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帝尊偏心大小姐 > 第203章真叫人放心不下

第203章真叫人放心不下

蒋瞳推托着:“姨母,这事我也不知呢,母亲没有说过,若是做得不好的话,傅管家应该会不允许他们再继续的了。”
  
  “傅管家毕竟是个外人啊,虽然在蒋家日子不短,可是以前你母亲也还是蒋大夫人,现在却和你父亲和离了,人心隔肚皮,也不知人家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呢,多长点心眼好。”
  
  “呵呵,姨母说得是。”蒋瞳真的不好开口再说什么。
  
  不过这时有丫鬓进了来,轻声地说:“夫人,蒋二夫人递了贴子进来,说来看望蒋小姐。”
  
  蒋瞳一喜:“是我二婶来了,快请她进来吧。”
  
  真是来得太是及时了,她都不知要如何拒绝姨母的好意了,她相信傅管家不是那样的人,也相信母亲找的人是信得过的。
  
  二婶是和夏雪一块来的,钟母热情地迎了进来,蒋二夫人一看到蒋瞳身头上缠着的纱布,就心痛地拧着眉头:“瞳姐儿,这几日没见的,怎生就伤成这样子了?要是你父亲知晓了,也不知会有多担心。”
  
  “二婶,是我自已不小心掉到水池里去磕伤了,不碍什么事的,现在都结了痂了。”
  
  “瞧瞧你,又瘦了,还伤成这样,可真叫人放心不下啊。”她拉着蒋瞳的手,感伤地说:“你还是跟二婶回蒋家去好生养着吧,你母亲回去没空打理你,可你也还有二婶二叔父亲啊,我们都想着你能回来呢,听话些,跟二婶回蒋家去好好养着身体。”
  
  蒋瞳笑笑,抽出了手轻声地说:“二婶,你放心吧,我在姨母在这里挺好的,姨母和几个妹妹都很好呢,也很照顾我,我在这里也住得很开心,不差几母亲就会回来的了。”
  
  “瞳姐儿,这再好,也是你姨母的家啊,哪有自已家来得舒服,兰苑的房间还保留得好好的,什么也没有动呢,日日都有叫丫头打扫干净的,就等着你有一天能回来。你父亲知晓你受伤了,也不知道多担心,就连晚膳也没有用。”
  
  钟姨母听这话就不太舒服了,轻笑地说:“二夫人你这话说得真是的,这瞳姐儿的父亲要是真的担心,怎的也不来看她啊,薛娘子说了,瞳姐儿这伤啊得静养,可不适宜搬来搬去的,我们也没有把瞳姐儿当成外人,我是她的亲姨母,她也不会把我们当成外人的,我姐姐即然带着瞳姐儿出来独自过了,也就与蒋家没有什么关系了,我姐姐不在,我这个做姨母的照顾她,自是没得二话的。”
  
  “钟夫人你这也说错了,怎的就跟我们蒋家没有关系了呢,虽然我嫂嫂跟我是和离了,但是瞳姐儿怎么说也是我的血脉,她不舍得我嫂嫂一个人在外面孤单的去陪着,可却抹杀不了她身上流着我们蒋家的血的。”
  
  这火药味谁都能听出来了,蒋瞳就笑笑道:“二婶,你来看我,我也很高兴,只是我也是个懒得动的人,而且在我姨母这里也住得好好的,不想搬来搬去的,二婶的好意我心领了。”
  
  “瞳姐儿啊,你这脾气,怎么就跟你父亲一样,都是倔犟得跟牛一样。”蒋二夫人无奈地摇头:“你也别怪你父亲不来看你的,你父亲最近忙得不得了,他虽然担心你,可是却是犟着,那舒姨娘想让蒋秀碧搬到兰苑去,可是你父亲却说什么也不肯,说那是留着给你的。”
  
  钟母在一边听了就冷笑:“这话倒是说得比唱得好听,二夫人,要是蒋大老爷真的在乎这么个嫡亲的女儿,怎会不肯低头呢,派人送些伤药过来,总也不会折了他大老爷的尊贵身份吧,这么久了也是不闻不问的,不过他也不只是瞳姐儿这么个女儿,所以自也不会多担心瞳姐儿是生是死的。那说那个兰苑啊,谁住不住又怎么样呢,现在夏雪小姐不是住在兰苑吗?蒋老爷怎会又让蒋秀碧再挤到那里去,有些话你说偏了,就是另一层意思,可是蒋大老爷要是真在乎这么个女儿,真会低不下头吗?蒋家倒是厉害,宠妾灭妻啊,现在原配和嫡女都忍不下去自愿出去不碍他的眼了,他应该更自在才是啊,怎会还想着瞳姐儿再回去住呢。”
  
