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伐清1719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君臣相得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君臣相得


  宁渝跟李绂相见恨晚,在很多方面都有共识,便趁着谈兴足足喝了半夜的酒,后来宁渝实在是不堪酒力,便撇下了李绂,找了个地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宁渝醒来时,却发现已经到了晌午时分,几名侍女步履轻缓地走过来,将毛巾水盆都一一准备妥当,等着宁渝起床,服侍宁渝洗漱。这种奢华的生活已经是宁渝很久没有过了,常年在军中的日子,让宁渝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有些发锈,此时这般温香软玉倒有些不习惯。
  “这是什么地方?昨夜我怎么都没什么印象了?”宁渝揉着有些发沉的脑袋,低声问道。
  “回大人的话,这里是巡抚衙门,昨夜大人大醉,周大人便将大人安排在了此处。”侍女轻声回答道。
  宁渝这才想起来,自从进城之后,便占据了巡抚衙门,作为自己的办公之地。不过这些侍女倒没有什么印象,似乎是刚刚临时安排的一批人。
  不过宁渝心里也比较放心,现在负责自己生活起居的人,正是周管家的儿子周同,跟着自己也有许多年了,因此宁渝也一直让周同负责这一切。
  “李先生呢?现在在何处?”宁渝一边热毛巾擦拭着脸庞,一边询问道。
  “回大人,李大人昨日也是大醉,安排在了隔壁的院子里。”侍女倒是颇为机灵,回答问题也是一板一眼,想来这些常年养在巡抚衙门的侍女,早已经养出了这般察言观色的能力。
  “大人,时辰快到了,是不是该去衙门了?”宁四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嗓门略微有几分粗犷豪放。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睡懒觉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吗?”
  宁渝在心里腹诽着,不过他也知道,今天已经提前安排了跟投降的江西官员会晤一事,重在收买人心,却是不好推脱。这一次的会晤,将会直接关系到,整个江西是否能够真正成为复汉军的助力。
  在目前复汉军旗下,已经初步囊括了湖北、湖南以及江西三省,只是因为复汉军本身就起于湖广,与当地的士绅地主本身就有很身后的关系,因此占据之后也能很快消化掉,从而为复汉军提供源源不断的兵力和物资。
  但是江西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这里的地方势力对于复汉军的进入,还是有一定的敌意,在协助清军时也比较得力,只是在复汉军将江西全境占领后,如今的江西地主士绅也将会面临新的选择。
  因此宁渝也十分看重这一次的会晤,不过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那就是刚刚投奔过来的李绂,出身江西临川,本身就是江西士绅的代表,由此人来锲入江西地方,将会为复汉局打下一个十分牢固的基础。
  当然与此同时,宁渝也给江西地方势力准备了一份礼物——他将会任命李绂为南下都督府长史,这几乎是将南下都督府的政事全部交给了李绂打理,几乎成了整个都督府的二号人物。这在之前是前所未有的,不仅是对看江西士绅的拉拢,也是对李绂的认可。
  若是原先还没有了解李绂此人禀性,宁渝最多也就是给个主簿的位置,以示恩宠。可是自从经历过昨日的劝降和饮酒,让宁渝深深发现了此人身上的才能,堪称国之大才,而有此大才若是不用,那才叫浪费。
  过了半晌,宁渝穿戴整齐,除了嘴里还有一丝淡淡的酒气,便无其他失态之处,穿着一身颇为华贵的锦衣,却是与平时干练的军装打扮大为迥异。不过这也是宁渝有意为之,在他看来若是依然穿着军装前去会晤,恐怕会显得杀气过重,不利于缓和气氛,如今这么一身,反而更加容易亲近。
  出了大门后,宁渝才发现李绂此时也站在了门外,他躬身行了一礼,笑道:“大都督,昨日这酒倒是喝得人浑身爽利,在此谢过了。”
  宁渝嘴角微微上扬,轻声道:“今日却是还需先生陪同,咱们一起去见识一下江西的风土人情,先生应该有时间吧?”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江西人杰地灵,文风鼎盛,士林文坛百花齐放,正是大都督搜罗人才的良机,还请大都督多看上几眼。”李绂笑容满面,只是态度却更显得谦卑了几分。
  好一个聪明人!宁渝不由得在心里暗叹,这个李绂行事有度有节,说话也极有章法,这康熙也不是傻子,怎么就把这样的人才给赶去修河呢?
  这思来想去的,宁渝也不解究竟,最终也只能暗叹一声,想来是这朝廷毕竟位居正朔,麾下的人才多的数都数不过来,也没有那么多的坑位可以安放,自然也就不会个个珍惜了。
  “先生大才,原本应该于庙堂一展心中抱负,如今时势变换,却是委屈了先生。还请先生屈居我都督府长史之位,共创大业如何?”
  宁渝再一次长揖行礼,脸上神色亦是非常诚恳。
  李绂笑道:“昨日的状元红滋味却是不错,为了这口好酒,我也需得留下来。主公,还请受我一拜。”话音刚落,李绂便拱手一礼,算了认了君臣名分。
  这是一种颇为传统的君臣之礼,却是非常难得。毕竟自大清入关以来,八旗视读书人为奴仆,动辄打骂,却是未曾给予丝毫发自内心的礼敬,哪怕是为八旗入关出力颇多的范文程,其妻子也被豫亲王多铎强抢了去,霸占了三个月。
  由此可见,所谓的君臣大义早已不复,清廷八旗对臣下的肆意凌辱从未停止,大多数汉臣也不过是忍辱包羞罢了。在这种情况下,曾经的那种君臣相交已经成为了遥远的故事了。
  定下了君臣名分,宁渝自然也就将自身的想法跟李绂尽数说了,打下江西不难,如何将江西转化成复汉军的真正助力,非常难,而这一步偏偏又省不得,若是就这么放之任之,于复汉军并无裨益,反而还需要大军来驻扎防守。
  李绂摇了摇扇子,微微点头道:“主公有如今这般想法,却是极为难得,我复汉大军如今上持天理,下握大义,想要收拾人心却也容易。”
  “总的来说,一共需要八个字,恩威并施,朔本清源。”