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毒蛇

第四百五十八章 毒蛇

    天空乌云翻滚。
  
      哗哗!
  
      豆大的雨点坠落了下来,砸在了高大的古木的枝丫、树叶上,砸了郁郁葱葱的花草上,砸在了铁琴秀美的脸颊上。
  
      噼啪!
  
      噼啪!
  
      晶莹的水珠连成了一串,不多时,方圆十数里内尽被这滂沱的大雨笼罩。
  
      雨水泼在铁琴的发丝上,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流淌到脸颊。
  
      嘴角的鲜血顺着雨水划过的雪白的脖颈,修长的身躯。
  
      此时在血神塔外,天空再度阴云密布起来。
  
      两名长老脸色有些难看。
  
      “到底是谁在血神塔内渡劫?”其中一名长老道。
  
      片刻后,另外的一个长老神色动容道:“是铁琴那个丫头,真是没想到啊。”
  
      “铁琴?是铁木合那个大女儿?”姓萨的长老问道。
  
      “就是铁木合家的那个丫头,真是没想到,当年的黄毛丫头,今日却已要渡雷劫,成为一代修士了!”那与铁家关系颇好的红衣长老道。
  
      “不对,刚才明明已经有了一道雷劫,现在怎么会还有一道,那苏家的丫头总不能渡的是三九雷劫吧。”
  
      “呵呵,萨长老,您似乎是忘了,一九雷劫,可不一定是只有一道啊。”
  
      “你的意思是,那小丫头,渡的是二重雷劫?”萨姓长老脸色微微一变。
  
      “正是如此,铁琴是我东州不可多得的天才,祭炼血神塔,我们必须要要将这些天才从血神塔中请出来。”
  
      “不可,万万不可,为了血神塔中那妖孽不会出现,我们一个人也不能放出来,我已通知殿主,而且我告诉你,殿主已同意我的请求,明日便要重新祭炼血神塔,你可不要自误。”
  
      “上一次,你派你的子侄出去报信,殿主已对你很是不满,若是你再做出什么违背殿主意愿的事,到时候,你那一脉,只怕也难逃干系。”
  
      “哼,我的命令你是听得清楚,我是让图勒去封锁消息,至于他跟城主说了什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即便是在殿主面前,你也休想往老夫身上泼脏水。”
  
      “况且,老夫也是为了东州着想,如今大曌、羽明两国欺我东州无人,下了战帖,邀我东州年轻一辈与大曌、羽明两国比斗。”
  
      “这一次,明眼人都看得出,虽然说是比斗,实则乃是探我东州的虚实,如果我东州不济,五十年,最多八十年,我东州青黄不接,羽明、大曌两国变会对我东州发起攻击。”
  
      “如果此时我们重新祭炼血神塔,铁琴等年轻一辈小半的天才人物都死在血神塔中,五十年后,我东州实力大损,我们拿什么来与羽明、大曌两国抗衡?”
  
      “铁琴如今渡二重雷劫,其天资之高,年轻一辈能够排进前五,我口中前五,是算上血神殿与各族中的高手,是整个东州所有势力的前五。”
  
      “如果让这样一个天之骄女死在血神塔中,那是我东州极大的损失。”红衣长老神色凝重道。
  
      “萨长老,铁琴渡二重雷劫这件事,是瞒不住的,铁琴若死,琪琪格若死,你想想铁家会如何对付你们萨家吧。”
  
      “现如今,铁木黎还是东州的城主,铁木合虽然修为差了点,可他修炼的可是金身决,他们两兄弟联手,再加上附着的家族势力,你苏家虽也不弱,但与铁家作对,只怕也是以卵击石。”
  
      萨姓长老脸色变了变,冷哼道:“东州,是血神殿的东州,铁木黎不过代为掌管而已。”
  
      “呵呵,萨长老,若你如今还是如此认为,萨家算是走到头了。”
  
      “铁木黎雄才大略,其弟铁木合金身无敌,外粗内细,整个东州,现如今已有大半落在铁氏兄弟手中。”
  
      “只要铁木黎登高一呼,应者云集,届时,首先覆灭的便是萨家。”
  
      “呵呵,你也不用如此恐吓我,现如今,大曌、羽明两国高手在东州,铁木黎若敢如此做,东州覆灭矣。”
  
      “呵呵,萨长老,现如今,你都要将人家的根给切断了,人家还会在乎东州覆不覆灭么?”
  
      “现在可都流传着,是萨长老你坚持要祭炼血神塔,要置东州万千修者于死地,他们的父母会怎么想,他们的族人会怎么想,那些家族势力的高层又会怎么想?”
  
