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失败

第四百五十九章 失败

    “不碍事。”铁木合晃了晃头,重新站了起来。
  
      铁春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却被自己的妻子博尔雅狠狠瞪了一眼骂道:“你说你,像是个男人么,关键时候,竟然躲在木合老弟的后面。”
  
      铁春讪讪一笑:“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他抗揍,我不成啊。”
  
      “你还好意思说。”博尔雅又狠狠瞪了铁春一眼,不过这次倒是没有动手,而是关心道:“刚才没伤到吧?”
  
      “呵呵,刚才多亏了木合的金身挡住了,我没事。”铁春笑道。
  
      “尔雅,你躲到后面,这里交给我跟大块头。”铁春口中大块头指的就铁木合。
  
      铁木合也将乌拉拉到后面道:“乌拉,你跟博尔雅站到后面去。”
  
      说着他粗壮的手臂轻轻一拨,乌拉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退去。
  
      乌拉脸色微微一变,这个蠢家伙,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这是筑基中期该有的实力么?
  
      乌拉也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不过此刻与铁木合相比,她却感觉到,相差太远了,两个人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
  
      按照乌拉的推算,自己这个大块头,极有可能已是筑基后期了,就算不是,只怕也只有一步之遥。
  
      铁木合、铁春挡在了乌拉、博尔雅的面前,铁春冷笑道:“萨老鬼,你都多大岁数了,竟然欺负两个女娃。”
  
      是的,乌拉、博尔雅虽然已为人妻,在萨满面前,她们不过是就是女娃。
  
      铁木合与铁春的修为明显比乌拉、博尔雅高了至少一个层次。
  
      萨苏看着萨满,不禁担忧道:“祖爷爷。”
  
      萨满拍了拍萨苏的肩膀,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铁春、铁木合,不错不错,竟能接下老夫一击。”
  
      “不过,你们两个还不够看,铁木黎呢?”
  
      “呵呵,我大哥身为城主,自然是要守护整个东州城,他此刻自然是坐镇城主府,会见大曌羽明两国的来使,商谈大比的事宜。”
  
      “萨老鬼,想必你也知道我大哥不再,否则,你敢如此嚣张?”铁木合哈哈大笑道。
  
      铁春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萨满,周身黑色的火焰缭绕着。
  
      萨满将目光移向了铁春,微微眯起眼眸道:“这便是噬魂火吧,早就听说,铁家有一脉,传承的图腾便是噬魂火,你便是那一脉的子嗣吧。”
  
      “铁家,铁春。”铁春应了一声。
  
      “丈九金身、噬魂火,看来,难怪,当年最后的赢家会是铁家。”
  
      “罢了罢了,此次我本无意与你们这些小辈争论什么。”
  
      说着,萨满高声道:“在场的诸位,老夫在这里申明,萨宝库,所做所为不能都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与我萨家无关。”
  
      “从此时此刻起,萨宝库已被逐出家族,至于他那一脉,也与我萨家再无半点关系,即刻起,萨宝库一脉将从萨家搬离。”
  
      说完这话,萨满转身离去。
  
      萨满并不想如此,可是此时看到这里竟然有东州八成的家族站在这里,这边说明了,整个东州已经开始倒向了铁家,或者说,是倒向了铁木黎。
  
      真是后生可畏啊。
  
      此时此刻,他能做到的只是尽量保存整个萨家,至于萨宝库那一脉,就看他们的命运如何了。
  
      血神殿与铁家的裂痕开始逐渐扩增了,经过这件事,血神殿只怕再也按捺不住,该会对铁家动手了吧。
  
      只是,谁胜谁负,现在还不好说,他萨家只能看着局势再做定夺了。
  
      萨苏扶着萨满往来路赶回去,片刻后,萨满忽然道:“萨苏,你回去准备一下,前往蛮荒深处锻炼,等你什么时候积累足够充足,然后再渡劫,祖爷爷会送你几件好东西。”
  
      “祖爷爷,为什么是现在,现在大曌、羽明两国要与我东州比拼,试探我东州的实力,这一战,我怎能不参加?”
  
      “况且,我也想为东州做点事。”萨苏情真意切地道。
  
      “我的傻孩子,你这不是在为东州,是在为铁家,让祖爷爷来告诉你,如今这一幕,若是祖爷爷所料不错,都是那铁木黎策划出来的。”
  
      “铁木黎,不简单啊,不过血神殿也是深不可测,究竟两方谁胜谁负,现在还不好说。”
  
      “现在的东州城外有羽明、大曌两国,内有血神殿铁家不合,正是危及之时,所以,祖爷爷要你现在就远离此处,前往蛮荒,一是为了让你尽快尽快提升修为,早日筑基完成,二是远离是是是非非,你是萨家的希望,所以你一定不能有事。”
  
      “可是祖爷爷,您也说了,现在东州正值为难之时,此时此刻,我又怎能不留下来?”
  
