿色能量。
  
      “老红,是你么?”三个小蠢货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眼中浮现惊喜之色。
  
      ……
  
      “该死的,林木这么多,赶路真费劲?”远处,铁真骑在铁言的肩膀上,嘟囔着。
  
      “那些人太没义气,竟然不等我们,一定是想抢先取那血丹,不分给我们,哥这次我们可是亏大了。”铁真道。
  
      铁言扛着铁真,没有吭声,他双腿微屈,自从一株大树的最顶端高高跳起。
  
      铁言张目四望,寻找着铁琴等人的踪迹。
  
      “哥哥,你快看那里。”铁真一阵兴奋,指着一个方向。
  
      铁言顺着铁真指的方向看去,什么都没有。
  
      “什么?”铁言简单吐出两个字。
  
      “筑基血妖,那只筑基血妖啊。”铁真有些兴奋道。
  
      “哥哥,看来我们误打误撞,倒是先找到那个筑基血妖了,哈哈,运气真好。”铁真兴奋地道。
  
      “哥,我们快过去,兴许能抢先一步,拿到血丹。”
  
      铁言身影落到了十丈外的一株大树顶端,他双足一踩枝头,双腿微屈,再度发力,身子再度高高跃起,这一次,他身子朝着之前铁音指着的方向。
  
      果然,他看到了那筑基血妖的身影。
  
      此时,筑基血妖身体已是千疮百孔,已感受不到生机。
  
      “哥,你快看,那个是不是那个大人,咦,那个蛟魂也在,哈哈哈,哥哥,这次我们运气可真是好。”铁真兴奋地说。
  
      铁言的眼中一道黑芒闪过,身影陡然加速,朝着薛鹏的方向扑去。
  
      “该死,又被骗过了。”距离薛鹏三十里外,铁音一剑斩断一条青蛟的分身。
  
      就在不久前,薛鹏将筑基血妖骗入体内时,青蛟化作了数道身影,以躲避最终。
  
      结果铁音又追错了。
  
      “小妹,你再仔细感受一下。”
  
      铁音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着,片刻后,她睁开双眼,狠狠道:“这一次,绝不会错了。”
  
      “姐姐,这次我肯定不会感应错,他们肯定是在那边。”铁音指着的方向,正是薛鹏所在。
  
      “这次,我绝对不会再听信他的话,再让他跑了。”苏勒的扛着大剑,狠狠道。
  
      之前被薛鹏话语骗了,以至于让那筑基血妖偷袭,将薛鹏给带走,这件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苏勒大哥,那大人狡猾,我们也不用讲什么义,见到他,务必一击斩杀他。”铁音再次叮嘱道。
  
      “铁琴妹子,你放心就好了,这次,就算是他说出花来,我也不会有半点迟疑。”苏勒笃定道。
  
      “好,有苏勒大哥这句话,那大人,命已丢了一半了。”铁琴捧了苏勒一句。
  
      铁琴、铁音、苏勒三人在树林顶端跳跃着,不多时,便看到了青蛟那庞大的身影。
  
      “姐姐,快看,是那头蠢蛟魂。”铁音有些兴奋地说。
  
      “苏勒大哥,使用你参悟的图腾,我们快速靠过去。”铁琴道。
  
      “铁琴妹子,这次你不去吸引她注意么?”苏勒问道。
  
      “是啊,姐姐,要不这次我去吸引他注意力,你跟苏勒大哥去偷袭。”铁真道。
  
      “不行,你不是他对手。”铁琴缓缓道。
  
      她心中感叹,这个大人,真是诡异,第一次进入血神塔,修为进境便如此神速。
  
      这不是不是大人早就准备好的手段,特意让这个大人进来试探一番。
  
      如果真让他成功了,到时候,大便能克制东州,东州危矣。
  
      “我,我上次是不小心。”铁音不想承认,自己不是大人的对手。
  
      “那,铁琴妹子,还是你去吸引他注意如何?”这时,苏勒道。
  
      “这次不成了,他一旦看到我,立刻就会逃走,他们能飞,若逃到天空,我们就没办法了。”
  
      “所以,这一次,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突袭过去。”
  