      “萨长老,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红衣长老说完闭目不语,随后施展了一层术法。
  
      血神塔上空浮现了一道血色阵图,其上血气缭绕。
  
      “铁琴这丫头,不是让她再好生凝练一番么,怎么如此冒然就迎接雷劫,这第二重雷劫,怕是难以接下啊。”
  
      “诶,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啊。”红衣长老叹息了一声,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此时在血神殿外,早已聚集了数千东州人。
  
      为首的有几十人,这些人一个个气息都十分强大,至少都是修士的修为。
  
      这些人中,有男有女,男的身材高大魁梧,有一些还穿着铠甲。
  
      女的一个个脸色极其难看,好像是死了娘一样。
  
      一个身高七尺的女子,手中持着一根骨鞭,她叫博尔雅,正是铁言、铁真的母亲。
  
      而在博尔雅身旁,还站着一名男子。
  
      男子身高九尺,身材也是十分高大,体内气血十分充足,浑身都是腱子肉,略微一动,筋骨攒动着。
  
      这正是博尔雅的丈夫,铁木黎的堂兄,铁真、铁言的父亲,铁春。
  
      “你个没用的废物,现在你的儿子女儿都要被人害死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整个东州上层都已经知道,萨家那个老鬼说什么要重新祭炼血神塔,还不放自己的儿女出来。
  
      铁春生性谨慎一些,让博尔雅不要轻举妄动,先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博尔雅修为高深,性子也是火辣,属于一点就着的那种。
  
      听了这件事,纠集着铁家以及博尔家两家百余人,便来到了这血神殿外面,准备讨个公道。
  
      “尔雅,你听我说,这件事,不是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我们可不要被利用了。”
  
      “铁木黎那老小子的女儿,还有铁木合的一对女儿都在里面,你看,他们两家的人,可是一个都没来。”
  
      “我不管,萨家那个糟老头子想要害死我儿子和女儿的命,我就跟他拼了。”博尔雅怒道。
  
      “尔雅姐说得对,这些个男人最是没用。”这时,一个女子走到了博尔雅身旁。
  
      女子身高七尺多一点,长得长眉凤眼,五官端正,肤色属于那种健康的麦色,在东州人的眼中,这绝对是个大美人。
  
      若细细看去,这女子与铁琴、铁音有着三分相像。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铁木合的夫人,乌拉。
  
      乌拉与博尔雅是好友,不过在小时候,她们两个便与铁真与铁音一般是死对头。
  
      两人一直斗气,谁也不肯服谁,暗地里较着劲,大仗小仗几天就要打一场。
  
      那时两人下手的狠辣程度,丝毫不亚于铁真与铁音。
  
      也亏得如此,他们两个人的实力快速增长起来,最后成为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
  
      最后在战场上,两人相互扶持,数次救彼此于困境之中。
  
      东州贫瘠,远不如大曌羽明富有。
  
      不过这样贫瘠的土壤,也磨炼了她们意志。
  
      面对危险,她们不会如大曌的大多数女人一般,只会想着去找男人寻求保护,她们会以自己的骨做利剑,划破一切的阻挠。
  
      这些年来,她们两个早已不再动手,而是将希望寄托在了儿女的身上。
  
      铁琴、铁音、铁言、铁真是两个女人的命根子。
  
      尤其是铁真与铁音,更是让博尔雅与乌拉看到两人曾经的模样。
  
      博尔雅对铁真的爱,乌拉对铁音的关怀更是超过了所有人。
  
      眼看爱女爱子要丧命血神塔,博尔雅、乌拉如何能坐视不管。
  
      东州人行事,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
  
      弯弯绕在东州人,尤其是这样豪爽的东州女子看来,那就是懦弱。
  
      “乌拉,你听我说。”这个时候,铁木合跑过来,要拉住乌拉。
  
      “你给我滚,还大将军,眼看着自己的女儿都要死在血神塔里面,你这个大将军不举兵将这里给我围起来,还敢来劝我,给我松手。”乌拉回头瞪了一眼铁木合。
  
      “乌拉,你听我说,这件事你不要胡闹好不好。”铁木合抓着乌拉的手。
  
      乌拉凤眼寒光一闪,眼梢往起一吊,一股煞气从她的身体散出。
  
      铁木合见状脸色大变,瞬间以金身护住身体。
  
      乌拉抬起脚,一脚就踹在铁木合的肚子上。
  
      铁木合肚子直接凹陷了进去,身子高高飞去,倒飞出去数十丈远。
  
      砰!
  
      一声巨响!
  
      铁木合的身子撞毁了一堵墙,四仰八叉倒在地面上。
  
      额……!
  
      “这女人真是剽悍啊!”
  
      “亏了这是大将军,若是换了一个没有修炼金身决的人,这一觉就把人踹死了吧!”
  