  蒋二夫人板着脸:“钟夫人,你可别胡说八道,难不成要我亲自低头弯腰来看瞳姐儿吗?他可是堂堂内阁大学士。”
  
  钟母撇撇嘴,不屑地说:“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着你们蒋家的人还真是冷漠,当初我姐姐这么多的嫁妆陪到蒋家去,可和离的时候呢,又得了什么,十几年的夫妻之情也没念着,就连瞳姐儿这个蒋家的嫡女也没得个什么,京城的蒋宅当初我姐姐还是出了些银钱来置办的,可这搬出去,也没见得你们高风亮节的蒋老爷说什么补偿我姐姐的啊,还有那蒋家的祖宅田庄之事,我可也是个见证啊,你们老祖宗可是说了,就给我姐姐的,不管往后她是不是蒋家的人,就给她,你蒋二夫人好手笔,三万两就打发了我姐姐,现在还想将瞳姐儿带回去,也不知还想在我姐姐和瞳姐儿身上想要剥下什么皮来呢。”
  
  “钟夫人,你别过份了,别以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就想着怎么在别人身上占好处吗?”蒋二夫人忍着火气,咬着牙瞪着钟母。
  
  蒋瞳一个头二个大,赶紧说:“姨母,我今天想吃鲜鱼汤,还有扬州的炒饭,你能不能帮我去跟灶房的人说一声,对了,我还带了好些燕窝过来,红柳,你取了给我我姨母交给灶房的人日日炖着给几个妹妹用吧。”
  
  钟母还仍是不甘心,但是当真撕得太破的脸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而且还会让瞳姐儿反感,便没有再说下去。可走到门口还又说:“瞳姐儿,你可得放精明着点啊,你多为你那苦命的娘着想,她在扬州可是独自将你拉扯大的,如今可什么也没了,就只有跟你相依为命着。”
  
  “姨母,我知道的。”
  
  钟母一走,蒋二夫人就冷声地呸:“这墙头草一样的东西,要不是瞳姐儿你在她这里,我才不会到她这来一步呢,夏雪,你快些帮着你姐姐收拾东西,我们带你姐姐赶紧回蒋家去安养才是,再在这里住下去,也不知她还想多占你姐姐什么便宜来着。”
  
  蒋瞳笑着摇摇头:“二婶,不会的啦,姨母一家子对我都很好,也很照顾我的,我在这里住得很好,用不了几天我母亲就会回来,到时母亲就会接了我去浣云居。”
  
  “你这孩子,难道还不明白二婶的用心吗?你现在回去多好啊,你父亲也不会为难你,你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子啊。”
  
  “二婶,我很谢谢你替我周想这些事,可是我真的不想动,也不想回到蒋家去了,出门的时候父亲说过我出了那个门,以后就不再是他的女儿了。”现在想着那些话,还是觉得难过和苦涩。
  
  “你父亲说的那些不也是气话吗?他也是气坏了才会说的,其实他也后悔,瞳姐儿,你乖乖听二婶的话,二婶是不会害你的,你跟着二婶回去,二婶保证没有人会说你一句什么不好听的话。”
  
  蒋瞳却还是摇头,轻笑地说:“二婶,你对瞳瞳的好,瞳瞳记在心上,但是瞳瞳还是听母亲的话,好生在姨母这里住着,到时母亲回来了就会接我回浣云居的。”
  
  蒋二夫人听了长叹口气,摇了摇头:“唉,罢了,你这么坚持,二婶也不好强人所难,瞳姐儿,只是你心里也要有个数,你姨母可不是个大好人,她总想着在占着你和你母亲的便宜,你自个在这里可要多留个心眼。”
  
  “知道了,二婶。”
  
  “夏雪。”蒋二夫人叫了一声。
  
  夏雪赶紧回过神来,递上了一个小盒子,蒋二夫人接过给了蒋瞳:“瞳姐儿,这是给你母亲的,年底跟你母亲商量着要回蒋家的祖宅住,这些银钱给你先拿着,等你母亲回来之后你再给她。”
  
