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假面骑士的救赎之路 > 第二十九章 冥王与空我的对决

第二十九章 冥王与空我的对决


  高翔无法控制这具身体,附身状态的他只能随着青年的意志和身体不断攻向初代空我。
  他心理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这个家伙居然变成了冥王!
  冥王居然早在超古代就已经出现了?
  可是现在的冥王和空我战斗的理由又是什么?!
  青年出招一次比一次狠辣,可里克始终躲避不愿应战。
  “你这蠢货,还想要躲到什么时候!”青年对他的躲避感到非常不满,出声呵斥道,“把你的力量展现给我看看!”
  里克越退越快,大声回应道:“你到底是谁?我们没必要战斗!”
  “哼!”
  回应他的是青年毫不留手的一拳。
  这一拳来的太快了,携带着汹涌的能量,里克已经无法避开,看着面前狰狞的骷髅战士,他终于下定决心。
  “喝!”
  里克大吼一声,同样挥出拳头。
  砰!
  两拳相遇,不同的能量相互侵略,在不断散发的热量中轰然炸开,两人全都倒飞出去。
  站起身的里克心中一紧,意识到这会是一场恶战,连忙对着台下大喊:“都快逃!带着我妹妹快逃!”
  原本助威观战的村民们听到这话,毫不怀疑最强战士的警告,连忙带着晕倒的米欧逃走。
  “很好,这样子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青年邪笑着看着里克,再次近身,“享受战斗吧!”
  里克凝聚精神,红色的身躯像是火在燃烧,坚定的声音从中传出:
  “如果你要为杀戮而来,那我就要消灭你了!”
  看着气势陡然高涨的里克,青年无所谓地甩甩手,回了一句:“能杀了我算你有本事,我只是想见识一下你的力量。”
  里克率先出手,在青年的面前虚晃一拳,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青年果然上当,俯身躲过当面而来的拳头。
  里克绷紧的大腿早已蓄力,对准青年的脑袋猛力地膝击。
  “呃!”青年痛呼一声,头一下子后仰,大脑晕眩着蹬蹬后退。
  里克正如他所说的一样不再留手,肩肘之间传递着力量,看似能破坏一切的拳头冲着青年不断招呼着。
  发现自己陷入了劣势,青年慌忙一个后空翻与里克拉开距离。
  站定之后,他微微喘息对着里克说:“你还真是个天生的战士,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哼哼。”
  “嗯?”里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心中突然凭空出现一股不祥的预感。
  青年直起身,脸上闪过怪异的笑容,再次扭动腰间圆石,齿轮咔吱咔吱地咬合着,机械音响起:
  YouthForm【青年形态】
  刺眼的光芒大放,一瞬间遮蔽了整座祭坛。
  还没等里克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记暴力的甩腿就狠狠地将他击倒在地。
  “啊!”
  是一个被盔甲武装了全身的家伙干的,头上戴着三尖角头盔,坚硬的护脸牢牢遮住脸部,唯有两只红色的邪目露在外面。
  身穿盔甲的人洋洋得意道:“我可不管什么公平正义,这是给你刚才的回礼!”
  “是你!”里克扶着脑袋慢慢爬起,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自己也能像他一样变身。
  新的形态像是实力上了一个大台阶一般,青年的攻势变得愈加凌厉和凶猛,红色空我的形态逐渐无法招架了。
  “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让我看你最强的力量!”青年不耐烦地大吼。
  里克流下冷汗,这个莫明奇妙出现的家伙实在太过强大,再这样打下去他很大的可能会落败。
  看到沉默不语的里克,青年冷哼一声,再度扭动腰间圆石:
  ArmourKick【盔甲踢】
  无形的力量凝聚着,游龙般缠绕着他的腿部,右脚微微踮起,已经蓄势待发!
  面无表情的青年身后天空变色,灰暗的云层聚集,空气变得凝重又阴冷。
  迫人威势传到了里克面前,他心下一紧,不由自主地摊开两手,微微半蹲将重心沉下,右腿同样开始急剧变热,汇聚了同样仿佛可以毁灭一切的能量,身后狂风大作。
  两人在一瞬间眼神对上,下一刻共同奔向对面,高高地跳跃在空中将对方锁定后狠狠踢出!
  “盔甲踢!”“全能踢!”
  两股令一切生灵颤栗的能量猛烈相撞,传递出可以灭世的恐怖威能!
  “啊——!”
  “喝呀!”
  轰隆!
  灼烫的烈焰在两人间忽的炸裂开,一道汹涌的火浪一下子席卷了这片宽阔的祭坛。
  伴随着火浪充斥在这里,可怖的能量不安分地游走,坚硬的祭坛只在一瞬间就布满裂纹,在火浪经过后再也坚持不住般到处都发出咔嚓的声音。
  轰隆一声辽阔的祭坛就炸成了满场的碎石!
  嘶吼的两人僵持到这一刻瞬间分开,落在各自的身后,踩在数不清的碎石上。
  场上沉寂下来,两人都背对着对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里克面色一下子变得难看,率先跪倒在地。
  “呼呼呼!”他忍不住剧烈地呼吸,承受着透支体力的痛苦。
  噌——
  【♇】
  红色空我的身上凭空出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巨大图案,带着无法捉摸的气息,里克瞬间感受到了阴冷、痛苦、绝望的情绪。
  “咳!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好好收下吧......”青年踉跄着解除变身,艰难地朝外面走去。
  青年离开后,只留下里克还在痛苦地挣扎。
  “啊——!”他难以忍受这种痛苦,内心的美好仿佛都快要被这些阴暗的情绪侵蚀,好像就要失去他最珍视的一切。
  脑海里米欧甜美的外貌浸染上了深色的污秽,一点点消溶在阴暗里,里克痛苦地哀嚎:“不——!!”
  剧烈的颤抖后,被青年标记在身上的巨大图案终于缓缓消失,他软软地瘫倒在地,大汗淋漓地喃喃道:“......米,米欧......”
  ……
  啾啾啾!
  林中的鸟儿被突然闯入的青年惊吓地四散开来。
  “咳咳!”青年止不住地剧烈咳嗽,脸色极度苍白,“怎么会......明明是这么弱小的力量!”
  单膝跪倒在地,他阴沉着脸看向远远逃离的祭坛,喃喃自语:“这次失算了,没想到他的内心这么纯洁……那就只能等待另一个了,我还会再来的。”
  接着费力扶着树干起身,蹒跚地走进树林的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