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世外桃源之田园山居 > 第149章:半个多世纪的再次相聚

第149章:半个多世纪的再次相聚

    在两位老夫人的出手下,韩莽和沈福德两个老爷子终于是消停下来了。
  
      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自从上次沈凌幽的堂哥他们回来后,因为人多而分坐两桌的事情后,沈凌幽就特意定制了一张特大号的带转盘的桌子。
  
      把饭菜都摆在桌子上后,大家便按照长幼顺序开始坐在椅子上。
  
      韩莽,舒兰,沈福德,王秀兰四位不算老的老人家当然是坐在主位之上;紧挨着四位老人家坐下的是那十几位曾经和四位老人家出生入死的老老兄弟们。然后接下来在他们的右侧坐下的则是沈凌幽的大伯沈正岳,大伯娘潘霞,沈凌幽的父亲沈正国和母亲杨秀,然后是四叔沈正野,四婶刘芬,最后是小姑沈正淑和小姑父梁庆双了。
  
      而紧挨着小姑父梁庆双的是沈家人的三代的几个兄弟。分别是沈凌青,闻致,沈凌俊,沈凌时,梁志远还有梁志合兄弟六个人。
  
      紧挨着韩老爷子韩莽和韩老夫人舒兰以及其他几位老爷子坐下的则是韩家的韩墨禹,韩墨麒,韩墨睿,以及闻人羽,莫问,言津,花乔,还有蒋铁蒋娇这对兄妹。
  
      至于韩墨绝?他当然是要挨着自己的女朋友沈凌幽了呗!
  
      所以呢就是,在蒋娇身边坐着的就是韩安然,然后是言阳,接下来的就是韩墨绝,在韩墨绝身边的人,那还用说吗?除了沈凌幽也没有人敢坐在他身边了吧?
  
      而在沈凌幽和沈凌幽的表哥梁志合之间的坐着的人就是沈家的其他人了,都是不喝酒的女人,要不就是小孩子,哦!对了还有一个孕妇!
  
      沈凌青的老婆杨华带着两个人的孩子女儿沈婷和儿子沈尧;闻致的老婆于蕊和他们的儿子于瑞;沈凌时的妻子已经怀孕近五个月的王娅;梁志远的老婆房芳和女儿梁家莹;梁志合的老婆孟娜和他们只有一岁的女儿梁家嘉,还有小姑沈正淑的小女儿梁子珊。
  
      至于沈凌幽的弟弟沈凌哲和妹妹沈凌涵两个人,则是因为学习的原因没有回来。
  
      近二十位已经分离了差不多半个多世纪的老人在饭桌上推杯置盏的,喝的那叫一个尽兴,聊的那叫一个开心啊!
  
      原本只是来看看墨兰的,却没有想到居然见到了曾经出过生入过死的战友,韩老爷子和韩老夫人那叫一个高兴啊!
  
      特别是自己的孙子找到的女朋友居然是自己老战友家的孙女,这可是乐坏了韩老爷子和韩老夫人的。
  
      当年他们四个人可是说好的了,要是一儿一女就做儿女亲家的,要是都是丫头或者是儿子,那就让他们做姐妹做兄弟的。
  
      这儿女亲家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做成,可是让他们可惜了好一段时间呢!现在可好了,儿女亲家做不成,孙子娶孙女这孙子辈的儿女亲家也是可以的!
  
      “我说大德子,你小子当初为啥要走啊?还有你们这群死小子,居然和大德子一起跑了,你们知不知道老子找的你们找的好苦?”韩老爷子再次喝了一杯白酒说道“你们都忒不是东西了,把我们几个给扔下了自己去享清福了!”
  
      “去你娘的,老子怎么享清福了?”沈福德同样是喝了一杯白酒说道“你说老子为啥要走?老子当兵是为了打倭国鬼子的,可不是打自己人的!这刚把倭国鬼子打跑了,就让老子和自己的兄弟一起打自己人,老子才不干呢!”
  
