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七百零八章 血债血偿

第七百零八章 血债血偿

眼见二人又要蹦出火花,花婆婆敲起了拐杖:“好了好了,别吵了,吵得我老一把老骨头耳朵都疼了。”
  
  在座的人里除了赵秦天,无人比花婆婆的地位更高,新科学院院长自然也不敢不卖花婆婆这个面子。
  
  “我才没有吵呢,我不是一直笑嘻嘻的吗?”黑元帅因为父辈的关系,和花婆婆相识久了,胆儿也大许多。
  
  “花婆婆,是他在故意找事!”听到黑元帅这么说,新科学院院长只觉得一阵委屈,不禁也跟着道。
  
  “都说了别吵了,是我老人家声音太小,还是你们年轻人都没长耳朵?”花婆婆声音里带着不耐烦,“玉溪,你身为新科学院的院长,竟然说出极多情况下气运比天赋重要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来,的确需要好好反省一下。”
  
  玉溪低着头,她无法反驳花婆婆的话,硬要算起来,她还算是花婆婆的世侄。其实她本来也没想说出极多这种话来的,可是她就是想要强调那学子海棠气运不好这件事情,所以才一时嘴快。
  
  本身她也是明白的,气运并不能代表一切,可气运也的确是很重要的东西啊!
  
  “哈哈哈!”黑元帅爽朗地笑了起来。
  
  “你也别笑,不闲事大,分明知道真相还瞎玩,别的都说不上,就这捣乱孟兰城里你排第一。”花婆婆严肃道。
  
  黑元帅耸了耸肩,但很显然,并没有好好听花婆婆教诲。
  
  “真相?”数人抓到了关键词。
  
  “让海棠丫头参加这次的特别试炼,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决定的,并不是老赵的个人私心,如此,你们还有问题?”
  
  花婆婆此言一出,自然没有人敢继续议论这件事情了。是那五人就孟兰城中五名权力的至高者,同时肩负着整个世界位面的责任,是谁也不敢质疑他们同时通过的决议的。
  
  散会后,新科学院,院长居。
  
  玉溪疯狂地拍打着特制的沙包,可即便沙包是特制的,她也打烂了一个又一个。
  
  一名男子坐在一旁就这样看着,一个个被玉溪拍烂的沙包:“我们的玉溪小公主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气?”
  
  玉溪看向男子,她倔强地哼了一声:“没什么,就是有个气运不好的家伙,进了这次的学子试炼,我不爽!”
  
  男子很是诧异:“以你的身份都阻止不了?”
  
  玉溪叹了口气,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颗金属小球,她拿着金属小球向地面一扔,金属小球立即发生巨变,变成了一座金属王座。
  
  她霸道地往金属王座上坐了上去:“别提了,居然是那五人同时做的决定。只可惜我学院那个小崽子,就这样平白失了资格。”
  
  男子大惊: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那五个人同时下决定给她名额?这岂不是就代表着绝世天骄?
  
  内心震惊,但他表面还是尽量保持着风度:“竟有这样的天骄?”
  
  “什么天骄啊?气运差得很,走不远的!”玉溪现在心情很差,自然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男子一笑:看来,玉溪很是不喜欢那个天骄啊!
  
  “其实,要解决她还不容易?只需要让她去不了不就行了?”
  
  玉溪愣了愣,她觉得男子说得有道理:“可我要怎么才能让她不参加?她又不是我新科学院的人。”
  
  “这件事,玉溪交给我就好。不过,首先你得告诉我,她是谁?”男子眯眼笑着,似乎心中已有了主意。
  
  玉溪眨了眨眼睛:“我可以告诉你她是谁,不过,阿玺,你得先告诉我,你要对她做什么?”
  
  被叫做阿玺的男人睁开了眼,他目光中带着九分阴狠:“自然是如小玉溪所愿,让她永远消失喽。”
  
  “嘭——”仅仅一息之时,巨大的爆炸声从新科学院院长居彻响四方,惊动了无数人。
  
  学院学子不知发生何事而人心惶惶,导师们根据爆炸声推测是从院长居发出来的,赶紧汇报上级。高层们纷纷一个瞬身来到了院长居之外。
  
  当他们来到的时候,只见院长居一片狼籍,大火不止,而他们的院长——平时看起来只十三岁小萝莉的女人此时却犹如地狱恶鬼,她坐在血红色的高达之上,她的手、右眼都化作了特殊的热武器,而她的左眼充满了怒火,又似乎带着泪水。高达的手中握着一身体残缺的男子,尽管他深身是血、面貌几乎全非,众人还是认出了他——那是院长的青梅竹马阿玺。
  
  “院长!”众人无比震惊,虽然他们早就知道他们的院长远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无害,但也被这番场景所震撼。
  
  “哈哈哈哈哈哈……”玉溪笑着,就像是无脑而狰狞的笑声,可众人还是从中听出了悲凉与悲痛,“我终还是没有保护好你,我终还是没有保护好你……”
  
  玉溪自言自语着,她的模样恢复成了十三岁小女孩的模样,可是双眼却满是泪水。
  
  “院长,这、这究竟怎么了?”有一人问道。
  
  玉溪终于注意到这些来人,她抹去泪水,双眼冰冷,吩咐道:“把这个畜生给我行特级关押!”
  
  众人不解,又见玉溪道:“阿玺绝对不可能说出谋害我人族天骄的话来,那些孩子纵使我不喜欢,可也是我们人族的未来……他不是阿玺,只是被夺舍了罢了。”
  
  众人面色严肃,他们都知道阿玺和他们院长曾经一起几历生死,又有青梅竹马之谊,感情之深厚,可却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令人长嘘。
  
  众人带着罪犯“阿玺”离开后,玉溪坐在原地痛哭不止。其实,数十万年的相处,二人早已是灵魂伴侣,阿玺变了,她又怎会不知?只是她总是抱着侥幸,是自己想多了……阿玺还是阿玺,只是阿玺也想挑战一下新的想法。
  
  直到今日,她才彻底打破了自己的幻想,阿玺的气息未变,可灵魂却已经是另一个人,这是阿玺被夺舍了,她的阿玺早就死了啊!
  
  “异族者,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给我的阿玺陪葬!”玉溪撕心裂肺着。
  
  青墨坐在仙池边,看着已经不足三分之一了的仙池水,他用鱼尾挑弄着池水,仙鱼们围绕着他的鱼尾,似乎在进行一番开会。
  
  “就算你们现在和我说,我也没办法马上把她叫起来啊!”青墨似乎在回复着仙鱼们。
  
  “不,就算,就算她是我的女人,她也是需要休息的。”青墨似乎在拒绝着什么。
  
  “总之你们现在也不用干活了,不是挺好的吗?等她闭关出来,灵魂等级提高,说不定就开起下一层了呢。”青墨似乎在安慰着什么。
  
  解散仙鱼后,青墨长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自己在睡觉,还要他在这里给她撒谎。等她醒来了,他一定要好好和她协商自己的游戏时间问题!
  
  突然,青墨觉得胸口一阵抽痛,这个痛绝对不是来源于他的身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