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二百零八章 苏墨灵负伤

第二百零八章 苏墨灵负伤

    三日后一早,苏墨灵便带着素莲进了宫,面见黎安皇帝。只是当苏墨灵进了宫,约定的时辰也到了,却得知黎安皇帝还在睡梦之中。
  
      “苏公子,您且在此等候。”太监对着两边貌美的宫女使了个颜色,两名宫女立刻端着上好的清茶和诱人的瓜果上来服侍苏墨灵了。
  
      太监离开后暗自惊心,他之前就听闻太子殿下痴迷于天羽国贵客的美貌,今日一见苏墨灵本尊只觉得自己还是小瞧了这天下之美。
  
      两名宫女时而故作忧怜,时而又作妩媚,可苏墨灵的目光却一直未看向二人,二人不禁自叹。她们二人本来是接下来要用来献给黎安皇帝的美人儿,但黎安皇帝昨夜突然吩咐她们好好伺候天羽国贵客,她们若是能被天羽国的贵客看上,就能逃脱于黎安皇帝的魔爪。
  
      只是……这天羽国的贵客实在是貌比天仙,她们引以为傲的美貌在这位公子身旁,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也难怪这位天羽国的贵客,看都不愿意看她们一眼。
  
      或许,在贵客的眼里,看她们还不如自己照镜子呢。
  
      午时初,南宫一泓听闻了苏墨灵入宫的消息,醒后便直接来到了苏墨灵等候着黎安皇帝的偏殿。
  
      “苏公子,本宫可是听说你入宫了,早膳都没吃就直接过来了。”南宫一泓笑着坐到了靠近苏墨灵的椅子边。
  
      苏墨灵不想理睬南宫一泓,南宫一泓只以为是苏墨灵因为等待黎安皇帝太久而心中郁结,便做豪爽道:“苏公子,你也别生气,一国之君嘛,难免有些忘事。”
  
      南宫一泓又继续对着苏墨灵说着话,苏墨灵只好皱眉道:“太子究竟何事?”
  
      南宫一泓看了一眼周围的婢女,宫女们赶紧识眼色地退下了,一时间刚刚还有不少人在的偏殿,就只剩下南宫一泓与苏墨灵,还有素莲了。
  
      “你也下去。”南宫一泓对着素莲道。
  
      苏墨灵听后便直接道:“太子有话直说吧,我的婢女不必回避。”
  
      见苏墨灵这样说,南宫一泓只好作罢。他尽量将脑袋靠近苏墨灵,对着苏墨灵道:“苏公子,那位小美人,你还满意吗?”
  
      南宫一泓是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泼辣的小美人儿居然还是陆将军府上的女儿,他玩过不少女人,可是这样还未及笈的名门闺秀,却因为碍于身份还未品尝过。
  
      “太子这是何意?该不会是送给我的人,还想要回去吧?”苏墨灵眼神冰冷,忍耐着心中的愤怒之意。
  
      南宫一泓面色尴尬,他的确是还想要享用那个小美人,但看着为苏公子的语气,应该是还没有玩腻。
  
      好吧,谁让这位苏公子长得好看呢?自己就多容忍容忍他……
  
      这时,太监走了进来,见南宫一泓也在这里,便对着南宫一泓和苏墨灵行了一礼。
  
      “太子殿下,苏公子。”
  
      “赵德利,我父皇还没醒来?”南宫一泓拿出了他平时傲然的模样,他要让这个苏公子知道,自己只是对他才和颜悦色。
  
      至于其他人?他可是一国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回太子殿下,陛下他今日身体不适,已经叫去了太医,奴才这是来回禀一下苏公子,叫苏公子别再等陛下了,陛下改日会再召苏公子的。”太监知道南宫一泓对这位苏公子情有独钟,他不敢再多留,说完话,就告退了。
  
      “父皇身体不适?”南宫一泓微微皱眉,语气中有着一丝疑惑,他也没有继续与苏墨灵纠缠,“苏公子,本宫也不多陪了,父皇如今身体不好,本宫得去看看。”
  
      苏墨灵点了点头。
  
      南宫一泓离开后,苏墨灵便带着素莲,出了宫。她与素莲到了家酒楼,直接入了一间雅间,雅间中林神医正好叫上了一桌美食,香味扑鼻。
  
      桌子上有着三副碗筷,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
  
      “快坐下,这桌菜老夫可都是点的你爱吃的。”林神医虽然这样说着,却直接撕下了烤全鸡上的鸡腿,自个儿吃下了。
  
      苏墨灵坐了下来,素莲也坐到了苏墨灵身边,为她斟着林神医特地为苏墨灵准备的果酒。
  
      “老小孩儿,你倒是料定黎安皇帝一定会吃那药了啊。”苏墨灵亦是在烤全鸡上撕下了另一只鸡腿。
  
      林神医一笑:“呵,黎安皇帝求长生心切,见这药御医说无害,便自个儿吃了,真是小瞧老夫!老夫炼药要是能被区区御医就发现手脚,老夫能叫‘林神医’?”
  
      苏墨灵勾了勾唇。
  
      素莲却是不解:“主子,属下有疑问,不知能否一问?”
  
      “还有什么不能问的?”林神医一嗤,“老夫看你家主子,虽然不近人情了点,倒也是算不上可怕,你怎么就这么胆儿小呢?”
  
      素莲没有管林神医,而是继续等着自家主子的回答,气得林神医喝了一大口闷酒。
  
      见苏墨灵点了点头,素莲才道:“属下记得,神物在玉玺内,若有人想要造反,便会受到镇压,为何阁主大人炼药却并未受到镇压?”
  
      “唉,你这丫头脑袋,自己都说了造反才会受到镇压,老夫像是要造反的人吗?”林神医摇头,“老夫只是让黎安皇帝病上一病,造反?还远得很呢!”
  
      素莲点了点头,只是素莲也实在不懂,让黎安皇帝大病,又有何用呢?
  
      看着素莲的神情,林神医就知道这个小姑娘还在疑惑,便道:“这个就不是你这个小姑娘应该考虑的事情了,你只需要知道,你家主子不会错的。”
  
      素莲又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家主子不会错,这个世界上她最信任的人也就是自家主子了。
  
      所以,即便是她和初不一样,她不如初聪明,不如初懂自家主子,她也是最信任自家主子的人,听着主子的话,做主子希望的事情,就是她身为下属的道。
  
      “坏丫头,你猜这黎安太子会不会想要趁机作梗?”林神医问道。
  
      “这不重要,”苏墨灵抿了一口果酒,“南宫一泓不可能是我的合作对象。”
  
      突然,这一瞬间,苏墨灵心中猛然受到了一股心悸的感觉,她捂向自己的心脏。
  
      林神医见此,于是问道:“坏丫头,你怎么了?”
  
      “这……就是神物的镇压吗?”
  
      苏墨灵收掉了心头的想法,心悸的感觉就消失了。只是若只是心悸,可不可能成为不亡国的镇国神物。
  
      方才她只不过是动了不让黎安太子登基的想法便受到了来自神物对她心脏的警告,那若是她想的并非是不让黎安太子登基,而是要颠覆王朝呢?
  
      仅仅是一瞬间的想法,苏墨灵突然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重压她的全身!
  
      “噗!”
  
      鲜血染桌。
  
      “主子!”
  
      “坏丫头!”
  
      林神医看着苏墨灵口吐鲜血,顾不及其他,赶紧起身扶住了苏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