  蒋瞳打开一看,有些惊讶:“二婶,怎生这么多啊,不是说三万两吗?”怎么还多出了二万两。
  
  蒋二夫人却笑笑:“不多不多,银子比感情可轻得多了,要不是你二叔是个固执的人,我便是要亲自送到浣云居去给你母亲的。”说着又有些伤感,叹了口气:“不管她和蒋家有没有关心,可在我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好嫂嫂,我嫁到蒋家来,她也从来没有低看过我一眼,还总是处处为我说话,事事也会让着我,还有你瞳姐儿,若不是你冒险带着二婶出去,只怕二婶早就没命活在这个世上了。”
  
  “二婶别这么说,命是天注定的。”
  
  “总之瞳姐儿,这些你们收着,往后你们孤母寡女的,需要的用度可多了去了,要是以后遇到了什么难事,也不要把二婶当成外人,叫人悄悄来跟二婶说一声,要是能帮的,二婶一定不会二话。对了,我们也要搬到城西的柳荫路一个宅院去了,你以后有空,就来那玩。”
  
  “好啊。”蒋瞳笑:“二婶那你们什么时候搬呢?”
  
  “这几天已经在收拾那边了,估莫过个十几天的就能搬过去了,我也省得每日在蒋家看到那贱人春风得意的样子,一瞧着我就想起我的好嫂嫂让她给弄得赶出了蒋府,就恨不得打她二巴掌的。”
  
  二婶倒真是性情中人,蒋瞳挤出笑:“等到时候二婶你们迁新居,我有空儿就去找夏雪妹妹玩。”
  
  “好啊。”夏雪爽快地答应:“姐姐,你可一定要来。”
  
  又聊了会,蒋二夫人看着外面的天色说:“我们得回去了,瞳姐儿,你好生养好身体,有空了,二婶再来看望你。”
  
  “谢谢二婶,我会好好养着的。”说着要站起来送二婶。
  
  蒋二夫人赶紧阻止:“别起来,好生歇着才是。”
  
  夏雪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蒋瞳,跟着蒋二夫人走了几步犹豫了会还是说:“母亲,我想跟姐姐说几句话,你在前面等我一会可好。”
  
  “去吧。”
  
  蒋二夫人瞪着不远处倚着柱子站着的钟母,一脸的防备。
  
  夏雪回了来,蒋瞳抬眸看她:“夏雪,怎么了,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了?”
  
  “姐姐,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她凑近蒋瞳的耳朵,低声地说:“姐姐,你小心防着点郁敏,我怕她对你不利的,我发现卢姨娘跟张家的人有接触,一打听知晓那人是侍候郁敏的,而且到蒋家来还是打听你和你母亲的事,我觉得她们是心怀恶意的。”
  
  蒋瞳吃了一惊:“这,打听我和母亲的事干什么,我们现在跟蒋家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其实舒姨娘让大伯父这般看重,不是她长得好看,是因为她长得像郁敏,蒋瞳,你明白吗?当年你父亲和郁敏情投意合,她可能是恨你母亲的。”
  
  夏雪言简意骇地说,要不是蒋瞳也早知一些事,现在听这些只怕也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现在听到,真的是平静了。
  
  夏雪看她神色:“姐姐你是早知道了是不是?”
  
  “我也是最近才知晓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夏雪妹妹。”不管郁敏是不是真想对她做什么,但是夏雪这番话却是让她很暖心的。
  
  “姐姐,你多保重身体,我先走了。”
  
  出了去看到母亲和钟夫人大眼瞪小眼,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夏雪赶紧拉着母亲说:“母亲,我们回去了。”
  
  蒋二夫人挑起眉说:“是得回去了,这地方我是怎么呆着怎么也不舒服,都是占便宜的味道,真不知你瞳姐儿住在这里,能不能好好静心的养好伤,要是她有什么个不好,我定不会不闻不问的。”
  
  “哼哼,那可真是不送了,请神容易送神也难啊,好生在自个的莲台上坐着装富贵不是更好,不请自来倒是还挺多话的,影儿,一会儿你仔细看着点,好好把府里再洒扫个干净的,免得有些人嘴里不干净,走路也不干净弄脏了我们钟府。”
  
  蒋二夫人气不过,正要顶上二句,但是夏雪拉着她:“母亲,好了,不要再多说了,瞳姐姐还住在这里呢,往后我们也不跟钟府来往也不过是小事,可是现在瞳姐姐身上还有伤,还得安养着,别忧了她的清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