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敌从小白脸开始 > 第309章

  随后两日时间,叶尘除了反复推敲计谋之外,并没有进入苦修当中,而是陪着柳慕云,游历山川大河,享受着两人独处的时光。
  认真回想,三年来,叶尘每天都醉心于修炼之中,鲜有如此放松的到处游玩,这两日时间,虽然不长,但他跟柳慕云都极为开心,体会到了另外一番生活滋味。
  没有杀戮争斗,没有阴谋诡计,就这般轻松度日,如若梦幻。
  两日后,城门之外。
  叶尘凝视着那渐行渐远的一行身影,目光中散发出坚毅之色,身形闪烁,直接回到庭院之中,闭关修炼。
  直至林释天的寿辰之日,叶尘方才从苦修状态中醒来,整理好着装,在庭院内静静等候着。
  没过多久,身穿月牙色长袍的段重虞,便是走入了庭院,叶尘急忙站起身来,躬身说道:“弟子叶尘,见过段师。”
  “若非公共之地,你不用如此拘束,随意即可。”段重虞淡淡一笑,对叶尘说道:“距离晚宴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好。”叶尘点了点头,旋即就看到段重虞脚步踏出,直接掠向虚空之中。
  叶尘目光微凝,脚步往地面一踏,一道低沉的龙吟之音,从他体内蔓延而出,身形如若一头傲世真龙,朝着段重虞离去的方向急速追去。
  “好精妙的身法。”看到化为真龙的叶尘,段重虞也是流露出诧异之色。
  但很快,他却是无奈地笑了笑,对于叶尘这个徒弟,段重虞根本无法看透,他隐藏的底牌就好像是无底洞那般,似乎没有穷尽,也是见怪不怪了。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虚空中穿行。
  段重虞的修为已达圣道三重天,御空飞行,自然不在话下,一步踏出,身体就宛若是飞燕那般,能够不断滑行,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而叶尘,经过三日的苦修,终于是将《龙游九天》稳固在第三重境界,速度之快,虽然追不上段重虞,但也如同是流光陨星,在夜空中留下一道绚烂光尾,令人仰头惊叹。
  叶尘全力催动着身法,段重虞,似乎刻意在试探他,磨练着他的极限。
  此时,叶尘的身上,大日之火炙热无比,笼罩了他的全身,促使着他不断前行,同时,那月光洒落在叶尘的身上,竟然直接被叶尘身上的大日之火灼烧殆尽,十分霸道。
  在这种情况之下,叶尘对大日之火也是有了新的感悟,一边艰苦追赶,一边,却是在细心体会,领悟。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段重虞的速度终于是缓了下来,吐出一道声音,道:“下去吧,我们到了。”
  话音落下,段重虞的身体便是俯冲而下。
  叶尘目光扫了一眼,在他的面前,竟是出现了一座宏伟的行宫,周围殿宇林立,散发出一股庄严高贵之气,让叶尘的目光微微一凝。
  皇宫!
  段重虞带他来的地方,居然是皇宫!
  叶尘紧跟着段重虞落在地面上,只感觉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冷之气,地面上,平铺着一条水晶大道,在月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五彩光芒,十分绚烂。
  “有人?”
