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大唐第一败家子 > 第六百九十四章:哈立德之悲

第六百九十四章:哈立德之悲


  整个波斯郡,前后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波斯郡其他的城镇,没有丝毫抵抗,纷纷选择投降。
  而波斯城呢,则是顽强抵抗。
  并且,波斯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让哈立德感觉到恐慌。
  哈立德根据情报可以判断出,波斯城的守军,大概有五万左右。
  而波斯城的防守,可以说滴水不漏。
  他们的武器,也比他们更加的犀利。
  如果想要拿下波斯城,他们最起码需要付出三倍的伤亡。
  而波斯城,只是他们进攻大唐,碰到的第一座城池而已。
  如果第一座城池,就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能拿下来的话,那后面的城池,还要怎么打?
  可是,如果要是不拿下波斯城的话,他们也不能继续攻击大唐后面的那些城池啊!
  波斯城内,可是有着至少五万唐军,这就是他们背后的钉子啊。
  哈立德万万没想到的是,才刚刚出征,就被一个波斯城拦住了去路。
  最终,哈立德还是决定,波斯城,是必须拿下的。
  要不然的话,也不要设想着进攻大唐了,还是洗洗睡吧,该干嘛干嘛去。
  接下来,他们加大了对波斯城的围困力度。
  同时,截断了通向波斯城内的河流。
  此时,波斯城内的用水,基本上都靠这一条绕城河。
  截断这条河水的话,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波斯城内,就会缺水。
  到时候,波斯城不攻自破。
  当然了,用这个办法,需要耗费的时间有些长。
  但是对哈立德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们已经发动了对大唐的侵略战争,他们对波斯城又势在必得。
  同时,他们又不愿意付出太大的代价,也只能采取这种方式了。
  现在,他们只盼着大唐的援军,至少需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够抵达了。
  根据哈立德的判断,从他们进攻波斯城,到大唐得到消息,最起码也需要十天的时间。
  然后,等他们做出反应,聚集粮草,发出援兵,至少也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吧?
  再等到援军到来,至少也要三个月的时间。
  这还是在大唐道路畅通的情况下。
  如果换做以前,这个周期,可能要延长到半年时间。
  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拿下波斯城,继续向前推进了。
  两天之后,其他两路进攻大安西都护府的军队,传递回来了消息。
  他们碰到了和哈立德差不多的情况,那些小城镇,都是毫无抵抗地就选择了投降。
  并且,所有人都在极力配合他们。
  而他们,事先都是得到过哈立德的命令的。
  不得屠杀俘虏,不得扰民。
  面对这种情况,入侵的阿拉伯帝国的军队,居然和那些唐人相安无事。
  这大概也是他们碰到的,最为诡异的事情了吧?
  然而,他们在碰到的第一个大城面前,纷纷栽了跟头。
  这些城池,全都提前得到消息,做出防备。
  而他们在做出试探性攻击之后,全部都遭到了激烈的反抗,在丢下几千具尸体之后,狼狈撤离。
  接下来,这两支大军的将领,向哈立德请示。
  而哈立德则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哈立德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似乎那些小城镇,毫无抵抗的投降,全部都是出自大唐的授意。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的减少伤亡。
  而那些大城,抵抗的如此顽强和坚决。
  似乎他们心里有底气,援军很快就会抵达。
  尽管这并不符合哈立德的推断。
  在哈立德推断之中,大唐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得到消息,并且还能做出指示。
  但是眼前的形势,似乎在说明,这个推断,应该是真的。
  可是,他们阿拉伯帝国,此时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一不做二不休!
  既然进攻,那就索性更加狂野一些吧!