      “诶,我说你个老小子,怎么脾气这么冲?”韩老爷子对着沈福德后背就是一巴掌“老子不就是问问你当初为啥走吗?你知不知道当初你们一走了之,和咱们不对付的那群混蛋居然说你们是逃兵,老子气不过,带着兄弟们就和他们打了起来。”
  
      “你可真能耐了二愣子,”沈福德听到韩老爷子的话后说道“不过那群混蛋也该打,老子才不是什么逃兵呢!当初当兵的时候,老子就和他们说过,老子不打自己人,只打倭国鬼子。”
  
      “我知道,当初把倭国鬼子打跑了,我们都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谁他娘的知道,老/蒋他们居然要打内战啊?我也是糊里糊涂的去参加内战了。”韩老爷子说道“看着兄弟们倒在自己人的枪/口下。我的心真不是个滋味啊!”
  
      “谁说不是呢?当初我们在大窑子,还时不时的听到消息说什么哪个师和哪个团在哪哪哪打起来了。要不是就是两个军又在哪哪哪的交火了!”
  
      “唉!那时候我们的心里也不好受啊!”
  
      “那个时候我我们最怕的就是听到死了多少多少人的消息了,生怕那死亡名单里有当初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啊!”
  
      “过去的事情提它做什么?”沈福德说道“来来来,喝酒喝酒,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说什么也要喝个痛快的。我告诉你们啊。今天晚上谁要没喝醉,偷奸耍滑的,别怪老子和你们翻脸啊!”
  
      “对对对,大德子说的对,咱们不醉不归!”韩老爷子说道“大德子要是让王大憨,还有老谢,大奎子他们知道老子和你这个老小子在一起喝酒吃肉的,他们肯定得上窜下跳的不可,老子估计他们要是知道了都有可能立刻马上的从京都做直升机飞到大窑子来!”
  
      “他们都还活着呢?”沈福德听到韩老爷子提到王大憨,谢朋,赵奎三个人,有些意外。
  
      “指导员,还有二队长三四队长都活着?”
  
      “还活着呢?真是太好了!”
  
      “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们了呢!”
  
      “我以为他们三个人都牺牲了呢!”
  
      “那三个家伙活的可欢实了,成天的就知道来我家里蹭吃蹭喝的不说,还总是气老子。”韩老爷子有些郁闷的说道“哼!这回老子还不告诉他们我找到你们了呢!让他们自己在京都无聊的待着吧!”
  
      “还说我呢?你这个老小子的脾气也没改啊!”沈福德听到韩老爷子的话后笑骂着说道。
  
      “老子这脾气是改不了了,再说老子的脾气就是改了,也得被那三个老家伙儿给气犯了!”韩老爷子说道“吃我的喝我的,还不让我发发脾气,发发牢骚,唠叨唠叨了,咋滴?”
  
      “没说不让,只是咱们都是黄土埋半截身子的了人了,”沈福德叹了一口气说道“就是往长了活,还能活多少年?说不定哪天就出个什么意外呢?所以啊,趁着还活着呀,还能走一走,动一动的时候啊,就多聚聚吧!”
  
      沈福德的这话一说完,饭桌子上的原本还挺欢快的气氛变得有些低沉和凝重起来。
  
      老一辈的就不说,经历了大大小小得有数百场,甚至更多的战役了,早就把生死看开了。
  
      中年的这一辈呢?虽然知道老一辈说的不错,早晚都有那么一天的,就连他们也不意外的!毕竟人从一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通往死亡的路上的!只是尽管知道,但是心里还是很不得劲儿的。
  
      小一辈呢?这就更不用说了,最难受的恐怕就是他们了,这生活眼看着已经开始变好了,家里的老人们都可以好好的享享清福了,可是今天他们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爷爷奶奶们都已经年过半百了,他们的人生路已经走了一半了,而剩下的那一半也在一天天的消失着,这个认知让他们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和难受!
  
      韩墨绝用手握住沈凌幽的手,给予她无声的安慰!
  
      沈凌幽抬起头有些强颜欢笑的看了一眼韩墨绝。
  
      韩墨绝有些心疼的看着她,他懂她的心中的痛苦。他的心里此时同样是很不好受的。
  
      虽然经历了许多,他也把生死看得很淡,但是这毕竟也是他的至亲啊!如果真的有一天他会亲眼看着他们在自己的眼前离开人世,恐怕他会发疯吧?!
  
      正因为这般,所以他才会懂沈凌幽此刻的心情。
  
      沈凌幽此刻的心情比韩墨绝想象中的还要不好。
  
      她一直都认为自己很强大,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淡看开,甚至可以说是不在意。可是,此时此刻她才明白,她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的那种!
  
