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 162,从今天起,赤炼门改姓倪了!

162,从今天起,赤炼门改姓倪了!


  按照倪坤自己设定的对应标准,他如今“天人合一篇”尚未修成,但第一阶“天关”、第二阶“地窍”皆已显化稳固,境界已可比拟元婴境第二阶“千里神游”境。
  但他这门炼体神通,只能简单地与炼气修士的境界进行对应,实际情况还是得具体分析。
  比如他的琉璃宝骨,在经过“烈焰风暴”诅咒四年考验之后,已经坚韧到连他自己都无法测试出极限。
  之后这三年来,他又先后吃掉了方雪梅、魏无忌的三件法宝,以及魏无忌随身携带的所有物资,还在火焰山秘境吞食了大量灵性火焰,锤炼筋骨。
  这般反复锤炼下来,他都不知道自己的骨头,究竟坚韧到了什么地步。
  反正就算他自己拿着金丹法宝级别的碎颅锤,全力轰自己天灵盖一锤,也最多能打破一点头皮,骨头则是连一丝白印都没有,头铁的一塌糊涂。
  如此坚韧的琉璃宝骨,元婴境界的法宝,也未必能伤吧?
  至于渡劫期第一境,亦即渡过了第一次天劫的大修士一击之威……
  “朱雀殿的修士们,擅长哪种属性的法术神通?也是火法神通吗?”倪坤问道。
  沐灵菲既然意在朱雀殿,自是尤其留意朱雀殿的情报。
  而赤炼门与朱雀殿的关系,亦令她可以利用赤炼门真传弟子的身份,较为方便地打探出朱雀殿的一些情报:
  “据我所知,作为赤炼门源头的朱雀殿,虽然最为精擅火法神通,但其余属性的神通功法,朱雀殿也并不缺乏。有好几位元婴修士,都不是修炼的火属功法。”
  倪坤又问:“那赏赐赤炼掌门唐元烈‘一击宝珠’的那个渡劫长老,修炼的又是什么功法?”
  “这个我倒是尚未打探清楚。”沐灵菲道:“不过唐元烈修赤炼门镇派神功,‘赤焰焚天大法’,那渡劫长老赐他的宝珠,应当也是符合他功法的宝物。”
  倪坤点点头:“既如此,那唐元烈的那颗宝珠,也没有什么可忌惮的。咱们还是按原计划行事。”
  沐灵菲眨眨眼:“原计划?”
  “就是直接杀上赤炼火山,先干掉两个元婴真人,再清除金丹中的害群之马。”倪坤笑问:“赤炼门的金丹修士,其人品如何,你应该差不多都知道吧?”
  “赤炼门的金丹,人品都不怎么样。”
  沐灵菲淡淡道:“稍微好一些的几个金丹,也就只是沉迷修炼,没什么别的欲望而已。但对于他人死活,他们也是漠不关心的。”
  “沉迷修炼,没什么别的欲望,那不就是深宅吗?这其实也是好事,至少不会主动为恶。至于不关心他人死活……”
  倪坤笑着摇摇头:“我从不奢求所有人都是热心肠。他们能管好自己,不仗着能力为所欲为,也勉强算是可以了。这样的人,可以留下,也有改造的可能。”
  沐灵菲点点头:“倪兄倒是颇有容人之量。”
  倪坤摆摆手,谦逊道:“过奖了。不过我倪坤心胸宽广、雅量恢弘,倒也是有口皆碑。”
  “……”
  沐灵菲眼角微微一跳,勉强保持着清冷平静模样,淡淡道:
  “不过尽管倪兄胸有成竹,但我还是觉得,直接冲过去开打有些莽撞。赤炼门与朱雀殿之间,万一有什么远程联络方式,一旦我们未能速战速决,导致赤炼门将此事上报给朱雀殿,那即使我们成功颠覆了赤炼门,将来朱雀殿来人调查,亦会使我们陷入被动。”
  倪坤想了想,认为她说得很有道理,便虚心求教:“所以沐姑娘以为,我们该当如何?”
