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战斗于诸天万界 > ?第64章“柱指导”训练

?第64章“柱指导”训练


  “神威?还有太阳?”水无月星心中了然,这应该是他从家中出来时,沾染了一丝他哥哥留下的气息。
  “在最终选择那天,无论是遇到您还是灶门炭治郎,我都从你们身上感受到了鬼舞辻无惨的末日已经到了,大家都不知道我当时多么高兴,我一族千年来的恶梦总算到我这一代就要真正结束了。”
  “主公大人,您说的还有灶门炭治郎?”悲鸣屿行冥第一次插嘴。
  “没错,除了感到水无月大人身上的强大力量,我也同时从灶门炭治郎身上感受到了杀鬼舞辻无惨即将死亡的命运!”
  对这个水无月星很清楚,自己能灭鬼舞辻无惨完全是自己带来的力量,而灶门炭治郎才是这世界的主角,灭杀鬼舞辻无惨的命中注意执行人,如果自己不插手的话,鬼舞辻无惨的必死在灶门炭治郎手上。
  悲鸣屿行冥这时也明白了,之前那次柱合会议,当主在柱们全都不同意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那么坚持的维护灶门炭治郎。
  水无月星这时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在鬼杀队的待遇这么特殊,简直到随心所欲的程度。
  “最后我再说明一下我之后的战略,我感应的到,鬼舞辻会在这几天内到达这里。。。。。。”
  产屋敷耀哉话没说完,悲鸣屿行冥就激动的说道:“放心吧主公,我会和其的柱们在这里保护好您。”
  产屋敷耀哉摇摇头说道:“不,不但你,还有其他全要远远的离开,我要以我为诱饵,和那。。。。。。”
  “那怎么可以?主公!您是鬼杀队的支柱。。。。。。”
  “不,鬼杀队里面你们才是支柱,所有才有柱之名,而我无关紧要,请让我说完。这一次很可能是唯一一次我与鬼舞辻战斗的机会,为此我还请到了珠世小姐前来。。。。。。”
  “珠世?”水无月星想了想,说道:“是那个逃脱出鬼舞辻无惨控制的女鬼吗?”
  “没错,我的计划是。。。。。。”
  随着产屋敷耀哉的讲述,几人的脸色变幻不定。
  虽然产屋敷耀哉提出的计划让悲鸣与行冥无法接受,但在产屋敷耀哉的坚持之下还是同意这计划的执行。
  水无月星听到他的计划之后,则是以佩服的目标看着产屋敷耀哉,在水无月星的认知里,领导者大都是一群玩弄政治,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家伙,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有这么一个能提出这种计划的领导者。
  之后几天大家都按计划进行一种名为“柱指导”的训练,水无月星负责的部分是最后的考核,听起来是委以重任,但水无月星知道自己这是又被特殊对待了,最后考核听起来很重要,其实是因为水无月星一向动不动就找个地方闭关的形为,送给他一个可以想做啥就去做啥的任务。说白了水无月星不负责具体训练,最后人出现意思一下就行。必竟不符合要求的早在训练场上就淘汰了,能送到水无月星的都是通关了的队员,战斗力完可以保证,各方面也已经合格了,水无月星也不可能没事找事的让他们重新回去训练。
  闲暇无事的水无月星就在远处偷偷用白眼观看其他柱们的训练方法,不得不说每个柱都很有意思,一个个莫名其秒的训练方法,让那些队员们充分知道了什么叫人间地狱。
  战斗力是战斗力,训练能力是训练能力,让那些柱们训练队员本就有些所托非人的感觉,这些柱的训练方式也是蛮干,队员们领悟力不够又没有主角命的,还真很难通关各个训练。
  比如第一项识破练的是宇髓天元,他虽然不是柱也但当主还是把他叫回来给队员做体力训练,而他的训练方法就是让队员们一直跑、一直跑,其方法毫不讲道理!
  老远的水无月星就听到宇髓天元那暴躁的吼叫声:“基础体力一塌糊涂,跑步是一件很单纯的事情,跑这么慢怎么能打的过上弦啊?”
  听到这水无月星都要笑喷了,杀死下弦就可以成为柱,他竟然想让这些普通队员直接跑过柱这一项,去砍上弦鬼,他莫非这么快就忘了他之前被那个半个上弦六打的那惨样。
  宇髓天元可不管这些,拿起竹刀就向队员挥过去,“都给我起来,不允许再添地面了,快,再给我去跑一遍!”
  不再看他,接下来是时透无一郎的高速移动挥剑训练,主要是练习挥剑时肌肉动作的控制方法,还有步伐速度转换。战斗肌肉该紧时紧,该松时松,一直紧动作僵硬体力消耗太大,一直松你的剑就会没有攻击力,所以他们之间的转幻很重要,时透无一郎亲自下场和队员对练,方法很正常没什么特别之处。
  接下来的是甘露寺蜜璃负责的身体柔软度训练,当水无月星把目光转向这边时,他一时被这的场面吓的呆住,然后笑的在地上直打滚,真是太、太出人意料了,场面极其欢喜。
  甘露寺蜜璃的训练场上,队员无论男女都穿着女子体操队那种女式泳衣,练习那女子体操里的各种动作,其中拿着呼啦圈的圈操、那种一根小棍上带有长长缎带不停挥舞的带操、带着二米五纱巾的飘飘起舞的纱巾操那是应有尽有。
  看美女练这种操很养眼,但看那一群长相千奇百怪的男性穿着泳衣练习女子体操,实在是太鬼畜了,场面惨不忍睹。而且甘露寺蜜璃让队员手脚伸展的方法就是用蛮力强行拉扯,那一声声的惨叫声,和远处的杀猪场没什么区别。
  水无月星强行缓和自己的情绪,用刀一顿乱舞,硬是将周围的竹子全部砍了个精光,弄出了一片空地,才算是把自己那一直笑个不停的情绪发泄出去,恢复了冷静。。
  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往甘露寺蜜璃那边再多看一眼,扭头转向下一个训练点。
  下一个训练点是伊黑小芭内训练挥剑准确度的地方,水无月星看向那边一瞬间就又是一呆,伊黑小芭内的训练场内和甘露寺蜜璃是两个极端,里面横七竖八的钉满了一根根的木桩,每一根木桩上都绑着一个队员,整个场地不像是训练用的训练场,倒像一个用于刑讯的审讯室,天然给人一种极其可怕的感觉,队员们来到这里的第一感觉不是来训练,而是他们像是被抓住的物务,来这里是让他们受刑招供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