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都市古仙医 > 第九十七章 忘恩负义

第九十七章 忘恩负义

见毕海泉走了,关东平叹了口气:“老板,咱们得罪了星耀传媒,以后的麻烦可能就大了。”
  
  叶不凡说道:“没关系,就是一个流氓罢了,不要放在心上,别说他们无法一手遮天,就算能垄断这个传媒行业也没什么。
  
  等咱们房子建成销售的时候,大家都是排着队来买的,根本用不着宣传做广告。”
  
  关东平再次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个小老板的底气是从哪来的。
  
  但他是个务实的人,以后的事情也没多想,再次跑到工地上忙碌去了。
  
  为了安定这些工人的情绪,叶不凡一直陪着大家干到傍晚时分,等工人们都彻底收工了,他才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早上,当他再次来到醉江南大酒楼的时候,发现母亲从头到脚的装扮都焕然一新。
  
  从他有记忆起,家里的日子就非常苦,母亲从来没讲究过穿衣打扮,更没有买过一件化妆品。
  
  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今天欧阳岚穿的衣服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奢华,但却一下子便将人的气质给衬托起来了,高档衣服穿起来确实不一样。
  
  经过这么一打扮足足年轻了十几岁,就像是个三十几岁的漂亮少妇,不用说也知道这都是秦楚楚的功劳。
  
  自己现在虽然有钱了,但自己对女人衣着打扮这一套完全就是个外行,看来以后还要多让秦楚楚过来几趟,给母亲好好装扮装扮。
  
  见儿子那么看着自己,欧阳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凡,怎么了,妈穿这身衣服是不是不好看?”
  
  “不是不好看,而是太好看了。”叶不凡笑道,“您现在要是到大街上去,肯定会迷倒一大片,说您三十都有人信。”
  
  “你这孩子,又开始胡说八道。”
  
  欧阳岚嘴里这样说着,脸上却是笑靥如花,没有一个女人是不爱美的。
  
  她又说道:“这都是楚楚给我买的,我说自己付钱,可是她偏偏不同意,甚至连价钱都不让我看。”
  
  “妈,她是我女朋友,给你买几件衣服也是应该的。”
  
  叶不凡暗暗钦佩秦楚楚聪明,善解人意,这些价格动辄5位数的衣服,如果让母亲看到价钱,那是打死都不会买的。
  
  “小凡,我告诉你,楚楚可是个好姑娘,以后你可不能对不起人家。”
  
  欧阳岚一提到秦楚楚就乐得合不拢嘴,显然对这个儿媳妇非常满意。
  
  母子两个吃过了早餐,叶不凡刚要离开,欧阳岚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接通后,话筒内传来一个女人尖利的叫声:“我的好大姐,欠我们家的3000块钱什么时候还啊?”
  
  电话虽然握在欧阳岚手里,但房间内安静,叶不凡的六识又敏锐过人,将电话的内容听得清清楚楚,立即皱起了眉头。
  
  打电话的人是欧阳岚最小的妹妹欧阳慧,这女人为人尖酸刻薄,这些年没少欺负欧阳岚。
  
  叶不凡在上大学的时候,家里实在是凑不齐学费,欧阳岚百般恳求,受尽了欺辱,最后欧阳慧才将3000块钱摔在了自己姐姐的脸上。
  
  当时的情景他记得清清楚楚,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前几天欧阳岚重病住院,他也曾经给欧阳慧打过电话,但这女人根本不顾自己亲姐姐的死活。
  
  一听说要借钱马上便挂断了电话,没想到这么快又上门讨债来了。
  
  欧阳岚拿着电话说道:“小慧,你放心,欠你们的钱我已经准备好了,等几天回家祭祖的时候就还给你们。”
  
  她为人善良,自然也不习惯欠别人的钱,有钱后早已经将欠亲戚的钱都准备出来,只等着过几天回老家的时候一股脑的都还了。
  
  欧阳慧说道:“用不着,我和小军现在已经赶往江南市了,再过两个小时就到,等一下就过去找你们拿钱,你把地址在哪儿告诉我就行了。”
  
  欧阳岚的老家在五峰县,虽然也隶属于江南市,但县城距离市区距离极远,差不多200多公里的路。
  
  欧阳岚说道:“那你就到醉江南大酒楼来吧,中午大姐请你们吃饭。”
  
  欧阳慧说道:“大姐,别以为找个大酒楼请我吃饭就可以赖账了,今天的钱必须还。”
  
  欧阳岚说道:“小慧,你怎么说话呢?大姐是那赖账的人吗?一码是一码,吃饭是吃饭,还钱归还钱。”
  
  欧阳慧在那边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手机。
  
  等欧阳岚收起了电话,说道:“小凡,你小姨和小军来了,中午留一个包间,咱们请他们吃顿饭。”
  
  叶不凡说道:“妈,这种人你就多余搭理,直接将钱还给她就是了,没必要再请她吃饭。”
  
  欧阳岚说道:“看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怎么说她也是我的亲妹妹,一家人吃顿饭有什么不好。”
  
  叶不凡说道:“你拿她当亲妹妹,她可没拿你当亲姐姐。
  
  前几天你重病住院的时候我给她打过电话,可她对你的死活根本不管不问,反倒告诉我,就算你死了这钱也要还,哪有这样的亲妹妹?”
  
  想到当时那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望,叶不凡心中就火气上涌。
  
  要不是自己运气好,刚好获得了古医门的传承,恐怕此时已经跟母亲阴阳两隔了。
  
  欧阳岚叹了口气说道:“儿子,谁都有个难处,或许你小姨当时手里没有钱呢。”
  
  “这事儿先放在一边,可这上门催债又是怎么回事?当年要不是您付出那么多,哪有他们几个的今天?”
  
  欧阳岚家里一共六个孩子,三男三女,她是老大。
  
  在十几岁的时候他们的父亲早逝,后来母亲由于过度劳累重病在身,最终一家的重担都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由于家里没钱,在中考的时候放弃了全县第一的成绩,早早便进入社会打工挣钱,供剩下的几个弟妹上学。
  
  在最小的欧阳慧和欧阳菲上大学的时候,虽然三个舅舅都已经进入社会参加工作,但对两个人的学费都不管不问,还是由欧阳岚一个人承担。
  
  那时欧阳岚早已经到了出嫁的年纪,但为了负担这个家庭一直没有结婚。
  
  为了不让两个妹妹半途而废,她忍着屈辱将自己嫁给了县城的花花大少江少天,用自己换了5万块钱,这才让欧阳慧和欧阳菲顺利的大学毕业。
  
  那时候无论是欧阳菲还是欧阳慧,对欧阳岚都是非常感激的,感情也还算不错。
  
  但后来江少天吃喝嫖赌,将家业败光,转身傍上了另外一个富婆,最终只剩下了欧阳岚母女孤苦伶仃。
  
  再加上她又收养了叶不凡,日子更是一天比一天难过。
  
  而那时候欧阳慧已经大学毕业,风光无限的进入县城医药局工作。
  
  随着姐妹两人之间生活差距的越来越大,欧阳慧非但没有给予任何帮助,相反越来越看不起欧阳岚,全然忘了当初大姐对自己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