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英雄是如何炼成的 > 第一百章 那一座城

第一百章 那一座城

在京城迎接黎明之时,西城的太阳也再次升起,这一次那一种笼罩于整个西城的阴霾终于散去,而那名为帝九公馆的建筑,仍然屹立不倒一般存在着,这一场由京城的蝴蝶效应而刮起的风暴,在数次厮杀于落血之后,终于彻底的结束。
  
  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这一座城市而言,这是一场彻底的大洗牌。
  
  接下来,会是一场噩梦。
  
  先是西城三足鼎立的局面被彻底打破,有着背后那个庞然大物的支撑,白刘周三家空前的绝望,在真正的世家面前,所有的伪世家都只是浮云,更何况他们所面对的是京城的滔天势力。
  
  就这样,这一场反击战被彻底的瓦解,颇有几分树倒猢狲散的意思,而白刘周三家的掌舵人也在怅然之中接到了一通电话,本来面如死灰的脸上似乎再次有了几分希望。
  
  而南城则彻底的来了一次大换血,本来成为众矢之的的刘青松来了一出回马枪,真正意义上的厚积薄发,一股东风吹过便以水到渠成,南城海浪商会彻底垮台,老会长所余留的根基在刘青松的打压下成为了死灰。
  
  这个拄着龙头拐一辈子在这么一个江湖摸翻滚爬的老人似乎很清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所以在斩草除根上几乎做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在刘青松几乎强硬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手段之下,南城彻底成为了刘青松一人可以享用的大蛋糕。
  
  而在刘青松真正意义上上位的第一天起,便跟帝九公馆宣布了结盟,当然所谓的结盟,无疑是向所有人宣布,他站在了魏青荷那一边,此番作为,也算是没有辜负那个玩出去一条命的混子。
  
  当然,这也对西城的局面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本来早已经扭曲的局面被再次用力拉扯,那天枰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平衡,一阵风雨过后,本来被所有人都不看好的魏青荷,反而牢牢的坐在了帝九公馆馆主的位置上,或许时势造就英雄也不过如此。
  
  就在身旁声音多了起来之时,魏青荷反而选择了把自己锁在马温柔生前的办公室,只是沉默的坐着,她很是不屑那些所谓的荣耀,并不是她何等的清高,是她很清楚这一切,并不是她换来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是那个混子换来的,然而,那个真正的功臣,却在这一座城市被彻底的遗忘。
  
  这让魏青荷怎能不恼火,何其不想要恼火。
  
  那个她曾经最不屑最不屑的混子,这些年在她的心中好似一颗种子一般生根发芽,如今早已经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一点一点都不可笑,而是可敬。
  
  而北城的变化则是完完全全的天翻地覆,本来井井有条的暗网在损失了以王莽为首的三个股东之后,本来的平衡局面被彻底的打破,外加现在骆擎苍的音讯全无,赵貔貅也人间蒸发一般不再打理暗网这么一个烂摊子。
  
  无论是对于骆擎苍又或者是赵貔貅,暗网本就是一个利用的工具,其存在意义也不过是为了等待着三字剑现身那一天,而如今局面早已经超乎了任何人的控制,暗网自然也没有人在乎其生其死。
  
  整个北城都在蠢蠢欲动,刘青松丝毫不掩盖的橄榄枝,外加凭空杀出来一群骁勇的年轻人,连续重创暗网几个场子,乃至连夏临清都险些命丧在这一群心狠手辣的年轻人手中,暗网的声望已经跌落到了低谷,外忧与内患让暗网仅剩下的股东人心惶惶,早已经失去了任何战意。
  
  从混乱到越发混乱,也许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导火线就能够做到这一切,而是否会有人平步青云,又是否会有人把野心埋入土壤之中,这是这个时代在一直一直上演的故事。
  
  若干年后,总会有第二个魏九出现,然后是第二个李般若,而那个第二个李般若是否会见到苍生...
  
  东城的形势仍然紧绷着,李真的死让本来看似风平浪静的东城一瞬间激流暗涌起来,总有人需要上位,根深蒂固的李真被两个家族连根拔起,这是改朝换代最明显的标志,那便是当上位者被拉下神坛的那一刻,下场一定会是五脏剧烈。
  
  某人说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所以那一把火就算再渺小,再怎么微乎其微,也要把其彻底的踩灭。
  
  这一座看似平静下来的城市,仍旧在无时无刻在上演着血腥。
  
  而在大风大浪之中继续前行的帝九大船,魏青荷已经毋容置疑的成为了绝对的掌舵者,她坐在马温柔的办公室,看着那个女人所留下的房间,完全的马温柔该有的格式。
  
  冰冷到刺入人心,这是一个不会给人任何温暖的地方。
  
  她已经坐了整整一天,简单的打过几通电话,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能做了一些事情,有残忍的,有悲情的,就是没有手下留情,关于这一点,魏青荷认为自己跟马温柔已经越来越像。
  
  在这一场风暴之中,马温柔死了,李般若生死不明,陈灿退隐,老五惨死,曾经魏九所留下的班底也摇摇欲坠,魏青荷打心眼里觉得感伤,她之时很单纯的认为,可能走到最后,一个人都不会剩下,包括自己在内。
  
  鹤静在替她在西城奔走,毕竟有着太多未收拾的残局,灌子跟王淘已经退回了不夜城,悄无声息一般,不过灌子在这一场风暴所做的,魏青荷都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
  
  闯子等人下落不明,从风暴结束后就离开了,魏青荷联系过闯子几次,但都没有拨通电话,她认为闯子也在这个时候厌倦了这么一个江湖。
  
  而作为新鲜的血液刘坤跟陈栋梁,两人在流浪者等李般若,这两个曾经都在李般若手中或多或少吃过苦头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成为了李般若手下忠心的死侍,魏青荷并不认为这代表着没有前途,因为曾经的李般若也是走过了这么一条路。
  
  而剩下在这一场风暴之中摇摆不定,又或者站错了队的理事的电话,魏青荷一个都没有接,在心中,她已经在这些名字后面打了死牌,即便是留下,也不会让其过的舒适,帝九的好日子,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