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亡者殊途 > 第二章-第三十六话-夜战八方

第二章-第三十六话-夜战八方


  阿尔萨斯说完,看到托尔没有回应,反而拿起了他放在桌上的半瓶酒,对着嘴吹了起来。
  咕嘟嘟……
  妄图用吞咽的声音遮盖那加速的心跳,托尔的瞳孔在充血,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他那些奋力的拼杀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荣耀,至少,他自己……曾经不这么认为。
  但他现在动摇了。在过去,他确实非常享受得胜归来人民欢呼的目光,甚至认为只有战争才能带来荣耀,但很显然,他的老爹并不认可这种说法。
  所以那柄锤子,依旧躺在地上,嘲弄着现在的他。
  “学会站在领导者的角度去谋划,站在人民的角度去思考,肩负民族复兴的使命,担起你王冠赋予的职责。”
  阿尔萨斯像是总结自己,像是追忆过去,用自己血的经验告诫着眼前“年轻”的王子:
  “身为国王,永远不要推卸你的责任,因为你没有人可以推卸,谁叫你是国王呢。”
  “……或许,你是……”
  就在低沉的托尔准备承认自己有点被说动的时候,阿尔萨斯突然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宽厚的眉峰凑在了一起,圣光在他的指尖点亮,他感知到了一股不正常的气息。
  “怎么了?你这一惊一乍的?”
  “你有没有觉得,气温突然低的有点不对劲。”
  阿尔萨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圣光发现这不是普通的降温,里面有魔法元素的气息在涌动。
  “好像……是冷了一些。”
  被奥丁封禁了神力和对魔法的感知,托尔缩了缩肩膀,他外面披着宿舍内的大衣,听到阿尔萨斯这么一说,确实感觉到气温在降低,但并没有察觉到其他的消息。
  嘘!
  阿尔萨斯双指微曲塞入嘴唇,对着前方的哨塔吹响了哨声,随着一道寒光从顶部闪过,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男子站在边缘看向了阿尔萨斯。
  迎着对方问询的目光,阿尔萨斯一边指着铁丝网的外围,一边提醒着塔顶放哨的男人。
  “鹰眼,提高警戒!”
  站在高处的鹰眼闻言点了点头,转动着塔顶自动扫描的探照灯,按照阿尔萨斯的示意,扫视着整个营地的边缘,片刻之后,亮白的光圈定格在了铁丝网的拐角。
  那是营地背坡的弯角,寻常照射不到的地方,干枯的草叶上沾满了猩红的血液,拦腰被截断的残骸正赤裸裸的瘫在低矮的坑洼里,肢体被某种残暴的力量扭曲成了不规则的图形,一个硕大的坑洞正残留在尸体的旁边。
  啪!
  呜!!!!!!!!
  毫不迟疑的鹰眼一把拍在了哨塔上的按钮,刺耳的警报声瞬间响彻了整个营地。
  BOOM!
