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遗迹的游戏 > 第一百零五章 静龙渊

第一百零五章 静龙渊

无论是他的实力,还是在天际省强行冲破世界意志的束缚救了自己一命;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李不周没有理由不尊敬。
  
  “你就是......后代的血脉吗?”
  
  李不周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动声色的上下打量着裴旻,不得不说,古人流传下来的画像的可信度实在是难以琢磨;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裴旻会这么年轻?
  
  “有什么问题吗?”裴旻察觉到李不周那十分奇怪的视线,奇怪地问道。
  
  “不......没什么。”李不周急忙回答道,仿佛是在面对着家里的长辈一样局促。
  
  “嗨,他就想问为什么你看上去不是那种糟老头子。”黑影在一旁突然插话说道。
  
  “......”
  
  裴旻怔了一下,看向了黑影的方向,苦笑着说道:“我说啊,你有必要躲的那么远吗?我又不会像他们一样。”
  
  黑影冷笑着:“谁知道你们的狼子野心。”
  
  裴旻摇了摇头,没有再搭理黑影,转头看向了李不周:“你应该习惯灵魂碎片可能发生的一切;就像我们适应这个时代一样。”
  
  “我这个样子还算是好的,有些人都看不出他的样子了。”裴旻苦笑着说道:“看来有特殊癖好的人不少啊......”
  
  “你的意思是......”李不周仿佛听出了什么奇怪的地方:“你的意思是,这都是你们自己可以选择的吗?”
  
  “这算是我们为数不多的......福利了吧?”裴旻说道;随后便严肃的对李不周说道:“你应该看出来了,灵魂碎片内并不只是单纯由生物构成的了吧?”
  
  李不周几乎在一瞬间便想到了鸟嘴医生,那一个由中世纪黑死病实质化出来的家伙;仿佛知道了裴旻要告诫自己什么,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
  
  “你可要小心点。”裴旻瞟了一眼黑影的方向,意味深长的说道:“有时候,用人类的方式对待他们没有任何作用。”
  
  李不周听到之后感觉有些不明不白,刚想要问些什么便被打断:“你也该出去了,外面好像有人正在叫你。”
  
  “记住我说的话,那一天,不远了。”
  
  看着裴旻逐渐消失的身影,李不周还是没有拦住他;于是便皱着眉头看向了黑影:“什么意思。”
  
  黑影猛地摇起了头:“不知道别问我毕竟我只是一个工具人。”
  
  “......”
  
  ......
  
  李不周愣愣的望着浴缸内的水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刚刚裴旻向自己透露的信息很有可能也是被世界意志“管制”的一种,但是他究竟想要表明什么意思呢?
  
  “喂,你还在里面吗?”
  
  “恩?怎么了?”
  
  “我......我还有点事,先出去一下。”龙懿蕊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靠在门前对李不周说道:“你到时候先准备一下协会的事情,我明天就会回来。”
  
  “恩,好。”
  
  李不周觉得外面的龙懿蕊似乎有些奇怪,但是就这个样子冲出去问清楚好像不太好;还是缩回到浴缸里考虑着该怎么收拾二五仔黑影才是正事。
  
  ......
  
  龙懿蕊缓缓地走出了写字楼,外面已经下起了雾蒙蒙的小雨,让整座城市都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但是这唯美的情景并没有让龙懿蕊提起一丝兴趣,她缓缓地戴上了兜帽,将整个脸都埋了起来,全然没有在天际省遗迹中那轻松欢快的样子。
  
  仿佛又回到了最开始那服生人勿近的样子。
  
  “小姐。”
  
  就在龙懿蕊离开写字楼还没有过一个马路的时候,一个声音便传了过来:“别闹了,这一次老爷是真的生气了。”
  
  “龙叔,我记得这是他们先这样做的吧;怎么,现在又恼羞成怒了?”龙懿蕊没有回头,就这样自顾自的走着,语气中的嘲讽就好像一把利刃插在了龙先生的胸口中。
  
  “小姐,老爷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龙先生紧跟着龙懿蕊的步伐,语气中竟然也带上了一丝苦楚;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杀手界的传奇能够做到的情绪。
  
  龙懿蕊的声音不由得软了下来,毕竟在那个亲生父母都仿佛陌生人的地方,也就只有这个老人像自己的长辈一样照顾着自己了:“龙叔,这不怪你。”
  
  但是龙懿蕊这仿佛在宽慰着龙御卿的话语,更是让龙御卿感觉到痛苦,沉默了半晌还是说道:“抱歉,小姐;老爷下了死命令。”
  
  “不然呢。”
  
  “......”
  
