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始法时代第二部 > 第五十章 等人

第五十章 等人


  
  朗天涯在主意识打通了异界通道之后,第一时间外化出了第一暗域分身。但第一分身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出现在真身旁边,而是出现在了五百米之外。他察觉自己身处一片水压很大的深水之中,他通过吸魂术感知了一下,发现在下方的巨大符力外壳下面,他的真身连同成千上万的武人正在里面忙碌着。
  但当他试图向下靠近真身时,只要一进入距离真身大约五百米的范围之内,就立即被压缩符力形成的通道吸入第三暗域(也就是宫殿或仙府)。
  被吸入真身的第一分身无法停留在第三暗域内,只能直接回归了第一暗域。而他已经打通的第一层、第二层暗域的感知似乎都被封印了,他的第一分身回归后,他的念头根本无法感知第三层暗域和外界的任何情况。
  他进进出出地来回试了几次之后,情况依旧,最后只得放弃,改而化为一团灵气围着真身五百米范围所形成的球型转了起来。
  他渐渐探知他真身所形成的由压缩符力组成的球型范围同那个巨大的水下基地有三分之二重叠,有三分之一露出基地之外。由此可知他的真身大约位于基地外壳之下一百米左右的位置。那近万个忙碌的人应该也是在那附近。
  他改而沿着基地外壳进行探索,发现这个基地呈圆盘型,大得足可以称之为雷池城在地下的投影,甚至称之为一座地下城市也不为过。
  这座地下城被一层厚厚的外壳和外壳形成的符力层包裹着,内景更是千奇百怪,他知道没个一年半载根本无法探究明白。令他更为惊奇的是,除了他真身附近有大量的人员在忙碌,其他还有两个地方有人员在活动。但这两处的人员数量就少多了,都不到上千人。而且这三个地方相互之间似乎刻意为隔开了,相互之间没有联系。
  他刚想进一步进行探查,却忽然醒悟,他回到这里的第一要务仍是寻找破解定界珠的办法,而不是搞清楚真身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目前就他所知,除了得了渎神者传承的张菲成功地进入了定界珠,两界三地还没有其他成功案例。如果异界真的有破解定界珠的办法,也只能掌握在渎神者高层手里。
  他想起之前他曾通过渎神者老年勘探队的沐天恩向宇点莹发出了邀请,说不定他已经把信息发给了宇点莹,她已经在等他了。他想到这里立即升到地面。
  此时应该是半夜。粉红星已经升到了中天。朗天涯继续上升,直到升到了雷池城上空五六百米处才结束灵气状态凝出身形。他在脚下放出空间坪将自己悬停在空中,然后变化暗域卡位,排列出吸魂程序向下稍一感应,立刻之间,雷池城周边两千多万人的精神力信息尽数进入他的意识。
  他首先将入幽境以下的绝大多数普通人和低阶武人忽略掉,只对入幽境以上的近二万人再次进行筛选。他一边筛选一边吃惊,蓝星上入幽境武人的比例本就不高,没想到小小的雷池城竟然汇聚了如此之多。不知道这里是要有大事发生,还是雷池大会就是这么吸引人,让如此多的入幽境的武人来到这里。
  朗天涯虽然在灰星之旅中一直没见过宇点莹的正脸,但他对宇点莹的暗域却并不陌生,他数次感受过对方的暗域波动,对那个同俞钱花有点相似的暗域印象非常深刻。但他一一甄别过那近两万个入幽境以上的暗域之后,却没能从中找到了符合宇点莹暗域波动的。
  好在他从中认出了一个熟人的暗域。此人是那个在水下基地时对舱门符文感兴趣的老头,他记得对方姓高,他一直在心里叫对方高老头。
  对方此时正在城中某处房屋内休息,身边似乎还躺着一个人,不知道那是他老婆还是相好。他也不好落下去直接把人家从床上揪起来,于是他向对方发射了一缕定向侦测符力,分析了一下他身上带的术符,从中找到通讯符,分析了一下它的符力频率,然后变出自己的通讯符向它发出了谈话邀请。
  片刻之后,他接收到了高老头发过来的语音信息。
  “哪位?”对方语气中带着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的不满。
  “我老朗啊!”
  “什么老朗?你打错了!”高老头的不满在加剧。
  “没打错。老高,你是不是渎神者组织的老高?我就是找你……”
  “我不是渎神者组织的老高,也不认识什么老朗。你是从哪得到的我的通讯坐标的?”
  朗天涯觉得自己有点儿热脸贴到了对方的冷屁股上。“老朗你都忘了?就是……就是那个给你讲解符文,后来吞吃了发光雷神分身的那个小矮个儿,那个泥地人。”
  对方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噢……噢!是您呀!布先生,我一直在按您的指示在跟组织上联系,但他们似乎不太信任我了,无论我怎么说,他们就是不愿派人过来考察咱们的‘仙船计划’……”
  布先生?仙船计划?高老头这是在说什么胡话?朗天涯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你先听我说。你能联系到宇点莹对吧!你跟她说,是我!是我老朗想找她谈谈木下根的事。你跟她一说她就明白了。”
  在那边的高老头似乎也有点被他说糊涂了。朗天涯等了片刻没有收到对方的回答,于是又说道:“你跟她说,我在……我在城外吧,城外西边帐篷区外面的草地上等她。”
  朗天涯本想指定个城内的知名景点会合,大家都好找。但他又一想宇点莹不一定愿意在公开场合露面,于是连忙改成了在野外见面。他倒不用担心对方在旷野里找不到地方,只要对方出现在他的感知范围之内,他立即就能知道。
  高老头在那边又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含糊地应答了一声,然后就切断了通讯。
  朗天涯也不知道宇点莹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于是他干脆来到城外西边的草地,准备在这里等上一阵子。
  他到地方才发现,这里竟然有成群结队的饥民。这种场面他只在电视里表现旧社会灾荒年景的场面里见过。但跟电视里演戏不一样的是,他面前这些人一看就是真的被饿得快不行了,瘦得皮包骨头,行动迟缓,破衣烂衫在他们身上都逛荡,远远看去鬼影婆娑,如同鬼片。
  他还看到一个教士模样的人带着一个帮手在施粥。但饥民太多,他们两人一口破锅一袋谷物如何施得过来?他实在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坐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什么也不做。
  于是他上前跟教士打了声招呼,说要帮点忙。然后他就遁到附近的环形山上摄来一棵枯树,当着教士的面用剑芒切成圆木和短柴,用加热符一催生起一团篝火,接着他再次用吸魂程序感应了一下附近的野兽,然后分化成数十股灵气团分头行动,不一会儿就捕回了若干大大小小的猎物。
  将猎物剥皮去脏插在木桩上进行烧烤;用灵气流在不远处的一处稀薄的地下铁矿脉中提炼出足够的铁沙,靠符力塑型将铁沙熔成一口巨大的铁锅支在了篝火上;用制水符程序收集空气中的水分在锅中注上足够的水;在环形山中摘了些他认为能吃的野菜和根茎放入锅中……
  当他将以上举动以常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有条不紊地完成之后,附近大批饥民也闻着味就拥了过来。此时教士和他的助手连忙维持秩序,照顾火堆和烤肉,已经忙得顾不上对他神奇的表现吃惊了。
  当一个高大的狼人(尖耳朵、黑鼻头、冷酷的双眼和一口獠牙,反正一打眼就让朗天涯想到了“狼人”这个词。)背着一个欧洲人模样的人(黄发、碧眼、深目,约一米九的身高。)一瘸一拐的走到近前的时候,朗天涯觉得他们应该同宇点莹无关,所以就没有在意他们,继续忙自己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