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孔门学渣 > 第618章 睡觉的问题

第618章 睡觉的问题


  商量完财产的事,亓官氏带着大妮子去看绸缎等东东。回来后还要打开箱子让其验收,但被大妮子拒绝了。
  “算了!”孔子打断道:“既然一切都交由她管理了,你就不要再操心了。东东就是那么多东东!绸缎等什么地,都可以卖。而那些玉器、首饰等什么地,不仅能够卖,还件件都有收藏价值。由她处理吧!你就不要看了。”
  在孔子的阻止下,亓官氏也就没有再坚持。
  吃过晚饭,大妮子才主动当着大家的面,把装珠宝的箱子打开。然后!对里面的东东进行清点。
  再然后!当着大家的面承诺道:“这些东东不是我的!是夫君的,是家里的,是大家的!所以!以后我卖了什么我都记在账本上,卖了多少,卖了什么价格,都一目了然。”
  一番承诺、交待后,才拿出几件玉器递给亓官氏。
  “这是给姐你的!这是给鲤的!这是给姐夫的,这是预留给姐姐、姐夫将来的宝宝的……”
  “不要!不要!不要!……”亓官氏见状,自然不是接受。
  “我们不要!”孔子也在一边拒绝道:“周天子已经给我们送了!阿姑!你去把东东拿过来给大家看。”
  在孔子的提醒下,亓官氏这才跑回去,把周天子送给她们家的珠宝玉器拿出来。
  送给她们家的珠宝玉器没有那么多,只有一个很小的盒子。不过!里面的珠宝玉器也很多的,一共有几十件。
  亓官氏作为乐歌王子的姐姐,所以周天子自然是要赠送了。这些东东,不是送给孔子的,而是送给亓官氏的。
  除了这些外,还有绸缎等东东。
  在数量上,自然是少了许多。
  亓官氏不接受大妮子的赠送,大妮子也就没有再坚持。看完周天子送给亓官氏的东东后,她又拿出几件首饰、玉器,分别递给狼妹和微儿。
  狼妹自然是没有接,她怕自己以后又转手送给别人了。
  微儿很想要,可见狼妹没有要她也就没有要。
  搞定!大妮子也就没有再怎样,把箱子盖上。然后!让车夫过来把箱子搬到马车上,拉回货栈。绸缎等什么地,暂时放在孔子这里,等有空再过来拉。
  大妮子走后不久,天也就黑下来了。
  现在!乐歌又面临一个问题:睡觉!
  今晚的他和微儿,在哪里睡?
  不!是微儿在哪里睡?
  他乐歌睡的地方是有的,既可以去后院狼妹那里,也可以去大妮子的货栈那边。两边都有他的位置,随时恭候。
  这不是?今天才回来,大家这不是忙着团聚,说着团聚的话?还有!说重要的事?结果!就把安排微儿住处的事给撂下了。
  “乐歌?”亓官氏特别关心这件事,她把乐歌叫到一边,小声地问道:“你把人带过来了,那你是怎么安排的?微儿住哪里呢?”
  “这个?”乐歌一听,当时就傻眼了。
  是啊!微儿住哪里呢?
  其实!在回来之前,乐歌和微儿就商量过这件事了:到曲阜去住哪里?
  要知道!乐歌这个逍遥王子是没有家的。
  要是有一个家,一切都好办。是不是?腾一个房间出来就可以了,一切还不都由他乐歌说了算。
  可这不是?乐歌没有家,住在亓官氏那里。
  孔子家虽然房子很多,可私学就办在家里,家里住着寄宿的学生。真的!房子还不够用呢!
  当时微儿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乐歌大大咧咧地说:“这事不用你操心!有我姐呢!她还不给我们安排好房间?”
  听乐歌这么一说,微儿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她以为!一切正如乐歌所说的,一切都由那个叫阿姑的姐姐安排。
  可结果!现在亓官氏反过来询问乐歌?
  “你打算把人带回来,你心里都没有一个数?”亓官氏把脸往下一拉,问道。
  “我?”乐歌支吾道:“我哪里知道啊?我以为!我?”
  “以前闵先生住的房间,我已经安排另外的先生住了。现在!学堂里根本没有房间啊?我也没有办法安排?要不然?你带微儿去住客栈?再住几天,以后再想办法。”
  乐歌抓了抓头皮,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更好地办法。
  孔子得知这件事后,也是一阵头痛!
  真的!家里的房间太紧张了。
  这不是?学生越来越多,代课教师也越来越多。学生倒是好办一些,让他们住集体宿舍。而代课教师和另外请的老师,你就得给他们安排单独住处。特别是有家眷的先生,你就要给他们安排独立房间。
  你不给别人创造良好地条件,人家哪里愿意来你这私学里教书?
  微儿听到是在说这件事,脸色也是当场就变了下来。
  要知道!这件事对于女人来讲,是个很敏`感的话题,也是很伤自尊的话题。
  尼玛地!我作为乐歌的妻妾,怎么连个房间都没有?
  不过!想想乐歌连房子都没有,连家都没有,哪里能给你安排房间?
  想想一路上从燕国走到鲁国,都睡哪里了?睡野外!苍天为被,大地为床!这日子!不也一样过来了?
  有了这种心态,微儿也就释然了。
  见乐歌在那边为难,她坐在那里装着不知道。
  “住客栈要花钱的!要不!我带微儿去外面睡!我们从燕国回来,一路上都是睡野外的!”
  “这都什么季节了?还能睡野外?冻死你们?”亓官氏反对道。
  “可这?我们?总得有个地方睡啊?我都无所谓!可微儿呢?她可是我娘答应的婚事。我要是待她不好,我?我怎么对不起我娘?不!微儿还不在我娘那里告状?”
  “你又舍不得花钱住客栈,既然是住野外,那又何必呢?还不如住教室?我跟你姐夫说说!让你们住教室!教室晚上是空的!”亓官氏急中生智,想到了好办法。
  可是!孔子是一个讲究周礼的人!你要是睡教室不与他商量,他可能会找你麻烦,说你严重违背周礼什么地,然后痛骂你一顿。。
  这不?你得事先跟他商量一下。得到他的同意,你才能这么安排。
  “这个?睡教室?”乐歌抓了抓头皮,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是?微儿会答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