  于是,哈立德下达了全力进攻的命令。
  而哈立德自己,也是对波斯城,发动了一波强攻。
  无数的阿拉伯士兵,推着攻城器械,对波斯城,开始了全面进攻。
  波斯城城墙之上,防守的将领,叫做周成。
  此人在大唐众多将领之中,并没有多大的名气。
  但是,此人却是当初秦琼挑选出来,留守波斯郡的。
  现在,秦琼秦将军已经驾鹤西游。
  而周成,依然默默地守候在波斯郡。
  这一次,是考验他的时刻到了。
  面对阿拉伯帝国的疯狂进攻,周成亲自出现在城墙上,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指挥。
  城墙上使用的,是连弩破甲弩。
  这些弩箭,不需要人力操作,可以连发。
  并且,弩身是合金,可以破甲。
  在破甲弩面前,别说阿拉伯士兵身上的盔甲。
  就连他们手里拿着的,又厚又重的盾牌,都没有丝毫的作用。
  一支破甲弩射出,连盾牌带人,都会被无情穿透。
  城墙下面,留下一具具的阿拉伯士兵的尸体,鲜血四处横流,将城墙周围的一片土地,都染成了暗红色。
  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在空气中弥漫。
  整整十万阿拉伯士兵,但是用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居然没有靠近城墙半步。
  而地上,则是留下了足足五千具尸体。
  波斯城的防守,简直让那些阿拉伯帝国的士兵,感觉到绝望。
  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留下五千具尸体啊!
  那么一天的时间,他们岂不是要投进去五万具尸体?
  他们这一次出征的人,也不过才六十万人口?
  才够几天死的?
  不过好消息是,波斯城头上的这种破甲弩,似乎并不多了。
  就在哈立德紧皱着眉头,准备将大军撤下来,避免无谓的伤亡,准备另想办法的时候。
  却是突然间发现,城墙上的破甲弩,已经停止了射击。
  似乎,他们的破甲弩,已经用光了。
  这个发现,让哈立德的眼睛,不由的一亮。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破甲弩居然没了,正是破城的大好时机!
  想到这里,哈立德不再迟疑,马上指挥手下士兵,加大了攻城的力度。
  而接下来的攻城战,陷入了焦灼之中。
  波斯城上的反击手段,花样百出。
  总是能给阿拉伯帝国的士兵带来重创。
  但是,他们的人手必将还是太少了。
  攻城士兵,步步紧逼,已经从护城河逼近到了城墙。
  现在已经架起了云梯,云梯上的士兵,英勇顽强,眼看就要杀入城墙上去了。
  尽管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当哈立德看到这一幕里,眼睛里还是透漏出兴奋之色。
  这座波斯城,是他们阿拉伯帝国出征的第一站。
  哪怕付出一些代价,但是只要能够拿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们阿拉伯勇士,骁勇善战。
  只要能够踏足敌人的城墙,还没有一次是不能破城的。
  现在,他们的勇士,已经即将踏足城墙,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波斯城一举拿下。
  然而就在此时,现场突然发生变故。
  城墙上的唐军,突然举起某种形状怪异,他们此前从来都没见到过的器皿。
  然后冲着下面的云梯,喷出猛烈的火焰。
  熊熊燃烧的火焰,无情地灼烧着云梯。
  云梯上的阿拉伯士兵,在火焰的灼烧之下,纷纷惨叫着坠落。
  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味道。
  就连云梯,都在火焰的灼烧下,开始悄然融化。
  阿拉伯帝国,原本凌厉异常的攻城势头,不由得为之一缓。
  正在观战的哈立德,也不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这个波斯城,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底牌?
  每一次危急时刻,他们总能够拿出新的底牌来,然后化险为夷。
  这一次,他们拿出了这种能够喷火的器皿。
  在找出破解办法之前,他们只能用人命往里填。
  但是,他们此时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人命了。
  哈立德有着片刻的犹豫,然后,马上做出撤兵得决定。
  但是就在此时,哈立德却是发现,那些器皿喷出的火焰,却是缓缓衰弱,直至熄灭。
  原来,他们这些能够喷火的器皿,并不能保持长时间喷火。
  想想也是,如果能够长时间喷火的话,那他们岂不是无敌了吗?
