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始法时代第二部 > 第四十九章 茶崇礼

第四十九章 茶崇礼


  
  茶崇礼是个才华横溢佳作叠出的音乐人。近百年来蓝粉两星世面上流行的曲子,有近一半出自他手,圈内人都称他为“茶半壁”。而且他歌喉洪亮清澈,演绎起抒情的歌曲来,声情并茂,能直接唱到人心里去。
  但可惜他是个山阴族人。别说代表艺术界最高殿堂的紫茎城粉红音乐大厅了,就算是普通的神殿祭祀活动,一些稍微正式的官方活动,都不允许下等种族之人进行表演。而山阴族正好处于中等种族和下等种族的分界线上,比山阴族高一等的蛮族被划进了中等种族,而山阴族则被划入了下等种族。
  人们都说坎坷的经历是艺术家创作灵感的源泉。茶崇礼正是如此。他把自己对出身的不满、对高等种族的不屑、以及少年时生活的艰辛和他热衷的流浪生活都溶入到了他创作的歌曲里。
  即使没有漂亮的舞台和高贵的听众,他仍然可以放声高歌,他相信艺术是没有高低贵贱的。他的歌曲往往在田头陋巷鹊起,在民间的婚丧嫁娶中流传,慢慢进入到权贵的宴饮之所,最后被一些拥有中上等种族身份的歌者唱到了粉红大厅之中。
  茶崇礼的名声传开之后,一些著名的歌者开始向他邀歌。他虽然更喜欢在乡野演唱自己新创作的歌曲,但也不排斥以这种方式使作品更快地走向上流社会。毕竟他的流浪生活也要有吃穿用度,在穿过某些偏僻之地时还要雇保镖,这些都是要花钱的。
  半年前,他接受了著名歌星笛玉声的邀约,答应为其在雷池大会举行的演唱会创作一组豪迈奔放的应景歌曲。为此他冒险穿过了枫林走廊,贴着怪占区的边缘入海,从海路进入了兽人帝国。在兽人帝国进行了四个多月的采风,创作了六首颇有兽人嚎叫派风格的作品之后,他在帝国西部地区接到了笛玉声催他交稿的通知。
  如果茶崇礼境界再高点,事情可能就简单多了。因为交稿地点在雷池城,那里正在举行两年一届的雷池大会,兽人帝国的几个大城市都有固定的遁器航班往来于雷池城。如果他拥有入幽境的内力水平,他就可以赶到最近的大城市乘坐遁器。
  但可惜他只有入微境界,根本无法乘坐遁器。而且他目前所在的西部地区离枫林走廊很远,他也无法原路返回。所以他只能花比乘坐遁器还要多的钱雇一个保镖,辗转多种交通方式,从兽人大陆的西部赶往雷池。
  兽人帝国里愿意跋山涉水护送低境界的客户出境的保镖并不多。他在当地的游侠公会发布任务之后,等了数日之后才有一个狼人游侠从狼牙郡赶到了他所在的边境城市,接下了他这一单生意。而且颇为讽刺的是,这位名叫哈二狗的狼人腿脚还不大方便,走路一拐一拐的。
  茶崇礼为了追回等候保镖所耽误的几天时间,在同哈二狗签订雇佣协议之后,立即要求对方尽快安排合理的路径,选取最快速的交通方式启程。
  于是接下来的十五天时间里,他先是乘坐雪鞍雕在在凛冽的寒风中飞过了红线海峡和茂岭山脉边缘的雪山,到达了茄香大陆的褡裢城。褡裢城所在的褡裢地区是兽人帝国在茄香大陆的一块狭长飞地,因形似褡裢而得名。
  他们在褡裢城稍做休整,然后赶到了沙漠边缘改为乘坐沙舟,在白天烈日晒晚上寒风刺骨吹的大漠中航行了十余天,他们才到达了宏伟高原的北坡。
  茶崇礼穿过沙漠之后才算明白为什么大漠会跟高耸入云几乎无法翻越的茂岭山脉一同成为了阻隔茄香联邦和兽人帝国的天然屏障。两国庞大的军队的确都无法经过如此险恶的跋涉之后,向对方进攻。自从北极地区被噬灵怪占领,阻断了边地的枫林走廊同兽人帝国的接壤,蓝星上的这两个超级大国就再也没有形成大战级别的军事冲突。
  他们走下沙舟后,又租了两只骑豹,跑了三天,总算到达了边地西部入口的鸡肠栈道。
  为了防止运输的牲畜受惊吓发生事故,栈道平时是禁止猛兽坐骑通过的。除非是某国的正规军或大型的团队租赁特定的时间段,才允许猛兽坐骑通过。所以两人不得不放弃了租来的骑豹,改乘专门在栈道上搞客运的马车。
