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仙贵 > 第四百六十章 血衣人

第四百六十章 血衣人


  “呵呵,你现在血神塔,比阿古达木还要有名。”躺在青云梯上的男子笑道。
  “阿古达木?什么东西?”薛鹏问道。
  “什么东西?”男子闻言诧异地看着薛鹏道:“你竟然连阿古达木都不认得?”
  “我应该认得他么?”薛鹏无所谓道。
  “呵呵,阿古达木是我们东州年轻一辈最强的勇士。”男子说着,眼中露出一抹羡慕之色。
  “最强的勇士?难道比铁琴还强?”薛鹏诧异道。
  “你说铁琴那个丫头啊,我记得三年前,她参加过一次我们东州的大比,那个时候,她就很倒霉,遇到了阿古达木,被一拳给轰散了剑体,后来听说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不过,最后的排名,铁琴的实力也在前十五名以内,这三年看来,铁琴那丫头实力爆涨,可能排得进前五,不过肯定不是阿古达木的对手就是了。”
  “阿古达木,那可是个死变态。”男子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缓缓道。
  “铁琴已经够变态的了,有人比她还变态?”薛鹏眉头挑了挑。
  “嘿嘿,没办法,人家是天之骄子,又得到全力的资源培养,能不变态么,我估摸着,就算是三个铁琴摞在一起,可能都不是那个阿古达木的对手。”
  “如此说,东州还真是卧虎藏龙啊。”薛鹏叹道。
  “那是自然,我们东州人,可是要比你们大的人强得多,当然,这是论个人的实力,你们大人有乱七八糟的灵器,还有阵法,也挺厉害的。”
  “诶,听说你叫陆小鱼,你在你们那边能排多少。”
  “这个嘛,我要是说我排第一你信不信?”薛鹏呵呵笑道。
  “哈哈哈,我说你这个大人,你也太逗了吧,就你这个实力,被铁琴追得更丧家犬一样,还第一?”
  “虽说大很弱,但是你要是第一,你大也太弱了吧,哈哈哈。”
  “我说小鱼,你就算喜欢往脸上贴金,那也不是这么个贴法啊。”
  “依我看,在大,你也就是一条小鱼,嘿,你名字,还真的挺适合你的。”
  “啊,哎呦。”男子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原来是薛鹏一脚踢在了男子的裆部,直接将他踢了下去。
  “你这条死鱼,我不就是说了两句实话么,你竟然想让我断子绝孙,你给我等着,不要让我在遇到你。”男子破口大骂着。
  “下次见面我一定好好奉陪。”薛鹏喊道。
  他休息过来了,继续向上攀爬。
  一个昼夜,两个昼夜,终于薛鹏又看到了路的尽头。
  他再一次蹬上了云上桥。
  两道光芒射入他的眉心,随着他一脚踏出,脚下浮现一只木元汇聚成的青色小鸟。
  薛鹏迈着步伐,踏着青鸟,朝着远方走去,
  便在这时,忽然耳旁响起了一个声音。
  “少年人,你不是东州人?”
  这声音忽远忽近,似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但最后一个人字落下时,却响在了薛鹏的耳畔。
  薛鹏猛地侧头看去,便见身旁已经有一人。
  这人身材瘦削,面容俊逸,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一头黑发披散着,散落在他的血色衣袍上。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不见他迈动步伐,却始终能与薛鹏同行,保持着五尺的距离。
  薛鹏警惕了起来,却也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前道:“你是谁?”
  薛鹏的话,似乎是勾起了他的回忆,他的眼眸里浮现了一抹紫色的光滑,最后缓缓笑道:“我便是我。”
  薛鹏看着这人,见其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不禁稍微放松了一下,不禁道:“你这人说话倒是有趣,打着机锋,你既不愿说,我也不强求。”
  “便叫我血衣人吧,无论我是我的朋友还是我的敌人,他们都这么称呼我。”血衣人道。
  “血衣人,我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么一个名字,有什么含义么?”
  “你的问题可真多。”
  薛鹏没搭话,盯着血衣人。
  过了一会,血衣人方才缓缓道:“或许,是因为我的衣衫被血浸透了的缘故吧。”
  “谁的血?”
