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八十九章 独孤毓辰被封王

第八十九章 独孤毓辰被封王

    其实柳香蔫是柳大人嫡子的续弦所生,故而受到了苏家另外两位小姐的冷落,她本只要找个安静的角落,却见到了苏墨灵。r?anwenw?w?w?.?r?a?n?w?e?na?`c?o?m?
  
      这位紫瞳苏家的小姐也是嫡女,为何会独自坐在这里?莫非是因为出自平妻也被那两个苏家的小姐排斥了?带着这样的疑惑,她坐在了苏墨灵的旁边。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和苏墨灵还什么都没说,就遇到了宁北北的这件事情,宁北北她……比自己所受的委屈,要多得多啊。
  
      “哼,反正有我在的一天,她们母女就休想得逞!”宁北北冷哼着。
  
      “呀!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不知谁高兴得竟是一声尖叫,不过却顺利地把所有人的目光移向了那缓缓走来的皇家子弟,当然也包括了苏墨灵一桌三人。
  
      一眼望去,苏墨灵见着了几个熟悉的面孔,都是百灵楼的常客。
  
      最前面的毫无疑问是把那清月金屋藏娇的太子殿下独孤毓寒独孤毓寒是中宫皇后所出嫡长子,本就生得英俊,又是继承了母亲的端庄,父亲的威严,让他那分气质无论是走到哪里都让人忽视不能。他着着太子龙袍,面色红润,想必是清月确实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离太子远些的位置,有着一位看起来比太子小上两岁的男子独孤毓炎,他眉目虽算清秀,却也染上了两分遗传自母亲李贵妃的妖娆。
  
      果不其然,那些少女们见着独孤毓寒与独孤毓炎,原本白白的小脸都不由生出几朵红云。
  
      踏着红地毯,皇子、世子们浩浩荡荡地迈入了宴会,向上面的四个主子行过礼后,便都入了座。
  
      皇太后看着自己的孙子们,又看了看在场端庄可爱的少女们,乐得脸上的笑容都合不拢。
  
      “嗯?六弟怎么不在?我在外边未见着他,还以为他先随皇奶奶进来了呢。”独孤毓寒故作张望,道。
  
      虽然明面上独孤毓辰最大的敌人是独孤毓炎,毕竟那独孤毓辰看起来半分想争权的**都没有,可也正因为如此,独孤毓寒更是不解自己的父皇为何要将他养在皇太后那儿。
  
      这个宴会上要求所有皇子世子都参加,如今却找不到独孤毓辰,太子殿下自然不会放过让独孤毓辰背上一条违抗懿旨的罪名,更何况虽然每次相亲宴表面上是由皇太后和皇后娘娘所策划的,实际上却是由皇上在背后授意的,独孤毓辰若是翘掉……也其中可能做出大文章来。
  
      独孤毓炎也乐于看到独孤毓辰出事:“皇奶奶一向疼爱六弟,六弟怎可能不来?许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呢。”
  
      言下之意就是独孤毓辰玩世不恭,仗着宠爱无法无天,甚至连皇太后都不放在眼里了。
  
      “可依小女看,六殿下一向温文尔雅,定是因为病了才未按时到的!”
  
      苏墨灵觉得这声音煞是熟悉,便沿着这女子的声音望去果然是苏安琴。
  
      苏安琴一身桃色,映衬着她柔嫩的肌肤,惹人怜爱地站在桌边,神色丝毫没有紧张。哼,我才不相信六殿下会肤浅地看上那个武夫妹妹,六殿下要是知道了我为他说情一定会问我是谁,记得我的好的……
  
      苏墨灵一愣,为何这苏安琴竟会莫名给独孤毓辰说情?苏墨灵每次与独孤毓辰相见都不在苏府,独孤毓辰给苏墨灵送礼物都会差人来送,所以苏安琴应该是从未见过独孤毓辰的,为何自己这位自私的二姐,竟会为独孤毓辰说情?莫非是在她那吃了气,想要从独孤毓辰身上将这气找回来?
  
      皇后听了后也是只笑着,点了点头:“应该是了,辰儿并未在皇宫中长大,许是一时难受忘了来告知一声,”抬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贴身婢女,“霜儿,你去六皇子宫中问问情况罢。”
  
      就算是病了,于情于理,也应该派人来通告一声,如此莫名其妙,完全不像是一名有教养的皇子的做出来的事,皇后故意提及他没有在皇宫长大,不就是告诉在座的各位:再怎么都是从外面长大了,即使有皇帝的血统,也脱不去那层宫外的皮?
  
      苏安琴一心以为自己帮了独孤毓辰,殊不知自己在搬着石头砸独孤毓辰的脚。
  
      “不必了。”冷淡的声音叫带着不容人抗拒的威严。
  
      对!这声音是独孤毓辰的!
  
      苏墨灵向那道冷淡的声音望去
  
      独孤毓辰一身青衫,白龙纹绣在衣边,腰着象征墨焰国王爷才能有的白玉翡狐佩,三千青丝鬓着一凤凰落坠簪,勾人的桃花眼里不知为何写满了冷淡,樱花色的唇瓣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踏着红地毯,缓缓向正中心走去。每当他走过之处,两旁都似开满了各色的花朵,衬托着他绝美的颜容却又生生被这个少年比了下去。
  
      这……这就是六皇子?苏安琴的心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他……比画像上的,还要好看得多……
  
      虽早听闻过六皇子独孤毓辰的美貌,但独孤毓辰并不喜参加此类活动,诸多闺秀们也都是第一次见到独孤毓辰,无不沉陷于他的美貌当中。
  
      苏安乐看了一眼苏安琴的表情,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她又转头看向了苏墨灵,微微皱眉。
  
      独孤毓辰与苏墨灵也算得上青梅竹马,那张脸其他人见得少,苏墨灵可见得多,她只是欣赏地看了几眼独孤毓辰,便开始吃起了桌子上的梅子。
  
      台上的四位主子一直都知道独孤毓辰国色天香,如今见着沐浴在月色中的独孤毓辰更是美了几分,也都暗自赞叹。
  
      皇太后轻轻咳嗽了两声:“辰儿,你瞧你,也不早点儿来……现在来都把小姐们的目光吸引了去,你的这些兄弟们,可得怨你了。”
  
      语气虽然微怒,但是皇太后面色依旧和颜悦色,带着笑容,明显这话儿只是开玩笑。
  
      皇太后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孙子是的,她生谁的气也绝对不会生独孤毓辰的气……若不是因为自己,她这个孙子,也不会痛苦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经历那些常人所无法承受的痛苦。
  
      独孤毓辰知道皇太后这是在为自己创造解释的机会,不让皇后先来问罪于他。
  
      “辰儿入宫时被父皇叫了去,商量关于封王的事情。”独孤毓辰的声音很冷淡,却字字有力,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到这句话。
  
      封……封王?
  
      众人皆是大惊,竟是封王一事?!
  
      独孤毓辰一说出这话来,台上四位主子的目光马上便移向了他腰间坠着的白玉翡狐佩。皇后娘娘心中暗暗一惊,她早知道以皇帝对独孤毓辰的特殊封王是肯定之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