  现在,正是波斯城最为虚弱的时候啊!
  哈立德马上命令士兵,继续进行进攻。
  ……
  整整一天的时间,阿拉伯帝国都没能拿下波斯城。
  甚至于,没能等上波斯城的城墙。
  波斯城的防御,实在是太顽强了。
  每每在阿拉伯帝国的士兵,将要踏上他们城墙的时候,他们总有底牌拿出来。
  能够瞬间改变被动的局面。
  但是这种底牌,并不能持久。
  每一次,都给阿拉伯帝国巨大的希望,而最终,这种希望,会被无情的抹杀掉。
  到了晚上,哈立德整军的时候,才蓦然发现。
  整整一天的时间,他们居然损失了超过一万勇士的生命。
  哈立德忽然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似乎波斯城的守将,一直在吊着他的胃口。
  不断的给他一种,马上就要拿下来的感觉。
  但是每一次,都拿不下来。
  对方在用这种方式,来不断的消灭着他们的有生力量。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荒谬。
  区区一个波斯城而已,守兵不过五万。
  他们能够守得住城,已经要谢天谢地了,难道他们还敢这么作死不成?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过荒唐。
  哈立德都不肯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不知为何,哈立德总觉得,这似乎才是最正确的解释。
  ……
  此时,长安城中,皇宫之内,御书房内。
  唐皇李恪正在和华夏王李愔品茗。
  唐皇李恪此时不由皱眉向李愔问道:“六弟,皇兄有一事不解。”
  “大食帝国举六十万大军,大举进攻我大唐,此事有些混不可解。”
  “难道他们觉得,这六十万大军,能够覆灭我大唐不成?”
  大唐应对大食帝国的进攻,做出了种种部署。
  但是唯独对大食帝国进攻大唐的缘由,始终没有找到很好的答案。
  大食帝国,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和大唐交过手了。
  那一次,就是被蜀王带领五万兵马,给赶出去的,可以说是一次惨败。
  而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大唐的国力,更上层楼。
  而大食呢?
  经历了一次内乱,现在国内的内乱才刚刚平息。
  针对东罗马帝国的侵略,也因为有了华夏城的参与,而受到了阻碍。
  在这种情况下,大食帝国居然举兵六十万,进攻大唐?
  他们的国王,难道是脑子进水了不成?
  现在大唐的臣子们,讨论了好几天的时间,都一直很难给他们找出一个合适的动机出来。
  而这一次,唐皇纳闷之下,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六弟。
  这个世上,好像还没有六弟解决不了的问题呢。
  因此,李恪忍不住将李愔叫来,向他询问出了这个问题。
  而实际上,对大食帝国的入侵,李愔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知晓的。
  但是对于大食帝国为啥要入侵大唐,李愔也十分困扰。
  最终只能归结于大食帝国的国王,脑袋被门板给夹过了。
  当然了,现在是皇兄问起这个问题来了,李愔自然不好意思这么说的。
  只能打个哈哈说道;“皇兄,我估计,应该是有人在大食国王面前危言耸听,认为我们大唐是他们最大的威胁。”
  “而他们大概觉得,现在是我大唐,最为虚弱的时候了吧?现在他们进攻的话,成功的把握是最大的。我想,大概就是这样子的。”
  听到李愔的猜测之后,唐皇李恪,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你还别说,李愔胡乱猜测了一个理由,还几乎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唯一没猜中的,大概就是危言耸听得人,是世家派出的人了吧。
  当然了,现在其实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勉强解释的清楚,大食帝国为什么会发飙。
  唐皇李恪再次问道:“六弟,这一次,你觉得,我们把大食打到什么程度为好?”
  现在,波斯城还有大安西都护府那边,每天都有消息汇报过来。
  对那边的情况,他们了如指掌。
  大食帝国的实力,虽然强劲。。
  但是和他们大唐比的话,真的没有处在同一个档次上。
  所以,战争要打成什么模样,其实都要看大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