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伐清1719 > 第四十章 出鞘

第四十章 出鞘


  冬月,大雪将大地覆盖,彻骨的寒冷在身体里窜来窜去。
  在兵法上,这是最难以进行作战的季节,稍有不慎,便有倾覆之危。可是,历来也有许多兵法大家趁此机会出其不意,一举歼灭敌军。
  一条长长的行军队伍在雪地里行进,人人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杆长长的燧发枪,略带稚嫩的脸庞上带着坚毅的神色。
  宁渝骑着马走在最前方,如今的他正处于身体发育的阶段,看上去倒显得比较成熟,嘴唇上已经带有青涩的胡须,而身后是董策与许成梁,还有一干护卫。最前方是宁家派过来的一个探子,前些日子一直在此地盯着。
  一直行了半日,众人才见到了一座破破烂烂的营寨立在山间,说是营寨倒不如说是难民营,几间简陋无比的草扎棚子在风中摇晃,上面已经堆了厚厚的雪。
  不过在在营寨外却没看到什么哨探,只有高坡上才有一件草房,里面的人似乎仍在酣睡。
  董策轻轻一夹马腹,便赶上前来,低声道:“营座,根据之前资料,前方二里地便是桃花山一众土匪的聚集地,看样子粗粗估计在千人上下,除掉老幼妇孺怕是还有五六百人。”
  宁渝呵呵一笑,“咋了,怕了?这五六百人若是都拿不下来,你们这一年的训练,都喂了狗?”
  董策连忙翻身下马,跪在马前,语气十分坚定。
  “我雏鹰营初战,若不胜,我董策当死阵前!”
  其余学兵也异口同声低吼道:“雏鹰营初战,若不胜,我等当死阵前!”
  宁渝望着这些学兵,不对,这些战士时,心中带着几分自豪,这就是自己花了一年时间锻造出来的钢刀,今日出鞘,便是锋芒毕露之时。
  随着二百余雏鹰营士兵慢慢摸到近前才被人发现,高坡上惊慌失措的土匪发出了急促的警报声,原本寂静无比的营寨里一下子如同热锅蚂蚁一般,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
  这些人与其说是土匪,不如说是难民,人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拿着的武器也十分简陋,唯独那股子精气神却无比昂扬,望着宁渝这一方也都不慌张。
  想必是跟绿营打过很多交道,因此养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宁渝望了一会,便下令道:“开始吧!”
  董策和许成梁得令后便回到连队准备进行指挥,他们本身也是一连和二连的连长,不过此时还身兼参谋处成员的职位。
  随着一声清脆的哨鸣,一连和二连摆出了两条长长的横队,扛着枪向桃花山匪徒走去,一直到近前两百步的距离才停了下来,举枪相对。
  桃花山匪徒们有些惊慌,在仓促之下组成了一个简陋的方阵,一个个手中拿着刀枪。
  军鼓手此时开始敲起了鼓,士兵们的心便跟着鼓点一般,忽上忽下。不过尽管内心有些紧张,可毕竟经过了长时间的训练,因此也能维持阵型。
  宁渝带着护卫站在后方的一个高坡上,举着一只望远镜观察着敌方的阵列,身旁只有一干护卫和两名传令兵,不过这里的位置倒也比较险峻,也不担心匪徒攻上来。
  可对于宁四等人,却如临大敌一般,如今的护卫加起来也不过八人,纵使武艺再高强,在大军中也算不得什么了。
  在此时宁四的心里,却想着等一会若是事有不逮,便护着宁渝先冲出去,否则宁家未来的希望苗子若是折了,他们这些家生子一个都活不下来。
  宁渝有些紧张,双手死死握住望远镜,内心反复在告诉着自己,没事的,没事的,真的打起来,就凭这群乌合之众是无法正面相抗的。
  两门原先制成的子母炮构筑放在阵后,与敌阵相隔三百余步,七八个炮手正在装填弹子,只是如今朝廷对开花弹管控极为严格,因此宁家使用的如今还是实弹。
  负责开炮的炮手中,有一名是宁家的另一名族弟,如今宁家人对雏鹰营越发重视起来,因此除去先前被开除去营的宁千秋,又增加了十余人进入了雏鹰营,以增强管控能力。
  那名负责开炮的宁家子弟名叫宁铁山,生得粗壮,指挥人将实心铁弹裹上一层油布,这才塞进炮口,至于火药,则放了足足十成。
  这门炮若是以原来绿营的炮来打,怕是要当场炸膛,可是这门子母炮原本就是用新矿场出的优质精铁铸造的,还用了铁芯铸造工艺,因此几乎没有什么气泡,内膛十分光洁平滑,因此无需担忧炸膛的问题。
  此时桃花山众匪依仗着人多势众,集结在一团,朝着雏鹰营士兵冲了过来,纵使是一团散沙可此时也显得气势不凡。
  五百步......
  宁渝的手心冒着汗,让望远镜上都沾染了一层汗迹。
  四百步......
  炮手们的心也提了起来,等待着命令的到来。
  三百步......
  “开炮!”
  宁渝果断下了命令,身旁的传令兵便开始挥舞起了令旗,鲜红的令旗在风中作响,在炮手们的眼里却是最美丽的风景。
  宁铁山微眯着双眼,拿着一根引火绳,插进火门当中,而另一门炮也做好了准备,随着哧哧一阵细响,引火绳被点燃了。
  轰——轰——!
  两门子母炮一前一后发出了怒吼之声,两枚铁弹向着三百步外的匪众们砸了过去,其中一颗弹子准备砸在人群当中,犁出了一道血肉之路,另一颗弹子则偏过去了。
  宁铁山嘴里轻骂了一句,便开始清理炮膛,准备下一次发射。
  而就在这个过程当中,桃花山众匪也出现了一阵骚乱,不过也没过多久,便在一些强人的弹压下,又继续发起了冲锋。
  董策紧张的望着前方的众匪,手里平端着燧发枪,这枪虽然能打到两百步远,但是准头却非常差,因此平时都是练习的一百五十步开枪距离,以这帮子匪徒冲过来的速度来看,能够打出三发齐射。
  在过去的战争当中,战争的胜负会被许多因素所决定,从军心士气到战士本人的厮杀能力,都会影响到战局,不过到了近代以后,战争变成了一道残酷的数学题。
  将军需要计算在一个合适的距离,通过齐射的方式发射出更多的弹丸,将敌人击倒,还需要计算这个距离下的命中率与发射频次,从而寻求最大的杀伤力。
  这也是为什么宁渝还会亲自安排董策等人学习数学的原因,因为近现代战争,需要不是一个勇猛无比的将军,而是一个能够真正去计算战争的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