  “鲁莽行事,智者不为。”沐灵菲道:“我们当设法智取。”
  “智取赤炼山么?”倪坤点点头:“也罢。我倪坤素以智计著称,人称‘儒雅随和第一智者’,也曾凭智谋解决过无数强敌。‘智取’确实是我最为擅长的。”
  “……”
  沐灵菲终于绷不住那清冷平静的模样,表情有点崩坏地看着倪坤,心中呐喊:之前说要直接冲上赤炼火山,打杀元婴真人的那个家伙是谁呀?那难道不是你吗?明明莽夫一个,为什么要假装是个智者啊?
  白无痕、白无瑕兄妹两个则是紧绷着脸庞,嘴角连连抽搐着,已经快要憋不住笑了。
  那在白无痕持续施法救治下,已经可以自己站起的小卓,干脆以手捂脸,低头转身,肩膀一抽一抽地,无声大笑了起来。
  “总之先回赤炼城吧。”倪坤面不改色,泰然自若地说道:“先回城去大吃一顿,吃饱喝足之后,再来思考智取赤炼山的计策。”
  沐灵菲勉强点头:“好。我负责‘智’,你负责‘取’。”
  说完不给倪坤说话的机会,收敛气息,又恢复成道基修士气息,带着小卓转身就走。
  “然而我真的是第一智者来着……”
  倪坤无奈地摇了摇头,心说我智取强敌的战绩,说出来吓死你们。
  孙玉成、方雪梅、魏无忌就不提了,连多目魔那种曾有元婴境界的真魔,都被我用智谋与演技斩杀,这难道还不够智吗?
  不过好汉不提当年勇,倪坤也懒得自我标榜曾经的战绩——他们都不知道多目魔是谁,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当下只在心里叹息一句:“世人对我多有误会,可我真不是莽夫……”
  便带着白氏兄妹跟了上去。
  有沐灵菲这位“真传弟子”带队,倪坤一行自地窟离开时,倒也未遇任何盘查。
  不过刚刚走出地窟,准备返回赤炼城时,迎面就撞上了一个熟人。
  看到那位带着几个外门弟子,大摇大摆朝着地窟入口走来的真传弟子,倪坤不禁眼睛一亮,笑着迎了上去。
  “哈哈,这不是商师兄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两年未见,商师兄风彩依旧啊!”
  没有错,迎面走来的那个真传弟子,正是商少冲。
  自从两年之前,进入火焰山秘境之后,倪坤与白氏兄妹,便一直未曾出来。当然商少冲雇佣的七个杀手,也没有出来。
  商少冲本以为,倪坤已经跟杀手们同归于尽了,心情大好之下,还特意摆了酒宴庆祝了一番。之后他又有点害怕,生怕倪坤背后的“金丹靠山”来找他麻烦。
  不过提心吊胆了三个月,都没见人来寻他麻烦,连郑拾遗那边也不见人报复,商少冲这才慢慢放下心来。
  又过半年,他便彻底将倪坤抛诸脑后,很少再想起这个曾经令他大大丢脸的“小角色”了。
  不料今天正想来火焰山秘境贪墨点赤焰精铜补贴用度,居然就迎面撞上了以为死了两年的倪坤。
  “怎么是你?”商少冲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笑容满面的倪坤,震惊道:“你怎么还没死?”
  “商师兄失言了,我怎么会死?”倪坤笑着说了一句让商少冲莫明其妙的话:“我请你看电视啊!”
  商少冲正满头雾水,不明所以时,眼前突然一花,倪坤竟在瞬息之间,贴到了他面前。
  商少冲大惊,正想冲天飞起,拉开距离,倪坤便已一爪探出,啪地一声,掐住了他的脖子。
  随后倪坤哈哈大笑着,掐着商少冲脖子将他高高举起,风声呼啸中,一道黑色旋风,自商少冲脚下卷起,一路席卷直上,于嗤嗤裂帛声中,将他从脚到头,连皮肉带筋骨,统统绞成了碎片!
