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列祖列宗在上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列祖列宗在上

    雨花国公主的病情越来越糟糕,完全是应了当时苏墨灵的诊断。如今离苏墨灵离开王宫之日已过十九日,雨花国的王上狠狠地拍着石桌,悔不当初。
  
      他就不应该相信这群无用无能的医师!当初若是让那位不知容貌的女医师一试,自己的女儿说不定已经快康复了!
  
      若是那位女医师说得没错……明日,就是自己的女儿米饭不进之日……不行!
  
      雨花国王上开始发动禁卫军,四处寻找那名女医师,即便他知道那名女医师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可能早已经离开这个国家了。
  
      当日夜晚,午时过后,雨花国王上守在自己已经因疼痛难耐昏睡的女儿面前,握着她的手,双眼留下忏悔的眼泪。
  
      “都怪为父,都怪为父!”
  
      剧烈的强风推开了窗外,雨花国王上沉浸在自己可能即将要失去女儿的疼痛中,无法自拔。
  
      “与其在这后悔,不如同我做个交易。”
  
      悄无声息,雨花国王上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道冷凉的女声。
  
      雨花国王上大惊,他回头望去,果真是看到了之前那名自己怎么寻也寻不到的蒙面女医师!
  
      “医师……?!孤,孤不是在做梦吧?!”雨花国王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日子他疯狂寻找的人,竟然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
  
      苏墨灵冷哼一声:“你若是觉得这是梦境,那令女的身体,是不是不用救也没关系了?”
  
      “不是不是……医师请息怒,请息怒。”雨花国王上竟然使自己镇静下来。
  
      苏墨灵走近了雨花国公主的床前,她看着雨花国公主的脸色,淡淡道:“以我身上所带的药材,她最多还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可以救。”
  
      闹了之前那么一出,雨花国王上对苏墨灵所说的话信任无比,他立即道:“若是医师能救下小女,医师即便是要孤的半壁江山,孤也允!”
  
      女儿是他与过世的王后唯一还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他绝不允许她死去。
  
      “江山?我要你这个破地方又有何用?”苏墨灵不以为然,“你不必摆出这幅模样,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是给了你机会。”
  
      “医师请说。”
  
      “雨花王,你可真觉得‘雨花’二字好听?”
  
      突然,苏墨灵说出一一句让雨花国王上不明所以的话,他皱着眉:“莫非阁下是想更改雨花国的国号?这……如果医师真能救下小女,此事也并非不可商议,可是这样对阁下又有什么好处呢?”
  
      雨花国王上不解。
  
      “兽宗王,你可觉得这个更适合你?”苏墨灵扬眉吐字道。
  
      兽宗王三字一出,雨花国王上连连退后两步。
  
      他伸出了右手食指,颤抖地指着苏墨灵:“阁、阁下究竟是谁!?”
  
      兽宗王……这个就连雨花王也不敢说出口的三字,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至少两轮的女子竟然就这样随意说出来了。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你若是想要她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和我交易。”苏墨灵的声音里没有感情,仿佛眼前这名女子的死活与自己毫无关系。
  
      雨花国原名为兽宗国这个情报,还是黑市提供给苏墨灵的。万圣阁的手虽然长且密,但又如何敌得过扎根上千年的黑市呢?
  
      只是雨花国曾名兽宗国,这个在上万年前的消息,也难得黑市竟然挖得如此清楚。
  
      雨花国王上吞了一口口水,他知道,眼前的女子对雨花国看来是知根知底了。
  
      “阁下……真不怕惹怒于忘忧国?”雨花国王上看向了自己的女儿,他心中的决定早就做好了,即便是真的会得罪忘忧国,他也要救自己的女儿。
  
      可他是穷途末路了,眼前这名医师却不一样,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江湖上自在逍遥,何必去惹怒七大国呢?
  
      雨花国,不,兽宗国,御兽的发源地。他们的先祖发明了御兽粉,开始以御兽为生,逐渐富裕,直到有一天,那位七大国之一的忘忧国皇帝来到了兽宗国。
  
      从此,这个世界上没有兽宗国,只有雨花国,时光流转,便是上万年之久。
  
      “只有三个时辰了,你没时间去考虑我的事情。”苏墨灵依旧冰冷道。
  
      “阁下若是救下公主,你要什么,即便是惹怒于忘忧国,孤也会为阁下献上。”雨花国王上肯定地回答道。
  
      苏墨灵却摇了摇头:“你没有选择,也没有耍花招的余地,现在就交给我。”
  
      “孤是一国之王,绝不反悔!”雨花国王上十分焦急,一方面他虽然信任苏墨灵了,却还是留了心眼,毕竟若是他被欺骗,极有可能不仅女儿没救成,反还惹怒了忘忧国,另一方面他也想尽量少的交出对方想要要的东西。
  
      “一国之君?”苏墨灵嗤笑一声,“在我这儿,你即便是大国的帝王,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香炉点放着的香一点一点地烧尽,时间分分秒秒。
  
      最终,雨花国王上还是做出了艰难的选择:“好,我相信医师。”
  
      现在的他,就如这名医师所说,无人可求了。
  
      雨花国的王上对着苏墨灵做了个“请”的姿势后,打开了门,门外的婢女对着雨花国王上行礼。
  
      苏墨灵跟上了雨花国王上的脚步。小婢女一愣,之前……不是一直都只有王上和公主殿下在里面吗?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雨花国王上一路轻功加速,带着苏墨灵到了王室的祠堂内。雨花国王上先是点了三根香,祭拜了一下祖先。
  
      “列祖列宗在上,请原谅孤今日要违背祖训,可郁儿是孤如今唯一的孩儿,孤无法对她见死不救!”说完,雨花国王上又对着列祖列宗们磕头三下。
  
      苏墨灵没有催促于雨花国王上,毕竟时间上,对方比自己更着急。
  
      雨花国王上磕头结果立马站了起来,他走到了一旁的柱子附近,蹲身下去,按了一个肉眼都看不到色差的按钮。
  
      “咔擦”一声,是祖先牌位们后有一张暗门被打开了。
  
      “医师请在此等候。”
  
      苏墨灵点了点头,目看着雨花国王上走进了暗门内。
  
      等待的过程中,一开始一切都静悄悄的,而后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小雨拍打着泥土和树叶,为夜晚染上了一层水雾。
  
      一炷香的时间后,雨花国王上从暗门里回来了,他手上捧着一个中型箱子,上面有不少灰尘,看来有些年月无人碰触了。
  
      “医师要的,应该都在这里面了,”雨花国王上叹气一声,“孤能以孤的性命保证,这里面的东西外面不曾流传过。”
  
      当年他的先祖差点拼死一命才保下来的东西,可是后来的万年里却依旧除了王室中人学会却不敢展露外,无任何作用。
  
      当年的兽宗国之所以留下它是为了自保,如今他为了自己的女儿便将先祖差点拼命才秘密保下来的东西交了出来,这或许会受人唾弃,但他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