      “哼……!”萨满轻哼一声:“你连祖爷爷的话都不听了吗?”
  
      “可是,祖爷爷。”
  
      “没有什么可是的,就按祖爷爷的话去做吧,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以我萨家为重。”
  
      “即便是东州倒了,也不过是铁家下台而已,至于是羽明还是大曌接管东州,只要我萨家实力依旧,其他都不重要,你明白了么?”
  
      “祖孙……明白。”萨苏微微低下了头,这样的话,他自然是不能接受的,不过他却也不敢违逆萨满,只能违心地说着。
  
      “好,不愧是我的好祖孙,你走了之后,你的父母家人,祖爷爷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听了萨满这话,萨苏浑身一颤,目光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难道,祖爷爷不相信他,竟然拿他的父母亲人来威胁他?
  
      自己的父母亲人,难道就不是他的亲人么?
  
      萨苏低着头,看着萨满的蛇头拐杖,心里一阵阵发寒。
  
      都说萨满祖爷爷毒如蛇蝎,他也听闻,萨满祖爷爷曾经亲手打死过自己的儿子。
  
      他本以为这都是恶意中伤,不过此时听了萨满这话,萨苏明白,那些话,只怕非是空穴来风。
  
      “祖孙记住了,祖孙一定不负祖爷爷的期望,一定早日筑基成功,成为修士,守护萨家。”
  
      “嗯,如此才是我萨满的好祖孙。”萨满颤颤悠悠地走着,身影逐渐消失在街道的街头。
  
      而在某个角落里,早有十数名黑衣人藏在暗影里。
  
      “这个狡猾的老东西,竟然没动手,难道是他提前知道消息了?”
  
      “应该不可能,这件事便是大将军都被蒙在鼓里,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不可能泄露消息的。”
  
      “真是可惜,如果他这个时候动手,我们便能出手,将这个毒蛇斩杀在这里。”
  
      “算了,看他的态度,应该会一直保持着中立。”
  
      “诶,这个毒蛇在东州一天,就要时时刻刻防着他,失去了这次机会,不知道下次会不会被这毒蛇咬我们一口。”
  
      几道黑衣人撤了下来,几个跳跃来到了城主府。
  
      此刻,城主府的书房内,铁木黎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一双眼睛不断闪着光芒,正在思忖着什么。
  
      这时,他耳朵一动,目光凝聚了起来。
  
      不多时,几道黑衣人进入书房,自顾坐了下来。
  
      其中一人扯下了面巾,露出了一张有些沧桑的面孔,与半百的头发。
  
      这已是一个年近百岁的老者,不过由于他气血旺盛,所以此时看来,就像是四十几岁的人一般。
  
      “大哥,如果不是你拦着我,管他出手没出手,我就先过去,将他斩杀了。”
  
      其余人也纷纷扯下了面巾,一个个虽满头华发,但面容红润似婴儿,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算不是金丹,只怕也相差不多。
  
      其中一个显得更为苍老的老者道:“老四,你就是太冲动,这次孙儿说得要那条毒蛇下死手的时候,我们才能出手,这样,我们才不会落人口实。”
  
      “诶,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放弃了。”那老者不甘道。
  
      铁木黎闻言也知道此事不成,不过他的神色也没有太大变化,只是道:“这次辛苦几位叔叔了。”
  
      “辛苦倒是谈不上,只是可惜了啊,不知道下次还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有一名只有一条胳膊的老者叹了一声。
  
      “几位叔叔还是快些回去吧,莫要被人发现了。”铁木黎道。
  
      “孙儿,那我们几个老家伙便离去了。”
  
      “嗯,几位叔叔,如今时局动荡,千万小小心谨慎,尤其是血神殿的人。”铁木黎神色肃穆叮嘱道。
  
      “哈哈哈,孙儿放心就是,现在还没到翻脸的时候,晾那血神殿也不敢对我们出手,就算是真的斗起来,我们铁家未必就怕了他血神殿。”
  
      “老四,你可要管住自己,莫要坏了孙儿的大事。”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大哥,你就是太过小心了。”
  
      “木黎孙儿,你可是我铁家的支柱,你的修为已远超我们,即便是在血神殿,也少有人能与你匹敌,可就是因为如此,你也更要小心,小心灯下黑啊,还是有很多手段能够悄无声息让一名金丹大成的大修死于非命的。”老者关切道。
  
      “大爷爷放心,孙儿定会时刻小心。”铁木黎恭声道。
  
      “嗯,那我们也就离开了。”为首老者起身,带着几人离去。
  
      整个书房内再度剩下了铁木黎一个人。
  
      他仍旧静静端坐在那里,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在脑海里理了一遍,回想着自己的言行举止,回想着大曌、羽明两国使臣的话语,回想着几个属下的神态……。
  
      那萨家的老鬼怎么会轻易就放过了铁木合、铁春这两人?
  
