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殊世庶妃 > 第五百六十九章 行将兴师

第五百六十九章 行将兴师


  公良缀儿从来未曾见赫连瀛彻说过什么大话,若不是真的运筹帷幄,胸有成竹,赫连瀛彻是不会这般从容轻松的。尤其实在公良缀儿的面前。
  与不安的担忧相比,公良缀儿此时更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带给她无限安全感的男人有魄力,也更有能力解决好面前的难题。
  “回禀公主,一切已经按照公主的吩咐,安排妥当,现在整个帝城的大街小巷中,都在散播着关于公良缀儿的流言。许多帝城的百姓已经对属下的散播的谣言深信无疑了。并且,属下刚刚得到了消息,这些传闻已经按照预想的那样,传到了大炎朝廷的文武大臣耳朵里,前两日,大炎朝臣就公良缀儿的坊间传闻一事,联名上书,规劝新帝,大炎皇帝赫连瀛彻还因为维护公良缀儿与大炎朝臣们差点闹翻。现在大炎上下已经被流言蜚语搅和得一团乱麻。一切正按照公主之前设想的那样,顺利进行。”柔夷谍者韩璃月亲自面见柔夷公主单蠕,将其收集到的密报,据实以告。
  单蠕公主闻听,心中大喜。
  “没想到,那大炎的皇帝还是一个痴情种,为了维护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竟然不惜与大炎朝臣们闹僵。我真不知道,这大炎有这么一个多情的皇帝,是大炎之福还是祸?”单蠕公主唇角斜扬,得意自满,却又不屑一顾地笑谈。
  “只是,因为大炎皇帝不顾众人的反对,极力维护公良缀儿的原因,截止到目前为止,那些坊间的流言,并没有给公良缀儿带来是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和打击。不过,大炎皇帝赫连瀛彻因为一个女人,损了帝王之英明,在朝臣或是大炎百姓中引起臣民之怨,也算是无心插柳的意外收获。”韩璃月办事得力,看着敌国大炎内务落得如此境地,心中也是暗自窃喜。
  单蠕公主朗声笑道:“此计能顺便解决了公良缀儿甚好,但是如果暂时让她逃过了一劫,倒也无妨,毕竟我与她来日方长,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与她会狭路相逢的。到那时,再与她一决高下,她迟早会落在我单蠕的手里。”
  单蠕公主脸上虽然笑着,但是暗地却握紧了拳头。公良缀儿在单蠕公主眼中不过就是一只猎物,早晚逃不出单蠕公主的手掌心。
  “既然公主的扰乱大炎内务的目的已经达成,那么,下一步,公主是否就要请示国王,趁乱出兵,进攻大炎?”韩璃月是单蠕公主的心腹,免不了要站在单蠕公主的角度和立场思考问题。
  单蠕公主微微一笑,朱唇轻启:“这个,我自有安排。”
  单蠕公主之前,故意将云缀儿极有可能还活在世上的消息,透露给了自己的驸马赫连云玦。单蠕公主本以为,心念着云缀儿的赫连云玦得知了云缀儿还活着,并且摇身一变,成为大炎新帝赫连瀛彻的新欢公良缀儿一事,会激发赫连云玦蠢蠢欲动的心,让赫连云玦心底最真实的想法,暴露出来。然而,赫连云玦却并没有按照单蠕公主预想的那样,急忙向父王吉尔克请命,着急带兵出征,反而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切如常。
  是赫连云玦太过聪明,早已看穿的单蠕公主的用意,故意按兵不动?还是赫连云玦根本就没有相信单蠕公主的话,没有相信云缀儿还活着的事实?
  但是不管怎么样,单蠕公主散播谣言,挑拨离间,扰乱大炎内务的目的已经达成。现在大炎皇帝赫连瀛彻和朝臣们为了一个公良缀儿闹僵,正是柔夷趁机出兵进攻的大好时机。单蠕公主改变了之前的策略,不再等候着赫连云玦请命领兵,而是单蠕公主自己主动向父王吉尔克请愿,劝说父王吉尔克早日派兵出征。
  单蠕公主得知了柔夷谍者韩璃月传来的消息后,第一时间便赶到了大殿,亲自面见父王吉尔克。
  柔夷国王吉尔克正与柔夷于蛮王后在殿内说着话,却见女儿单蠕公主进殿面见,于是启声,面容和悦地笑问自己的女儿但蠕公主道:“你急忙面见本王,可是又有了什么好消息?”
  单蠕公主还为开口,柔夷国王吉尔克便已经从单蠕公主洋洋得意的表情中,窥测到了单蠕公主即将禀报之事。
  单蠕公主走到殿中央,向玉阶之上的父王吉尔克和母后于蛮王后施礼,盈盈笑道:“儿臣今日,可是为父王带拉了一件大好的消息。”
  吉尔克捋着胡须想了想,笑问道:“可是你扰乱大炎内政的大计已成?”
  “父王一猜就中!儿臣瞒不过父王。正是如父王所说,现在大炎皇帝赫连瀛彻和大炎朝臣因为对待身世不清,品行有污点的公良缀儿的态度不一,大炎新帝一再没有底线地维护公良缀儿,而大炎朝臣则是站在大炎江山社稷的角度,再三规劝大炎新帝放弃公良缀儿,保全朝政安稳。两者互不相让,甚至差点当场闹翻。现在,上至大炎朝臣也好,下至大炎平民百姓也罢,都对大炎新帝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做法,颇有微词,积怨渐深。儿臣想,现如今趁着大炎内乱不稳的时局,正是我们柔夷出兵攻打大炎的绝好时机。定能打得大炎一个措手不及。这样大炎内柔外患,瓦解大炎,给大炎致命一击,便指日可待!儿臣今日前来就是想请父王即可下令,征讨大炎!”单蠕公主杀伐决断,比起父王吉尔克更加果敢。
  吉尔克一拍大腿,朗声大笑道:“那正好!本王也刚刚接到了使臣们传来的消息,北冥皇帝苏元嗣已经收到了本王请求增援的书函,并且已经答应,不日北冥便会供应战马和粮饷增援柔夷。有了北冥的支持和保障,本王相信这一仗,定会打得大炎一个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即便不能一举拿下大炎的城池,至少也可以杀杀大炎的威风!壮壮我柔夷军的士气!”
  吉尔克又开口道:“本王现在就即刻传令下去,三日之内,就派驸马赫连云玦领柔夷将士们出征!同时,本王也会参考你的意思,安排军中大将,常胜将军狄迈作为此次征讨大炎的统领大将,任命驸马赫连云玦为副将,全权协助狄迈将军领兵作战。”
  “父王英明!那儿臣这就会金缕台,为驸马收拾行李。”单蠕公主笑着恭维道。。
  于蛮王后启声跟问单蠕:“只是你父王派驸马出征,这一路沙场鏖战,甚是艰险,你可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