  “有我的,也有敌人的,还有朋友的。”
  “看来,你的一生也很不寻常啊。”
  血衣人微微一笑:“你呢,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能来到这里。”
  “我是一个普通人,你说的这里,指得是哪里,血神塔么?”薛鹏问道。
  “看来,你现在还看不懂,也对,你还没有凝练土水二元参悟图腾,自然是看不出的,可为什么你能路过我这里呢?”血衣人若有所思。
  “什么意思,你这里?”薛鹏眉头皱起。
  “算了,这世上太多的未知与不解,我又何必强求呢,等下次我们再见面时,或许一切都会迎刃而解。”话音落,血衣人调转身形,开始远去,同时他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既能来到这里,便说明你我有缘,此物送你,至于你的造化如何,便看你自己的了。”话音落下,一道血光射向薛鹏眉心。
  薛鹏想要躲,却怎么也躲不开,下一刻。
  引力从脚下传来,他脚下一空,坠落下去。
  薛鹏知道,自己进入了血神塔的第六层。
  肉翅颤动,薛鹏稳住身形。
  他闭目细细感应,发现体内世界已多了一个血色的大球,悬浮在他的体内世界。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薛鹏灵识观察着这个巨大的血球。
  在薛鹏的体内世界,青蛟与三个蠢鸟也在盯着这个巨大的血球看。
  “这什么玩意儿?”青蛟张口吐出了一大口青焰。
  炽热的火元冲击着那巨大的血球,可在青焰接触到血球那一刹那,血球忽然一颤,将青焰完全震开了。
  然就在此时,薛鹏手腕处的金铃忽然颤抖了一下,随后一道血光注入到了薛鹏的体内。
  随后,这些血光化作了一条条细小的血蛇,潜伏在薛鹏的体内世界,散布在那血球的周围。
  对于这些,薛鹏却是半点都不清楚。
  “人类,之前跟你说话的看上去好像也像是个人类,可为什么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青蛟的声音缓缓响起。
  方才在与那血衣人接触时,青蛟也感受到了那血衣人的气息。
  三个小蠢货则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这血球,随后有跑回到了薛鹏体内那充斥着木元的长河之中。
  这一道木元长河是筑基血妖,三个蠢货的母亲留下的。
  这木元长河能够吸收薛鹏体内的木元壮大自己,同时也能滋养是三个小蠢货。
  不过随着三个小蠢货不断吸收,这木元长河在慢慢的枯萎着。
  现在薛鹏体内木元充沛,倒也不在这么一点木元。
  “人类,你说那个血衣人,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个东西在你的体内,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阴谋?”青蛟道。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这个血球便有了变化。
  便见这血球飘忽了一缕血线,这个血线向着薛鹏的体外飘出。
  血线飘出,吓了青蛟眼眶内的火焰一阵剧烈跳动。
  这不知道是什么的鬼东西,他本能有着一种畏惧,不敢靠近。
  青蛟将目光投向了三个小蠢货,命令道:“你三个过来,去看看那个血球是什么东西?”
  没有了筑基血妖的保护,青蛟对这三个小东西可是半点都不客气。
  如今小五担当着保护两个弟弟妹妹的重任,他拦住了小六、小七。
  他口中含着铁球,飞向青蛟。
  “别过来,你别过来。”青蛟惊吼一声,快速推开。
  小五含着铁蛋听了下来,随后道:“好吧,那我就不过去了,小六、小七,我们去别处玩。”
  说着,小五带着铁蛋还有小六、小七飞向了远方。
  “蠢鸟,真是越来越聪明了,都知道威胁我了。”青蛟也是大感头疼,在筑基血妖献祭了自己的灵魂滋补那三个小蠢货后,这三个小蠢货变得很是聪明。
  小六最贼,小五看着木讷,实则十分内秀。
  面对小五的感觉,有时候让他有种面对这个人类的感觉。
  “人类,你能把这个东西弄出去么?”青蛟道。
  “不能。”薛鹏回了一句。
  “这里可是你的世界,你怎么就弄不出去?”青蛟道。
  “这里虽然是我的世界,可我却无法掌握,就好像这里的火元、金元、木元,虽然十分充沛,可我能使用,却少之又少。”
  “好了,我们看看,这血球到底想要干什么。”薛鹏缓缓道。
  这血球散出的血线,从薛鹏的体内散出,而后飘向了一个方向。
  薛鹏目光随着血线移动,血线停留在他右侧十丈外就不动了,在那里飘动着摇摆着,似乎在招手,让薛鹏跟着它。
  “什么意思?难道是让我跟着它?”薛鹏的声音缓缓响起。
  薛鹏当下迈出了一步,那血线果然又朝着前方飘了一步的距离,而后停下来,继续等着薛鹏。
  “看来,它是想要带我去某个地方。”薛鹏想了一会,薛鹏肉翅振动,朝着那个方向飞去。
  “喂喂,人类,你干什么,你不会真要跟着这个阴森森的东西去吧?”