  黑风冲霄而起,直至数百丈高空,才缓缓消散。
  而商少冲已经彻底不见了踪影,被黑风绞成了粉尘一般的微粒,随风飘散,到处都是……
  干掉了商少冲,倪坤拍了拍手,也不理会那几个已被吓得目瞪口呆、瑟瑟发抖的外门弟子,回头招呼沐灵菲等人一声,继续向着赤炼城走去。
  沐灵菲跟上倪坤,看了他一眼,问道:“商少冲那种小角色你也杀?”
  倪坤背负双手,步履从容,姿态优雅,悠然说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身为君子,记仇十年,都不嫌太久,更何况商少冲是两年前得罪的我?我也是心胸宽广,容他多活了两年。”
  沐灵菲抿了抿嘴,道:“谢谢。”
  倪坤不解:“无缘无故,为何谢我?”
  沐灵菲眼神诚挚地看着倪坤:“谢谢你让我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及‘心胸宽广’,有了全新的理解。”
  “……”倪坤眼角微微抽搐一下,总觉得她似乎并不是在说什么好话。
  沐灵菲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
  “你杀了商少冲,又没有灭掉跟着他的那几个外门弟子,这下商少冲的舅舅,刑堂执事莫不疑,很快就会知道此事。莫不疑倒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他是刑堂首座、金丹长老屈子玉的徒弟。你可想好,该怎么应对莫不疑的报复了么?”
  倪坤不以为然地说道:“都已经打算颠覆赤炼门了,还怕区区一个刑堂执事的报复吗?哪怕那莫不疑搬出了屈子玉,也无非就是统统打爆罢了。”
  “呵,果然。”沐灵菲微一点头,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莽入骨髓,无可救药。”
  倪坤不悦道:“喂,别以为你声音小我就听不到,我耳朵很灵的。”
  “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沐灵菲面容清冷,眼神平静。
  “……”倪坤无语。
  他感觉把沐灵菲这家伙切开来的话,里面绝对是纯黑的——不过这似乎理所当然。
  她修炼二十年,便已臻至金丹圆满、半步元婴,却还是隐藏实力,伪装成道基初期的真传弟子,至今未曾暴露。
  能藏得这么深,一直不被人发现,她若不黑,又怎可能做到?
  回赤炼城的途中,倒是再没出现波折。
  为了证明自己“儒雅随和第一智者”绝非浪得虚名,倪坤这一路上,都在寻思着如何用计颠覆赤炼门。
  “变成某个金丹,混进赤炼本宗,伺机接近元婴真人,暴起一锤打爆他的狗头?不行,这一计在对付多目魔时用过,同样的计策,显不出我的智谋……
  “虽说自古套路得人心,且这个世界没人知道我用过这样的计策,但做人最忌自己骗自己。不能因为别人不知道我用过这一计,便反复施展……
  “身为第一智者,还是得施展一些更加精妙,更为离奇的计略……最好还得有连环计、计中计,要足够反复曲折,如此才算对得起我的智谋……”
  倪坤斟酌计策之时,沐灵菲亦是一路思索,考虑着种种智取之策。
  不知不觉,一行人已行至赤炼火山脚下,庞大的赤炼城池,亦近在眼前。
  忽然,白无瑕仰头望向天空,发出一声轻呼:“咦,天上有人哎!”
  倪坤抬头一看,就见天空之中,一团红云正自缓缓飘向赤炼山顶。
  红云之上,负手屹着一位须发隐隐发红的赤袍中年。其人神情傲岸,眼神冷漠,予人一种高高在上、俯瞰凡尘的高傲威严之感。
  “那人是谁?”倪坤问沐灵菲。
  “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刑堂首座,金丹长老屈子玉。”
  沐灵菲传音道:“屈子玉极擅暗杀,当年还是真传弟子时,就是用暗杀手段,将所有竞争对手全部铲除,遂得了副掌门解龙看重,拜入解龙门下。
  “你别盯着他看,他擅长暗杀,也极重视防备暗杀,疑心病又重,素来讨厌被人观察。曾有好些个外门弟子乃至内门弟子,纯是出于好奇,多看了他两眼,便被他挖了双眼……”
  正说时,身边忽然就不见了倪坤身影。
  沐灵菲茫然地眨了眨眼,正待环顾四周,就听天空之中,传来一把惊怒交加的厉啸:“何方宵小……啊!”
