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诸天之出租师尊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对付岳松涛的策略

第二百五十五章 对付岳松涛的策略

    “你们回去吧,华山的事情我自有主张……”
  
      等到智清冲虚玄静三人走出同福客栈全部都是一身的冷汗。
  
      “这人居然是华山弟子,莫非是华山岳松涛的弟子?”
  
      玄静不可思议的问道。
  
      “绝无可能,岳松涛的武功虽然厉害,但是却也无法剑气外放,如果说是缺德道人的弟子我还相信,当然缺德道人还活着的话。”
  
      冲虚反驳的说道。
  
      听到冲虚的话,智清大师立刻问道:“道友,你的意思是说那王泽根本不是华山弟子?”
  
      “不,恰恰相反,我的意思是那位王泽定然是华山弟子无疑,只是他的辈分却不好说,应该是和缺德道人一个辈分,就算是岳松涛在他面前恐怕也要叫声师叔或者师叔祖才是。”
  
      听到冲虚的话,智清和玄静师太都紧盯着冲虚等待下面的话。
  
      “冲虚道友此话怎样,是不是武当派有关于华山隐宗的消息更多一些?”
  
      听到智清的话,冲虚点点头。
  
      “这一派其实一直存在,他们如果真要追究源头的话,他们属于华山全真一派。”
  
      “道友说笑了,华山和全真明明是两个门派在,怎么在道友口中全真反成了华山一个分派似的。”
  
      玄静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这件事情还要从华山派的开山祖师说起,当年全真作为天下第一派,其中通重阳真人更是天下第一高手,收下的七位徒弟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可惜的是全真内乱,一个天下第一的大门派就这样消失,其仅有的全真七子之一郝大通在华山重新开山,创立了华山派,不过却保留了一支全真一脉,而且这一脉还是郝大通的近亲,可以说是仅次于亲传弟子一脉,这让他们的辈分一直很高。”
  
      听到冲虚道人说道这里,智清大师恍然大悟的说道:“怪不得道兄刚才说此人绝无可能是岳松涛的弟子,原来光是辈分,那王泽岂不是,岂不是……”
  
      说道这里,智清根本说不下去了。
  
      刚才他们还用前辈看晚辈的眼光对待王泽,真实的情况是,王泽比起他们最少还要涨一个辈分,在王泽面前他们这些所谓的武林老前辈才是真正的小辈。
  
      想明白这些,包括玄静在内脸色都是不好看。
  
      “那为何这一脉有不再华山了呢,如果岳松涛有这一脉的帮助,仅那王泽的实力,就可以让岳松涛早日一统其他各大门派了吧?”
  
      玄静这时候问道。
  
      “其实这件事情还要从华山内乱说起,这都是他们自己作的,相传华山派因为一本秘籍的原因导致分成了剑宗一脉和气宗一脉,两脉各不服气,而全真一脉虽然是气宗一脉,却不愿意参与其中,就远走师门,并严明非华山派生死存亡之机不出山,打算极力保住华山的传承,而之后华山一落千丈,隐宗再次出手,不仅把之前遗失的武功剑法传承回来,还有不少当时五岳剑派的剑招,这让华山的威望重新建立起来,也让华山度过那一段最危难的时机,从此之后一直到岳掌门这一代,华山派都没有在听到关于隐宗全真这一脉的消息,没想到居然隐藏在这小小的七侠镇之中。”
  
      听到冲虚说完这些,玄静和智清两人才长出一口气。
  
      “没想到此间的事情如此复杂,我等绝不能让岳松涛知道这王泽的身份,否则的话,让岳松涛请回王泽,华山派岂不是如虎添翼。”
  
      玄静说道。
  
      “不错,正是如此,就算王泽碍于门规不出现,但是岳松涛一旦得到了华山派遗失的剑招和武功,我们岂不是更不是对手。”
  
      冲虚也点点头。
  
      “不,老衲倒是觉得,我们应该通知岳松涛,还要让他知道王泽的厉害,越厉害越好!”
  
      这时候少林的智清忽然两样放光的说道。
  
      “大师你莫不是没有睡醒不成?”
  
      听到两位好友的质疑,智清一脸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说道:“非也非也,两位施主只是看到了岳松涛得到了华山隐宗的秘籍会有多厉害,却没有想到如果万一王泽不会交出来呢?”
  
      “真话怎样?”
  
      冲虚追问道。
  
      “道友刚才不是也说过了么,这一脉的规矩是非华山不到生死存亡不会出现,现在的华山派可是蒸蒸日上,你说王泽会出山么,而且据我所知刚才那位王泽前辈施展的武功可是高明不已,现在的岳松涛虽然厉害,但是他可没有如此厉害的神功,你说若是他知道了会不心动,会不来抢夺?”
  
      智清说道这里,露出一丝高僧的笑容。
  
      “不错,以岳松涛的为人,肯定会抢夺,而且这也是他们华山派内部的事情,他肯定会干得光明正大没有丝毫的负担,只是隐宗这位传人的武功恐怕会让岳松涛大吃一惊。”
  
      似乎想到了什么,玄静肯定的说道。
  
      “只要岳松涛和王泽起了争执,一定会动手,我就不相信那岳松涛能打得过王泽这样的高手,只要我们获悉,就可以在岳松涛受伤回去的半路上请他上少林面壁十年。”
  
      “虽然这样不好,不过为了武林正道,我们也不妨做一次小人。”
  
      听到玄静的话,智清当然明白这所谓的请是什么意思了。
  
      三人似乎丝毫没有去想这样拿着王泽当枪的后果是什么。
  
      似乎觉得王泽这样的高手可以欺负一样,用他们的大义来压王泽,虽然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不是干过一次两次了。
  
      就在三人离开七侠镇开始各自行事的时候,在栖霞真的衙门之中再次发生了大事。
  
      那就是走水了。
  
      当所有人把火扑灭之后,发现范大娘已经死了,只有姬无命还存有一口气,不过也没有坚持多久,只是在临死之前终于开口说道:“为什么,我明明为了你们干了这么多,你们却要灭口,我恨……”
  
      虽然只是一句断断续续的话,但是姬无病最后一句话,让四大名捕判断还有上线,不仅如此灭口可能就是在这位上线。
  
      只是究竟是何人,线索却断了。
  
      “什么?你打算放消息,说姬无病被藏在同福客栈?”
  
      佟湘玉听到小六的话,一脸惊诧莫名。
  
      “嘘,这是机密,高度的机密,我们还打算让老白来打扮姬无病。”
  
      “我不干!”
  
      白展堂第一时间就摇头不干,若不是王泽在这里,并且发话一定保证他的安全,老白在四大名捕来的时候就打算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