  “人类,你知道它要把你带到哪里去么?”
  薛鹏沉吟了一会,这才道:“那个血衣人说,我能去到那里是跟他有缘,说给我一个机遇,至于我能否把握住,还要看我自己。”
  “喂喂喂,我说人类,你这么狡猾,可不能上当啊。”
  “什么狗屁的机遇,我看八成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个血衣人,就见了你一面,就说你跟他有缘,这种鬼话,人类你不能信啊。”
  “人类,你要相信,天下从来都不会平白无故的掉馅饼,这种事情,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我看那个血衣人八成是不怀好意。”
  “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就说什么有缘,人类别信他的。”青蛟苦口婆心劝说着。
  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血衣人的时候,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即便是他面对铁琴那个女人,甚至别铁琴还要强的生灵时,他都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在那血衣人的面前,他就是觉得十分的古怪。
  “好了,老青,你不要再说了。”薛鹏的声音缓缓响起。
  方才他以窥天眼看过这人的身体,发现这人非是实体,有些类似青蛟此时的存在。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能感受到,如果这个血衣人实力极强,如果他有恶意,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他如果想杀自己,犯不着再说什么机缘,让自己犯险。
  不过薛鹏自然也不会相信,血衣人是真的送他什么机缘,他心中更偏向的是,在那个方向,有着对他与血衣人都有利的东西。
  薛鹏心里这般猜测着。
  而此时在血神塔的某个地方,血衣人盘膝而坐。
  他似乎看到了薛鹏的行动,嘴角不禁微微泛起了一丝笑意。
  下一刻,他忽然睁开双眼,眼中紫芒大盛。
  而此时在血衣人身前,还恭敬地站着数千生灵。
  这些生灵之中,有着实力强大的血妖,也有着成为血煞的人类。
  而在这些人之中,三道人影正在站在这些生灵当中。
  若是薛鹏看到三人,定然能够一眼就认出来,正是羽翎、鸿雁还有大个。
  此时三人站在最末的位置,说明他们的实力是这些生灵中最为小的。
  羽翎、鸿雁、小个三人头也不敢抬一下,静静的站在那里,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血主,您面带笑意,难道是那事成了?”在血衣人身前,盘卧着一条蛇类血妖。
  现在来说,这已不能称其为蛇了。
  这血妖,头生双脚,腹下四爪,乃一条蛟龙。
  这血蛟龙身躯极其庞大,少说也有百丈,周身都是血红的鳞片,如同红玉一般。
  这些鳞片极其鲜艳耀眼,上面闪烁着血色的流光,每一片都十分坚韧,能够轻易扛得住筑基后期修士的一击。
  这血妖也只在眉心有一个眼眶,里面跳跃着赤红的火焰。
  在血妖的附近没有任何生灵,因为这血妖周围温度极高,即便是普通的修士都难以承受。
  这是已凝结金丹的实力强横的血妖,已经是一只大妖。
  血衣人闻言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了一些。
  一旁一名魁梧大汉,周身泛着紫光。
  如果有东州人看到,定然会一眼认出,这便是血煞。
  不过,更令他们吃惊的是,这血煞并没有疯狂,陷入无尽的杀戮之中,这血煞的头脑十分清醒,与正常人无疑。
  而最令人吃惊的是,这里足足有着百余血煞,数百的血灵,这些人的目光都十分澄澈,此刻恭敬地站在一旁。
  为首的血煞乃是血煞的头领,修为也达到了金丹,若是放在外面,已是一名大修。
  一个大妖,一个金丹大修士,却称血衣人为血主。
  很显然,血衣人的修为要在大妖与大修之上。
  那他会是什么修为?
  这一点,只怕便是连大妖与金丹大修也不得而知。
  他们只是知道,他们不是血主的对手,远不是血主的对手。
  在没有遇到血主前。
  他们日夜受血神塔的磨炼,若是血神塔祭炼,即便他们已凝结金丹,也必然免不了魂飞魄散的下场。
  最后,他们的血肉将会化作血神塔内万千生灵的养分,他们的灵魂将会成为血神塔塔灵的养料。
  这是他们不愿接受的,都是天下的生灵,凭什么他们的生死,便要由外面那些人决定?
