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四百二十章 心魔

第四百二十章 心魔

那一日,是东方皓月登基的日子,她的姐姐穿着一身凰袍,明艳而美丽,就像是她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只不过,不同的是……站在她身边的人已经不再是她,而是那个男人。
  
  二人目光交汇,浓情蜜意,仿佛再也容不下他人。
  
  后来,她在朝中多次怂恿于大臣们往后宫之中荐美,但都被东方皓月一人拦下,她将他护在身后,护他周全。
  
  “雪儿,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朕为你张罗了一门亲事,对方是……”
  
  许是有所察觉,东方皓月为她安排了一门亲事。对方本应该是一名纯贵血,可是后来却意外地被东方皓雪发现……自己的王君原来只是个和夜族人私通生下的污点,因为放不开脸面而并未对外公布。
  
  这件事情,即便是自己那位凰姐也不知道,东方皓雪本应该生气,可她却没有,她拿捏住了夜族的把柄,暗中将夜族收入了囊中。
  
  东方皓月怀孕了,生了个男胎,她命人散布谣言,说凤君阳气太盛,根本就无法让人怀上女胎。谣言一出,大臣们更强力地为东方皓月荐美,可还是被东方皓月给拦下了流言。
  
  “凰姐,凤君若是真的生不出女儿,难不成你也要终身不再娶?”东方皓雪问道。
  
  “哈哈,果然还是雪儿懂朕,没错,朕就是这样想的。”东方皓月笑着,拍着东方皓雪的肩膀。
  
  “那凰位怎么办?”
  
  “到那时,便由妹妹替我继承吧。”
  
  后来,东方皓月再次怀孕了,关于东方皓月肚中的孩儿又是个男胎民间的流言越传越广,甚至传到了凤后的耳朵中。
  
  凤后这才得知,原来自己一直受到朝中朝外人的非议,一直以来都是东方皓月维护、保护于他才使他没有受到伤害。凤后放言,若这一胎还是个男胎,他便亲自为凰帝纳君!
  
  东方皓雪也怀孕了,东方皓月送来了不少东西以示对她的关怀。可这一切,东方皓雪都并不屑。
  
  “姐姐,你终于还是没有亲自出宫来看望我,你的眼里已经只有那个男人了,是吗?”
  
  七月初五,皇宫里传出消息——生了个女胎。
  
  东方皓雪坐在椅子上,她眯着眼睛,听着屋内自己孩子的哭闹声,回忆起了东方皓月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杀人,便得偿命。”
  
  杀人便得偿命?那姐姐你呢?你杀了父君这么久了,也应该给父君偿命了吧?
  
  东方皓雪最终闭上了眼睛,她还是输了,不是输给了姐姐,而是输给了姐姐的孩子。
  
  其实,东方梓棠真正戳入东方皓雪心中让东方皓雪晃神的那句话是“你以为你一直以来的心魔是东方皓月?不,你一直以来的心魔是你自己!”这一句,是啊……她的心魔其实从来都不是姐姐,而是她自己。
  
  杀了姐姐后的她,一直都将这一切怪在东方皓月身上。
  
  “若是父君是凤后,父君就可以不用死。”
  
  “若不是因为她出生凤后,本来当上凰帝的就应该是我!”
  
  “她不如我。”
  
  “……”
  
  可今日,东方梓棠问起她的时候,她才意料到了一件事情:当初即便是当凰帝的人是她,她的姐姐也还是不会只属于她一个人。最终,她还会一样会把东方皓月杀掉的吧?
  
  就在东方皓雪以为自己在坠落地上之间,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她想要睁开眼睛……是不是自己死了,姐姐来接她了?
  
  “雪儿,你怎么样?”
  
  然而,她听到了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她很熟悉,是自己母凰的声音。她还没死啊……
  
  东方皓雪嘴里被喂入了一颗伤药,东方芷汀又用灵力为东方皓雪治疗着。
  
  东方皓雪身上有着一道命符,乃是东方芷汀在东方皓月死后花大价钱在黑市购得的,一旦东方皓雪受到危及到她生命的攻击,东方芷汀便会知晓。
  
  “拜见康乐凰帝!”一众灵修们见康乐凰帝落地,但立马对着她行礼。
  
  里面有不少年轻一代,还是第一次见到雪圣国这位康乐凰帝,尚英凰位在位久,先凰在位早,导致这位康乐在位时间短,且毫无功绩,不被世人所挂念。
  
  站在空中,东方梓棠紫眸看着眼前那边脸上面无表情的女子,她修为高深,雄厚的灵力围绕在她的身旁。
  
  东方梓棠收了剑,她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而且……她也没有理由与她战斗。
  
  东方立蕙也同样上下打量着东方梓棠,东方梓棠年纪轻轻,容貌出众,但更让东方立蕙在意的是东方梓棠不到十六岁骨龄却有着灵果期巅峰的修为。如此天才,倒像是只有她们雪圣国皇室血脉才能孕育出的种子。
  
  “就是你自称是我雪圣国的太女?”
  
  想必眼前这人,便是一月口中那位好似无所不能的尚英凰帝了。东方梓棠微微点头,拱手对着东方立蕙行了一礼。
  
  “就是你伤了东方皓雪?”威压震出,东方立蕙声音严厉。
  
  “是我。”
  
  “你敢这样做,就不怕朕杀了你?”
  
  “起码并非死在东方皓雪的手上。”
  
  气氛僵持,东方梓棠虽年幼尚英凰帝至少近三百岁,但她的气势却完全不在东方立蕙之下。
  
  看着东方梓棠的风华和风度,东方立蕙不禁对东方梓棠的好感度加深了两分。
  
  “哈哈哈,好,这才有我雪圣国太女的模样!”东方立蕙大笑着,她雪圣国的太女,即便是假冒的,也理应像东方梓棠一样,“你跟我下去,朕给你一个自证身份的机会。”
  
  东方立蕙与东方梓棠二人火速落到了地面之上,众人也立即对着东方立蕙行礼。
  
  “拜见尚英凰帝!”
  
  语气里充满了敬畏。毕竟尚英凰帝可和康乐凰帝不一样,她的时代即便是过去了,可那不胜枚举的事迹却依旧遗留在了雪圣国人的心中。
  
  东方立蕙瞥了一眼正在一边紧张治疗着东方皓雪的东方芷汀,对着众人抬了抬手道:“你们今日都在这正好,来随朕一同见见这‘东方梓棠’,是真,还是假。”
  
  众人大惊,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能让尚英凰帝出面来亲自主持,看来之前那个假皇子说的事情,确有可能是真的啊?
  
  这时,夜明郎被初霂推了一把,连滚带爬地倒在了东方立蕙的身前。
  
  东方立蕙向着夜明郎看去,他认出了夜明郎的脸,可是却又看着他几乎光光的头上那一根根黑色的头发,不禁皱起了眉毛。
  
  “你不是槿儿。”东方立蕙并非是疑问句,而是肯定道。
  
  若她连这点眼识都没有,这尚英凰帝的威名恐怕也是假的了。
  
  “是的,我、我不是……尚英凰帝,还请听小人一一道来!”
  
  男侍给尚英凰帝搬来了一张椅子,尚英凰帝坐在椅子上,听着夜明郎将他的故事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