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时空穿梭仪 > 0113 敌之援军,战役大势要去

0113 敌之援军,战役大势要去


  (二合一,求票,求订阅)
  摩尔定律说得好,你越害怕发生的事往往越会发生。
  侯耀飞的担忧成真了.....
  前线的战场还是一如既往的激烈。
  200师的兵力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和第六军汇合,R军师团长渡边破釜沉舟,在孟邦得知远征军刚攻破的城区外防线,现在立刻收缩兵力于两面布置防御。
  他们现在一边防守者已经陷入边角城区的第六军,一边抵抗士气如虹,但严重缺乏重武器攻坚装备的200师。
  恶战,恶战......
  雷列姆地区再次展开恶战。
  之前的战斗是R军想要切入雷列姆地区,扎死在孟邦站稳脚步,控制远征军的交通线和补给线,进一步影响远征军的主力部队。
  但R军56师的他们大后方执行作战计划后取得非常好的成绩,腊戌、孟瑙等地相继失守。
  而雷列姆地区就成了这场会战的最关键一战。
  虽然雷列姆地区连番几次获得大胜,但敌人也不是泥塑的,追击而来的R军的55师团和部分56师团汇合。
  56师团是久留米军队......
  这股二战时期极为凶残的队伍再次在这里展露他们的坚韧和悍不畏死的决心.....
  疯狂的渡边直接派遣一个大队的兵力,给与他们大量的轻机枪等物资,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拦截第六军的残部和200师部的汇合作战.....
  而200师也是用这块阵地展开最大的兵力进行攻坚战。
  原本一切都好,但到了24号,200师部攻破敌防线的10个小时后。
  一个让远征军和200师、第六军残部陷入两难的命令下达了。
  光头联系杜将,让他撤离...........
  这个命令的产生的的影响力可要了老命.....
  鹰军还是一如既往的坑人,四月二十号的时候,友军在仁安羌大捷中救援7000多名鹰军,远征军他们本以为鹰军会合远征军一块组织防御。
  可是,最终鹰军还是在R军的33师团的驱赶下,不顾友军的望眼欲穿,独自丢盔弃甲的向阿三地区撤离.....
  远征军这边,本以为大家伙一块组织防御,谁知道鹰军如此掉链子,他们精心在曼德勒地区准备的会战,这会顿时变成充满漏洞,防线也是千穿百孔的尴尬会战。
  缺失鹰军在最西南方向的拦截,R军一旦调转方向对曼德勒地区的远征军主力进行包围。
  那可就事大了.....
  同样陷入两难的是200师,他们这里正在进行攻坚作战,友军虽然被包围,但包围圈见见呗打乱,来的及时的他们和R军方面的战斗处于僵持状态。
  到了最关键的时刻,R军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了,眼看着就可以击破敌人的防线,谁知光头和总部杜将连番三次。
  是的,三次下达急报撤退,这让200师部里外首尾不相顾了.....
  撤退,他们将会把马上救援出来的友军丢弃在这里,他们极有可能面对的是被R军拖住,然后待R军援军抵达后全军尽墨的下场。
  不撤退,敌人的机械师团已经开始支援雷列姆地区,他们现在被R军咬住,现在已经成为了热锅上的蚂蚁,自身都难保了....
  戴师是个军人,有荣誉感和责任心的军人。
  自己的友军被他们包围住,他们只需要突破这个临时搭建的防线就可以破坏掉敌人的合围,从而完成救援甚至击溃敌人。
  他决定攻下敌人的阵地救援友军....
  惨烈的攻坚战再次开始——
  被破片炸弹伤害后四溅的血肉和泥土,士兵力竭后的沙哑嘶喊,敌人的,友方的,还有200师部的抽调出来的苦力拼了老命的搬运战争物资....
  攻坚战从早上打到晚上,由原本的城市外围打到敌人成城市巷战。
  战场上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激烈的交战,远征军的将士疯狂起来,被包围的第六军眼看友军的支援抵达,他们更是如此疯狂.....
  但敌人已经疯魔.....
  子弹在火药的助力下飞行着......
  冰冷又廉价的子弹在将士手中被一颗颗击发。
  然后,收割着父母含辛茹苦养了十多年的生命,这场战斗中,每时每刻都在有年轻的士兵付出最为珍贵的生命。
  R军防线一道道被击溃,远征军将士冲进敌人防御圈进行惨烈的白刃战......