  他们不是外面怪物的养分,他们是独自而自主的生灵。
  这一战,是为了生存而战。
  站在这里的所有生灵心中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逃出血神塔,获得新生,获得自由。
  他们听说,血神塔外的世界肥美无比,到处都是可以吃的食物。
  那里的环境也比这里好多了,没有风灾、火灾、水灾,安静而祥和,可以让他们永生永世的生活下去。
  而想要在那样的世界生活,以他们的力量是办不到的,但是血主的出现,给他们指明了道路。
  只要是跟着血主走,他们就能回去往那个美丽的世界。
  下方,数千强大的生灵都看向了血主。
  羽翎、鸿雁、大个三人不敢做出异于常人的表现,他们也抬起了头,尽量让自己的目光变得热忱。
  血衣人的目光扫了一眼,他虽然没有将目光集中看向羽翎、鸿雁、大个三人,但三人却同时浑身一震,有种被看穿了的感觉。
  在场所有人生灵中,他们三人是最为奇特的存在。
  血妖,乃是生长在血神塔中,由血神塔浓郁血气与那些死在血神塔中强者的灵魂凝聚孕育而成。
  血煞,本是东州的修者,不过由于他们贪功冒进,致使他们被血煞迷失了心智,可不知道血主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这血神塔中那些强大的血煞心智都唤了回来,同时保留了他们的心智,同时还让他们拥有血煞之力。
  他们三人,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便是因为羽翎、鸿雁体内都有煞气,被一个筑基期的血煞找到了。
  当时大个还不是血煞,筑基修士给了两个选择,一是被其斩杀二是成为血煞。
  大个选择后者,成为了血煞
  于是三人便被带到了这里,开始接受血主的洗礼。
  他们三人,并非是血主直接洗礼,二是由一名筑基血煞给他们洗礼的。
  那筑基修士察觉三人神智十分清醒,三人则说是,刚刚入血煞,还有同行的修士作证。
  加上,并非所有的血煞一成为血煞便失去理智。
  没有失去理智,便意味着有着更大的潜力,所以他们三人,倒是被当做是潜力来培养,如今方才能站到这里。
  羽翎很清楚,自己没有迷失神智,不是因为她的意志足够的坚定,而是因为,那无名的古决。
  羽翎下定决定,定要日夜不辍修炼那念诵那无名古决。
  此时,血衣人的声音响起。
  “一切,都在计划中,只等封印一一解开,我们便能离开这个血神塔。”
  “到时,外面的世界便是我们的家园,那里安宁而祥和,没有灾难,不过我们想要去往那个世界,必须要做出牺牲。”
  “不过你们放心,死去的生灵我都将会让他重新在血池复活。”血主的声音响起。
  “我们皆愿为血主,为我们去往新的世界,献上我们的**。”下方一众血妖与血煞、血灵放声大喊着。
  他们一个个眼眸闪着狂热,奋力地嘶吼着,仿佛是要喊破自己的喉咙也不足以发泄他们心中的激动。
  羽翎、鸿雁、大个也跟着呐喊着,不过他们的心里却是一片冰冷,如果让这些家伙进入东州,整个东州还不翻了天啊。
  羽翎暗暗祈祷着,那封印可千万不要被揭开啊。
  便在此时,血主的声音响起:“现在,谁愿帮助我们的血使,去将封印揭开?”
  “我愿意,血主,我愿意去帮助血使将封印揭开。”一名筑基血妖高声道。
  那是一只巨大的妖禽,修为筑基大圆满,只在大妖之下。
  血主含笑道:“此次任务,血妖一脉并不合适,那封印专克血妖,所以我意由血煞派人前去。”
  说着血主看向了数百血灵、血煞。
  登时有十数名血煞、血灵站了出来,实力都在筑基期。
  “血主,我等愿意前往帮助血使大人,揭开封印,脱离血神塔。”
  血主看了看这些人,仍旧摇头道:“你们的血煞之气太过浓郁,也难以靠近太靠近封印,你们也不合适,可有刚成为血煞的?”
  听了了血主这话,羽翎浑身一颤,当下想也不想,往左站出一步道:“血主在上,尔雅愿意为血主,愿意为我们前往新的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一旁的鸿雁与大个见状瞳孔一缩。
  鸿雁心中暗暗着急:“羽翎,你这是干什么,干嘛自己找死啊?”
  大个心中也暗叹:“完了,那封印之地肯定有着重兵把守,岂能轻易进入,这次羽翎姐算是死定了。”
  血主闻声看向了羽翎,锐利的眼眸打量了一番羽翎,问道:“你是刚成为血煞?”
  羽翎点头道:“血主在上,尔雅的确刚成为血煞。”
  血主的眼眸忽然一凝,锐利的目光直射羽翎冷冷道:“来人,拖下去,扔到血池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