  短暂的惨叫声后,一切声音消失不见。
  倪坤又鬼魅一般出现在沐灵菲身旁,左手抓着一个精致的储物袋,右手拿着一只尺长的赤红针状法宝,一块六边形红色小盾把玩。
  “……”沐灵菲眼角微微一跳:“你杀了屈子玉?”
  倪坤点点头:“嗯。他刚才那个站位实在太正,我一时没忍住就出手了。好在他太弱,连我一招都没接下。尸体我装进他自己的储物袋里了,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是我杀了他。咱们还是可以智取赤炼山。”
  “可是你已经打草惊蛇了你知道吗?”沐灵菲拉着他的袖子:“屈子玉魂灯一灭,他师父解龙马上就会知道!不行,咱们得赶紧进城,混进人群,别给解龙逮到……”
  正要拉他走时,赤炼火山顶上,闪电般飞出一团火云,飞掠至屈子玉刚才所在的天空位置,强横神念铺天盖地一般笼罩四野,到处扫荡着,同时怒吼:“是谁?谁杀了我弟子?”
  倪坤抬头看一眼,问道:“这人又是哪一位?”
  “他就是屈子玉的师父,赤炼门副掌门,元婴真人解龙。修成元婴还不到五十年,尚未臻至‘元婴出窍’境界。”沐灵菲低头看着地面,传音道:“别盯着他看了,元婴真人灵感极强,你稍微看他几眼,他就能……”
  话还没说完,身边又没有了倪坤的身影。
  沐灵菲茫然地眨了眨眼,正待环顾四周,就听天空之中,传来一把惊怒交加的厉啸:“何方宵小……”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打断了那声厉啸。
  旋即一股炽风从空中吹下,直将地面吹得飞沙走石,一些枯草更是冒出青烟,无火自燃。
  沐灵菲霍然抬首,就见天穹之上,一道巨大的焰环,正向着四面八方滚滚扩散。
  焰环中央,两条人影往来交错,闪烁碰撞之际,不断向着天穹高处攀升。
  每一次碰撞之下,便会爆出一记晴天霹雳,炸出一道赤色焰环。
  一道道焰环不断出现,飞快膨胀、扩张,带来阵阵炽风,将地面烤得焦枯龟裂,草木俱焚。
  这还是二人在不断攀升,炽风的威力随着高度攀升不断削弱。否则的话,仅是这对撞的余波,便足以令赤炼城都陷入一片火海。
  “啊,倪大哥和解龙开战了!”白无瑕一边运转玄冰诀抵御炽风带来的高温,一边手搭凉蓬,看向天空:“他们动作好快,完全看不清哎!”
  白无痕也是一边运功抵御高温,一边兴奋地说道:“倪大哥稳占上风啊!”
  “哥哥你能看清他们的战斗?”
  “不能。但倪大哥天下无敌,不用猜也知道他稳占上风啊!”
  “……”
  沐灵菲则是紧握双拳,咬牙切齿,表情崩坏地朝着天空低吼:“刚刚杀了屈子玉也就算了,怎么见了解龙又莽上去了?说好的智取呢?”
  正说时,天空之中,忽然爆出一团巨大的赤色焰云,海浪一般四面冲击开去,几乎铺满了视野之内,小半个天穹。
  当焰云升腾消散之后,天空之中,已只剩下一条身影。
  那身影手握一双大锤,披一领血色披风,背上展开一对青红相间的巨大羽翼,身边还有两条银底赤鳞的龙形锁链飞舞盘旋。他浑身包裹在一团足有百丈高的炽焰之中,披风、长发、双翼,皆在那炽白烈焰之中狂舞,予人一种神威凛凛、不可直视的威严之感。
  那造型极尽华丽,气势极尽威严之人,正是倪坤。
  “解龙呢?”沐灵菲简直难以置信:“不会真被打爆了吧?这才多大一会儿?”