      “没用的男人。”乌拉一甩乌黑的长发,目光看向了博尔雅。
  
      博尔雅见状道:“乌拉,你说得没错,男人都是没用的东西,事到临头,还要靠我们女人。”
  
      博尔雅周身也浮现了一丝煞气,铁春见势不好,早已藏到了人群中。
  
      博尔雅不见铁春身影,怒骂了一声:“真是没用的废物,乌拉,现在我的一对儿女,你的两个女儿都被困在血神塔,那个该死的萨家老头子,要祭炼血神塔,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自然是先闯进去,如果那萨家的糟老头子敢不把我们的儿女放出来就祭炼血神塔,我们就先弄死那个糟老头子,然后将萨家灭门。”乌拉气势汹汹地说着。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萨家那个糟老头子,我看他是活腻歪了,我们走。”
  
      博尔雅、乌拉是当年东州年轻一辈首屈一指的天才人物。
  
      他们那个时代,英雄辈出,铁木黎、铁木合铁家兄弟虽然也算得上一时俊杰,可还比他们强大的也大有人在。
  
      不过最后,那些人不是死在了血神塔中,就是死在了与大曌、羽明两国的交战当中。
  
      他们的死,也是值得称道的,他们的死,是有意义的。
  
      乌拉、博尔雅佩服那样的强者。
  
      如果他们的儿子女儿也这样战死,她们只会默默的流泪,但这种被自己人坑死,毫无意义的死去,他们断难接受。
  
      乌拉、博尔代表的不仅仅是她们两个人,他们身后站着的是乌家、博尔家两大家族,同时他们都是东州第一大家族铁家的女人。
  
      如果说,这里没有铁家的影子,谁能信?
  
      有着两个女人带头,那些附着与铁家的人纷纷高喊了起来:“萨家胆敢这样坑杀我们的儿女,我们决不能放过他。”
  
      “就是萨家的人如此丧心病狂,那个老不死的萨家糟老头子,根本不配当长老。”
  
      这千余人中,一半是与铁家、乌家、博尔家交好的,还有一部分是持中立态度,还有很小一部分是站在铁家的对立面的。
  
      中立面的那一群人,在这件事上,已倒向了铁家这边。
  
      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大汉,站了出来。
  
      男子赤着上半身,背后有着一道血色的图纹隐隐浮现着。
  
      “乌拉姐、尔雅姐,你们说得不错,我们决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女,就这样因为血神殿的过失,而死在血神塔中。”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苏图。
  
      苏家也是东州有名的大家族,而苏图正是苏勒的父亲。
  
      苏勒也是苏家天才人物,更是苏图准备托付家族之人,他岂能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血神塔中。
  
      还是因为这样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理由。
  
      血神塔出了问题需要祭炼,所以,你的儿子不能放出来,要死在里面。
  
      听到这个消息,苏图气得险些把来房子给掀开了。
  
      这种事情,他绝对不能接受。
  
      “好好好,苏图老弟不愧是我东州的真男人。”乌拉赞叹一声道、
  
      “就是,看看铁家那群缩头乌龟,依我看,凡是姓铁的都别姓铁了,姓软吧。”博尔雅愤怒道。
  
      被当年名动东州的双姝一阵赞美,苏图心中大快。
  
      原本与铁家这边势力不对付的几个家族此时也在,让乌拉、博尔雅没想到了,这里竟然还有萨家的人。
  
      让一让。
  
      这是一个年轻人,带着一个老人走了过来。
  
      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年轻一辈顶尖的高手,萨苏。
  
      萨苏神色凝重,现在事情的发展,已超过了萨家,乃至血神殿的控制。
  
      这件事若一时处理不慎,极有可能招来灭族之祸。
  
      他不得已,将祖爷爷给请了出来。
  
      在萨苏身旁,跟着走来一名老者。
  
      这老者已是满头华发,垂垂老矣。
  
      穿着一身的素白袍服,弯着腰,拄着一根蛇头拐杖。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萨家的老家主,萨满。
  
      萨满如今不知道多少岁了,不过在乌拉与博尔雅小时候的时候,这萨满便是如今的模样。
  
      他们听说,这糟老头子最少也有两百多岁了,至于他的修为,他们却是不知。
  
      不过,肯定不会是金丹便是了。
  
      一凝金丹,生命体质发生了极大变化,即便是两百年后,身体也如中年人一般。
  
      不过,即便如此,乌拉与博尔雅也不敢小瞧这个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糟老头子。
  
      “呵呵,你这个糟老头子,这个时候还真敢站出来啊。”乌拉冷笑一声,她声音落下,数十名高手,已将萨苏与垂垂老矣的萨满围住。
  
      “正好,先擒下你这个糟老头子还有这个小鬼,我倒要看看血神殿长老的老不死敢不敢不放我的儿女。”
  
