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伐清1719 > 第六十章 父子

第六十章 父子


  邓方所率领的三百鸟枪手举着燧发枪,遥遥对着冲上来的抚标兵们,腰间挂着捅条,目光灼灼。
  眼看着绿营兵越发逼近,邓方的心态反而越发的平和,握着长枪的手也不再微微颤抖,稳定的对着前方。
  “开火”,眼看着距离已经接近了八十步,邓方怒吼着发出命令,同时扣动了板机。
  “砰——”一阵低沉而密集的枪声响起,一排排弹丸呼啸着扑向了逼近过来的抚标兵,将领头的十几名兵丁击倒在地。
  第一排的枪声响过之后,立马第二排的枪声也开始轰鸣,一排排的弹丸如同雨水一般袭来,新式的燧发枪在这一刻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在淡白的烟雾阵当中,双方不过相聚几十步,可已经看不清楚彼此的脸了,只有一阵阵的枪声与大炮的轰鸣声,彼此交相辉映,让抚标营官兵的呐喊声显得如此无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邓方等三百名鸟枪手的训练程度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无法与每日训练的雏鹰营相比,但也是每三日一操,而寻常的绿营兵大多是十日一操,完全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再加上强力的武器装备的支持,汉阳营的战力几乎呈现碾压状态。
  在大炮的轰鸣声与排枪的枪声中,绿营兵根本就没有办法冲上来,在倒下了上百具尸体之后,剩下的人也都神色惨淡,趴在了地上不敢动弹。
  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宁忠源指挥刀牌手和长矛手发起了一波反冲锋,直接击垮了剩余绿营兵的斗志,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这一千二百余名抚标营官兵,连同岳凌峰以下的大多数人便成了俘虏,只有几十名官兵驾着小船逃之夭夭了。
  整个战斗下来,汉阳营的伤亡不过十余人,都是在最后冲锋种倒下的,而抚标三营的一千二百余人当场被消灭了三百多人,战场投降以及被俘获的官兵足足七百多人。
  岳凌峰如今再也没有来之前的雄心壮志了,他的辫子散成了一团,衣物上沾着泥污,眼神涣散,一脸的绝望之色,脖子上还有一道浅浅的血痕。
  高远是宁忠源手下的另一名虎将,也是他亲自带人将岳凌峰抓获的,他握拳兴奋道:“大人,这厮适才还想抹脖子了事呢,被我拦下了,哼,想死可没那么痛快!”
  宁忠源抚须微笑,道:“将这些人全都押下去分开关押,把岳凌峰和几个营的千总以上带兵官给我单独关在一处,保证安全。”
  不一会,大批大批的俘兵被押走了,剩下的几十艘大船也被缴获了下来,被宁忠源派人给看守住了。至于另外的缴获也十分丰富,大量的物资从船上搬运下来————包括那五门还没来得及运下来的子母炮。
  尽管打了一个大胜仗,可是宁忠源的眉头依然紧皱,一来这一仗打完势必要跟清廷分个生死,未来前途难料,二来宁忠景依然被关在了武昌,生死未知。
  正在此时,宁千秋飞奔过来,一脸兴奋道:“禀告二伯父,大哥带着许多人马过来了!”
  宁忠源一听到宁渝带人过来,心神微微放松下来,在如今的汉阳城,他实在是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自家儿子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行事稳重有度,是一个能够为他分担困难的人。
  从云梦县到汉阳城原本就不远,这一路上也没有别的阻碍,因此宁渝行程十分顺利,比预想的时间已经早了许多,却没想到这一仗打的更快,已经开始收拾残局了。
  雏鹰营的五百五十名学兵穿着整齐洁净的军装,肩上扛着长长的燧发枪,人人脸上带着自信的神色,军容严正,队列整齐,让宁忠源看了都不禁在心中叫了一声好。
  父子再次相见,可是彼此的心情都大为不同了。
  宁渝望着那一层层的战死者尸体,眉头微微一皱,“父亲,这些尸体需要抓紧处理掉,若是时间长了怕是会滋生大疫。另外我军战死者尸骨应该妥善处理,如今时间紧急现行埋葬即可,日后再行祭奠。”
  宁忠源自然不会反对,微笑道:“人人常说虎父犬子,可我家麒麟儿是真的长大了!”
  望着宁忠源辫发中的花白,宁渝的也不禁有些感慨,自家老父也不到四十岁,如今就已经是这幅模样了。
  一行人回到汉阳城后,宁忠源将诸事安排完毕后,便拉着宁渝议事,如今实在是争分夺秒。
  “如今汉阳营合计七百八十九人,雏鹰一营合计五百五十人,加起来不过一千三百多人,孝感县动用老底子在这个月还可以拉出三千多人,可就是这样加起来也不过五千人,整个湖北绿营预计会超过四万人之众。”宁忠源在自家儿子面前,终于是露出了软弱的一面。
  是的,这就是在宁家面前的第一道关口,四万绿营兵对五千七拼八凑的宁家兵,虽然其中的汉阳营和雏鹰营战力惊人,可毕竟只有两千人不到。因此在如今的宁家人心里,说对未来忐忑不安绝非虚言。
  宁渝沉吟道:“如今我宁家要紧的便是抢先下手!如今武昌城内的绿营兵不会超过五千人,主要是城防营和总督的督标,其中城防营不足为虑,唯有督标五营,需要细细衡量。”
  所谓的督标五营,也就是直属于总督满丕的督标绿营,合计三千人,装备十分精良,在整个湖广堪称为最,比起荆州将军所率领的八旗军更要强上几分,因此也是整个湖广绿营的尖刀。
  如今宁渝想要直接一举拿下武昌,那么就需要以目前手头上的一千多人,去面对三千人的督标营和二千人的城防营,更有坚城厉炮,想一想便是狂妄自大了。
  “拿下武昌?你疯了?”宁忠源打了了一辈子仗,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就算加上孝感老家的三千人,想要拿下武昌也是痴人说梦。更何况如今不过一千三百人而已。
  宁渝坚定道:“如今抚标营大败的消息还没有传开,一旦传扬开来,届时恐怕整个湖广的绿营都会动起来,我们到时候面对的四万人,根本无法阻挡,整个局面有死无生。”
  “想要打开局面,唯今之计,只有拿下武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