      如果真的要她去面对亲人的逝去,她想她真的不能接受的,或许她也会发疯,甚至做出其他的什么举动出来。
  
      她体会过一次失去亲人都痛苦,她真的不能接受再一次失去亲人的痛苦了!
  
      她想她应该做些什么了?!
  
      “大德子,你个老小子说什么呢?”韩老爷子听到沈福德的话有些生气了“出什么意外?我告诉你大德子,你老小子,还有你们这些个老小子,都给老子好好活着,谁都不能掉队!你们谁要是敢掉队,老子拿刀砍了他!”
  
      所有人都被韩老爷子的话给逗乐了,但是都不敢笑,只能憋着,然后赶紧的吃点儿东西,掩饰过去。可不能让自己露馅儿,不然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的。
  
      “我说二愣子,你这个脾气能不能改一改?”沈福德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是说万一真要是……”
  
      “万一也不行。大德子,老子把话撂到这,咱们这些个人谁都不能有意外!谁都不能掉队!”韩老爷子说道。
  
      “行了!”韩老夫人实在是看不过去韩老爷子了,直接打了他一下说道“你喊什么喊?谁能保证这一辈子不出现意外?在这里喊着不能掉队?有那时间还不如把老谢,大奎子,老王三个人都通知了,你们这些个一起出过生入过死的兄弟们趁着有时间赶紧的好好的聚聚!”
  
      “韩奶奶说的对,韩爷爷。”沈凌幽听到韩老夫人的话说道“我爷爷的话也很对,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所以在活着的时候,趁着还能走动的时候,大家伙儿还是聚一聚吧!”
  
      “凌幽丫头说的对!明天和意外我们都不知道它们哪个会先到来。明天你就给他们打个电话通知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时间?能不能过来?要是能过来。就让墨禹安排人去接他们。”韩老夫人听完沈凌幽的话说道。
  
      “知道了,明天我就给他们打电话。”韩老爷子有些赌气的说道。
  
      “爷爷打电话倒是可以,我就怕三位爷爷他们来不了。”韩墨禹说道。
  
      “有什么来不了的?难不成他们还不想见大德子他们了?”韩老爷子听到韩墨禹的话说道“要是他们敢不来,老子回去后就去他们家里收拾他们去!”
  
      韩墨禹听自己爷爷的话后,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不是这样的爷爷,那三位爷爷要是知道沈爷爷和这些老爷子还活着的消息肯定是要来的。”
  
      “那你小子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韩老爷子有些生气的说道。
  
      眼看着自己家的爷爷要发火了,韩墨禹也不磨叽,直接说道“先不说那三位爷爷离开京都时需要用到的安保人员,还有地方上的官员的接待事宜。好就算这些都可以解决,可是上面的人呢?他们是不会允许那三位爷爷就这么离开京都的!
  
      您和奶奶能够离开京都那是因为我和莫问还有蒋家兄妹同行的原因。
  
      要知道你们可都是国宝的元老啊,无论是哪一位出了事情那都是国家的损失啊!”
  
      韩墨禹说完后,便不在说话了。
  
      看着沉默的爷爷,韩墨禹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那就是一旦自己爷爷把沈爷爷还有其他的老爷子还活着的消息传回去,不仅是那三位老爷子会知晓,就连上面的人也会知晓的。到时候,恐怕沈爷爷一家的宁静生活就会被打破的。
  
      他虽然只来了两次,待的时间也不起很长,但是他看得出来,沈爷爷沈福德根本就不是那种喜欢束缚的人,而且上面的人也不可能放心的让沈爷爷在大窑子生活的。到时候肯定让人来劝说沈爷爷一家的。
  
      在韩墨禹说完后,沈凌幽也想到了这一点,说实话她也不想自己一家的这种宁静的生活被打破。
  
      虽然她也想劝自己的爷爷,但是这最后的决定还是在自己的爷爷手里。
  
      “那还是别告诉他们了,等你们回去的时候私下里和他们说说吧!有时间我去京都看看他们吧!”沈福德也听懂了韩墨禹的意思,沉默一会儿后对着韩老爷子说道。
  
      看着他们这十来个老家伙儿的表情,沈福德笑骂着说道“都什么表情?来来来,喝酒喝酒,咱们可是要不醉不归的!”
  
      “对对对,喝酒喝酒!”
  
      “喝酒!”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和自己曾经的兄弟再次团聚,但是只要知道他们还活着也是很好的了。
  
      不过他们相信,终有一天他们会再次团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