  龙懿蕊那句话仿佛并没有在问问题一样,而是仿佛早就知晓了结局,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普普通通的结果一样。
  
  “我跟你回去。”龙懿蕊停下了脚步,回过头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但是你要把龙爪的所有暗线全部撤走。全部。”
  
  龙御卿沉默了半晌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小姐,请吧。”
  
  龙懿蕊回过头去看了看那逐渐消失的写字楼,为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这才拉低了兜帽防止雨水跑进来之后,才缓缓地继续向前走去。
  
  龙御卿站在原地没有再跟上去,将眼中那一丝情绪压在心底,随后仿佛是在对空气说些什么一样说着什么。
  
  “全部撤走。”顿了顿,接着说道:“让阿伟留下来盯着他。”
  
  ......
  
  李不周默默地坐在沙发上思索思索着什么;虽然龙懿蕊本人说是明天就会回来,但是李不周从桌子上看到的字条和留下的那枚戒指中,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那张字条十分简短,仅有一句话:别忘记我们的交易。
  
  在字条上面,放着龙懿蕊留下来的那枚绿玛瑙戒指以及那枚银色的龙懿蕊龙魂本源的戒指。
  
  “唉,大家族的弯弯绕绕啊......”
  
  李不周自然明白龙懿蕊留下这些东西的深意,能够让龙懿蕊毫无反抗的只有她身后的那个家族了;无论是从陈嗣海还是从她对其他世家的态度中都不难看出龙懿蕊所在家族的地位。
  
  如果龙懿蕊不这样做的话,别说绿玛瑙戒指了,估计自己小命都危险了。
  
  而且那枚绿玛瑙戒指中没有遗失任何东西,除了破晓之外,全部都在里面了。
  
  当然,现在最主要的还是休息一天,明天就该去考虑协会的事情了。
  
  ......
  
  面对着正在气头上的族长,龙御卿没有任何犹豫的使用了一张宝贵的空间道具,将龙懿蕊传送到了一座看上去似乎再平常不过的山林之中;不远处,似乎有一座小木屋正在坐落在那里。
  
  “小姐。”
  
  龙懿蕊回过头去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此时的她无比期待能听到龙的吼叫声;但最后还是转过身去,走向那一座木屋之中。
  
  “跪下。”
  
  就在龙懿蕊刚一进去的一瞬间,一个平稳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个声音曾经不知道多少次出现在了龙懿蕊的噩梦之中。
  
  龙懿蕊此时就好像是一个木偶一样,没有做任何的反抗,就这样跪在了门口;在她身后的龙御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化作了一丝长叹。
  
  “不错,挺有出息的。”老人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愤怒,而好像就是在普普通通的在交流着一样:“离家出走、擅入遗迹、和一个野小子共处一室;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龙懿蕊低着头默不作声,似乎没有听到那个老人的话一样;衣服上的雨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毯上;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二人,但是龙懿蕊就好像是一个哑巴一样,不反驳不说话。
  
  “恩?你抬起头来。”
  
  老人似乎发现了龙懿蕊的不对劲,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就在龙懿蕊顺从的抬起头来的时候,老人仿佛变成了被拔了胡须的老虎一样,突然暴怒了起来。
  
  “你的龙魂本源呢!你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吗!”
  
  老人的怒斥声几乎要将玻璃震碎一样,但是即使是这样,龙懿蕊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这样默默地跪在原地。
  
  “哼。”老人冷哼一声:“龙御卿。”
  
  “老爷......”
  
  “你现在立刻给我把那小子抓过来。”
  
  “可......”
  
  就在这时,龙懿蕊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敢。”
  
  “你说什么?”老人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似乎随时都在处于爆发的边缘:“看来你在外面过得还不错啊?”
  
  “不不,我这是在担心您。”龙懿蕊突然针锋相对了起来,冷笑着说道:“就怕你阴沟里翻船。”
  
  “把她给我带下去。”老人眯起眼睛冷冷的说道:“在她醒悟前,别让她看见太阳。”
  
  “你最好还是别碰他。”龙懿蕊缓缓地站起身来,全然没有在意向她走来的龙御卿,就这样盯着老人的眼睛,全然没有了先前的无神冷漠,嘲讽的说道:“我知道的东西可不少,如果你有一点动作的话......”
  
  “你这是在威胁我?”老人微眯起眼睛,身上的气息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了周边的整个空间。
  
  龙懿蕊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去向外面走去;龙御卿向后鞠了一躬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关上门带着龙懿蕊走向静龙渊。
  
  静龙渊,一个对龙族来说无异于地狱的一个地方。
  
  “看来,那个家伙所说的事情,是该考虑一下了。”老人微微眯起眼睛,想到了鱼先生有意无意对他透露的某个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