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星际大佬又在疯狂打脸 > 第39章 找到你了 十五 获救

第39章 找到你了 十五 获救


  “他的父亲暗恋我母亲很久,目前有趋势表明,他有很大的概率获得成功。”维卡道。
  “原来是小舅子啊。”艾瑞克恍然大悟。
  谁,谁是你小舅子!
  维卡满脸通红,作势要去教训教训这个不懂得收敛的家伙。
  她是鬼迷心窍了才去对这家伙解释和约书亚的关系。
  噗、噗。
  门外传来了柔软物质敲门的声音。
  “蛋蛋?”维卡在门内
  “是的,小维。”机器人尖细的声音传来。
  “是我的机器人。”维卡大喜。
  门一开,蛋蛋圆润地滚了进来。
  “这个是什么宠物,看上去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艾瑞克舔舔嘴唇。
  蛋蛋的身上立刻掉出许多食材。
  板栗、浆果、蘑菇,甚至还有两颗不知名的蛋,
  哗啦啦滚了一地。
  伊桑捡起一颗跟蛋蛋一样白胖白胖的蘑菇,笑了声:“你的机器人,求生欲可真强。
  “外面怎么样?”维卡问蛋蛋,“追兵还在吗?”
  蛋蛋双眼一蓝,射出两束光映在一面还算平整的墙面上。
  出现一幅视频画面。
  搜索队在森林里跟着搜索犬进行地毯式搜查。
  白色的蛋蛋机器人在深色的森林里很是醒目。
  没过多久就被发现了。
  蛋蛋似乎对着搜救队扔了个什么东西。
  黏糊糊的清色液体溅得到处都是。
  接着,画面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从灌木丛里倏地一声飞出,咬住了搜救队里的真人保安,吞了下去。
  “看体型像传说中的泰坦蟒,不过鳞片颜色又是金黄色的。”伊桑歪着头,思考着这条大蛇的品种。
  维卡艰难地将视线从视频上移开,低头看到地面上那两个蛋:“这两颗,是蛇蛋?”
  视频到此为止,
  蛋蛋立刻跑过来,在维卡面前扭啊扭啊扭。
  维卡二话不说,将两颗蛋收入压缩器里:“这样应该就不会有气味了吧。”
  没等她担心的事发生。
  轰!
  避难所一阵震动。
  艾瑞克立刻把维卡护在身下。
  半晌,晃动停止了。
  “谢谢,又被你救了。”维卡推了推,“你太瘦了,骨头硌得慌。”
  “抱歉,造成你的不良体验,下次我一定改进。”艾瑞克露出一口白牙。
  还想改进?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这个厚脸皮的家伙。
  这是,维卡感觉到左手心微热了一下。她一看,新消息来了:【已达到定位点。你们在哪里?】
  定位点,定位点。
  “我把定位点放在之前的房间里了。”维卡一脸抱歉地对伊桑说,然后索性双手一摊,“两位聪明人,麻烦帮忙想想,我们该怎么办?留在这里,还是回去看看?”
  艾瑞克说:“问问他们外面安不安全?”
  维卡回复:我们在旁边的森林里,可以出来吗?
  陶朱秒回:可。
  “走吧。”维卡跳起来。伊桑第一个跑出了避难所,他在那充满怪味的环境里受够了。
  里面那个小子也让他很不爽。虽然胡子拉碴,但是依然看得出是个小白脸,哼,女生就是这么肤浅!
  艾瑞克最后一个走出避难所的门,他恋恋不舍地回望了一眼救生舱。
  维卡二话不说,走上前去,将救生舱收进压缩器:“走吧。”
  艾瑞克看看维卡:“我真想亲你。”
  维卡做了个鬼脸:“想得美。”
  往前走没多远,就见到了刚才蛋蛋视频里的人蛇大战现场。
  碎裂的机械残肢挂满一地。
  维卡脑袋里立刻出现了一组等式。
  机械碎片=破铜烂铁=废品=钱=伙食费。
  这遍地都是闪亮亮的硬币啊。
  “蛋蛋,把机械碎片都收起来。”
  伊桑有些不解:“干什么?”
  “我的终端被弄走了,上面有我这几个月的饭钱。”维卡说,“接下来要靠捡破烂过日子了。哎?等一下。什么东西这么香。”
  维卡用力地嗅了嗅,然后就发现灌木丛里一段黑乎乎的东西。
  正是那条大蛇,它的大半个脑袋都被炸烂了,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蛋蛋,这东西有毒吗?”
  蛋蛋射出两道绿光在蛇身上一扫:“没有毒,而且富含蛋白质和维生素。”
  “你的压缩器能保鲜吗?”维卡一把抓过伊桑问,“我记得你们做医学实验不是冷藏样品的嘛。”
  “没这么大的。”伊桑警惕地问,“你......你想干什么?”
  “算了,先收起来,万一可以卖钱呢?”
  “据我所知,这蛇头是最值钱的部分,可是已经没有了。”
  “那也要收起来。”维卡一把抓住伊桑的压缩器扣子,把它往蛇身上一按。
  “等等,会污染样品的。”伊桑抗议道。
  “好啦好啦,样品污染了,你可以重新搞。”维卡说,“要是我饿死了,你可就没人罩了。”
  收破烂的小插曲一过,三人已经跑到了森林的边缘。
  “维卡?伊桑?”亚历桑德拉持枪走了过来。
  看到几个孩子,她把枪别回了腰后。
  “阿娅姐!”
  得救了。
  维卡对艾瑞克说:“是IBIA的前辈。”
  三人紧张的神经俱是一松。
  维卡朝着山下望去。
  嗖,嗖,嗖
  山下,整个建筑群被黑压压的飞船围住。
  还有零星的光从建筑群中间射出。
  显然已是强弩之末。
  “好大的手笔啊。”维卡看着这片景象说,“小伊,你说得没错。”
  “我瞎说骗他们的,谁知道是真的。”伊桑也同样一脸震惊,“这也太牛了,让我数数,1,2,3......维卡,怎么办,我好像不会数数了。”
  “没关系,我也不会。”维卡。
  ......
  三个人跟着亚历桑德拉上了分析组的舰船。
  在维卡的坚持下,艾瑞克总算答应进医疗舱检查一下。
  “不许悄悄逃走。”
  维卡好脾气地回答:“知道了,只要没到目的地,我都留在这个房间里,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说着,艾瑞克又看了维卡一眼,才躺了下去。
  “脑电图显示,他已经睡着了。”伊桑看着医疗舱的分析屏,“多处软组织挫伤,营养不良.......”
  亚历桑德拉安慰维卡:“他很坚强,会挺过去的。”
  “他救了我两次。”维卡咬了咬嘴唇,最终鼓起勇气转身对在场的分析组的成员们说,“他说反政府武装,正在把沃尔夫上的青少年分批运走。”
  “他是逃出来的?”
  “是的,跟他一起逃出来的几人没能活下来,遗体被埋在我们刚才树林里的一个小山坡的。”维卡说,“山坡围着一个深坑,应该不难找。”
  陶朱对朱利安说:“鉴证科应该还在,跟他们说下。”。
  朱利安点头,跑到走廊去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