  在这时,叶尘的心头微微一颤,他可以感觉到,在暗处,有着许多双眼睛正在盯着他,守卫极为森严。
  不过,段重虞并未搭理,淡淡道:“我们进去吧。”
  脚步踏出,一股属于圣道强者的气息绽放,随后那些窥伺之人,都是收敛了气息,不敢再望去一眼。
  “段师为何要带我来皇宫,我似乎很少跟皇族有所交集。”
  叶尘看着段重虞的背影,心中也是十分疑惑,但并未开口问询,只是静静地跟着。
  片刻后,叶尘两人来到了一处典雅的竹林之外。
  在前方不远处,有着许多人在此守卫,他们看到叶尘之时,眼中都是散发出诧异之色,甚至乎,叶尘还感觉到了,杀意。
  “此地已经被我的灵魂之力所笼罩,谁若拦我,我就杀谁。”
  段重虞吐出一句话音,让那些守卫之人身体猛地一颤,眼中虽说存有怒意,但也是立刻退让开来,不敢阻拦。
  他们虽然接到命令,一定要严守此地,但说话之人,可是高高在上的圣道强者,是秦武皇朝的国师,若有阻拦,他们必死无疑。
  没有谁会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
  段重虞带着叶尘走到竹林前,指了指前方,道:“如今正值夜宴,没有人会打扰你们,去吧。”
  叶尘点点头,踏入竹林,此地居然还有一座行宫,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座行宫,竟是由水晶铸造而成,在地面之上,有树木,有巨岩,万事万物,全都是水晶。
  目光望向宫殿之内,只见一道身影,似乎在雕刻着什么,全身心投入其中,浑然没有注意到叶尘的到来。
  叶尘脸上流露出一抹淡笑,目光转过,看向竹林之外的段重虞,充满了感激之情。
  踏出脚步,叶尘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缓缓的朝着那道身影走去,走到近处的时候,叶尘看清了对方的动作,心头微微颤抖了下。
  “众人只知道,慕容雪身负雷元体,乃是水晶宫第一美女,但却无人知晓,她所拥有的雕刻技艺,也足以笑傲整个秦武皇朝。”
  叶尘吐出一道打趣之语,让曼妙身影猛地颤抖了一下,回过头,看到叶尘的身影,双手立刻抬起,想要将手中的水晶雕像摧毁。
  见状,叶尘手掌猛然伸出,爆发出一股吸力,将雕像握在了手中。
  细细看去,这座雕像不过一尺之高,所刻之人,潇洒倜傥,长发飞扬,尤其是那双眼眸,散发出不羁和轻狂,仿佛在他面前的一切事物,都不能让他低头,心胸存有傲骨,不卑不亢,不屈不挠,不是他叶尘是何人。
  “叶尘,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容雪看着叶尘,强忍住心中的思念之意,故作从容的问了一句。
  “慕容,我听说你被困在水晶宫当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叶尘问了一声,现在回想起来,那些镇守在竹林外的人群,服饰上都有着水晶雕纹,显然都是水晶宫的弟子。
  “今日是林老爷子的寿日,宴席又恰巧在皇宫之中,所以母亲就安置我在此地,让我静候宴席开始。”慕容雪回应道,她自然知道天炎皇朝派出贺寿队伍一事,但此情此景,她并不想破坏两人的气氛。
  “叶尘,我先行一步,等会你与雪儿一同前往宴席之地。”
  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来,旋即,叶尘就看到远处一道身影掠向虚空,瞬间消失不见,不是段重虞又会是何人。
  叶尘微微一愣,旋即无奈地笑了笑,段重虞带他来这里,恐怕早就想好了这一切。
  慕容雪也看到段重虞离开的身影,转头看着叶尘,开口道:“那个水晶雕像,是我随手乱做的,难登大雅之堂,把它还给我吧。”
  “难登大雅之堂?我倒是觉得很精致,比我本尊好看多了。”叶尘嘿嘿一笑,让慕容雪眼眸微微一凝,撇了撇嘴,娇嗔道:“我又没说这个雕像是按照你来雕刻的,你别胡乱对号入座。”
  “是吗?”
  叶尘故意拉长了音调,那慕容雪顿时就有点坐不住了,瞪了叶尘一眼,道:“宴席应该也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说着,慕容雪急匆匆地走出了宫门,不知道为何,她跟叶尘独处一室的时候,一看到那双充满了坚毅的眼眸,就有种怪怪的感觉。
  “好。”叶尘点头应道,快步跟上了慕容雪。
  两人走出竹林,周围守卫的水晶宫弟子,全都已经离去,整条道路,空无一人,虽说有几分幽静,但更多地,却是晚风轻拂的那种轻松和闲暇之感,十分的舒服。
  “叶尘,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行走了片刻,慕容雪停下脚步,看了叶尘一眼,开口问道。
  “只要是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回答你。”叶尘也凝视着慕容雪,不再像以前那般闪躲,而是勇敢面对。
  感受到叶尘的目光,慕容雪的喉咙动了动,似乎有点紧张,终于鼓起了勇气,说道:“叶尘,你真的很喜欢她吗?”
