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们的星辰和大海 > 第六章 创世之初

第六章 创世之初


  0006创世之初
  “恶灵和邪灵出现?”我严肃地问。
  “因为反复都做着同样的梦,所以,对于梦境里的发生的,方纪元记得非常的清晰。就在巨石滑动的第二天,方纪元被叫到天文台,被天文台的台长以及校长慎重的告知,他将会被派遣到五天之气,抵御恶灵入侵。”米菲面色沉静,为什么世界上会有理智与美貌共生的女人。这让男人的心如何能够安静。
  听到米菲说到这里,我马上就想到了刚才在游戏公司的发现。现在竟然和方纪元的梦境联系上了,这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我收回了我故作姿态的幽默,正儿八经地问道:“方纪元有没有讲到派他去的原因。”
  米菲很显然是个逻辑清晰的尤物,这太可怕了,“校长和天文台的台长告诉方纪元,他是传说中五行守护者中木行守护者的后裔。然后方纪元便跟随着来带路的一个穿着貂皮大衣的男生出发了,而这个男生是出现恶灵地区土地公公的家犬。”
  “这倒是挺神奇的,有点魔幻。”
  米菲继续说:“貂皮大衣的男生领着方纪元进入到了东湖磨山的落雁岛上的一片树林,进入树林之后,他们便被一阵浓雾锁住,他与貂皮哥哥彼此都找不到对方了。然后就出现了几条恶狼追逐他,他慌乱地爬到一棵树上,恶狼在树下蹲守打转。”
  “这应该就是我那本册子里讲到的狼烟,狼烟会让人迷路,最后被狼群撕碎。”我在米菲面前微微显示了一下自己的博学。
  米菲果然被我的博学所倾倒,细嫩粉红的嘴唇抿了抿,对我点了点头,继续说“是的,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方纪元身下的树枝断了,他坠落在了地上盘根错节的树根上,方纪元的坠落吓散了狼群,狼群稍作休整,马上又扑了上来。”
  这个关键的时候,我是不会擦嘴的,用我的脑子猜也可以猜到有个美女出现,击退了狼群,挽救了方纪元,然后方纪元在美女和米宓之间进行艰难的选择。
  “方纪元坠落在树根上,没料到这树根是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太婆,正在树下打坐,老太婆挥了挥手中的败叶,狼群便四下散去,不见了踪影。”
  我可以擦嘴了:“老太婆就是恶灵或者邪灵。”
  米菲没有理我,继续讲道:“老太婆问清了方纪元到树林的缘由,然后告诉方纪元,要找到恶灵,必须通过南天门。并且告诉方纪元,命运星球这本手册里,详细记载了五行守护者的起源。”
  “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是想知道有关五行守护者的事情?”这次我应该猜对了。否则我这智商真的只能去吃屎了。
  “子沐,你能告诉我五行守护者的事情吗?”米菲的眼神像是停在沙发上的英国短毛在注视着眼前的毛线团。
  “关于五行守护者,我也仅仅是从那本手册里了解到了一些皮毛。”我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尽量的严谨。“大体上就是说,在整个宇宙形成的时候,所有的世界万物也逐渐的形成。这就是西方神话故事里所说的创世纪。但是,我们的东方创世文化,实际上更为丰富。”
  我说完侧过身感受一下微风带来的米菲身上的清香。这香氛不同于春天的玫瑰,也不同于夏日的栀子花,它是一种鲜花的花香进入到米菲身体后,与每一个细胞产生灵魂的沟通后,散发出来的味道,这味道高贵而迷人,不同于百货公司豪华香水柜台闻香纸片上的那种毫无意义的带着名牌商标感觉的嗅觉刺激,更不同于公园广场上操练拉丁舞的城市阿姨们追崇的地方经典产品,也不同于夜店震耳欲聋下,掺杂着各种究竟和香精的荷尔蒙。
  米菲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是灵魂之花在盛开。
  米菲仿佛明白我的想法,将一只手臂抬起来,放在公园长椅的靠背上,于是,我的鼻子与米菲身体在灵魂上进行了一次彻底的交流。
  我心中天平的一端,已经“砰”的一声,砸在了脑中的海平面上,另一端护士的秤盘里,已经空无一物。高高的悬起了。
  “那么在我们东方文明里,是如何看待生命的开始,五行守护者又是如何诞生的呢?”提问的不是空姐,分明是空姐中的思想家。
  “我们华夏文明是东方文明的鼻祖,也可以说是整个东方文明的代表,我们对于创世纪的看法在我看来,哦,应该说在我那本手册里看来,更为接近科学和事实。”我毫不掩饰的深呼吸了一口,让米菲的灵魂之香从我的呼吸道进入,然后通过氧气带到我的全身,给我平庸的碳水化合物结构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氧气香薰,我顿然升华了。开始侃侃而谈:“华夏文明是从多维的角度来认识宇宙形成的。最重要的观点,就是将整个宇宙,银河系,太阳系的形成与地球万物的形成,以及人类人性的形成进行了融合,也就是说,我们东方文明认为宇宙是无限大的,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宇宙万物皆为心想而成。既然心想而成,人性与人心,便成为了这个世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米菲用白皙的娇娇欲滴的妖一样好看的脸似有似无地对我颔首道:“人性在宇宙形成的时候,同时也形成了?可以这么理解吗?”
  我为了无耻的表示对她的敬佩与赞许,像条哈巴狗似的摇着尾巴伸出了大拇指道:“太正确了,一百个正确,”
  千穿百穿,马屁不穿,我的如此低级的恭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米菲笑了。在我的面前拢了拢头发。
  在男士面前弄头发,可以说是一种表达信任的象征。说明米菲现在已经对我完全的放开了心胸。我要是哪怕有一丁点胆量,我就应该在她对我完全接纳的时候,也就是后来两只手将她的秀发抖开,披在肩膀上的时候。握紧她的手,在她的脖子上,或者是耳根的背面给予最为温柔的一吻。这是男女间表达爱意与温存的国际通用模式。
  可惜我外貌英俊如虎,内心胆小如鼠,即使在心脏被米菲的燃烧着熊熊的爱火,但是我的外表像个伪君子一样的坐怀不乱,我真是个弟弟。。
  “那么创世之初的人性,究竟如何呢?”米菲像是一个小提琴手,撩动着我的心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