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皇帝的感情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皇帝的感情

    独孤毓炎对着墨焰皇帝磕头道:“父皇,我的确因为皇兄曾经欺压我而心生报复,可我绝对没有陷害皇兄,也没有真的想置他于死地啊!”
  
      “皇上!炎儿是您看着长大的,炎儿虽然冲动了些,但他本性不坏啊!”李贵妃也求饶着。
  
      “拿下!”墨焰皇帝甚至不想听李贵妃和自己儿子的辩解。
  
      他一声令下,侍卫们便立即拿下了独孤毓炎,又向李贵妃冲去。
  
      “住手!”李贵妃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便将皇贵妃挟制住,“你们难道想要皇贵妃给本宫母子陪葬吗?!”
  
      侍卫们停下了手,等待着墨焰皇帝下一步的指示。
  
      “姐姐……?”皇贵妃似是不相信李贵妃会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偏头看向了李贵妃。
  
      “我救过你不少次!这次轮到你来救我了!”李贵妃狠狠咬牙,她就不信,墨焰皇帝会连他最喜欢的女子都见死不救!
  
      皇贵妃低着眼眸,李贵妃确实救过她很多次,若要挟持她当人质才能活下来,她当然是愿意的,可是……姐姐,皇上他终归爱的人不是我啊。
  
      墨焰皇帝冷笑:“你救她?若不是你叫人刁难于恬儿,恬儿会这么多次险些遇害?别以为朕不知道,朕只不过是看你在生育了炎儿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皇贵妃张大着小嘴,不敢相信墨焰皇帝说的话,她质问李贵妃道:“姐姐,皇上说的可是真话?!”
  
      李贵妃的脚上哆嗦,但是她知道,此时的她若是有半分退让,都将会把自己和炎儿逼入万劫不复!
  
      “皇上,你我夫妻也算是数十载,或许连皇后都不知道……您其实是个多情的人,可我知道,”李贵妃硬逞强着,“只是您的心,从未在这后宫其他人身上停留过罢了……”
  
      墨焰皇帝冷冷地看着李贵妃,李贵妃被那冰冷的眼神伤得刺骨。
  
      “放我和炎儿离开,我和炎儿会放弃一切,从此当普通人,绝不会再踏入墨焰国都!”李贵妃咬牙,说下了这一句话。
  
      她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终归还是灰飞烟灭了啊……
  
      但至少,她绝不会让自己输到连命都没有!她只要暂时离开,以她的母家在前廷的实力,她和炎儿未必就是真的满盘皆输!
  
      墨焰皇帝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果然,知我者还是你啊,我的淑儿。”
  
      淑儿……李贵妃听着这二字心跳就很是停了两拍,她似是看到了那年自己初入王府,红纱下第一次偷偷看到眼前人的模样。
  
      只是……这一切都回不去了!李贵妃咬着牙:“皇上,不必叫我的闺名,过去的一切,都早已随着皇上您对我的淡漠而消散了,如今我只想出宫,和炎儿一起远离这个纷纷扰扰,还请皇上成全。”
  
      墨焰皇帝冷笑,他轻轻抬手,李贵妃警惕地拿着水果刀架在皇贵妃的脖子上。
  
      皇贵妃低下眼眸,皇帝是不会顾惜她的生命的,她想告诉李贵妃,可是如今即便是告诉她了,又有什么用呢?
  
      “咻——”
  
      一颗碧绿的珠子穿过李贵妃的额头,她看到那颗珠子的时候便知道自己输了。
  
      不是输给了爱情,不是输给了权力……而是输在了彻彻底底的实力上!
  
      李贵妃死前瞪大着双眼,谁也不知道她死前最恨的竟然会是自己是个女儿身,若有下一世,她绝对不要再当一名女子,又或是绝对不要再生在男尊国……
  
      “母妃!!!”
  
      “姐姐!!!”
  
      这一场闹剧,开始到结束,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可皇贵妃最后看着李贵妃死不瞑目的样子,仿佛是目睹了她的一生,这个一开始和自己一样对皇帝心生爱慕,到如今这样的局面……她伤心不已,也同样……畏惧不已。
  
      李贵妃,终归还陪伴了皇帝近三十年啊……如今,她走了,走在了自己付出了一辈子的人的手上。
  
      姐姐……这就是你所说的多情之人吗?
  
      “恬儿,这个丑陋的女人,不配你为她流一滴眼泪。”墨焰皇帝并未多看李贵妃一眼,他抱过皇贵妃,抹去她眼角边的一滴泪水。
  
      皇贵妃痴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她爱着的男人,这一刻,她又想起了李贵妃所说的,只是他的感情从未落在这个后宫中的女人身上。
  
      甜儿,甜儿,她此刻无比地嫉妒着那个叫甜儿的女子,可又也无比地感谢着那叫甜儿的女子。若不是她,她或许可以走进他的心房,可正也若不是她……她或许一辈子也不曾能入他的眼眸。
  
      皇贵妃最终还是选择了倒入墨焰皇帝的怀中,她无比贪婪这个怀抱,这个既温暖……又寒冷的怀抱。
  
      “将四皇子削去爵位,废为庶人!打入天牢!”
  
      墨焰皇帝冷漠地宣判着独孤毓炎的死刑,但他又温柔地将皇贵妃抱起,走出了这个他不但毫无留恋还心有排斥的贵妃宫。
  
      从今日开始,墨焰国再无李贵妃,也再无四皇子晋文王爷!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苏墨灵正在和苏白宇下棋,初霂正在一边服侍着,是由苏白宇的亲信将这个消息带来的。
  
      “出了这么大事?”苏白宇皱眉,他放下了手中的棋子,对着苏墨灵道,“五妹,我得去找一下父亲,一会……算了,改日再来找你玩。”
  
      “嗯。”苏墨灵点头,也同样放下了手中的棋子。
  
      看着苏白宇离开了视线范围,初霂终忍不住一笑:“看来,这皇帝比想象中还要器重江夏王爷,如今看来,就算是主子不参与此事,墨焰皇帝的心里也早就有了主意了。”
  
      “也是你这招将计就计,用得刚刚好。”苏墨灵对初霂赞许道。
  
      “主子谬赞了。”初霂淡笑着。
  
      其实初霂并未做太多的事,她哪能一开始就想到是独孤毓炎对独孤毓寒下的手?她只不过是放出了一个看似刚好把握的“刺客”,等着李贵妃自己寻上门来自投罗网罢了。
  
      李贵妃想要嫁祸的人也并非是独孤毓辰,而是太子独孤毓寒他本人,她想达到的目的就是想让墨焰皇帝认为这一出是独孤毓寒自己的自导自演。
  
      她这算得上是一步狠棋,赌的就是墨焰皇帝对独孤毓辰的信任,若墨焰皇帝真信了是独孤毓辰,初霂则得利用独孤毓炎曾经那些潜伏在独孤毓寒身边的亲信回归他的身边来开启计划二……初霂赌赢了,墨焰皇帝对独孤毓辰的信任怕是比对太子独孤毓寒的信任还要高得多。
  
      “而且主子,现在离结束,还早呢,”初霂眨了一下那双清澈深邃的眼眸,“李贵妃和晋文王爷是解决了,可也正好证实了太子殿下并非自导自演。”
  
      “墨焰皇帝如此狡诈多疑,又怎会不知道独孤毓炎并未真正动想杀太子的心?”苏墨灵一边收着桌子上的棋子,一边道,“若独孤毓炎真想杀太子,太子可没命躺在那张床上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