  刺耳的鸣笛就像是点燃炸药的火苗,营地入口处的地面如同遭受了高爆炸弹的袭击,大片的泥土碎块炸裂飞起,建筑和哨塔在顷刻间碎裂轰塌,飞溅的尘土和剧烈地晃动让整个安静的营地瞬间陷入了嘈杂。
  扶助哨塔边缘的鹰眼稳住脚步,他的运气还不错,如果值守的是门口的哨塔,恐怕他已经要落下去和那个丑陋的巨兽近距离肉搏了。
  那是一个地球上根本没有的生物,近10米的身高,暗紫色的皮肤,三人环抱的粗壮前肢从地面的大洞中探出,猩红的小眼睛和血盆大口的满嘴獠牙,咆哮的声音激起一阵阵空气的波浪。
  它外凸的犬齿上正挂着一个被贯穿的特工,那名可怜的人类还在用随身的配枪,无力的枪击着巨兽的头颅,橙黄的子弹在粗糙的表皮上弹起,只能留下一个细微的白色痕迹,随着闸门般大小的利齿交错,最后只落得尸首两断的悲惨下场。
  等不及接受科尔森的命令,鹰眼把探照灯锁定了巨兽身后的洞口,发现十几个冰蓝色皮肤的巨人正从中窜出,只拿着作战的冷兵器,以飞快的速度扑向了眼中的活物。
  弯弓搭箭,鹰眼急射三发,带着集束炸弹的箭矢精准的钉在了巨兽的表皮,强烈的爆炸终于破开了它的皮肉,伴着巨兽吃痛的怒吼,剧烈的火光中鹰眼看见一个手拿战锤的金色身影,正迎面一锤砸飞了扑来的巨人。
  这个足足有三米多高的巨人被圣光闪耀的重锤抡起,金色的锤头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迅猛的弧线,如同彗星陨落般在他的胸膛炸裂,哪怕是魔法形成的寒冰盔甲也在炙热的圣光下碎裂成无数的残片,冰蓝色的血液溅满了锤柄。
  冰霜巨人第一次出现了伤亡,他们几乎没有踏足过这里,但也从没想到过在米德加尔特居然有人能正面对抗他们的力量,正如骄傲自大的阿斯加德人,这些有着天赋魔法的种族从来没有正眼看起过米德加尔特的普通人类。
  所以,在冰霜巨人劳菲的命令下,二十多个冰霜巨人带着他们驯化的冰雪兽沿着洛基的时空密道来到了米德加尔特,也就是地球。为了防止被阿斯加德的守门人海姆达尔发现自己的小动作,洛基动用了一条相对偏远的密道,当巨人们到达地球时,才发现距离目标的魔法道标还有如此远的距离。
  于是,御使着冰雪兽的巨人们,利用巨兽娴熟的挖洞技巧,从地下直通目标营地的周围,在确定位置后,从地底发动了突袭。
  这本该是一场完美的猎杀,冰霜巨人蒙德尔从离开家园约顿海姆时,就坚信自己会拧下托尔的头颅,献给他们伟大的王。
  但是……勇敢的冰霜巨人战士蒙德尔,现在已经没有了那些豪言壮志,躺在地上眼神逐渐涣散,就在刚才,他一往无前的冲杀出来,刚捏死了一个人类,就被一个在他眼里毫不起眼的小不点用一把锤子两下撂倒,那还没有他拳头大的铁锤轰然砸碎了他的寒冰护甲,嵌进了胸口的血肉,炙热的圣火在他体内的血液里灼烧,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几乎冲昏了他的头脑。
  逐渐失神,蒙德尔歪在一边的头颅流出浅蓝色的涎水,放大的瞳孔最后看到那手拿战锤的男人正迎向了他的另一个同胞,武器间交错的爆鸣声碰撞出气浪,那一头飘扬的金发差点让他把阿尔萨斯错认为雷神托尔。
  都是拿锤子的……好像……
  ……
  阿斯加德,沟通九界的彩虹桥连接着仙宫的入口,一位浑身金甲的勇士正拄着宝剑肃立在入口的正中,凝重的目光直视着前方的虚空,那双眼睛中闪烁着夺目的光彩,仿佛蕴藏着整个宇宙。
  嗒嗒嗒……
  清脆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种宁静,三男一女快速的从远处的通道跑了过来,他们接到了守门人的消息,情况应该非常紧急。
  “怎么海姆达尔?是托尔有危险了吗?”
  当先的小胡子男急忙走到了守门人的面前,他很清楚以这位恪守职责的性格,平时根本不可能直接秘密联系他们四个,除非……托尔遇到了大麻烦!
  海姆达尔没有直接回应他的问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赶紧站在彩虹桥传送的阵法上,他的时间不多了,现在的国王可是洛基,而守门人必须遵守国王的命令。
  “海姆达尔,你小心洛基,我们会……”
  小胡子男已经领会到了海姆达尔的意思,刚准备提醒两句就被彩虹桥的光芒卷起,消失在了入口。
  重新回到孤身一人的守门人,拄剑屹立,喃喃自语:
  “托尔……我只能帮你到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