  到了最后,牙齿、拳头,所有的原始武器都用上了......
  他们
  为了各自的信念,为了养育他们的土地,为了有一个和平的世界的生存而战斗。
  战斗到这个地步,双方的士兵们体力都已经达到极限。
  柳团部
  举着冲锋枪,解决一个想要偷袭他的敌人,柳团看着前方阵型的阵阵毒气弹,很多刚冲上阵地200师部将士在咳嗽中倒在地上.....
  他双眼通红,随后大声嘶喊,让最后一批携带防毒面具的将士发起亡命冲锋......
  就在这时,远处的第六军主阵地的东*北方向,突然传来了更加激烈的交火。
  那是轻炮的轰炸生.......
  柳团心中一突,从缅甸的东*北方传来的糟乱声音可不是好消息。
  他们的大后发似乎已经被人攻占,留在腊戌等地的兵力这会可能已经撤退或者打散。
  果然,后方的戴师传来命令,抓紧撤退。
  因为,他们的第六军的93师已经看到敌人援军抵达......他们没有在R援军抵达前歼灭这股敌人....
  ....
  揉着泛红发酸的眼睛,拍着脑袋,侯耀飞感觉自己体力恢复些。
  战斗后,他又休息2个小时后开始帮助大家伙救助伤员,现在,他的体力和精力渐渐恢复过来.....
  这会,侯耀飞和手下弟兄帮助一个再从前线拉回来的士兵做处理,200师的医疗物资已经消耗完毕,这些药品他们从148联队这边缴获过来....
  从被飞机轰炸,到急行军交火到现在,已经过了4天,他只林林总总只休息了8个小时,连轴转的他精气神已经接近极限.....
  “战斗直接白刃战了?看来攻占敌人的防线应该快了。”
  安慰下这个从前线退回来的伤兵,侯耀飞笑道。
  主力战场上已经激烈交战了14小时,从白天到黑夜,远征军组织攻击效果越来越明显,敌人的防线已经接近崩溃.....
  要不是最后渡边以毒气弹阻隔战线,200师或许已经拿下敌人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就在侯耀飞感觉这次胜利在望的时候,主战场那边歇息很长时间的炮火竟然轰鸣起来.....
  看着突然再次炮火连天的孟邦地区,侯耀飞眉头紧紧皱起来。
  “老六,安排大家伙别休息了,抓紧收拢伤员,尽最大可的携带武器弹药和补给...全部用战背着带走.....做好撤退的准备.....”
  从接手这条防线到现在,侯耀飞就安排大家伙准备布置防线,熬了这么长时间,陈初六还以为是等下援助进攻呢.....
  “营长,怎么准备撤退了?”
  “看前面的炮火声势,主战场胜负已经出结果了。”摇着头,他加快安排大家伙做撤退准备.....
  前方的炮火突然如此密集,这绝对有异常。
  交战到现在,双方的炮弹已经消耗殆尽,突然传来的密集炮火给了侯耀飞非常不好的感觉.....
  远征军的成建制的部队都不在此,各大主力部队拥有如此规模的炮兵。
  这绝对是R军援军无疑。
  待在阵地防御是正确的,他们的任务就是如此,200师取得胜利到还无所谓。但如果敌人的援军抵达这里,那他的撤退准备就起作用了。
  侯耀飞的这营队伍不仅可以迷惑敌人,更是可以让敌人在关键时刻分兵.....
  看着伤员们在士兵们帮助下送上军车,看着战马背上物资,侯耀飞脑中突然浮现戴师那非常不好的样子.....
  也许,把伤员安排在这里,戴师或许已经做好攻占孟邦失败后撤退的念头了。
  用伤兵做一个诱饵.....
  果然,不到三分钟,开着三蹦子的传令官就向侯耀飞所部传来撤退的消息。
  “前面阵地情况如何?”拦着去其他传讯的传令兵,侯耀飞询问道。
  “敌人的援军突然从东**北方向支援而来,我们攻占不了他们的阵地了。”
  看着远去的传令兵,侯耀飞叹了口气,随后安排大家伙抓紧撤离行动了。
  他们翻山越岭,前来拯救友军的计划在敌人援军抵达的时候就已经失败。
  现在,200师部也陷入了危机之境.....