  正震惊时,赤炼火山顶上,蓦地升起一道红光,闪电般射向倪坤上空。
  那红光速度奇快,几乎宛若瞬移一般,眨眼就到了倪坤头顶上方。
  之后那红光轰地扩散开来,化作一只赤红光罩,宛若一只红色大碗般倒扣下来,一下就把倪坤罩在中央。
  罩住倪坤后,伴着一声响彻天际、清脆悦耳的禽鸟清鸣,红色光罩之中,平空浮出一只神鸟朱雀的虚影,翩翩起舞间,掀起焚天烈焰,将罩子中央的倪坤淹没。
  “朱雀神火罩!”
  沐灵菲神情肃穆,语气紧张:“唐元烈出手了!倪坤能顶住吗?”
  嘶……
  正为倪坤捏了一把汗时,就听天空之中,响起一记巨大的吸气声。那种感觉,仿佛有一尊擎天巨人,正张开吞天巨口,深深吸气。
  伴着这吸气之声,朱雀神火罩中,那足以将元婴境第三阶修士炼死的焚天烈焰,竟飞快地化为一个烈焰漏斗。
  沐灵菲瞧得分明,那“漏斗”底部,正是倪坤嘴巴,罩中烈焰,就像是漏斗里的沙子一般,源源漏入倪坤口中。
  “……”
  沐灵菲两眼圆瞪,嘴巴微张,难以置信地看着天上的那一幕。
  就见朱雀神火罩中的烈焰,被倪坤鲸吞虹吸一般,一口气吞了个干干净净。不仅烈焰被吞了个干净,连那朱雀虚影都被他吞掉了。
  接下来他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收起双锤,一爪抓在红光罩上,噗地一声,就将光罩抓破。光罩迅速收敛,飞快化为一只小小的红色纱罩,落入他手掌之中。
  他哈哈一笑,收起红色纱罩,右手猛一握拳,朝着赤炼火山山顶一拳轰出,大喝:“唐元烈,滚出来!”
  这一拳,打出了连环雷爆,轰出了一团巨大的雷霆流星。
  正是加持了“掌中雷霆”的“刹那流星”!
  滚滚雷音之中,那雷霆流星拖着电流形成的炽烈光尾,向着山顶呼啸而去。火山顶上,则飞出一颗赤焰流星,与雷霆流星轰然碰撞。
  一碰之下,那威力足以夷平一座数百丈山岳的赤焰流星,居然瞬间崩解。雷霆流星则余势不歇,继续轰向赤炼火山山顶。
  赤炼火山顶上,飞快升起一座遍布玄奥符文、赤白相间的光罩,正是赤炼门护山大阵。
  然而这足以抵挡元婴境第三阶修士七天猛攻的光罩,在那雷霆流星之下,竟是一击而破,顷刻之间土崩瓦解。
  “倪坤他……”沐灵菲喃喃道:“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啊……”
  “倪大哥天下无敌。”白无痕、白无瑕兄妹异口同声。
  赤炼火山顶上,则响起一记低沉怒喝:“欺人太甚!”
  怒喝声中,一红发红须的老者冲天而起,弹指打出一枚赤红宝珠。
  那宝珠飞出之后,嘭一声炸裂,从中飞出一头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朱雀神鸟,双翼一展,便挟焚天炽焰,闪电般飞扑向倪坤。
  正是沐灵菲提到过的,朱雀殿渡劫境长老,赏赐给唐元烈的宝珠,据说有渡劫期第一境修士一击之威。
  “这就是渡劫期第一境的一击之威?与那‘烈焰风暴’相比,简直弱爆了!”
  倪坤哈哈大笑,张口,一吸。
  响彻天穹的吸气声中,那只足以将方圆数十里地域,焚成一座熔岩大湖的“朱雀神鸟”,就像是一只烤乳鸽一般,飞进了倪坤口中。
  嗯,这当然不是真正的朱雀神鸟,只是法术幻化,所以根本没有肉。倪坤就只能象征性地嚼了两下,便顺势将之吞下。
  “……”赤炼掌门唐元烈目瞪口呆。
  沐灵菲神情清冷,又恢复了那平静从容模样。
  当然她并不是真的平静下来了,只是已经震惊到麻木,累了,索然无味了。
  白氏兄妹却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啧啧称赞:“不愧是倪大哥,果然天下无敌。”
  而倪坤吞下那“朱雀神鸟”之后,二话不说,就向着唐元烈飞掠过去,哈哈大笑道:
  “唐元烈,你这赤炼掌门做得太失败,门下弟子没几个有人味儿的,个个嚣张跋扈、冷血残忍!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赤炼门风气如此,根子就是坏在你跟解龙这两个正副掌门身上!我倪坤今天便是要争这掌门之位,拨乱反正,还赤炼门一个朗朗乾坤!”