      博尔雅声音落下,又数十名高手围了上来。
  
      “不过,这件事萨家实在是太过分了,必须要放了我们的儿女,给我们一个交代。”苏图站出一步,又数十人围了上来。
  
      “萨老爷子,我们两家本是世交,不过这件事,你们苏家做的确实不对。”一名头发半百的男子,此刻也站了出来。
  
      “老东西,今天,就让我先拿下你。”乌拉眼中寒光一闪,率先出手。
  
      她掌中浮现一柄骨剑,刺向了萨满。
  
      博尔雅不甘落后,掌中浮现一骨枪刺向了萨满同时道,“乌拉,我来助你。”
  
      “乌拉姐、尔雅姐,算我一个。”苏图提着大剑,也看向了那萨满。
  
      “你们放肆。”萨苏脸色大变。
  
      他挡在了老者的身前,此刻他还不是修士,面对三名上一辈强者的联手攻击,只觉自己是一片树叶,在海浪中起起伏伏,随时都会淹没。
  
      “小子,不想死的就让开。”乌拉大喝一声。
  
      就在这时,萨满轻咳一声:“乌拉丫头、尔雅丫头,苏小子,你们是要联手欺负我这重孙儿么?”
  
      随着老者的声音落下,他抬起了那干枯的手掌。
  
      他的动作很慢很慢,却在乌拉、博尔雅、苏图的攻击到来前,先一步拍在了萨苏的肩膀上。
  
      便见萨苏衣裙猎猎抖动了起来,发丝张扬,一股气劲以萨苏为中心,朝着四方席卷了过去,同时一道光罩形成,挡住了三人的攻击。
  
      三人攻击打在护罩上。
  
      两道骨剑、一柄骨枪、刺在护罩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一阵阵火花从上面冒出来。
  
      三人只觉,这护罩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竟然他们三人都不能寸进。
  
      三人脸色大变,这个糟老头子竟有如此的实力,竟然依靠着血气,便能抵挡三人的攻击。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今天老头子便代你们的祖爷爷,教训教训你们。”话音一落,萨满另外持着的蛇头拐杖在萨苏的肩膀一敲。
  
      下一刻,护罩猛地撑开,席卷向了乌拉、博尔雅、苏图三人。
  
      强横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扑向了三人,三人连连后退。
  
      苏图速度要慢一些,先被护罩击中,整个人顿时发出了一声闷哼,嘴角溢出了鲜血。
  
      乌拉、博尔雅脸色更是大变,眼看着护罩就要临近,她们只能硬着头皮硬抗。
  
      萨苏见状,心头大喜,他万万没想到,祖爷爷的修为竟然如此之强,竟然一击便击退了三名老一辈的高手。
  
      然就在此时一黑一金两道光芒如闪电一般分别射到博尔雅、乌拉身前。
  
      黑色的身影周身沐浴着黑色的光芒,仿若缭绕的黑色火焰。
  
      金色的身影身高五丈,仿若一个巨大的金人,周身金光缭绕,双足踏地,发出一阵金属的轰鸣声。
  
      此时,一黑一金,两道身影同时伸出手臂,硬碰这一道护罩。
  
      轰!
  
      一声巨响,两人四条手臂与护罩硬碰到了一起。
  
      这护罩的速度顿时降了下来,不过两人显然也并不好受。
  
      五丈金身不断后退,地面划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而那浑身燃着黑焰的人,双掌黑焰快速燃着这光罩。
  
      终于,那强横的光照被黑焰燃出了一个大洞,金人见状,口中发出一声厉吼。
  
      这嘶吼声震得四周房屋都跟着颤抖了起来,近处的不结实的物体,更是直接裂了裂缝。
  
      周遭众人只觉耳膜生疼,不远处的萨苏,脸色剧变,气血震荡。
  
      萨满只能优先护住萨苏。
  
      这时,金人双臂猛地发力,牢牢抓住光罩,随后头用力一撞那护罩。
  
      砰!
  
      一声巨响,光罩直接碎裂。
  
      金身挡在身前,黑影藏在金身后面。
  
      冲击击在金身之上,直接将金身击退了十几步,最后一个仰头倒在了地上。
  
      不过里面萨满受到影响,不禁倒退了一步。
  
      金身退去,铁木合的身影显露了出来。
  
      “老铁,你没事吧。”乌拉见是自己的男人挡在面前,立刻紧张地跑了过去,扶起了铁木合。
  
      铁木合大喘了几口粗气,随后一晃头道:“就是头有些晕,其他没事。”
  
      乌拉看了看铁木合的头,上面已是红了一片。
  
      “你这个傻子,怎么又挡在前面,还用头去撞。”乌拉口中骂着,心里却泛起了一阵甜蜜。
  
      当年铁木合虽然也是不错,但与其哥哥相比差了不是一大截,当年他们兄弟两人都追得她,可她最后选择了铁木合。
  
      原因很简单,又一次两人陷入重围,被大曌的重骑兵包围,便是这个傻大个,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住了大曌的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