      以那萨家老鬼的个性,怎么也该出手重伤铁木合与铁春,怎么会突然收手,还放话放弃萨宝库那一脉。
  
      萨宝库那个混蛋自然是该死,他们一脉也不能留,可是如此以来,萨家就撇清了,他再想对萨家动手,没有理由了。
  
      难道,自己的意图被那个老毒蛇给看穿了?
  
      幽暗的书房内,铁木的眼睛犹若两盏明灯,他的精神之火在炽烈的燃烧着,脑海快速运转着。
  
      此时在血脉殿不远处的酒楼里,几人正抬头看向血脉殿这边。
  
      “有意思,没想到此来东州,还能看到这一幕,看来,东州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啊。”一个做风流公子打扮的人,轻摇纸扇,看着这一幕。
  
      “薛魁首,你看着这些人如何?”年轻风流公子问一旁身着锦衣,带着银色面罩的男子道。
  
      “微臣以为,东州人皆虎狼。”白衣人缓缓道。
  
      “哦?此话怎么讲?”年轻风流的公子,用纸扇轻轻敲击着掌心。
  
      “微臣以为,东州人血气充盈,炼体之术天下无双,血气充盈而精神旺盛,其意志之坚韧若猛兽豺狼,这一点大曌不及也。”
  
      “还有呢?”
  
      “其二,东州土地贫瘠,一直觊觎我大曌与羽明两国的土地,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侵占我们的富饶的土地,其心,也是狼子野心。”
  
      “哦,肉体与灵魂,都是野兽的灵魂,看样子,他们还真是虎狼啊,薛魁首,你这番讲解,若是传到朝堂,怕是有许多人不爱听啊。”
  
      “微臣只是叙说心中所想而已。”
  
      “什么虎啊狼啊的,他们算什么虎狼。”一旁年纪较小的少年忍不住插嘴道:“要我说,你们是没见过呆兄在青城大比的时,那个时候,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做狡如狐,贪如狼,狠如毒蛇了。”
  
      “呵呵,那个家伙。”风流俊秀的青年轻摇羽扇,红润的嘴唇泛起了一丝笑意:“他是不一样的。”
  
      说着,风流俊秀的青年看向蒙着面的男子道:“薛魁首,你觉得自己与东州年轻一辈最强的强者,孰强孰弱?”
  
      身着锦衣,面带银罩的男子沉吟了一会,缓缓道:“我之前,与东州前五的萨苏对过一掌,虽然我略胜一筹,但相差却不是很多。”
  
      “我听闻,东州年轻一辈第一人,乃是阿古达木,是血神殿的少殿主,其人修为高绝,虽未曾筑基,尚不是修士,但其实力比一些筑基初期的修士只强不弱,此人的修为,只怕要超过我。”带着银色面罩的男子缓缓道。
  
      “阿古达木,阿古达木,这么说,我们这场必败了?”风流俊俏的公子,手指轻轻敲着桌子。
  
      在三人旁边,还坐着一人,正是大曌的使臣。
  
      听了几人的谈话,大曌的使臣脸色一苦道:“我说殿下,您让我做的事,我可都做了,您可不能害老臣啊。”
  
      风流俊俏的公子笑道:“我什么时候害你了,使臣大人尽管放宽心。”
  
      “可是,可是连薛魁首都自认不是对手,那这次我们岂不是输定了。”
  
      “眼下,我私自以大曌的名义下了战帖,本已经是犯了大罪,如果这次要是再败了,依着王上的性格,老臣我是必死无疑,我一个人死了不要紧,只怕还会连累全家老小也跟着遭殃啊。”
  
      “呵呵呵,使臣大人,放宽心,放宽心就是,这次,我们一定会赢的,到时会,你为大曌多争取了一个进入东州秘境的名额,王上一定会为你加官进爵,说不准,连升你三级呢。”风流俊秀的公子呵呵笑道。
  
      听了这话,大曌的使臣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们此行,薛魁首实力最为强大,连薛魁首都自认不敌,那谁还能是那些东州蛮子的对手?
  