      “小妹,你就不要跟过去了,你在这里老实等我们。”铁琴神色凝重道。
  
      “哦,好吧。”铁音见自己姐姐语气坚定,她也不敢在多说什么。
  
      “苏勒大哥,我们走。”铁音眼中杀机毕露,陡然加速,扑向了薛鹏的方向。
  
      “好,我这就唤体内的先天生灵。”苏勒话音落下,跟上了铁琴,同时一道灰色的光罩从苏勒的体内散出,将两人包括其中。
  
      而此时,薛鹏运转着窥天眼,看着筑基血妖的身体。
  
      确切的说,是筑基血妖体内的血丹。
  
      便见那筑基血妖的**损伤极其严重,体内到处焦痕,血丹更是出现了道道裂纹。
  
      薛鹏走过去,切开了筑基血妖的身体,取出了拳头大小的血丹。
  
      薛鹏看了看仔细感受了下,其内的能量消耗得七七八八,不过,毕竟是筑基血妖的血丹。
  
      薛鹏将这血丹吞下,运转起了不灭金身。
  
      血丹内的木元虽然剩余一成不到,但对薛鹏来说,仍是颇为磅礴。
  
      随着将之吞下,磅礴的木元冲击着薛鹏体内世界的壁垒,他的体内再度发生了变化。
  
      啵!
  
      一声轻响,困扰了薛鹏许久的瓶颈,终于被再度冲破了。
  
      虚空中,木元越发的浓郁了,浮现了出了更多的绿色木元光点。
  
      这些光点凑到一起,汇聚成一丈大小的巨大绿色光球。
  
      一时间,薛鹏体内的木元变得极为充沛。
  
      一个个巨大的绿色光球,就在薛鹏的体内漂浮着。
  
      不灭金身恢复力再度提升了一大截,薛鹏手腕处的剑气逐渐被逼出体外,受损的脊椎恢复了八成,用不了太久,他便能完全恢复。
  
      便在此时,一道骨枪,附着黑色火焰,投向了青蛟。
  
      吼!
  
      一声怒吼,从青蛟的口中发出。
  
      青蛟想要钻回薛鹏的体内,然一道骨鞭缠住了他的身体,将他牢牢捆住。
  
      “哈哈,小蛟魂,看你这次往哪里跑。”铁真单手持着骨鞭,将骨鞭牢牢拽住。
  
      “又是你们!”看到铁真、铁言兄妹二人,薛鹏冷哼一声。
  
      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此时对上这两人,他却不惧。
  
      三头六臂神通使将出来,四条手臂持着三条骨枪。
  
      骨枪上附着着白色的火焰,扑向了铁真。
  
      骨枪一枪刺向铁真,铁言手持骨枪,双手紧握,向上一顶。
  
      砰!
  
      一声巨响,两柄骨枪砸到了一起。
  
      薛鹏只觉一股大力从双臂倒入体内,直接灌入到脊骨。
  
      让他的脊骨一阵刺痛。
  
      薛鹏不敢硬碰,化身骨枪刺向铁真,铁真跳开,薛鹏趁机抓住其骨鞭。
  
      抓住骨鞭的手,白色火焰大盛,朝着铁真的方向延伸。
  
      感受到白色火焰的恐怖威力,铁真送开了骨鞭。
  
      此时青蛟脱困,一下蹿入到了薛鹏的体内。
  
      铁真、铁言兄妹克制得他厉害,他不敢与这两人对抗。
  
      青蛟脱困,薛鹏抽身退走。
  
      这两人既在,那铁琴那死女人肯定离得就不远了。
  
      薛鹏背后肉翅一阵,朝着半空飞去。
  
      铁言微微眯起眼眸,他的掌中再度浮现一柄骨枪,骨枪上附着着黑色的火焰。
  
      见此,徐鹏嘴角微翘。
  
      还想投射骨枪,不过此时的自己,可不是彼时了。
  
      投射的威力,对他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
  
      薛鹏也不在意,继续朝着天空飞去。
  
      那铁言右手猛地投出,骨枪射来过来。
  
      薛鹏掌中骨枪一扫,顿时将骨枪击飞。
  
      不过骨枪传来的力量,也让薛鹏身子稍微一滞。
  
      可就在此时,他的头顶一黯,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陡然传来。
  
      薛鹏抬头看去,瞳孔顿时一缩。
  
      便见一道人影,右手持着一柄骨剑,从天而降,朝着他狠狠劈了下来。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铁琴。
  
      这个该死的女人,是什么时候跑到自己头顶的。
  
      是了,那骨枪不是要杀自己,而是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