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岳父

第四百四十八章 岳父

    “岳父。r?anw  enw?w?w?.?r?a?n?w?e?n?a`c?om?”
  
      其实在雪圣国,男子一方要称女子一方的双亲为公公、婆婆,可是如今在墨焰国,自然便得入乡随俗。
  
      听着这一声岳父,苏梁征就立即想了起来……这个叫慕弦的不就是和自己女儿一起在登基大典上牵手的那个男人吗?!本来苏梁征对慕弦还有着一丝好感的,这下子半分都没有了。
  
      “别叫我岳父,我可受不起雪圣国王爷的这一声‘岳父’。”
  
      苏梁征这是摆明了,虽然我的女儿已经和你在一起了,但是我还没承认你的态度。
  
      这话就让苏安琴不高兴了,什么叫受不起王爷叫的岳父?四皇子不是一直都叫父亲岳父吗?而且……雪圣国的王爷?苏安琴之所以没有说话便是因为听到了雪圣国三个字,她偷偷地注视着慕弦那双宛若星辰大海的眼眸,明明是那么冷冷清清的一双眸子……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苏梁征自然不想要一家人全杵在大门外,便将两个女儿都接入了府内,柳目晴之前在练武场看着自己的大女儿练武,路途较远,与苏安乐一同姗姗来迟。
  
      东方梓棠见到了苏安乐,苏安乐的眼眸也与东方梓棠相对视。
  
      东方梓棠长高了,容貌相对于上次见面也没有那么稚嫩了,变得更加的风华绝美,更加让她挪不开眼睛了。
  
      柳目晴拉着苏安乐便对东方梓棠行了个礼。
  
      “母亲,儿时是母亲将我带大的,日后这行礼便免了吧。”
  
      柳目晴虽然不是东方梓棠的生母,也不像苏梁征一样待自己亲近,但是她是个贤淑的大家闺秀,名门正妻,对东方梓棠也并未有过薄待。
  
      “礼不可废。”柳目晴虽然很感动于东方梓棠的话,但她依旧还是拒绝着。
  
      苏安琴彻底地傻了眼,听刚刚父亲和祖母的那番话,莫名是自己那个只知道舞刀弄枪的妹妹走了狗屎运嫁给了雪圣国的王爷?自己不也是嫁给了四皇子吗?怎么没见到全家人这样对她行礼?!
  
      “大姐,看来,你这些年没少在功夫上花时间。”东方梓棠看着苏安乐,感受着她身上的修为,道。
  
      苏安乐点了点头,她依旧端庄地笑着,可看得出来,她的气质已与两年前相差甚大了:“多亏了五妹相赠的丹药。”
  
      柳目晴一听,赶紧一拉苏安乐的衣袖,提醒她已经不能再叫五妹了。
  
      这时,苏安琴脸上却是不屑,冷冷地小声嘀咕道:“德性,不就是运气好嫁给了雪圣国的王爷吗?那地方冰天雪地的,一定很穷吧?”
  
      苏安琴认为,虽然自家四皇子还没有被封王,但是封王也是早晚的事情,而且雪圣国那个地方书上都说冰寒之带,定是穷乡僻壤之地,哪比得上墨焰国啊?
  
      可她不知道,在场的人大多都是有着修为在身的人,就连那修为最低的苏安乐都将苏安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不免一时尴尬。
  
      而苏安琴并不知道自己这话整个屋子里的人基本都听到了,还在心中鄙夷着东方梓棠。
  
      “放肆!苏安琴!我看你是嫁出去后脑子都傻了吧?!”苏梁征立即对着苏安琴怒颜。
  
      苏安琴没想到自己父亲会突然对自己吼,吓得直接坐到了地上,连背上都出了一身冷汗。
  
      “父亲,女儿做错了什么?”苏安琴立马便是不服。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父亲是习武之人,有传言说习武之人的听力高于常人,莫非父亲是听到了?可是她有说错吗?至于为了这句话就这样让她颜面尽失吗?
  
      苏老夫人和柳目晴二人也是一脸茫然,这突然地就怎么了?
  
      苏安乐偷偷地凑到了柳目晴的耳边,告诉了她苏安琴刚刚说的话。柳目晴一听,脸都绿了,立即便对着苏安琴甩了一个巴掌。
  
      “母亲!我是你女儿!而且……我可是四皇子妃,我们家王爷早晚要封王的,你们欺人太甚!”苏安琴今日心情本就不好,在四皇子那里四皇子帮着那个贱人,本想回家让家人为自己讨回公道,或者向四皇子施加压力,可一个个却全都在欺负她!
  
      她再怎么也是皇子妃啊!要不是自己,苏家能算得上是皇亲国戚?父亲和母亲如此偏爱苏墨灵那家伙,等她回去了,一定要四皇子好好教训他们!
  
      正当苏安琴愤愤不平之时,苏安乐提醒道:“二妹还不知道吗?五妹如今可是回归雪圣国的身份……”
  
      “那能和我这个皇子妃的身份贵重?!”苏安琴满脸委屈,眼睛里都要滴出眼泪来了,她本以为当了皇子妃便能呼风唤雨,可在皇子府四皇子帮着小妾,回娘家还是得受人欺负!
  
      苏老夫人本就因为苏安琴之前在大街上闹腾而对苏安琴心生不满,现在又听苏安琴说出这样的话,拐杖都想直接扔到苏安琴的脑袋上去了。
  
      就在这时,下人来禀报,午膳已经都准备妥当了,东方梓棠便趁机道:“母亲,二姐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还是先用膳吧。”
  
      明眼人都看出了东方梓棠是在给苏安琴一个台阶下,可是苏安琴却是没有看出来。
  
      “不要你假好心!”
  
      苏安琴本就对东方梓棠有着怨念,甚至曾经暴露出来过一次,但那次因为设计到整个苏家都会出事,所以东方梓棠将苏家内除苏安乐以外的人的记忆都抹除了。
  
      “二妹,这就是你和雪圣国凰上说话的态度吗?若是如此,为了不连累于苏家,即便你是四皇子妃,大姐也得报官了。”苏安乐冷冷道。
  
      苏安琴一愣:“雪圣凰上?什么雪圣凰上?”
  
      苏安琴的确有听四皇子说,好像雪圣国新帝登基了,墨焰国还送上了厚礼。可是这和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
  
      难道说……?!苏安琴看向了东方梓棠,东方梓棠的目光并未看着她,她一身明黄衣裳,衣料珍贵,可这不是主要的,而是苏安琴这才注意到了东方梓棠身上的王者之气,这份气势气质甚至是四皇子都不曾拥有的……她,真的已经变成了雪圣国的皇帝?!
  
      东方梓棠并未计较苏安琴这么一出,毕竟她向来就一直知道苏安琴是这么一个人,柳目晴则赶紧替苏安琴道谢。
  
      虽说有因为苏安琴是苏家人的缘故在里面,但更多的只是夏虫不语冰罢了。
  
      一家人上了餐桌,苏梁征见东方梓棠要坐在慕弦身边,便将东方梓棠叫了出来,坐在了他与苏老夫人中间。东方梓棠本人并未觉得有什么问题,她两年没有回家来,父亲和祖母想她也是正常的。
  
      可站在一旁的初,却看懂了这一幕,她偷偷离开了大厅外,到达了一个认为安全的地方,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