  他们再不突围,马上就要被R军给包饺子了.....
  看着大家伙已经准备妥当,侯耀飞连忙询问孙福连长。
  “现在毫发无伤、不影响行动的士兵有多少?”
  “210,剩下的有280人是伤号。”孙福道。
  “明白,骑马开车,吃的物资带上,药品带上,留给咱们的野战炮都销毁,只带上轻便的迫击炮。”
  “营长,这.....真的撤退?”
  “按我说的做,柳团那边传达的命令很明确,军令已经下达,还不执行?”
  大后方腊戌地区被攻占,侯耀飞知道兵贵神速,在不跑,这500来号人现在马上会陷入敌人的包围圈子。
  “腊戌.....被攻占了....这是我从R军那边得到的情报!”
  孙福眼珠子瞪得老大,他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侯耀飞。
  “是真的,要不然我们会在这里打的那么拼命,要不然你以为戴师和柳团会撤退的如此干脆....只是....没想到R军支援的太快了.......”
  这也是侯耀飞第一次在给连队和士兵说这个消息。
  “那....那我们....怎么办?”孙福咽了咽口水,自家的大后方被人突袭,他们的退路已经没了。现在,他们更是在200师的最后方,而且还带着280号伤兵。
  现在怎么安全退回去呢?
  “怎么办,直接杀回去,200师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侯耀飞翻了下白眼,有些对孙福的反应懊恼了,怪不得这家伙40来岁还是个连长,军事嗅觉实在太过敏锐,性子也太过疲软了。
  这话让孙福脸色涨得通红。200师连番经历几次高烈度战斗,他们那次不是取得大胜。
  敌人又不是长着三头六臂、刀枪不入的恶鬼,他听到被包围之后居然吓破了胆子。
  “去,跟大强说一下,R军现在火速支援,他们精气神早就疲惫不堪,武器补给也可能是不足。我们虽然经历恶斗,但我们还算是以逸待劳。带上100号弟兄,准备打一场,掩护伤号们撤离。”
  这话让孙福苦笑起来。
  话虽如此,但大家伙都知道被敌人包围之后的代价,上次200师在同古被人包围,要不是他们刚开始把敌人重创,他们用技突围出去,200师部可能早就全军尽墨了。
  打量远处炮火轰鸣的孟邦,侯耀飞深深的叹了口气。
  身处战场中心地区,他们的大后方被人掐断,这个消息是一直处于封锁的。
  侯耀飞感觉柳团把他放在这,可能也察觉到战局不利后,想让跑路油滑的自己带着这帮伤兵跑出去.....
  这次他安排跟连一级说这句话,也是冒极大风险,但侯耀飞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
  自己的行军图已经交给戴师,自己所带领的残存的部队身处孟邦的西方,他们和马上要抵达的18师团的前方相遇.....把伤兵留在这里.....
  最上头的戴师,把自己和大量的伤员留在这里,说白了不让他们参加战斗,但似乎也有些废物利用的样子....
  难道.....是自己宰了联队长,立下大功之后,戴师脸面过去不了?
  但一想到戴师在军团中极受爱戴,侯耀飞把自己的小人想法抛之脑后.....
  自己的心理或许太过黑暗了.........
  他白天安排大家伙收集车子、自行车和摩托车,战马。还有大量担架之类的,这些东西都是未来撤退时候保命的东西.....
  如果合理运用这些玩意,侯耀飞极感觉带领更多的士兵安全回家的希望更大一些。
  可惜只能指挥480人的队伍。
  掏出他特意扣留R军的环境军事地图,有了地图,行军途中多和大家伙商议行进,大家伙存活的几率绝对高上不少。
  仔细规划着行军的路线,他们现在在雷列姆的中心偏西方,直接傻乎乎的穿行到东方无疑是自杀的行为。
  但现在,因之前远征军为试图和R军在曼德勒地区进行会战,R军的兵力集中在曼德勒附近很多。
  正北方,R军的第五十六师可能已经布置好了陷阱等待他们的到来,他们马上要被敌人扎了口袋。
  看着密密麻麻的地图,侯耀飞顿时感觉自己脑壳疼。
  让他单兵作战简单,自己来个深入敌后都比较容易,但是你让他带领这么多伤员安全撤离。
  他头发这会都被自己抓挠掉一大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