  马车在到达雷池城郊外的草原上之后,天色己晚。车夫告诉乘客,前方有光亮处就是雷池大会的帐篷带,马车不便驶入,然后就把他们这一车乘客放了下去。
  这一车十余人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远处的灯光其实距离他们还很远,这么走过去恐怕得走到天明才能到。于是那几个携带货物的小商贩和三四个零散乘客决定在原地扎营休息。
  哈二狗出于安全考虑,不愿意费在野外露营。他告诉决定原地扎营的那些人,既要注意草原上的野兽侵扰,也要防止盗贼。然后他就背起身材瘦小的山阴人雇主,向远处的光亮处奔跑了起来。
  哈二狗因为腿脚不便,起始一段距离跑得还一蹩一蹩的,一上一下地颠得茶崇礼挺难受,但等到速度提起来之后,他的速度竟然丝毫不弱于骑豹的速度。他们只用了不到一顿饭的工夫,就依稀看到不远处人影幢幢,以及人影中的一盏光亮。
  这盏光亮离真正帐篷区的众多光亮尚远,不像是有人在此驻扎。茶崇礼觉得反正已经到地方了,也不争这一时半刻的时间了。于是他一拍哈二狗的肩膀,示意对方去那盏光亮处看看。
  随着他们走近,众多的人影渐渐变得刺目清晰。这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妇幼和老弱病残,他们面黄肌瘦行动缓慢,如同一群漫无目标的游魂,正在向光亮处聚拢。那团光亮核心处已经被人群围了起来,能分辨出那是一团用干木柴堆起来的篝火,依稀还能听到里面有人用蛮族语喊着什么。
  “这片草原离有树木的地方尚远,这些人从什么地方搞到的木柴?”哈二狗出于保镖的本能,一眼看出了其中的不合理之处。
  “那喊声像是在维持秩序。”茶崇礼一生游历,几乎逛遍了整个茄香大陆,加之采风所需,他对所有较大种族的语言都有所涉猎,能大致听懂各种语言里的一些常用短语,蛮族语自然也在其中。他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边说边摸向了腕间符串带上的翻译符。
  人群里的吆喝声没有停。两人边分开人群向里走,一边倾听。
  “里面喊的是怀孕的妇女和十二岁以下的儿童优先。十五岁以下的儿童次之,然后是老人和普通妇女,青壮男子排在最后面。”茶崇礼给哈二狗翻译道。
  这些饥民大多是本地的蛮族人,里面也掺杂了少量的山阴人和说不清种族和血统的混血儿,他们相比于茶崇礼这个山阴人不算矮,但跟高大的狼人哈二狗相比,就矮小得多了。他们看到狼人后,不自觉得让开了一条路,让狼人驮着茶崇礼走进了人群的内圈。
  只见由数根粗大圆木堆成的篝火上,一口巨大的铁锅正冒出滚滚蒸汽,七八只被扒了皮的野牛、野羊、野狼(或是野狗)、野猪被木棍叉着,围着圈竖在篝火边上烧烤着。
  一个穿着教士服饰的蛮族人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短刀,一边向远处正在向里聚拢的饥民吆喝着,一边从那些正在烧烤的野兽尸体上往下割已经熟了的肉,分给近前排队领肉的饥民。
  另有一个穿普通平民衣服的蛮族人手持一个长杆,长杆的头上有一个曲度很大的勺子,此时他正在从篝火上的大锅中往外舀汤盛到粗糙的陶碗里,每一个领到肉的饥民,会过来从他这里端走一碗热汤。不时的还有吃完了的饥民把陶碗送回来。
  在教士身后不远处,有一个矮小的泥地人正在飞快地给一堆田鼠、野兔等小兽扒皮破腹去除内脏。他每拾捯干净一只小兽尸体,就把它一切两半随手抛到大锅中。
  此时哈二狗敏锐地发现,泥地人处理小兽尸体时用的根本不是他手里的那把刀,而在是在指尖频频闪现的剑芒。但是对方动作太快了,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他立即意识到,此人绝对是个高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