  “一派胡言!”唐元烈怒吼一声:“我是朱雀殿钦定的赤炼掌门,你一个莫明其妙、来历不明之人,有什么资格与我争夺掌门之位?”
  话音未落,他身形倏地化为火光,就要飞遁脱身。
  他是元婴真人,不是元婴死士。
  倪坤短短时间打爆解龙,轻易降服朱雀神火罩,一拳轰爆护山大阵,更一口吃掉了朱雀殿渡劫长老赏赐的“一击宝珠”,这等实力,已然远远超出唐元烈想象。
  元婴真人的面子固然重要,可性命更加重要!
  几千年寿元的大好性命,岂能白白丢在这里?
  所以唐元烈压根儿就没有与倪坤一战的想法,只想着赶紧遁走,前往天州朱雀殿,求朱雀上宗主持公道。
  “想跑?”
  然而唐元烈刚刚化身火光,还未及展开遁法,倪坤便于这电光火石之间,蓦地抬手,五指箕张,朝他遥遥一握。
  轰隆!
  唐元烈只觉周身一紧,身形自火光中跌落出来,被一股无形巨力全面禁锢,动弹不得。
  虚空一握鬼神惊!
  倪坤这一握,正是第四式杀招,鬼神惊。
  这一招,玄之又玄,别说唐元烈尚未展开遁法,就算他已开始飞遁,只要没有超出鬼神惊的攻击范围,亦会被从飞遁状态中抓握出来。
  倪坤遥遥抓住住唐元烈,五指缓缓合拢。唐元烈只觉身周似有五座大山,同时向他挤压而来,转眼之间,就快要将他身躯挤爆。
  而无论他如何催运法力,试图施展遁法,却始终不得从中脱身,似乎连空间都被那五座大山齐齐挤压而来的无形巨力彻底封死。
  “元婴出窍的真人,不是那么好杀的!”
  唐元烈牙关一咬,面现决断之色,天灵盖噗地一声炸开,飞出一个才三寸高的小人。眉眼五官与唐元烈一模一样,只是身无寸缕,面貌亦年轻许多。
  正是唐元烈的元婴。
  仅仅只是“出窍”境的元婴,虽然非常脆弱,但亦有神奇能力,可宛若鬼魂、幽灵一般出入虚冥,等闲神通术法,都无法捕捉。
  但……
  唐元烈元婴出窍之后,却惊恐地发现,本该不受空间禁锢,化虚遁走的元婴,竟也如同他的肉身一般,被那无形巨力禁锢地动弹不得。
  “为何会如此?”唐元烈骇得魂飞魄散。
  “我这招叫鬼神惊。”
  倪坤笑道:“鬼神为何会惊惧?当然是因为……我这招,可弑鬼魂、杀元神!”
  话音一落,倪坤五指蓦地合拢,嘭地一声,将唐元烈元婴、肉身齐齐碾爆。
  随后他抬手一招,从那一堆碎末之中,招来一只指环,两件宝光浓烈的法宝收入手中,纵声喝道:
  “唐元烈、解龙已死!从今天开始,我倪坤,便是赤炼掌门!谁若不服,只管来找我论理,我保证教你们心服口服!”
  声音响彻赤炼火山,亦在赤炼城中滚滚回荡,火山下上,城里城外,数十万人,无论身在何处,皆听到了这句话。
  一时间,不知多少人心中惶惶。亦有不知多少人心生期待,期盼这位打爆了两大元婴,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新掌门”,能为赤炼门这潭死水引入一股清流。。
  当然也有人当场吓崩的,比如郑拾遗……
  【加更送到,今天三章都是长章节,居然有两万一千多字,求勒个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