      大曌所优胜的地方在于灵器、阵图这些地方,如果但论个人的战力,这些东州蛮子要强上一大截。
  
      大曌人断了一条胳膊那就是真的断了,东州人,断了一条胳膊,过不了太久就能长出来。
  
      只要不是致命伤,对他们起的作用根本就是微乎其微。
  
      也唯有薛魁首这般强大的修者,一身灵力精纯无比,才能封住那些大曌人的血气。
  
      现在他真是后悔,当日真不该利欲熏心,结果让自己骑虎难下。
  
      而在不远处,另外一座酒楼内,则坐着不少背后生有白色羽翼的鸟人。
  
      这些都是羽明国的人。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说话的也是一个看去年纪颇轻的羽人。
  
      这羽人肤色白皙,背后长着一对洁白的羽翼,若是细细看去,他的羽翼有着金边。
  
      金边,代表着王室血统。
  
      “回殿下,我们已派人飞往国内,准备将我羽明国年轻一辈最强的三名羽战士请过来。”
  
      “只要有他们三人在,这次大比我们定能拔得头筹,到时候进入东州秘境的名额,我们便能多一个。”
  
      “此事若成,殿下在羽明国的威望便又高了一分。”
  
      “如今太子暗弱,二王子被扣押在大曌,正是殿下崛起的最好时机,这样的机会,绝不会有第二次了。”年轻的羽人身旁,一名羽毛有些暗淡的老羽人道。
  
      他的羽毛虽然不靓丽,但那一双眼睛,确是出奇的亮。
  
      年轻的羽人,乃是羽明国的四王子,羽婴。
  
      年老的羽人,便是这四王子羽婴的授业恩师,羽明国老臣,白泽。
  
      白泽,早年曾为羽明国重臣,可后来因为受到排挤,离开了羽明国的王庭,最后姻缘巧合成为了四王子羽婴的授业恩师。
  
      羽婴对这位老师是十分信任的,他能够有今日,大半都是因为白泽的功劳。
  
      “老师,这件事就劳烦您了。”羽婴缓缓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殿下不可不察。”白泽的双眸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还有何事?”
  
      “大曌那边,那个薛鹏薛魁首已经出现了,我们要是能想办法,将这个薛鹏拉到我羽明国,成为殿下的左膀右臂,那么,老臣可以肯定,将来的羽明国,未来的国主,便是殿下您了。”白色缓缓道。
  
      “老师,您是不是有点太看得起他了,就算他弄出什么灵器,只要我们多花一些灵石,都是能够弄到手的。”羽婴皱眉道。
  
      “殿下所言极是,我们羽明国是富有,可以花钱来买,但是,微臣看中的,不仅仅是薛鹏那些个灵器,更重要的是他这个人。”
  
      “那大曌文王老迈昏庸,大王子只知积累军功抢夺王位,大曌早晚落到那大王子的手中,到时候,我们羽明最大的敌人,便是这大王子。”
  
      “现在大曌有这甲、乙两式灵器在手,尤其是乙式灵器,弥补了他们在空中的劣势,这样我们的优势就不复存在了。”白泽缓缓道。
  
      “老师所言极是,只是这跟那薛鹏有什么关系?”羽婴皱眉道。
  
      “殿下,关系极大,那薛鹏是太子一边的人,大曌的大王子心胸狭隘,定容不得薛鹏,若薛鹏留在大曌,他日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那又如何?”
  
      “殿下,您想想,那薛鹏短短时间就能制造出甲乙两种灵器,如果说他没有第三种,第四种,老臣不信。”
  
      “如果将他拉到挥下,我们秘密制造这些新的灵器,到时候凭借这些灵器的锋锐,我们力量变会快速增强,我们便可用此来扩大殿下的以影响力,废除太子,让重臣拥立殿下为太子,继而掌管羽明,再图东州,吞并大曌,四海之内,皆我羽明国土。”
  
      听了白泽这话,羽婴最后道:“好,就依老师所言,想尽办法,拉拢那个薛鹏。”
  
      “他不是喜欢灵石吗,那就给他,他要多少,就给他多少。”
  
      而此时在血神塔世界内,薛鹏已经蹬上了青云梯。
  
      青云梯上骨累累,勇士攀登誓不回。
  
      薛鹏越过一个个东州的修炼者,凡是见到不支的,他一脚便给踢了下去。
  
      虽然铁琴这个东州人想要他死,但是琪琪格,还有城主对他却是不错。
  
      既然能帮,那就帮帮东州的人。
  
      薛鹏一直往上攀,支撑不住了,就在上面锻炼一阵,适应了便继续往上攀登。
  
      在通往云上桥的青云梯上,他见到了一个熟人。
  
      这人躺在青云梯上瞧着薛鹏,微微一愣:“诶,兄弟,真巧啊。”
  
      薛鹏大口喘了口粗气,看着这人笑道:“真是巧啊,你怎么又躺这儿了?”
  
      “诶,那还用说么,我本想着躺一会再起来,可谁想到,这一躺就起不来了,兄弟再帮帮忙。”那人笑道。
  
      “等一会在帮你,我先喘口气。”薛鹏一屁股坐在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