  叶尘早就猜到慕容雪会问这些问题,心中倒也没有多少震惊,面色平静。
  “若是没有慕云,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叶尘,如此大恩,三年来我日夜记在心中,其中,不但有恩情,更有爱意,我的确很喜欢柳慕云,哪怕是眼前有多少困难,都无法阻挡我的脚步。”叶尘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柳慕云为了叶尘,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如此情义,叶尘又岂能辜负。
  听到这番话语,柳慕云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失落的神色,她虽然早就知道了答案,但亲口听到叶尘所说,依旧内心有几分芥蒂。
  走到湖边,她深吸一口气,目光凝视着粼粼湖水,心头一片混乱。
  她很恨,恨为什么柳慕云能够提前遇到叶尘,这段恋情,从一开始,就没有公平,甚至乎,在慕容雪的想法中,倘若是她提前遇到了叶尘。
  想法,如若是波纹,在脑海中一圈圈回荡出去,让慕容雪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
  但很快,她却是长长地舒了口气,面色,重新恢复了平静。
  “感情之事,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倘若没有柳慕云,或许我跟叶尘也不会相遇,为了喜欢的人,她甘愿付出生命,而我,又付出了什么?只不过像是鼠辈那般,只会躲在阴暗的角落。”
  慕容雪似乎在喃喃自语,旋即,她转过身子,看向了叶尘,脸上,浮现出一抹灿烂的笑靥,就如同当年在山洞那般,简单,发自真心。
  她很快,就要前往天炎皇朝,或许一辈子都不能够遇到眼前的男子。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如此珍贵,她为何要浪费时间。
  “叶尘,当年你我在山洞的日子,虽说不长,但那却是我一生最开心的日子,我的修为被封,无法发挥出实力,我却收获了一段简单朴素的生活,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心,再也容不下第二人。”
  慕容雪的声音很是平静,足以让无数人震惊的话音,从她的口中吐出,却是那么的自然,甚至她说话之时,脸上的笑容都越发灿烂,眼眸散发出柔无比真切。
  叶尘听到这话,内心也是狠狠地颤动了下,慕容雪终于没有再逃避,她选择了面对,用言语,行动,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意。
  “我知道柳慕云,也知道你我已经绝无可能,但我还是要说,我慕容雪,绝不后悔。”说完最后一句话,慕容雪已经忍不住澎湃而出的泪水,她终于说出了心中的话语,已经没有了遗憾。
  哪怕最后的结局,依旧不会改变。
  “慕容,谢谢你。”
  就在这时,叶尘的话音,传入了慕容雪的耳畔,叶尘,满是平静的说道:“其实我心中对你也存有爱意,只不过,我却因为畏惧,而选择了畏畏缩缩,所以才会让你如此痛苦,但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从此以后我会保护你,让你不受任何的伤害。”
  话音简洁,但在慕容雪的耳中,却是堪比天籁,让她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度流落下来。
  叶尘帮慕容雪擦去泪水,淡淡一笑,道:“晚宴即将开始,你可是万众瞩目的主角,若是以这幅姿态出现在众人眼中,别人岂不是会以为我欺负你了。”
  “难道你没有欺负我?”慕容雪瞥了瞥嘴,眼眉微皱,问道:“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吗?那柳慕云怎么办?她愿意为你献出生命,我这般的举动,似乎有几分卑鄙。”
  看着慕容雪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叶尘终于是忍耐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慕容雪微愣,刚欲说话,却是听到叶尘的嘴中,吐出一道字音:“既然你们两人都垂青于我,那我为何不能左拥右抱,享受齐人之美?”
  说话之时,叶尘脸上带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